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41242
  • 开博时间:2005-08-1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云朵和流水练习


  (一)

云朵似乎变多了。傍晚从中
显露出它和善的面容。
大块大块的重复,却没有一个是一样的。
从童年之际,就这样占有的时间,
又回到现在──但愿有事在最近发生,
象他者一样,有些人
也不应仅仅只怀有孤单。

(二)

从何处滚落下粒粒汗水?
云层,或者是山背处──
那湖水敛滟,杨柳不由地一片片
老去。我们
聚众在树下赌牌,
二叔公照例赢了不少,
他胡子拉碴,下一次可能就会悉数还给我们──
但现在,他已不能浪费时日。

(三)

我丧失了我的感受,
以无知对待所知。

(四)

夏天
这过去的夏天,还留有什么?
滴水不漏!──但她,仍属于她的
天空,鸟雀,街道;一小把令人鄙视的钱。

(五)

劳拉与男色
快跑,劳拉!你三十四岁,
是双重间碟。你一点也也比那些
精明的男人差。你有高度自制力,
但现在夜街头,你钟爱的间碟这次真的
失去了贯籍,他不得不,──这是个男的,
由汤姆·克鲁斯饰演,
身上淌着他祖国的血,
还有为几妇人流出的神秘的,精液。


(六)

苹果
苹果,你的甜蜜从哪儿来?诡秘的,从来都是简单的。

(七)

鹧鸪
鹧鸪栖息在树枝上,不停地叫唤;它是多么喜欢这个时刻啊!
饥饿似乎永远也不会来临。看啊!
太阳刚刚升起,才刚刚开始它巨大的喘息:到它停歇还有很久--
一只雀子可以用剩下的时刻来觅食,并且那个,值得它忘记早上歌颂的一切。

 (八)

  给女儿 
夜是如此深沉,等待或者歌剧都不足以悍动它。
而那盘没有下完的棋就在你洗浴的声音中结束。
智慧与本能都不能描述,细绳上的幼鼠为何向枯黄草茎中的乌鸦求教。
偶然发现的温暖使它们象一个小贼。

──夜,如此轻松,我真乐意它
永远如此。但我害怕,早晚成了偷窃的那些家伙,
着眼处仍有高歌的乌雀。但你守着一盘枯燥的棋局,
头发上滴着水。怀疑。“绕过上述种种可能”。
                
分类:厨房 | 评论:0 | 浏览:1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安条克郊外

  
至少到四十岁,他才找到说话的语调。
他可以这样说给手艺人达蒙、狄米斯托克利、
恺撒里翁、亚里斯托俄洛斯听。
在那里,前两者,象他自己,
而后两者,简直就是俊美纯静的青年。
他们的死期也总是能在预言中得到答案:
一点也不象虚构的人物。
   
也许只有奥登、米沃什、布罗兹基理解那些乌有的
灵魂。他们说话的语调,
忧伤、短见,他们的母亲,
在书中,叫,玛丽亚……梅,
一千年前在四十岁的安条克郊外,似乎正要
告诉后来的大师们,谋杀在怎样进行。



注1.《在安条克郊外》是卡瓦菲斯的一首诗。描写宗教及其在世俗的冲突。
注2.卡氏是个同性恋者。
注3.手艺人达蒙、狄米斯托克利、恺撒里翁、亚里斯托俄洛斯是卡氏或杜撰其事、或杜撰其人的诗歌主角。
注4.玛丽亚梅是我从书上选取的名字。因其中译名与圣母差一个字。在书上,玛丽亚梅是个女参政者。
注5.不知以上各注有必要否。希望没有必要,那么我的诗就写得不错啦。

分类:厨房 | 评论:2 | 浏览:2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戏几首

虚无

夏季来临时,河水变浅了――
与我相距甚远。
旧鞋在脚下越来越舒适,事实上,
也走不得多远的路。那火气――
那夕阳,憋伏到后来,
同劳作的人一起,失了踪影。
但众鸟儿盘旋,如缩小的天使。

忧伤

还有什么能让我们忧伤?
还有什么能让我们忘记曾经的忧伤?
四月已经过去了,那井边的水,已落入黄昏,
马齿苋,不安的肉色之花在阴影里绽开蓓蕾。
我头疼,曾想放弃一切。
四季之中也不曾发现有丝毫变化。
我们疑惑的事情,仍然在身边发生。
(但我爱过的事物,也在那儿,
我有时能感受到他)
相当于冒险。

