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OnMyWay

江尚舟:某太阳能公司总经理。从本博客转载文章请注明出处及作者。邮箱:johnsonjoe@126.com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9
  • 总访问量:362763
  • 开博时间:2009-05-20
  • 博客排名:第4295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ahzys1963

2017-10-09

创客弹弓

2017-09-01

博客门铃
博文

最后一杯酒

  

最后一杯酒

 

文/江尚舟

 

“活着有什么意思?”陆小鱼端起桌上的酒杯,摇晃了几下,将杯沿贴着红润的下唇,优雅地耸起鼻子嗅了嗅。

王云鹤左手使叉,摁住盘中的牛肉,右手用刀,小心切割;然后扎了一块,放在陆小鱼的盘中,随口说了声,“没意思。”

“那就一起死吧!”陆小鱼将那块牛肉含在嘴里,慢慢地咀嚼;再次端起酒杯,在王云鹤的酒杯壁身上轻碰了一下,“喝。”

王云鹤举起酒杯,面无表情,“喝。”

两人各自喝尽了杯中的酒,相互深情地凝望;一道阳光从窗外漫进包厢,两张苍白的脸庞抽搐着最后的笑意,和嘴角殷红的血一起,缓缓定格……

不久,这家西餐厅门可罗雀,倒闭了。

据说,西餐厅的主人叫张大强,是陆小鱼的前夫;而王云鹤则是陆小鱼曾相爱了7年的初恋。关于他们三人之间的关系,最流行的说法是:

张大强使诈,从王云鹤手

分类:小说之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3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妈妈的摩天轮

  

妈妈的摩天轮

 

文/江尚舟

 

在11岁的于飞眼里,摩天轮不只是摩天轮,还是一个符号,一种信仰。每当他渴了、饿了、倦了,都会从流浪汉集聚的这座桥下走上桥头,远望旋转着的摩天轮,心中默默地计数:一圈、两圈、三圈……

 

于飞是在8岁那年离家出走的。走之前,他给再婚的爸爸留下了一张字条:

“我要去寻找妈妈的摩天轮。”

妈妈是个孤儿。妈妈生前说过,她的家乡有一个中国最大的摩天轮。

于飞知道,爸爸一直在找他。这是他从一个叫小丫的流浪姐姐手中的旧报纸上看到的。之后的某一天,小丫的手里多了一台破旧的收音机。从此,他总能听到爸爸的呼唤声。

于飞是在两年前认识小丫的。“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于飞这样问她。

小丫说:“你从哪里来,我就从哪里来;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于飞笑了。认小

分类:小说之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2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个小精灵

  

七个小精灵

 

文/江尚舟

 

一个老奶奶杵着竹杖,挨家挨户敲门说:“卖鸡蛋嘞!一个一千块,七个一万块----!”

一扇扇门轻轻打开,又重重关闭。令人心寒的声音在老奶奶的耳边一次次回荡:“哪来的疯婆子?快滚!”

夜色降临。寒风呼啸。在昏暗的街灯下,老奶奶拖着长长的身影,怀揣七枚鸡蛋蹒跚而行。

“奶奶,那些人太坏了,我要撕烂他们的臭嘴巴!”从红鸡蛋中跳出一个红色的小精灵。

“奶奶,那些人太坏了,我要缝上他们的左鼻孔!”从橙鸡蛋中跳出一个橙色的小精灵。

“奶奶,那些人太坏了,我要缝上他们的右鼻孔!”从黄鸡蛋中跳出一个黄色的小精灵。

“奶奶,那些人太坏了,我要剜掉他们的左眼睛!”从绿鸡蛋中跳出一个绿色的小精灵。

“奶奶,那些人太坏了,我要剜掉他们的右眼睛!”从青鸡蛋中跳出一个青色的小精灵。

分类:小说之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情识别机

  

  

爱情识别机

 

文/江尚舟

 

坐在我和老兄对面的男人40岁左右;柔和的灯光下,英俊的面庞蠕动着岁月的沧桑。他一只手夹着雪茄,一只手翻着菜谱,对站在他身旁的女服务生说:“这个,这个,这个,还有这个,再上一瓶最好的法国红酒----我常喝的那种。告诉那个弹钢琴的,别弹这个烂曲子,弹我常听的那个!OK?”

女服务生说:“好的。”

男人将视线从女服务生浑圆的臀部收回,对老兄说:“听说你发明了一种‘爱情机’?”

“不是‘爱情机’,是‘爱情识别机’。”我赶紧说道。

男人两眼放光,见我们迟迟不吭声,急切地说,“我这个人没什么特别爱好,就是喜欢女人;这些年,在我身边发嗲的女人有很多,我想知道,哪个女人只爱我这个人……”

老兄说“明白了”,然后从包里掏出一块手表,“来,戴上,将旋钮顺时针转一圈逆时针转两圈,如此反复三次,

分类:小说之闪小说 | 评论:1 | 浏览:1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就来

  

这就来

 

文/江尚舟

 

   “ 好了吗?”

“好了。”

“怎么还不来?”

“这就来。”

……

我相信,无论上班或度假,这样的对话随时随地都会发生在你的身边。

什么?正因为如此,你搞了一个叫“这就来”的发明?算了吧,老兄,是不是吃饱了撑得慌?OK,OK,不打击你,拿过来让我瞧瞧。

就它?!MINI卡嘛!行,我插入手机试试。

天哪,我的脚下生风,飞起来了!老兄,救我!

