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8
  • 总访问量:226907
  • 开博时间:2005-08-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三首


《他俩在空中拉锯》

他俩在空中拉锯
在黑暗中,拉动带电的锯子
锯子的一头,他醉了
锯子的另一头,她不停地吸鼻子
锯子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
此刻,他是醉了
他不醉的时候,嘴唇是大理石嘴唇
怀抱是山顶的弯腰树

《安慰》

又一位新生儿的母亲站在楼梯上
接受我的问候
我抚摸它栖满蝴蝶的脸
我说:“可怜的人,谁的心这么狠
把鲜花插进你的脸蛋”
女神别过脸
不回答我的提问
也不让我看到她眼里的泪光

《请求》

如果,你执意要送礼物给我,
那么,我请求:
让我在不远的山顶见到你。
一个月中,月亮总有一天是圆的,
像知道月亮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只见过两个人的尸体



我只见过两个人的尸体
一个是我远房的祖母
一个是我婆母
老祖母死的时候八十多
躺在门板上,只有短短的一截
表舅把她头朝里,脚朝外的放着
好方便她老人家出门
婆母不是个幸福的女人
丈夫既没给她爱情,也没给她亲情
羽翼已丰的孩子们忙着筑自己的小巢
尚来不及孝顺
是呀,尸体我只见过两具
这并不能说明
活着的人,比死去的人多
死去比活着,更幸福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6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些 再近些


蛇呀,顶着菜花
让我们近些,近些,再近些
我们有冰凉的针尖
(针尖与针尖相撞)
黑暗中有一闪即逝的美

别浪费柔软
让我们近些,近些,再近些
让我们缠绕缠绕缠绕缠绕缠绕缠绕
额头相撞,尾尖打结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我的亲人


你是我的亲人
我揭伤疤给你看
不要怜悯
也不要拿药膏与我

我是伤疤的模特儿和基座
请掏出画笔
描下它的模样它的恶
充血的眼睛、发黑的利器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两首诗


以前李小洛用我们俩的QQ上的对话写成了一首诗叫《吊死的树》,当时她写好了就发给我看,我觉得那首诗很好玩,并没有拿它当一回事,《红豆》2006年第11期发了小洛、苏浅我们三个人的诗,小洛把这首诗放上去了,在纸上再来看这首诗我才真正品出它的味道来。

《吊死的树》
  
  李小洛 

糖果在诗里说
她想在一棵树上吊死
如果树杈断了,就要
去另外一棵树上吊死
我劝她别这样
干吗要这样呢
万一非这样不可
树杈断了,那你
就去树桩上撞死吧
可是糖果不同意,她说
我和你的意思不一样
不一样
我还是要坚持、、、、、、、
奥,我明白了,我说
我明白了你的意思
你是不是说想换一棵?
她说:对, 没有可靠的树
我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5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件红呢大衣


  我有一件红呢大衣,它有几岁了我不大清楚,反正它到我手里已经十五年了。
  红呢大衣穿在现在的我身上还显得又空又大,不知十五年前它穿在我身上是什么样子,绝对比现在更空更大。奇怪的是我先前的好感觉从哪里来,因为青春?因为天气?还是因为那被灰暗统治的年月?当朋友说送我的时候,我竟乐滋滋的收下了。
  十五年前能送我一件大衣的朋友肯定不是一般的朋友。那时候我的工资才一百元左右,估计买那件衣服要花去我两个月工资。当时跟我亲姐姐借两百元都是要还的,可她居然送给我一件价值相当在当时非常时髦的毛呢大衣。所以呢我就觉得我们的关系很铁,是可以钻被笼说悄悄话那种,接收那种贵重的礼物一点都不觉得难为情。
  几次清理旧衣物它都没有被洗理出门。它既长且大,还是红色的,挂在我不是灰就是蓝或者黑的衣柜里,显得骄傲刺眼,还有股天生的威慑力。
  我中专毕业被分配到一个小县城,跟同龄的她住在一幢楼房里。她初中毕业就工作了,我到单位她严然一幅老工人的模样,她做什么都得心应手,一点都不像我,我是出了名的“烧香攮倒佛”的毛燥。在当时,我们这种学校分回去的还不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7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06-2007



今年去温泉泡了两小时,把身上的污垢和晦气都洗净了。
2007年肯定是平安、快乐、如意的一年。主人如此,朋友们的2007年也将是平安、快乐、如意的一年。
记下同事前天跟我说的,有点像诗哦:

今天早上我去爬山
站在山顶上一望
芒市笼罩在大片紫光之下
真像仙境呀
今天肯定是大晴天
大太阳一会儿就出来了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06年的全部(共50首)

1、《忏悔》

这些年,我写的诗有几首能击中人
有没有谁被击中过
而我自己,也仅有一次
写之前靠在床上淌过几滴眼泪
刚写完就接到朋友的电话
我的诗中少有雷电,这长于击打的元素
少有火,这能使一切化为灰烬的元素
怕疼不敢割破手指,往诗里滴入殷红的血液
这能把白变红的元素
所以非常抱歉,你们看到的河流只在平原上静静地流淌
它永远那么清澈,遮掩不住鱼虾们绚烂的身体
森林中难见金黄色老虎,它们日益驯良
从早到晚打盹,只有异性经过时才抬起锋利的爪子
风只喜欢和风,我厌恶狂风像厌恶发疯的野狗
花我喜欢玫瑰跟百合,狗尾巴花我连看都不看
月亮,当然数清辉的最美,对偶尔遮挡它们的乌云
深恶痛绝。而我喜欢的雪
也像那空中命若游丝、日渐苍白的野孩子

2、《可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摘来的


“一位艺术家的技能取决于他是否能够留心眼前之美,严肃记下最微小的细节,并且同时往后退一步,把自己从庸庸碌碌的世界抽离,仿佛望着镜子般,自远处冷眼笑看凡间的世界。”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口语?+诗一首

尽管很多人说我写口语诗,可我认为不是这样的,这么说并非是觉得口语诗有什么不好。
别人说某人写的是口语诗我也表示怀疑,没有彻底的口语诗也没有彻底的学院派,中国字中只有极少数是书面语。
书面语的反义词应该不是口语。口语不口语要看作品的词句是不是洗练,蕴意是不是深刻,哪怕一篇文章全部用书面语,表达的意思不过“你吃了吗?吃掉了。”也是不能把它归为学院派的。
在晴朗李寒的博客看到一段,偷来放着,以警醒自己:

当诗歌写作成为一种惯性,诗歌也就飞快地奔向坟墓。作者过于陶醉于语言的浮华快感之中,诗歌真正的美和意义反而被更大程度地的遮蔽起来。如果过于强调诗的表面化的“美”,那么这种所谓的美就变成了一种卖弄和诗歌的新的枷锁。

《没有经历过的人》

电视里面的在刻画,书本里面的在雕琢
嘴张得那么大?“啊啊”乱叫
不顾廉耻,隐私等于零
嘴张开是真的,疼痛是堵在喉咙的痰,吐一些少一些
“啊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18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