恒河一粒沙

我们的眼睛,总是看外界太多,看心灵太少。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93786
  • 开博时间:2005-08-23
  • 博客排名:第5661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肖培东纪念项余岸文

   余岸,下午,有人说你没了,找到你的身份证了。
   知道吗,兄弟,我笑了。
   笑了,我们终于找到你了,不管你是一堆肉泥还是一粒粉尘,不管你是一粒微尘还是一地泥泞,你是扭曲的,你是变形的,我们都不在意,我只知道你的微笑,浅浅的微笑,在善良的脸上,挂着永远的对生活的期待。余岸,我们找到你了,哪怕你只是一张身份证,只是一张符号。我也知道,那张身份证的上面,有个中国的象征。余岸,你知道吗,你是中国的公民。你死在中国的高速上,没有一句话,你曾经逃脱了一次车祸,你终于逃脱不了人祸的雷击。
   兄弟,我不哭,我不想哭,虽然我的眼泪在流。
   余岸,你是和你的妻子一起去那没有中国制造的动车的天堂吗?
   还有那许多逝去的生命,他们和你们一样,无辜,鲜艳,平凡。
   遇到雷雨天气就断电就被迫停车,显示中国高铁技术的脆弱。前方列车停驶,后续列车也应当即停驶,这是最基本的铁路运营管理技术。事故说明,中国高速铁路列车系统管理根本就没跟上。可他们强调的是天灾。兄弟,你和我一样,不服气吧,那你把他们也拉到天堂辩论。不,他们没资格进天堂,因为他们没有你这样纯净的眼神。他们的眼睛里,只有功绩。
   当速度成了官员炫耀的资本,当数字成了他们提升的媒介,兄弟,你就必须含笑地走。
   你是去接你的妻子女儿,你是去和她们一起快乐奔赴你温暖的家,对吗,我的兄弟。
   余岸,你去天堂的路上还这样忽悠吗?
   你是多么善良的啊,你是多么纯净的啊。
   你会很用心地爱你的妻,爱你的女儿。你为了她们,你是累尽是疲倦是奔走,你的孩子生下来就是体弱,瘦小,孱弱,你用尽了父亲的爱,你的孩子就这样成长。也许,这样的坚韧中,成就了孩子的生存奇迹。余岸,你知道吗,你的孩子是最后找到的,她有一个美丽的名字,项玮伊,伊人还在,可你们呢?
   余岸,你为什么坐这辆车,你为什么买这个车厢?我们朋友都恨你这一点。
   早一点回去不好吗?是怕热浪袭击孩子的脸吗?迟一点回去不可以吗?是想早点奔赴你温州的温暖的家吗?
   你的孩子还活着,那一定是你和妻子的爱,是伟大的爱,让她存活下去。
   电视上一直说着你的女儿,可是兄弟,别怪我,我宁可你把孩子带走,带到没有动车或者没有中国制造的动车的天堂。我难以想象孩子在冰冷的钢铁空间怎么度过了这20个小时,是畏惧,是恐怖,是想象,是憧憬?余岸,你那么幽默地留下了她,其实是你们夫妻最大的残忍。你让她醒来看不到你们,你让她顾盼间没有目标,兄弟,你可以,你够意思,你狠!
   电视上开始说官员的救援功绩了,救援怎么成了功绩?那么防御怎么就不成为功绩?