比喻

噢,我的灵魂,倘若我没有拯救你,
象我们天然约定的那样,我也曾讨好你,
以希求你的再次沉默。象五月,

分类:厨房 | 评论:2 | 浏览:1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Historia De Un Amor _Laura Fygi

http://www.yoyonet.net/pub/v2/historiadeunamor.wma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玫瑰

之一,乡游

朋友,我的兄弟,我的姐妹!
当我站在你的土地,你曾经的立足之点,
那些想象中的形式全部不复存在。
  那些深深熟悉的呼吸,那些切入肺腑的感知、
  那些沉默,都突然无影无踪。
我的感谢,要经历多久才能坦白地奉献你?
城邦里附属地位的神,强打精神,有时觊觎阳世,
后来者不免附会作性爱祭器。

远无遮拦的星空,爬上夏季的农田,
  八月的盐井渗着水,面向趋下探看的面孔
  我无遮的兄弟,孪生的姐妹!
  你不停晃动的手,汛风吹过的指间
  那些干燥的风!这儿铁板一块的野景!
  越过三十华里,那有喷泉的城邦里,
  大批带着乡音的孩子,在水泥地上,
  脚下不时腾出一小团一小团的灰云。
  不是吗。当归家的妇人,掩遮住她堂屋的门,
  不期然,他带着他的老板与他老板的女人
  谀笑而至。鸡鸭乱飞,小韭青黄。
  清汤一般的水缸,杉木的阴影来不及退出这座小院。

  天已黑了。神们可以出来活动了。
  慷慨大度的阔人、学者、政者,他三位一体,
  坐在我的身边,指着乡下的孩子说,
  他与他们小时多么相象。那夜,他秉烛
  参观了他们的祠堂,指着他们祖先的画像,
  他与狄奥尼索斯多么一致!他是不快乐的
  生殖之神,他输送出来的子孙们不时地
  向他诉说他们的烦恼,在树林里
  草木都在迅然生长时,他突然
  变作城邦里那个附属的家伙,
  可以让生命活得无忧无愁。
  --象一条生命本该的那样。
  木仍欣欣向上,风送小韭,一年年的青黄。
  在前朝,他的女人,向他颓然倾倒,
  乡间的蔷薇。未及衰败。鲜红。


之二,馈赠

是时候了,这手艺人,
她可以倒在尘埃,她可以倒在
她最后的时光里,
当她的手机频频作响
呼唤她作为一个女人
去某地游耍,象一尾鱼
对众人,陌生的家伙
裸露出她的腿,
或者裸露出她的家伙,
――干瘪、衰老,
――这强加在想象中进行的事件,
――完全亮出,三十年横亘

她痛苦之上的无端指责,亮出
那些高贵的优越者无端生出的
中暑般的统治快感,以及他们
无隙不生的对自身谵妄的怀疑
那些用来拷问别人的无辜缘由

浓密汗毛盐晶,在迷途的经纪人
方向盘上闪烁,他征询他的女人
当他婉转的情人,小心翼翼地回答,
如一只人手缓缓举起,

当仲夏的热气急急上蒸。
葡萄紫褐色的甜味的露水,
  正,自我酿制,
果皮上腐烂的一圈远未结疤,散发着
  “鹧鸪需要的香味。”

喧闹的上空,手机传递着他们的召唤
她们端坐在鱼缸边,纯洁、贞静
象玻璃翡深入矿脉,象
埋藏的时间缓缓熔入宝玉的透明,
他们突然翩然而至 从她们的脸上剥落
他们与她们交欢的代价
――面布皱纹,不止于此?他们留下
一大团粘液,留下,世上最无情的词语
  滥觞作响:爱情与忠实。

当罕珍今天现世,
  成为信物,
被幸运指定的拥有人,
注视惊人馈赠,
  不禁,再一次,
  缩成一点。

正何时也?
从我的窗边望去
卷积云无情地滚滚逝去,
睨视着日渐增长的城市、
高楼、汽车、
  生生不息人群
(还有失业的)
 玫瑰的阴影,徐徐
  渗入月下。

“玫瑰,纯粹的矛盾,
在众人的眼睑下。”


