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26762
  • 开博时间:2005-08-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存:获奖感言


我还在写,它并不以我最初的设想为转移,我原本想着写着写着就不写了。
对于那些专业作家来说,写诗可能像工作一样,对我却不是这样的。我绝大部分时间被工作和孩子占去了,而留给诗歌的不超过一个小时。所以,诗歌不是我的亲生孩子,但它确实给了我实实在在的快乐。
诗歌给了我快乐,特别是写的过程中。它给予的快乐有点像偷情,不痛快的时候就不想写了,可等几天就又忍不住了。就好比下定决心要离开某个人,开始几天意志不可谓不坚定,可最多一个月,却怎么也无法忍受其隐秘的诱惑和结伴而来的煎熬,便又提起笔在本子上草草才算完事。
如果说我还有那么点远大的诗歌理想的话,那么就是我想在诗歌这个海洋中立起一根叫”唐果“的桅杆。得了奖高兴,至少知道还有人喜欢自己的东西,特别是女子诗报.女性诗歌年度奖。自2002年底开始,我就协助晓音女士管理《女子诗报》论坛,编辑《女子诗报年鉴》,女子诗报把奖颁给我就像父母把糖奖给做作业认真的孩子。虽然如此,我还是不会脸红,知道我得了这个奖,我惶恐中带有窃喜。
说到底,感谢那些投票给我的诗友,你们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8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儿子照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7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摘来的


“诗不告知,它只展露自己。散文才告知。/诗不是哲学,诗使得事物存在,就在此刻。/诗不是观念,而是发生。/诗能够帮助人保持其人的本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6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人的胡子


今天突然想起古代男人的胡子。
古代男人的胡子有多长我不太清楚,但是在戏曲里看到的古代男人的胡子都垂到了地上,而且从没见过他们就餐。
走路我不担心,大不了抬着胡子走。我担心他们吃饭,要是只是下颌有胡子还好,但偏偏不,连鼻子下面那一片都长满胡子,胡子又长又旺,怎么吃饭、喝水、喝酒?一手拿筷,一手捊开胡子,便于把饭送进嘴里?喝酒时一手执酒,一手捊胡?如果同桌的人全是老夫子,所有的人都如此吃喝,那场面肯定很有趣。
这样的姿势吃完一顿饭该辛苦呀。要是累了手抬不起来又该如何把饭喂进嘴里呢?
胡子要天天洗吧?用什么洗发精?哦,古时候没有洗发精,他们是如何保证长胡子的爽洁呢?胡子毕竟是长在嘴边的物件,不同于头发,头发脏了可以用头巾裹起来。
如果他们把胡子都编成辫子就方便多了。但是他们会编辫子吗?没有见过。嘴上、嘴下各有一根长长的辫子,或者像维族小姑娘那样,吊着无数根辫子。也真够可笑的。
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9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知道怎样删除日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八节快乐!

如题!

《此时我是温柔的》

如果此刻,你来到我身边
我保证我是温柔的
以缓慢的语速与你说话
声音轻柔且沙哑
像焊上了磁
如果此刻,我们面对面地站着交谈
你——无论是谁,在我面对
我都会扑向你
头。整个儿地靠在你的肩上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7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依次记


1、春节前姐夫和妹妹来接我回家过年,从芒市到章凤一路上的景色美不胜收。三年前买过一个数码相机,莫名其妙的就找不到了。那个相机我没用过几回,出门最想不起带的东西便就相机和镜子了,这两样东西都有检视的功用,相机用来照别人,镜子照自己多些。看到一路上的美景,我就想保存下来,就想我要有个相机该多好啊!回过头来又想,干嘛非保存不可呢?这些景色一年一轮回,明年回家过年的时候看到的景色不还是这样的吗?冬春交替的季节是最美的,赶早的开花了,性子慢的还在蒙头大睡,有些植物满以为它已经死了,可等几天他又发芽了。这个季节的景色层次感极强,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中意的那一片。

2、不知其他人觉得睡午觉怎样,午觉于我很少舒服了的,困得慌的时候还是会去睡一会儿。窗外阳光浓烈得像烧化的钢,厚厚的窗帘都挡不住,阳光擅于把清晰的梦变模糊。晚上的梦让人觉得很清晰,像用水洗过似的,如果说真有水的话,那水是墨水也说不准,而白天的梦由于掺进了阳光便变得模糊起来。劝君莫做白日梦,白日梦手里提着一桶糨糊,它会把这些糨糊悉数倒进你的大脑里。

3、心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6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杂记


春节回家几天,感觉父亲真是老啦。
父亲像旧式家庭里的绝对权威,容不得人家说他本人如何,也容不得我们这些小辈评论他的弟弟及妹妹们。
前天我们一家人吃完饭,围着桌子聊天,聊起他那些弟弟妹妹们。姐姐首先发难,她说你们家九个弟兄姐妹没有一个脾气好的,都是些炮筒子,无意之中姐姐把父亲也指责了。
一直觉得父亲像个暴君,一直想没想明白,教了一辈子哲学的父亲怎么那么不讲理呢?满以为父亲会像以前一样大发雷霆的,可是我想错了。父亲居然接过姐姐的话说,“你幺姑又恶又狡猾,还有你三姑,恶起来简直没有边。”母亲说,“你二姑也是恶霸地主,她虽然没读过书,但她讲道理。”
在此翻谈论中,二姑得到一致好评,皆言二姑恶,但她懂理。
他们在议论长辈时,我在想我自己是不是也要归于恶人之列呢。大概要算的吧,虽然我自认是懂得几分道理的,可是遇上那些不讲道理的人,你拿道理跟他讲简直是对牛弹琴嘛,心里一着急,便变得没好气了。
一直想让自己保持一个很真实的诗写状态、为人处世状态,对自己所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没别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三首


《部分的》

部分的,我是你的
你可以爱、抛弃,或者赠与
部分的,我是他的
他可以命令、要求、胁迫,以柔克之
部分的,我是他们的
他们可以侮辱、尊重,打倒后扶起
部分的,我是自己的
我可以欣赏,或者把它关进黑屋子

《看雪》

看呐,亲爱的,雪
在山顶
雪在山尖,亲爱的

那么瘦
山峰的锁骨都快露出来了
那么白,亲爱的

雪,下在山顶
亲爱的,它不下在我们肩头
我们仿佛被它抛弃

那么晶莹透亮的雪
是什么在照着它
亲爱的,雪不照我们

我们在昏暗的天空下散步
雪在远方的山顶
也不太远,亲爱的

四个小时的路程
亲爱的,我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8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节愉快!


最近懒得不行,工作是逼着做的,字基本上没写。
下班回家来到楼下,一个老太太在水泥路上煮东西。香气扑鼻而来,这是种熟悉的味道,但我不能准确猜出她在炖什么,大概是老母鸡吧。
要过年了,偶尔会有鞭炮声传来,这是年的声音,年的味道我刚刚也闻过了。
先生打电话来说,儿子玩鞭炮炸到手了。想起两年前小侄子的手掌被鞭炮炸裂的样子我的头皮便一阵阵发麻。所幸听他的声音好像没什么大碍,问他要不要玩了,他说坚决要玩,这种时候我就想动用武力阻止他继续那种危险的游戏。
有一刻我突发奇想,要是谁在这以后第一个跟我联系我要跟他(她)怎样怎样。。。
其结果是,第一个跟我联系的人是我先生,当我提出要他买一套新衣服给我过年穿时,他立馬答应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9页/18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