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4
  • 总访问量:41242
  • 开博时间:2005-08-19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新干热哄

   1、自发的复杂结构
  
  (2009.10.13)
  
  今天看了“赫塔·穆勒”的小说。有人不喜欢,但我喜欢。很精简。这在很多人做不到。词与词、句与句之间的间矩也控制得也很得当。有些人喜欢讲“弹性”,似乎她的“弹性”控制得也不错。而且她表达的意思在精简的文辞下相当丰富。(丰富,在很多人做的是没有关联的庞杂)。我喜欢文章在语境上“深邃”,这一点,她也真正地做了,并且保留了本土乡村的语言情景。所以,在我眼里,她是个好的小说家。
  
  前段时候,正想着关于小说“自发的复杂结构”,当时想的是托马斯·曼。“赫塔·穆勒”让我想到,所谓“自发的复杂结构”在相当一部分人那里受到运用,是因为往复的结构本身就是已实际存在的逻辑的一部分。而逻辑的运用,除了为达到过去未来之可能外,不也能使人达到“物我两分”的目的吗?插一句,人之认识自我,认识世界,究竟为了“物我两分”还是为了“物我互在(有)”,这个,可能更多的目的在于后者。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投资建议

 我是一个行为妥协的人。我常常忘记一些事情。(我有意识但杂乱地记下一些东西,希望能延缓这种遗忘。但我的生活二十年如一日,什么也不能提醒我那些被遗忘的情景。)在我已经中年的时候,一位女作者看到我,却说我以后会成一个大富翁。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我听了某一位传说中的长官的话,有效地进行了投资,)我因积小富而成为一个富人。
分类:泫关 | 评论:0 | 浏览:1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年记

分类:流水 | 评论:0 | 浏览:1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片刻即本原

   习0.片刻即本原
  
  晴朗的天气又是那么明亮。
  空中——连不存在的天籁也仿佛失去涟漪,
  也都归于平静。
  
  明净温暖的芳香,自外间传来。
  不需要滤网我们就可以完全截获它。
  牢固的胫甲却在博物馆暗暗发亮。
  
  沉默缓缓地皈于想法。看起来,这一切有多么好。
  曾打开的一小片窗户,曾裹在翻腾云海间向外飞升的一片秋天之叶。
  啊!片刻即欢娱。
  
  习1.我将
  
  如果我死了,我的孩子还可以替我活着
  她盲目地以为,她是一个人
  其实不是,她是另一个我,
  是我重新来过一遍,并被我,在少量的日子看见。
  我看不见我是如何死的,
  她能看到。我们的家,在一条宽阔的马路边上,
  她凭此永记她母亲的死――她死在大路边。
  她死了那么久——但她何时才能逃离这记忆?
分类:厨房 | 评论:0 | 浏览:1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说的危险境遇

(以下谈到的所有书籍及说法均为作者杜撰)



  小说的逻辑应当是严谨的。但为了某一处的凸显,作家或者有意使这种严谨,处于他所设想存在的“大众”接受的范围内。但小说的世界明显是与大众的世界是不同的。它提供了另一个可能,这个可能使大众本身的舞台显得既凄怆又不足为奇,同时又可以使大众为自己所悲悯。所以,我们往往对小说的语言也寄予厚望,指望它的语言除了本身的意思,还另有含义──大众们把它们叫做“潜台词”。必须重申的是,至到现在,仍有平实朴素的语言要求。但平实朴素的语言也要求裹携着与现实诡异的过程,至少是结果,才能满足读者们的需求。这不免又暗含着要使文字技术化,但技术化与平实朴素又成互悖。这样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两种要求缠斗的多样可能。这或许就是小说的多样性可能。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勉强说明白小说基点的原因。

  做得好的小说家不胜枚举,但同时也被批驳的体无完肤。公认的好作家,那么三四位,又不可拿来评说,这样小说的意义就被人为隐避了。我在读关于《西方美学史》,
分类:泫关 | 评论:0 | 浏览:1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朱二家庄风情录