注二:待改。(1295)
分类:厨房 | 评论:0 | 浏览:1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亮用一只爪子


 月亮用一只爪子,
直击我们,让我的阴影
掏空我的蜗居。
阴影也落在
夏草之上。
衰败的草,渐次枯萎。
因将不复存在而悉悉索索,
  激动不已。

分类:厨房 | 评论:0 | 浏览: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献辞



 1.承认

天空湛蓝。一动不动。
“触及鸟卵的手” 不停地露出它的
自身之美、露出,
人行道、小店,以及并不总是紧紧追随的
自然。自然──
庄严、忧伤,但无能为力。

2.犹豫

强制自己坐下来。
“她自己就是巨大的潮汐。”她的手,推动
她自己,在内陆的两条夜路之间,在想象力深处
抛弃自己。
坐在桌边。她一再地躲避
毁灭般的忧郁。(常常想象自杀) 但她犹豫。
而老年后的谨慎无知也正坚定地等着你。

3.必备

他拥有的东西何其少。
他喜欢回忆他的快乐。
他时不时地糟践它们。然后,跪下来
补救,祈求,要它们重来一次。
要它们重新暴露他的悲伤。
他的自我问候。

  4.焦虑

  将入夜。玫瑰将露出妖冶之姿。
  月影滑入其伤痕累累的歌唱。
  有什么可以静止, 要
  被那刹时的不动声色的激变静止。
  观察者吐出大量的暧昧混浊的空气,这
  玫瑰或者昙花,还有仙人环,
  全都不重要。真实一直在黑暗中
  怒放。静止点上并不存在我们,
  阅读、蓦写
  沃尔科特或是米沃什都不能
  让他们携带上我们。

  5.怀疑

  原址重建。官坻仍然深入我们的生活
  早上,迷雾重重的孩子深入其中,代
  我们一探究竟。他如此聪明。有意识地
  保留着他的天真。他的天真,终用于我们身上。
  喜鹊跳出来,他的仰慕者,在清明节,看见
  并没有发生的事――村野与城市免于一场
  纸钱大火。从前这时节,男女匹配,
  乱红无数。一只孩子手中的鹊,雕在老屋檐上。
  死者之幡却时常在前头开路――
  将死者和已死者其实完全不一样  
  他们凭着这一条已然稳稳地离开
  
  6.黄金填料

  傍晚已经穿过众人的身体。从前
  乐意享用的朋友的善良建议、思想成果,
  突然堆在眼前。庭院的树,孤圆偏僻,仿佛
  事件之初打听到的上好消息。树叶
  仍浮在渐升的池水之上。“墙上的字体
  隐约可见”,信里的字也隐约可忆:
  年复一年,田里的花都渐次开败。原野都曾经风暴。
  我们要定居于这片区域之上?
  现在,土地,被置于渐至的雨水之下。

  7.墓园谐曲:小哀歌

  被召回的雕刻师,从不雕上他自己的名字,
  我亲爱的,我就是那个失踪的人。









http://stream8.a8.com/a82/ok/20050329053244110.mp3



分类:厨房 | 评论:0 | 浏览:1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千三百三十五日

 语出《圣经》之《何西阿书》

1. 伊施


既将离开的小院,半打开院门
进来的是任何人。此时,
呼吸失去白雾,而
春天却仍在远处。
尽管不是更加虔诚,但往昔和内心深处的
希望,如同随之而来的阴影
坚定而迂缓。重复的时光,
这徐徐而至的暴力,把宁静和等待
暂时归还给我们,我们仍要在不同的日子里离世,
我未必认为那些经历是不幸
但可怕而真实的境况
带着微笑与礼节,将我们,
如悲伤忠实的扈从推开一次又一次
仿佛我们把经卷翻开一次又一次
那活着的乐园仅仅存在过一天


2. 巴力

进入你自己,进入你自己
当你的和平渐至,当你疲劳不堪地合上的双手
流淌出你曾经辛苦劳作的汗泥,当你闲暇时
盲目追赶你众日里所想,并且以之
向自己频频攻击,你手杖上的花开过七次
落花之风来自下游,来自你所漠视的
自己的苦井