   自夸的速度就像动车的速度,呵呵,余岸,你知道吗,这就是急功近利的一些官员的特点。
   你的尸体是怎样的,我不知道。我在山西太原,我有理由不去看你睡觉的姿态,我不想看你最痛苦的扭曲,我只知道你去了一个地方,那里有你的妻子,她温柔的眼睛永远和你一起。
   上个电话,是我请你吃饭,你笑着说“老大,我在杭州,啊,不好意思”,我以为你是去了人间天堂,哪知你去了天堂永远。
   我后悔。
   那次,你电话我,说好久没聚了兄弟,你叫我吃饭,我推说忙,很忙,我责怪你别没事太闲,可现在,余岸,我多么想你再打个电话,请我吃饭啊,让你埋单,……
   你痛吗,当巨大的震裂袭来时,你一定还在微笑的逗你的孩子,你知道,再过两分钟,你就到站了,你就到温州了,你们一家三口可以在自己的房间温暖,可你永远想象不到温州双屿,竟然是你的不归之地。
   余岸,我不想看电视,不想听电视的赞歌,都在说他们救一个死去的你多么伟大多么功勋,可是,我想问,动车没有停止装置吗,现代化的动车没有避雷装置吗?前面的车停着,竟然没有人电话后面的车吗?我们不是有数码不是有苹果吗?蛟龙号前几天不是潜水破记录吗?21世纪,呵呵,兄弟,你的语文世界很浪漫,可是现实也很幽默。不是超越欧美吗?用动车的速度证明自己的伟大,用死人的速度来证明自己的快捷,别忘了,京沪高铁停电似乎就在昨天!余岸,物价房价真的比欧美高,动车速度一快就更是伟大的创意。有人创意有人开心,可是我的兄弟,你为什么就走真得那么迅捷,没有留下一句话,没有给家人一个问候,没有给朋友一个微笑。余岸,你的离开为什么也这么潇洒?
   领导可以被免职,只是他会有其他的驿站,你呢,则永远失去了生命的平台。这么多年了,只有你,做一个老师,换了岗位,还是教育局的小职员,而且你竟然还美滋滋的。
   余岸,我第一次写回忆录,纪念你,也纪念未来的我们。
   你用生命为我启迪,买了动车票别忘记写遗嘱,我终于明白动车实名制的原因了。
   兄弟,我知道,你在微笑,我再也不看你的语文轩,再也不要你的语文资料,看一次,我就知道,哀痛再侵袭我。
   余岸,我的手机里还有你的号码,我不删,因为你永远在我手机的名单里微笑。
   余岸,你弟弟打电话给我了,他竟然来安慰我,他能坚强,他说,他知道他要抚养好你的女儿,仿佛在告诉我你在遥远的天堂要说的话。其实,兄弟,你的女儿就是我们朋友的女儿,你不说,甚至不用一个眼神,我们都明白。弟弟问我怎么把语文轩弄好,可我不想触摸这个网名,那会是心里的伤痛,很长时间。
   不想纪念你,真的。情愿你半瘸半拐地在我们这帮朋友眼前苦笑,那至少是你的招牌。
   闭上眼,是你和你妻子的父母,他们的哀痛,远甚于我,余岸,你知道吗?
   去吧,余岸,岸的那边是安全吗?
   只是,余岸,天堂还有动车吗?如果有,你也别买中国制造的,记得了吗?
分类:狂人日记 | 评论:1 | 浏览:4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曾经的一个小小理想

