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02077
  • 开博时间:2009-05-27
  • 博客排名:第15755位
最近访客

tyrl200912..

2018-06-12

曾晓华

2018-06-07

taizan

2018-05-30

乌衣画客

2018-05-20

BBS一把手

2018-04-19

西界哀技

2018-03-28

若芊我芊n

2018-03-24

小奋青滤pe

2018-03-20

博客成员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一曲人性善美,生命顽强的颂歌

一曲人性善美,生命顽强的颂歌

  ——《我必须活着》读后

  游会雄

 

  今年暑期,有幸读到刘章高先生的新著《我必须活着》,我一直被小说中主人公雪梅面对生活百般艰辛,曲折坎坷的人生,依然坚守“我必须活着”的信念所敬服。人世间,从来都不尽是鲜花、美酒和掌声,更多的或许是布满荊棘和苦辛。正如叔本华所说,人生的很多时间是在痛苦中度过的。看谁能从这种痛苦中打拼出来,迈进平坦宽阔的阳光大道,从而活出美丽幸福的人生。

  小说结构曲折奇巧,情节跌宕起伏,推进展开合理紧凑,使人开卷便不能释手,不穷始终则心悬不安。

  人物塑造丰满,生动详实的细节将各色人物刻画得活灵活现,犹如身边,或在眼前。好人恨不得亲近,恶人恨不得戳他。

  这是一部描写中国女性优良品德,弘扬正能量的力作,是一曲人性善美,生命顽强的颂歌。

  雪梅

分类:我必须活着专题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记摘抄(高二)

日记摘抄

 

  1992.9.27 星期日

 

  从我开始记事的时候起,父亲就很和蔼,可亲。

 

  我上初中的时候,在校搭膳,跟爸爸住一起。每天清早,爸爸上街买菜,赶忙炒好,步行一里多路,端来学校。我很不好意思,可爸爸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天天如此,年年如此。先前这样送着姐姐进了县城读师范,后来又送我去县城读高中,接着弟弟又来了,前后十多年。

 

  妈妈在乡下,一年难得来几次。我们的衣服也只有爸爸洗。记得一个冬天的星期天,我听爸爸说“去洗衣服”就跟了去。在他洗的时候,我发现爸爸用一只手搓着,而另一只手冻得不成模样。我强意也要帮忙洗,可爸爸死活不肯,和蔼地说:“等你大了,再自己洗,好吗?”又说:“有点冷,你回房间烤火去吧。”

 

  上县高中,离家远了,只好学

分类:随笔集 | 评论:1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奶奶的丧事(3)

 奶奶出殡的那天,按照农村的乡俗,爸爸生辰与奶奶离开人间的日子相冲,很多活动不能参加。家里的亲戚抬着奶奶睡的高大的木棺材,一路游走,蜿蜒去山坡,直到最后埋葬的过程,爸爸都只能远远的观看着。我知道,老爸多想再送奶奶最后一程,但家里的长辈说,不吉利,千万不能违背家里的风俗的,否则,对我们后代都不好。

 

  直到第二天,爸爸才去山坡给奶奶培土上香烧纸。想着很快就要清明了,爸爸带着我给周围的其他老祖宗一一烧纸上香,在奶奶坟前跪了好久,哽咽着,半天都不肯下山。

 

  有时候,我也非常想念奶奶,在海口的时候,我还很小,她身体还行,总是带我去超市买零食;后来她回老家,总是把我的照片放在房间,逢人就说这是我海南的大孙子,很会读书。

 

  奶奶,您去天堂了,我们长期在三亚生活;再去看您,就难了。愿您在天堂一切都好。爸爸说,明年春节和清明他再去给您烧纸,那边的生活费如果不够用了,给他托梦,他让姑姑帮忙

分类:随笔集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奶奶的丧事(2)

爸爸今天下午和老家在县城的姑姑通电话,姑姑说昨天奶奶过世“满月”她和姑父一起去奶奶的墓前烧纸上香了。爸爸从几百本书里,终于找到了奶奶2002年在海口五十岁生日的照片。爸爸跟我说,奶奶那时和爸爸住在一起,爸爸还没有和妈妈结婚,在海甸岛一家国有公司上班。那时候,每年过年,奶奶就回老家,去看姑姑和老家的亲人;春暖花开,就回海南来住上大半年。奶奶偶尔生病,但一回海南身体就逐渐好起来。爸爸的舅舅、舅妈那时也在爸爸上班的工厂做事情,大家住在一起,互相有个照应。爸爸说,时间真快,一下子就过去16年了,人生很短。

  爸爸一个多月没有理发,直到今天下午去理的;说是老家的风俗要奶奶过世满月了才可以理发。前几天,妈妈说,爸爸的白头发多了很多,要他去理,他没有去,坚持到今天。可见,奶奶的去世给爸爸的打击还是很大的。但爸爸从来不和我说什么,只是下班了,关心我的学业,或者看看书,上网。近来他写的文章也不多了。爸爸近来回家早了,次数也多了,说是一般的工作应酬都推了,多陪陪我们。以前工作太忙,经常出差,现在想通了,多和家人亲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好。爸爸有时候做梦,梦见了奶奶,说