 朱二痰喜歡一個唐三痰。

唐三痰是個棒槌,天天跟著別人後面打秋風吃席。倘若吃不到席,他便只好一碗數天前的剩飯剩面,就一碗“青龍過江”,了這殘局。吃完了,碗也不洗,坐在屋門口假裝剔牙。他鄰居朱德全,看他剔牙,心中好笑,問道:“三痰,剔牙呢?”他先拿白眼瞅德全,然後吃吃笑起來,道:“德全,收工恁早!”德全不理他,望一眼天上淡淡的月,嘴撇撇走了。他拍拍屁股,顫巍巍站起來,忽然又想到什麼,一徑跟著陪著喊道:“德全!你德寶二哥今天好酒席!連我也不讓去了。”

德全仍然不理他,眼睛向上翻,三痰拉住德全道:“德全德全,你知道你德寶二哥今天為恁辦的好酒席,為恁不讓我去?” 德全是這二家莊有名的孬子,本來不想多話,見三痰老拿話繞他,心下不平,恨恨道:“三痰!想是你飯漏下頦,嘴沒關張,我德寶二哥養不起你哩!”三痰看德全,曉得德全的脾氣,也不生氣,自顧自道:“哪里的話!你德寶二哥養一百個我也綽綽有餘哩!我又不要他金,我又不要他銀,我這個身體,又不好,吃得下幾口飯?他今天宴請縣裏太爺,想著當初縣裏太爺與
分类:泫关 | 评论:0 | 浏览: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罔思錄

1.罔思錄

物質的屬性是品質和能量。

但時間與空間才是它的真正本質。再進一步地說,時間才是真正的本質,而空間不過是時間延展。打個比方說,某一位中國鄉紳忽然想做一張花梨木的餐桌,他滿日裏跑,終於在某一個山頭發現他想要的木頭,他很高興,招呼家裏的一位閑工,要他去砍伐。閑工並不認為自己很閑,但老爺的話他不能不聽,他扛著斧頭去了。這樣,他雖然並不高興去砍伐,但一棵生長茁壯的樹倒下了。如果物質的屬性且本質都是“品質和能量”,那麼,作為一棵花梨木,它的“品質和能量”,到哪兒去了?另一方面,顯而易見的情形是,它的時間是不存在的了。即使它是一棵剛倒下的樹,散發著新斫的芳香,作為一棵花梨木,它的時間的確是再不存在的了--這樣的情形,能說明“品質和能量”與“時間與空間”的關係嗎?我認為很能說明:我們不妨這樣設想,作為一棵花梨木,由於它的時間要到頭了,本質的時間已將要失去了,所以它的“品質和能量”,已經在那時枯竭了,所以它看起來是那麼茂盛茁壯。那位鄉紳因此而看上了它--但它的生命之所以要終結,原因正盡在乎此。所以,一切
分类:泫关 | 评论:0 | 浏览:5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干热哄

1.到词语为止

先买了许多吃书。先中意的是在做法上半通不通的两本:王敦煌的《吃主儿》与唐鲁孙的《中国吃》,看得出两人都是随手起的名字,大约也有编辑先生的功劳,这两个名赞。王唐两人皆被曰是贵族后裔,所以精于吃。其实仅从书中来看,贵族未必贴切,官胄遗孙或得其位。王老先生有一个更老更有名的老先生,是他的父亲王世襄,是正宗的“吃主儿”。那书中不断的提,我起了疑心,在网上购了他的书来看--
果然好书。

王世襄老妻袁荃猷,是个才女子。其中插图全由她作。与书中笔调一脉相承,古香古色。仿佛古小说中的绣像,虽然横平竖直,个中风韵叠出;曲线处又委宛顿地,如情浓流觞,真好画也。说到这,王老先生著作,虽专业文章,却仍能见人脱尽委屈,静泊从容;又谦和周详,惟恐人之不明。遣造文章或老北京俗词,或生活用字,以期存活民族本味。其每字皆安然如卧,尽从国学风范,现在真很少见了。