  我曾经的一个小小理想
  
  哎呀姑娘,谈及小人的曾经的小小理想之前,先给您唱首歌吧。
  开唱:
  我没钱没地位,因为我爸没职位。
  我爸不可能受贿,我也不惭愧。
  我从小很刻苦,可学的东西没用处。
  我学了十年算算术,最后让我喂养猪。
  你给我指了条路,叫我替你扛包袱。
  说活着就得装糊涂,要不然就开除。
  我不想装糊涂,想找个地方吐。
  我浑身都是嘴却挨了你一腿。
  我开始摇滚了,我先留头发再剃个秃子。
  我开始摇滚了,谁借我两钱我买把吉它。
  我开始摇滚了,我喝点小酒再找点想法。
  我开始摇滚了,我摇不摇滚, 我要你滚。
  
  哎呀我家姑娘,有了这歌,再允许俺喝点小酒吧,顺便抽根烟,“伏惟圣朝,生当陨首,死当结草”,叩首叩首再叩首。如果小人一时兴起还可以给您讲讲我的小小理想。
  开讲:
  二十年
分类:狂人日记 | 评论:0 | 浏览:3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霸权初中占据高中的资源之后

   中国的教育问题很大,小屁民不敢多讲,也不会讲多。至多在网络繁杂的帖子间穿梭,偶尔留下只言片语,权当自我消遣,娱乐自我。2011乐清中考成绩公布之后,各个高中争相掠夺生源,在收钱和招生的权衡之间绞尽脑汁、费尽心思。招好的生源无可厚非,“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是孔先生所喜的,也是他所倡导的。然而,究竟怎样的生源才是最好的?貌似公平的中考分数有什么不公平因素?有潜质的学生是否得到公平的选拔?既然有这样的疑问,就说明有这样的问题。
   乐清的霸权初中,比如乐成公立,乐清实验,乐成一中,育英中学,外国语,虹桥一中,柳市实验、英华学校,当它们出成绩之后,而且这些成绩无非就是简单的应试教育之下创造的,高中有限的位置将被它们占据,一所学校竟是填鸭式变态式初中出来的毕业生,可想而知潜力有限了。于是做一个假设,当一个原本智商一般的学生在应试培训之后考上重点高中,那就意味着另外一个天资聪慧的“野生”失去受到好的教育的机会。
分类:狂人日记 | 评论:0 | 浏览:2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东塔

   东塔山上,乐清人以及外乡人,停停走走,玩玩笑笑,出一身臭汗,吟几句歪诗。山头山脚,“其乐融融”,好一派“和谐”社会的景象。 东塔一向来者不拒,上至官爷富太,下至小姐乞丐,无需门票,能者皆可上。可惜人尽可上的地方难免杂物堆积,落得满地瓶盖堆积,或者大风一吹,以至“落霞与塑料袋齐飞”。
   到东塔山该用什么样的动词?用爬,未免自惭形秽;用登,又显得高不可攀。这样的旮旯地还有人对此奉如神境,时常还有人“登高处长啸短舒,动筋骨张牙舞爪”。各处观景亭上的对联高雅工整,笔迹犹如龙蛇游走。与周围杂乱的环境对照,让人哭笑不得。大众公园就是大众公园,小狗狗没有在此安家落户、屙屎拉尿已是万幸,何必附庸风雅、无病呻吟,吟几句歪诗挂在墙上任人瞻仰。倘若石头、树皮、竹子上仍刻有“暗红,我想你,我爱你一辈子”或者“赵士到此一游”等字样,那些原本好意的诗句都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分类:诗明狂客 | 评论:0 | 浏览:2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总有一些人面目全非

   看非洲人,总觉得他们都是一个样:黑。
  
   不过后来,乔丹用篮球让我知道,这个世界黑人也很帅,
  
   在六七十年代,那个什么斯基的白人导演来中国,也觉得中国人只有两种,男人和女人。
  
   可毛主席告诉他,中国有工人、农民、知识分子以及走资派。
  
   八十年代, 那个什么娃、什么科的记者参访国家最高领导人,
  
   他们问到:中国有多少人口?
  
   “ 机密!”我们的国家领袖处乱不惊、义正词严地说,“不过一切尽在操控当中。”
  
   新世纪的曙光不经意间照耀了中华大地,中华儿女精神矍铄,神采飞扬,
  
   在这个人口众多,人种复杂的国度里,李宇春横空出世!
  
   他引领着国人新一代的审美趣味、时尚、潮流,
  
   他总是冒天下之大不韪“鹤立独行,我行我素”
  
   我不相信,一个李宇春就是空前绝后,
  
   他继承了中华眀族优秀、光荣的传统,她承前启后、继往开来。
  
   他彻底颠覆了中国几千年的生育传统,改变了人类关于性别的困惑,
  
   从此“生男生女都一样”深入人心,闻名全国,走向世界。
  
  
分类:狂人日记 | 评论:0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一个鸭头被我肆无忌惮地啃咬在南大街上

   已是黄昏,我还在乎我是谁吗?
  