分类:随笔集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奶奶的丧事(1)

老爸有一周没有回家了,三亚的家。自从妈妈和我2016年春节前搬来三亚后,这还是第一次连续一周多没有见到爸爸!我很想念他,用妈妈的微信发了个语音:老爸,我真的好想你啊,你怎么还不回家......很快,老爸用语音回了我:隆隆,老爸也很想你!刚才在南昌机场,正准备回三亚,突然接到电话,老家的奶奶过世了,老爸只好晚上再次去九江。过两天,你和妈妈也要飞过来,爸爸给你们买机票。

  唉,人老了,就容易生病。大概是我上小学之前,老家的奶奶在海口和我们一起住过好几年,她身体那时还挺不错的,只是听不懂她的家乡话。现在听爸爸说,奶奶过世了,再也不能和我们一起玩耍了,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妈妈向我的老师给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周二早上,六点多就起床了。爸爸叫隔壁的叔叔开车送我们去的凤凰机场,很少坐飞机的我,有些担忧晕机。好在上午十一点多,终于到了南昌。妈妈带着我去坐机场大巴车,又开了两个小时,才到九江。爸爸安排的朋友在车站门口接到我们,又换了辆车,下午快五点钟,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爸爸小时候出生长大的地方。爸爸在村广场迎接我们的

分类:随笔集 | 评论:0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回老家过年小记

回老家过年小记

 

  今年春节,又一次回老家过年。

 

  近古稀之年的父亲非常高兴,和我有说不完的话儿。每餐都陪我喝酒,喝高档酒或者家乡米酒;和我聊文学,聊家乡的风土人情。父亲开心地告诉我,去年他写的《命运三部曲之二:玛丽娅》已经出版发行,最近有望改编为电视剧;之三也快结尾了,到时候出个合集。老人家正在创造一个“文学老人”的奇迹,计划再花三年时间写一部50万字以上的长篇小说,作为其长篇小说系列的封笔之作。父亲一再叮嘱我,要为他的新书写篇读后感,说家族里头就我还有点文艺慧根儿,能和他聊聊文学创作。

 

  行色匆匆,第二站是县城的姐姐家!恰好姐家风俗,过小年。姐夫厨艺好,外甥女、外甥高校就读回家过年,不亦乐乎。姐姐不愧是老师范生毕业,现在一双儿女一个研究生快毕业,另一个即将进入研究生序列,究其首功,父亲秉承家训,惠及三代矣。

 

  

分类:随笔集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詹传奇的心念

詹传奇的心念

  刘章高 文

 

  传奇走了,才三十二岁,带着惊世的遗憾。说是往生,但绝对是永别了,我是唯物主义者。与他相交四年,觉得如他之异,怕是当代全中国也难觅其二。

  二0一四年八月六日上午,我正在办公室忙乎,接友电话:有位西安来的教授来拜访您。我当然有些诧异。友说:老家是您山里檀树詹家的。好哇!你带他来,我下楼接。

  传奇这么年轻,白净斯文,称我“刘老”,说是从网络了解我的。他在自我介绍中只言及出生地和现在西安,未言一职。他说:“近几年我在外面跑得较多,两次在美国加州知名小镇欧亥的一个松舍住了很久。那是一个乡村,因为出了个名人,建了图书馆,馆内收集了这位名人的全部著作。人们慕名而来,渐渐成了一个很有名气的文化与自然养生的乡村。乡村并不大,但把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吸引了。我在这里几十天,萌发了一个想法:我家乡山垅二十里,山青水秀,基本没有污染,民风淳朴,有丰厚的文化资源,开发起来,应该可以成为一

分类:家父近期文字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海南 拯救生灵的圣土

 海南 拯救生灵的圣土

 

  刘章高

 

  中国版图之大,乃至整个地球,除故乡之外,最让我铭刻于心的却是海南,这块拯救我生灵的圣土。

 

  一九九三年,我创办的文化企业因资金周转无援而陷入困境。外欠的债主将我告上法庭,内欠的员工把财产抢个精光!一个凝聚我多少心血的出口项目,顷刻间烟死火灭,一片狼藉……

 

  这一天,我从早到晚,开了一整天欠条,总计八万元!

 

  按我时薪一百四十元算,得要几辈子的生命焊接起来才能偿还。有生以来不曾受过如此巨压,一头黑发几天内霜雪濡染!漫漫昼夜,我恍恍惚惚、不食不寝,有时半夜惊叫,有时泪流满面……

 

  不久,两儿一个考上重点大学一个考上重点高中的喜讯

分类:家父近期文字 | 评论:2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直透真实的力量

直透真实的力量

  —— 评刘章高小说《玛丽娅》

 

  詹冬华

 

  刘章高先生的长篇小说《玛丽娅》即将付梓,我有幸先睹为快,读罢感慨系之。《玛丽娅》以鄱阳湖区的一岛一村为原型空间,以民国末期至改革开放为背景时间,以玛丽娅、牧歌等农村知识青年的奋斗历程为情节经纬,真实地呈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进程给农村及农民所带来的变化。小说寄寓了作者对于中国现代城市化进程中农民的未来命运的种种忧思,表达了对社会发展、国家富强的渴望,鲜明地以民族精神为规准,弘扬真善美批判假恶丑。