进入你自己,进入你自己,
当你确属的广阔自由的市场已经形成,
当你从那里坚定地离开

3. 耶斯列

我可以查找那些踪迹,却
无法证实那些存在,证据在你的
手中或者心中,它来得比我的寻觅
早些,或者晚些,暴露的:
那些醒着的都,
遍布皱纹,仿佛巉岩
越过风卷裹的翅膀,
越过我的身体,成为我眼中的世界
成为我眼中,另一半
有时确凿,有时把自己推给众生唾判的
无姓无名的爱人

分类:厨房 | 评论:0 | 浏览: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事实

 事实

象欲雪的天气等来一场大雪
我多日前决定的在林中的一次散步,
成为
一次在窗前的凝想。
站在另一个我企图达到的高度,
我爱着大雪。我无法在这样的时候
怜悯任何一样对象,
包括我自己。从上面落下的事物
掩盖了这座多少曾亲近的城市,变成
遥远的普遍之乡。我能发出怎样的喊声?
尽管这样能把世界一分为二:
现实的与虚幻的。但是,现在,
我力所能及崇尚的那些质朴理想,已经
变成生活中那些微小改变,
我用来安慰自己的词语,已经
变成遵守人间规则的寻常缄默。


分类:厨房 | 评论:0 | 浏览: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尿三丈长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歇期



 被气候打醒总是愉快的。
远去的田野,在早上八九点钟突然停止下来
我到达了,他也同时到达了
我离开了,他却长久滞留,
他以他的死看着我的活,
他以我的眼睛,看着寂静的公车窗外
早年常见的水塘,还留下了一罐水在里面。
除非天理突然受到自己的质疑,不然
他必须在我死之前死去。
我看着他如何死去,亲眼看到,
他也亲眼看到,我
被气候打醒是如何的愉快
我死去的心灵被打湿是如何愉快
但我明白,那只是,
曾忍受的一切突然变得无限陌生。
分类:厨房 | 评论:1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返回到一去不还的地点。”

 “返回到一去不还的地点。”


掌握了技巧,他可以把书一直写到
有人来打断他为止。在
模糊的旅馆里,恳切的
女读者一再地诵读他的作品:
“真实只有一个样本,
(棍棒、数字、字母)……”

而列车时刻表还蜷缩在包里,
而田野上奔跑的火车,正从样板护道林中急急地
扯出白汽。象书中指出的那样:
沉默让给了阅读。新闻让给了诉求。
女读者对自身的想象,让给了
僻远处某时间的静憩。某时间阳光以及流水
当书中提到第一次隆隆作响的行进之前

春秋亭里的女服务员们
接来了另一茬同事,
一日日老去的女人们,
她们刻骨相爱的
他们──她们用余下的日子喂养着
他们。

一天隐藏着另外一个二十四小时,
另外一个,
顺从着──断裂,然后再次
无所不容,包括真实
包括字母


分类:厨房 | 评论:0 | 浏览:1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社会主义作家

 看了某书评《被绑架的人》。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自李三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报答有一种安静

 报答有一种安静

顺从这种安静,美丽自然的花朵模仿了另一棵
在冬天将至的花园里,
在被泥土覆盖的泥土之上,大地无法模仿另一个,
它供献出可以模仿的那棵,和模仿着的那棵
(令人)颤栗不止的那棵

感动

我感动于事物的一成不变性,
我感动于我还是在事物中,保持一成不变性


忘却

桂树的花全都开败了,
过去,
它们鲜亮得象太阳下的黄金。
它们的小喇叭,
只用,
母语唱歌。我躲在它们刺探的消息后面
它们使我醒着,
身体洁白,甜蜜不已

你明亮的影子,我跟随
你被暮雨打湿的低唱,我也跟随,
冬天如约来临了,
它们的小金喇叭坠落了,
忘却的时间慷慨而至


  天然的哀伤

  我有无限次的衰亡。
  每一次的经历,是上一次的衰亡。
  有时,我也替别人死。
  别人并未获重生。
  新日子,鸟喙含着惊人的消息:
  后面的花开,不是很静吗?后面的流水,不是很静吗?
  你每日将牛奶轻轻滴入水中,
  最亲近过的人把苦味泛于海上。


  槭树

   槭树
  是惟一的同谋。如果
   我想到,要
  多少颗星星才可以充满夜空
   而只要
  一棵槭树,就可以坚定地
   刺破它

  而且这些想象是我发出呼喊的惟一方式,那些火红的叶片!
   我的亲爱
分类:厨房 | 评论:0 | 浏览:1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