   微弱灯光交织的街角,人们匆匆的脚步赶往夏夜的清凉,只是拥挤车辆和接踵脚步让渴望的清凉变得漫长。我,只是路过南大街,车辆与灯光与我无关。最好没有人能够认识我这个衣衫不雅、行走不正的“人民币教师”。我走得匆忙,蔡老师总是抱怨我没有与她齐步走。我之所以如此,只是想在南大街红绿灯十字路口那家小店买个鸭头吃,趁夜色昏暗,没有人认出我,更主要的是没有学生认出那个在学校里讲台上“为人师表”的郑某人。
  
   鸭头很香,微辣的鸭头更是无可阻挡的香。店家的橱窗陈列的不仅是鸭头,鸭脖子、鸭肠、鸭掌,还有其他说不出名字色彩各异的小吃。在这面漂亮的玻璃前面,谁还能忍住舌头,任意走过这家熟食店而毫无反顾之意?我向店家老板要了两个鸭头,一个四块钱。两刀切,一分为四,半个给蔡老师,剩下的一人享受。从南大街一直啃到清远路,既然是“啃”,当然要有啃的架势,“啃”的力度,一口下去绝不含糊,口口咬碎骨头,块块下肚,一不拖泥带水,绝不慢条斯理,以“快,准,恨”为指导方针,圆满完成两只史上少有的鸭头。余味缭绕,三日不绝。
  
   如果是在酒桌上,客人包括熟悉的和不熟悉的在内,我些许会安稳很多。首先,美味佳肴并非我一人独有,公关食物,非此即彼,非我即他。张扬的筷子绝不是我的特长,桌上功夫也非我所好。我在这些场合,安稳得像一尊蜡像。至于桌上有没有上来美味鸭头,已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身份所限,不得不安分守己。如果可以变身,我此刻愿意变成一只讨厌的苍蝇,在肉堆里吃喝拉撒,当然,能够飞出魔掌安全逃脱更为重要。
  
   如果是在课堂上,我连喝水的架势都是林黛玉式的,绝不敢牛饮。某日,坐台。(注:台,为讲台)学生下坐,我甚是口渴,正好讲台桌上有饮料一瓶,瓶子上显示“哇哈哈”字样,我开盖即饮。然怕弄出声响,把瓶内水倒在茶杯里,再由茶杯把水安稳优雅地送至口中,做品茶状。
  
   我们身边的确有很多的眼睛,为何在各种眼睛注视下的我们胆战心惊地、如履薄冰,如果身处异地,人是否可以胡作非为?我有很多假如,假如我突然去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我也是个陌生的人,我会做很多可怕的事情。
  
分类:狂人日记 | 评论:0 | 浏览:2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拯救与逍遥 2010

   《逍遥游》中写道: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这句话,我一直以来似懂非懂地在学生面前忽悠,直到把聪明的学生忽悠成笨蛋,愚笨的学生忽悠成傻子,顽傻的学生忽悠成疯子。没有把他们讲明白,于是,我决定把他们讲糊涂:神人就是那个那个那个,圣人就是那个那个这个,于是在每一次传道授业解惑之后,内心充满忐忑与失落。我怀疑自己的本科中文学习有名无实,我也怀疑这类的文章本不该出现在中学生教科书上,我甚至怀疑人类的智商。
  
   原以为大鹏鸟能达到逍遥的境界,飞九万里高空而南为,去以六月息者也。这样的想象力就已经够逍遥了,真若是大鹏鸟显灵,人类世界以及地球就变得格外渺小了。然而,大鹏鸟也是有所待的,“则风斯在下矣”。小鸟靠树枝停靠,大鹏鸟依靠大风而飞,“此小大之辩也”。人类社会,亦是“你离不开我,我离不开你”的互相依存关系,能力有高低之分,权力有大小之别,依赖程度也是各有不同,于是,等级社会的概念已经成为现代人尤其是中国人墨守成规的东西。人可以压迫他人,人可以牵制他人,人也可以被牵制,被压迫。甚至人还可以吃人。
  
   当所谓的那些“行比一乡,德合一郡,而征一国者”自认为是高人的时候,有人笑了,笑他们的就是宋荣子,宋荣子何须人也?那个“世人誉之而不加劝,世人非之而不加沮”的高人,主张均富寡欲。庄子没有多说几句,对宋的一生只是粗略几笔。御风而行的列子算是奇人了,奇人的人生观里也许有逍遥的概念,可当他自以为逍遥的时候,真正的逍遥人士一言不发。
  
   释迦摩尼从我王子到佛祖,从纸醉金迷到普度众生,凡夫俗子只有膜拜的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至人不为己,于是至人成为了众人的一个道德符号。
  