  地处鄱阳湖的中湖岛,与湖畔对望的马鞍村,世代以打渔种田为生,自给自闭。改革开放以后,这里的宁静与封闭被打破。农村中的青壮年纷纷出去远下南方打工。马丽娅与牧歌是这里较早出去寻求生计的打工族之一。在起初的一两年里,两人先后进入电子产品厂、服装加工厂,但不堪工厂老板的剥削压榨,愤然离开。在无望之际,一对老夫妇开的竹

分类:玛丽娅专题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母亲节里念娘恩

(一)

 

  好几天前

  就知道了

  这个周日是母亲节

  也是娘去天堂后

  儿子终将要面对的

  第一个特殊的母亲节

 

  周五下班途中

  和同车的冯君说

  后天是母亲节

  可是我娘已不在人世了

 

  以往我应该给老家打个电话

  问候一声

  而今

  只能默默在心底说给自己听

  姆妈,您在那边过的还好吗

  还习

分类:记录诗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酒爷

 

 

  酒爷,圈内绰号本名九爷,因为酷爱喝酒,朋友就干脆尊称他酒爷。

 

  他上岛应该很早,有次听他酒后告诉我,曾经和海航的老总们一起打过天下来着。等他酒醒后,却讳莫如深那段过往。

 

  酒爷是地道的东北人,七十来岁,中短身材,因为常年喝酒,肚子越来越大;加上这几年竟然彻底戒烟,更加胖了几分。

 

 

  酒爷,是我们这些年青一辈人的酒师傅。每次回海口,给他打电话,总是在酒桌上,又在培养新的徒弟的徒弟。

 

  他究竟能喝多少酒呢,没有考证过。但听朋友们说,在没有管制酒驾的年代,他喝过两斤白酒,依然开车妥妥的送客人从三亚到海口,那时走的还是老路,要花四个小时吧。

 

 

分类:小说集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短篇小说:老陈的故事

1.
  老陈本来今天格外开心,到了中午却又有些失落。
  他如愿以偿在前不久召开的某公司董事会上当选了副总经理,虽然下一步领导班子分工尚未明确,但他至少还保留了个副总经理的名份,不至于被严重边缘化。

 

2.
  老陈前段时间

分类:小说集 | 评论:0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59:绵绵不尽的追思

 这两天,重温父亲2009年出版的散文集《山吟》,其中有篇写大伯的文字——《大哥》,又勾起了我对大伯深切的怀念。

 

  大伯意外离世已近两年,但每次回海口,经过他曾租住的开中医诊所的街道时,似乎他的音容笑貌又清晰地浮现在眼前。

 

  父亲2006年告别商海,叶落归根,去老家九江定居后,海南的长辈中只有大伯大娘。近十年中,每逢过年过节,无论在海口还是洋浦,或者三亚,都要挤出时间去探望老人家,陪他说说话儿。这几年在海口做小生意的堂弟总说,他就和你最亲。言下之意,竟然有些嫉妒。

 

  今年十一,去天津参加大学同学毕业20周年聚会的返程中,特意回了趟海口,特意去他曾租住的房间又转了转。看到他留下来的药书、药方和各种草药,蒙上了厚厚的灰尘,拥挤地堆在一间小房的角落,禁不住泪眼婆娑。这些书物,堂姐堂弟他们也用不上,没有一个继承大伯的医学,留着也就是留个念想吧。

分类:随笔集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58:难忘师恩

午后,看了几篇关于教师节的帖子,也跃跃欲试起来。

 

  1、小学篇(1)

  我农历十月底出生,六岁半才上小学。先是去“祠堂”读初小(一至三年级),后来才是去5里外的地方念高小(四年级和五年级,那时候还没有六年级)。

  教过我的小学老师总共也有不少,印象最深的数二伯,其次是章财老师。

  二伯当年是老三届高中毕业,特殊年代被下放农村,教过我四年级和五年级。后来到镇里的初中任教,一直到退休,都是做老师。

  我生性传父,小时候内向,胆子小。二伯偏让我当了两年班长,锻炼我的胆量!

  我语文基础好,未上学前就翻过不少小孩看不懂的《封神榜》、《三国演义》等大人读的书。二伯就给我加料,课上出难题考我,课后一篇篇作文、周记用心点评。有时候,评语很罗嗦,占半页纸。

  每次回老家过年或者探亲,总要当面向二伯上祝酒词

分类:随笔集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字架上爱的童话

十字架上爱的童话

——读刘章高先生《我必须活着》

徐观潮

 

读完刘章高先生《我必须活着》,就有一种为这部长篇小说写点什么的冲动。

小说通过主人公雪梅的人生遭遇和心灵历程,努力诠释一种爱。这种爱太传统了,太古老了,古老得就像一个童话。我说的传统或者古老,是相对当下浪漫和荒诞而言。

用这种现实

分类:我必须活着专题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5页/2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