我把小女儿的手照一张相片,就拿着王老先生的《锦灰堆》。后来自己翻着了,看了几眼,觉得恐怖。删了不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

 我在你下面走过,
一生。
我们总是环绕着你。

有时我不得不沉默,
在屋后,种下肥厚的花朵。

尽管,我们的重要爱好:
生产 

也不能破坏
我们对你的仰望
很多时候,你又使我们两手空空

却什么也不能从眼睛里流出来

分类:厨房 | 评论:0 | 浏览:1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练习:午餐盒

  ( 2008-07-18 20:19)
  
  
  我在夏日的山上
  找到它的“金子!”
  
  空气在这个词中
  发出狂乱的颤抖
  
  树技腐烂,
  午餐盒发出异味
  
  哦,我掀起我的紫金袍子,
  这一小片土地便献出那惟一的太阳来
     
  在这里,在那里。
  
  
  
分类:厨房 | 评论:0 | 浏览: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平凡的一天  (李三林)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曲

  

  半夜是危险的。至少心理上如此。
  不害怕又能增加多少份量。
  且减低了信任感。
  
  黑衣人融入不了夜色。
  他无力推动固定的景物。
  白天它们又嘲笑不止。
  
  但他的思想浮升起来,
  因他的技艺仍在那儿,
  没有长进,也没有退缩。
  
  重叠是日常景色:
  老家具早已陈旧。
    
  但偶而,在半夜,这斯拉夫舞曲第5号,
  带着演奏者的艰辛感受,
  到了我这里,它就在我这里。
  当我想到它浸入了我思想的光亮之处,
  我或者就有希望,不长进,也不退缩。
  
分类:厨房 | 评论:0 | 浏览: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艳图散

注:演蝶儿三十六法,是古代的采战术,据说男子得此法,日御数十女亦不变色。
2.16:今日见“荒渺”两字,竟不如它两个。叹服。

                       一、

  一个人喜欢另外一个人,喜欢到后来,就没有理由了,浑如彼混身宝贝乱闪。遇到厚道的呢,觉得这一个傻,就千回百计,时间竟也忽拉拉过去了。十年,十五年,恍如一觉。有男子跟踪前妻一年多,才发现前妻是真的不爱他了,到最后还是张开嘴,把当时赌性子没问的这句话,实打实地问上一次,才算是清楚明白。这以后免不了破罐子破摔,暗姘一个,把前面收敛的刻毒全放开了做,末了眼睁睁看后来那女子贫困交加,为避着嫌,不能勉强相帮,只好没人处骂自己几声混蛋,夜黑凉时,扳指头数数,却又成了个负累。
  以后便争气不姘了。独守着一个身。又有眉高眼低的人专门往心上戳,与人的言语里就不免冲突些,由不得翻过来乱想值不值。某日天黑风长,一个人从菜场出来,正问自己,思量着小心回答,放眼看到别个家的后代们一纵一纵地从一大团歪歪倒倒的落日那边渡过来,一时
分类:泫关 | 评论:0 | 浏览:5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友友与胜利的马斯卡尼

7.胜利的马斯卡尼

 胜利是头脑中的影像。在那里,
 山林就在前面。草甸葡伏。但这不是
 为了您。月鸣高过原野,不是
 您的。您足迹未到之处,
 是您不识得的胜利在嘲笑你处。
 您的愤恚,在招唤您重新认识它们,
 您第一次认出它们时的愤恚。
 而您那时相对自然。失于赞美。