   一将功成万骨枯。当出现功劳时,就意味着出现牺牲了。神人在平和的世界里无人知晓,而在没有功劳的战争世界,战争也无所谓战争了。
  
   圣人无名。
  
   蔡桓公问扁鹊,谁的医术最高。扁鹊说,是他大哥。二哥排第二,而他自己排第三。
  
   蔡问扁鹊其中缘故。扁鹊说:大哥医术最高明,他所在的村没有一个人生病,病还没有生出大哥就把村人治好了。二哥是在村人有了小毛病之后才治愈村人,而我等人病入膏肓时才懂得医治他们,所以我排第三。
  
   扁鹊说:大哥因为村里没有病人可医,所以也没有什么名气。
  
   扁鹊也许是在狡辩,但是他的大哥的确并非常人,医术之高,非现在庸医贪钱图利所能媲美。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我等凡夫俗子不能企及,现在还在物质世界徘徊摸索,偶尔碰壁时才“退而思庄园”。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一贫如洗。然而越是贫瘠,越发让我重新思考,这样的物质世界我们何去何从。
  
   身不能至,心却往之。
  
  众人到能人、到高人、到奇人、到超人、到至人、到神人、到圣人……
  
  或者回归自然人也是不错的选择,电影《上帝也疯狂》中的原始人在面对现代文明人时也毫无逊色,他们很快乐。
  
  
分类:心思狂野 | 评论:0 | 浏览: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祖先

   基督教里面神只有一个,上帝,佛教里面的神就显得五花八门,我们的信仰也跟着忙乱。干脆没有信仰的人们不去探究神的问题,否定一切有神的信仰。在清明节期间,山头田间坟茔祭祀祖辈,父辈,祖辈,曾祖辈,祖辈就埋在眼前,信仰似乎也实实在在的就在眼前。做了好事,祖宗能看见,做了坏事,祖宗能看见。等自己被埋进土里的时候,能准备好一套人生述职报告,向祖先汇报,平生没有亏心事。
分类:狂妄恣肆 | 评论:0 | 浏览:2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一
   人变成了老鼠。
  
   老鼠开着汽车,老鼠抽着烟喝着酒,老鼠搂着老鼠,老鼠扭着屁股,老鼠老鼠老鼠……一只,两只,三只,四只老鼠围着搓麻将,三只在斗地主,两只在网恋,一群在开会,一只在发呆。孤零零的那一只啊,极度的抑郁,四处找寻猫的足迹。
  
   硕鼠硕鼠, 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直。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这幢大楼很高,住的人应该很多,可是从我住这里开始就很少发现有邻居从我家过道走过。
  
   梦二
   这一天,趁天气晴朗我守在大门口,看他们怎样从门口经过,最好在他们经过的时候我都能看清楚他们的脸,老的少的,漂亮的和丑陋的。终于,这一天真是个好天气,人们像是蚂蚁搬家似的从门口涌出,他们步伐一致,彼此没有交谈,甚至连一句问候的话也没有,他们的头发都很长,盖住了各自的脸。我只能从他们走出的地方以及词典上判断他们都是我的邻居。
  
   我回到家进了屋子,翻开相册,里面是自己的童年:老房子、坡街道、太奶奶、黄牛、螃蟹、海水、稻谷……
  
分类:心思狂野 | 评论:0 | 浏览:2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门岛码头海鲜馆

   西门岛的海鲜馆很多,名气大点的就属这家码头海鲜馆,码头海鲜馆老板有几个,同个村的人,他们认识我,至少名字是熟悉的。一年一个样的我由瘦到胖由胖到瘦,可遇见我的人都说我瘦了,也许我在二十年前就是个小胖子。我遇见他们的时候觉得他们变化也不少,曾经的他们并不富裕,现在也没有老板的范,无论现在怎么变化,西门岛的人骨子里还是有渔民的艰苦朴实。我曾带同事去过那边,品尝地道的海鲜,他们的反应很好,而且价格不贵。当然相比乐清的几家海鲜馆比如白沙人可能有其优势,乐清的店面租金贵,厨师外聘,海鲜烧法偏向内地。西门岛码头海鲜馆占尽天时地利,尝海鲜还能看海景,今年桥修好了路也通了,来自乐清和温岭的食客纷纷赶来图个新鲜热闹。码头原本是行使码头的职能,二十年前修好的码头曾有个宏伟的港口计划,可惜老百姓不喜欢使用这样构造的码头,除了偶尔有船只停靠之外,码头的最大好处就是夏天村里的人们出来在这里乘凉讲闲话。
  
  
  
   西门岛本地没有什么产业,很多人想过了,也想过了很久,希望寻找一个门路利用西门岛发财,或者基本的养家糊口,年轻人不愿意留在这里。包括我在内的兄弟姐妹们都各自寻找方式离开了这里,本是台州温州交界地的西门岛也自然把年轻人出去的路线分成一南一北。我在温州的乐清,姐在台州的温岭,我父母有时候会花十元不到的路费去温岭,他们有时候也会花三十元的路费来乐清。西门岛在解放前属于台州,我们岛民的方言是太平话,岛民一直以来都认为清江以南的乐清都在讲鸟语。小时候学过的地方课本中有一首乐清的方言民歌《对鸟》,“gamu飞过青又青哎 ……”反正我不会唱。老师都说这首歌作为乐清人一定要学会,不会唱就不是乐清人了。我还真认为自己至始至终的不是乐清人,现在即使我在乐清工作,在乐清娶了老婆安了家。我是雁荡西门岛人。
  
  
  
   行政区域在乐清,方言与温岭相同,或许这个也是个优势。海鲜馆的食客们可是有许多来自温岭地方的,为西门岛的建设发展掏了腰包,驱车来往就是图个海景海鲜,可是有时候海鲜馆供货紧张,难免会从温岭等其他地方进货。现在很多人已经都在吃概念海鲜了,只要是西门岛的名称,就不管鱼或者虾来自哪里了。
  
  
  
   二十多年前我爷爷带我下过海捕鱼,那时候的鱼品种多,我能叫出名字的很少,不过总而言之,那时的西门岛无论人也好鱼也好都很丰富。一张网上来各色的鱼集会在一起,这让一个孩子增长了不少自然知识,小时候去钓鱼,钓上来的鱼也各不相同。如今,鱼少了,丰富多彩就更谈不上了。凡是海上能吃的东西都被渔民捞上来,即使当初的海蚯蚓都加上佐料就喂给人吃。野生的海鲜少了,而海鲜的需求还是那么大,那只能靠养殖了,蛏子、花蛤、海泥螺、螃蟹,都在附近的海塘“茁壮成长”。有人说,蛏子在撒下粪便的环境当中会生长很快,而且很肥,这个不好的信息使得很多人一段时间不吃蛏子。
  
  
  
   中国第一座潮汐发电站就在温岭的江夏乡,有一段日子污水从那条河里流下,不经过任何处理直接排在了海湾,养鱼虾的海塘被污染,鱼虾成片的死去,海里的东西也少了。养殖户们包括我父亲在内就从此告别了养殖,随着村里的大部队前往上海捕鳗鱼苗为生了。每年的秋冬,码头有点凉飕飕,村里的大多壮劳力都“挥师北上”,留下一堆孩子和老人,守护着西门岛的一个一个故事。在夏天,西门岛是最为热闹的,原本去上海捕鱼的人回来了,天气炎热,码头是最好的去处。可是,当外地来“猎食”的客人占据了码头,大肚敞开尝着美味的海鲜喝着啤酒的时候,我们过来乘凉的村里人在旁也就不好意思干瞪着眼睛瞧他们享福,对于村里的村民来说,海鲜不会吃腻,只是经济条件不允许他们那个样子。每次看见最辛苦的渔民舍不得吃自己抓上来的螃蟹而选择卖给海鲜馆的时候,我心中总有点难以名状的酸楚。
  
  
  
分类:狂人日记 | 评论:1 | 浏览:30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5页/24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9

叶小琛挪

2018-10-30

流丽年华昧

2018-10-28

binwang510

2018-10-18

深海悬崖

2018-10-17

九州神国阜

2018-10-17

jfsvwn1746..

2018-10-14

夜凝苍穹

2018-10-13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