6.三十九岁的逝者

 我确实曾说我从没“喜爱”过您。
 但那时我的确过于年少无知。流水
 不过由自来水管经过,却在
 我的手上分泌而已。泡沫随之而生。
 只有医院才能使那时重获安静。
 如今,我已经三十九岁,有了自己的主见。
 但却不想为人知。回想狂放厥词的我,
 当初令三十九岁的妇人两眼放光,
 是的,我曾使我有限的敌意者
 爱我,并且推崇我,又防范我。
 1897年距离现在多么远啊,
 哀者的悲哀业已传继下去,那三十九岁的妇人
 也在某个适当的时候,曾向对我执权者推举过我。昨夜
 她在“大建设中”的酒店与她们宵夜,早已忘记我不值一提的
 狂妄给她带来的哀叹。我虽然在同时
 恐惧可能使我再遭不幸,但1897年的
 逝者却以他的艰难给我带来巨大的平静。
 这不可抵御的安宁带着夜视般的通透而来。
  
5.安魂信
 
 父亲死去了。死神总是这么干。
 它干得可怕!但是漂亮!因为
 他父亲就是这般教的他,而他没有
 辜负他的教诲!精神一分为二:
 他正在杀戳,这样,她的父亲以及它长者的灵魂
 他的身体才可以跟得上。他头戴钢盔,没有长胡子,
 在华丽的小喉音中结束一模一样的过程。
 传输这音讯并不成问题,
 贫困与损害的健康就是最快的邮差,
 它们严谨慎重,从不在电子邮箱胡说八道。
 
4.马斯卡尼

 人间的公平是基于苦难的发轫。
 同他们取得平衡,是一种思想。
 更是一种技术。为什么要恐惧?
 “不能抛弃”,不过如同葡萄
 水珠被自然蒸干:这是上帝能
 原谅他的原因。但上帝不能够
 原谅一只猴子受训竟获得技能。
 他的《乡村骑士》不过只如此:
 可以创作《尼禄》,但是不能
 与墨索尼尼一起暴尸街头,他
 只能这样死去:在乡村小旅馆
 尘归尘,土归土。那几个小时?
 是让一个青年勾引上两腿农妇。
   
3.“马友友”
 
 我一定要为“马友友”写上一首诗。
 因为他让德沃夏克离我不远。让德氏的发妻
 也离我不远。她欣赏寒酸者的绝世才华。
 支肘,竖着领子。后来却不得不提防着别的女人对名誉圈中
 勤劳的艺术者的垂涎。但全然没关系,他仍然永生。
 有时永生于他的妻子们。──这将远过永生于马友友,──2007年。
 1878年,煤气灯下,那闻名遐迩的斯拉夫人,
 创作了闻名遐迩的斯拉夫舞曲。1978年天才的大提琴家
 “马友友”,学会这支曲子,数年之后,
 他以柴克夫斯基的“悲怆”获奖。
 他多么有天赋啊,让另一个天赋者的
 天赋重获顽强的生命。而且,他不止一次这样做了。 
分类:厨房 | 评论:0 | 浏览: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宋定伯

《宋定伯》
 ……“人之归谓鬼”

  
  “而那些作注的往往没有天分。”宋定伯这样说道。说着他陷入沉思之中。他是个高个子的教授。单薄而没有眼镜。阳光照在一株杉树和一支爬藤上,落下的影子斑斑勃勃,象巴洛克时代的装饰。教授虽然在边远山区,可有时会收到过了期的学术杂志。维萨留斯《人体结构》已经悄悄进入了中国,有士子在悄悄观看,但他的过期杂志上还没有加以介绍。目前,他只能看到《几何原本》第十期的翻译。前几期的杂志没有送到,他不能完整地看到《原本》。这让他很不安。
  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桌子上有一个掐丝珐琅画西洋鸢尾花的水注。他把过期杂志放下,又把水注拿起来在阳光下比划了一下。他的学生们还在等他下面的话。但底下十几双眼睛突然使他感觉涣散,整个失去了阐述的兴趣。水注的阴影在《论语·宪问十四》上留下戏水鸭一样的图案,“游戏于儒家世界?”他不无调侃地想。眼光落在二呆的脸上,那是乡长的儿子。
  “刘得宝,你为什么要读书?”
  “博功名啊!”
分类:泫关 | 评论:0 | 浏览:2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7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