转眼间,整座城市离我远去,扑面而来的是:辽阔的田野、起伏的山川、浩瀚的沙漠、无垠的大海……

我怒我狂,我哭我泣,一切都无济于事之后,我笑了:做一回超人在空中翱翔,死了也值啊!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翅膀卷起风暴心生呼啸……”手机响起,是老婆的

分类:小说之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完没完?

  

  

有完没完?

 

文/江尚舟

 

“最近有什么新发明?”我端起酒杯,与老兄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老兄在盘中拣起一粒花生米,抛向空中,张口接住,嚼了嚼咽下,眉稍上挑时,疲惫的双眸吐出一丝笑意,“想要什么发明?”
  “你知道,我老婆什么都好就一点不好:啰嗦。毫不夸张地说,从起床洗漱起到熄灯就寝止,只要我在家,她就不停地在我身边唠叨;即使我不在家,她也会动不动就打电话,一张嘴就刹不住车……”
  “哈哈,这表明她很爱你嘛,”见我双目圆睁,老兄拍了拍我的肩,“当然,爱的有点过头了。这样,我这里有一个新发明,还没来得及测试,不知你敢不敢用?”说着,他从手提包中掏出一张类似银行卡的东西。
  “这是什么?”
  “‘滤音记忆器’,功能有三:一是过滤,即声源体发出的声音穿过拥有此卡的生命受体

分类:小说之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情密码

  

  

  

爱情密码

文/江尚舟

 

整座城市全乱了。

除了飞机和火车,所有能够在这座城市自由运行的交通工具,公交车、出租车、公务车、商务车、私家车、摩托车,甚至连自行车,都像是着了魔法,在某一时刻,准确地说,在上午10点整,突然直线加速或调头、转向、再加速,朝着爱情谷的方向狂奔。

不仅如此,在国际机场、火车站和地铁站,所有的工作人员,以及上机(车)和下机(车)的乘客哭着、笑着,疯狂地冲出机场、冲出车站,迈动青春的或年迈的双腿,朝着爱情谷的方向迅跑。

以这座省辖市为中心,方圆100千米范围内,一切会议停止了,一切工作停止了,一切交易停止了,一切开心的或不开心的喧闹和争吵停止了,总之,一切的一切都停止了……在车上的驱车而去,在路上的奔跑而去,在天上的,要么正好降落,要么飞向其他的城市。

我的天哪!这是怎么回事?我吃惊地盯着巨大的显示屏,紧张地张着嘴,偶尔望一眼站在我

分类:小说之小小说 | 评论:0 | 浏览: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玫瑰花一朵

  文/江尚舟
  
  我一个曾经五音不全,连简谱都不识的人,竟然成了红遍大江南北的一首歌的词曲作者兼首唱歌手。这一点,我是压根没有想到的。更重要的是,因了它,我竟然抱得美人归。
  怎么?羡慕我了?你问是哪首?诺,前面那位先生的彩铃声就是,歌词如下:
  
  玫瑰花一朵
  一朵玫瑰花
  哎哟哟哟哟
  一朵玫瑰花呀
  玫瑰花一朵
  哎哟哟哟哟
  ……
  
  就这么几句,反复吟唱几遍就可以了。
  你问我的创作灵感从哪里来?那还用问?当然来自原生态的火热生活!告诉你,老同学,要想把这首歌特有的欢快和诙谐意境表达出来,必须伴以我特别编排的舞蹈动作,通过男性演唱者与一正一邪两个美女的共舞才行。
  你想知道我是如何成功的?行。呆会儿吃饭时告诉你。来,帮你拿行李。不用?那哪行?我,一个歌坛“土憋”现在正式代表祖国人民,欢迎你这个歌坛“海龟”的凯旋归来!
  好了,到酒店了。你先休息一下
分类:小说之小小说 | 评论:0 | 浏览:4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爱情是这样练成的

  文/江尚舟
    
  冬:相信我,也许,我爱你比你爱我深。
  梅:鬼才信!总是那么理智,你根本就不爱我!
  冬:你知道我为什么爱你吗?
  梅:……
  冬:我爱你,先是你灵性的文字,次是你清纯的个性,再是你美丽的容颜……
  梅:可你总是要说“但是”!
  冬:我不会说“但是”,不过……
  梅:不许说“不过”!
  冬:然而……
  梅:不许说“然而”!
  冬:那么……
  梅:不许说“那么”!
  冬:或者……
  梅:不许说“或者”!
  冬:换言之……
  梅:不许说“换言之”!
  冬:那你说!
  梅:不许说“那你说”!
  冬:那我说?
  梅:不许说“那我说”!
  冬:你究竟想干什么?!
  梅:不许说“你究竟想干什么”!
  冬:天哪!我爱你,我爱你还不行吗?
分类:小说之闪小说 | 评论:1 | 浏览:2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鸽在蓝天上飞翔

  文/江尚舟
  
  春节将临,如何才能见到生我养我育我的亲爹亲娘?坐飞机?玩不起,一个来回就得烧掉我半年的工资!坐火车?勉强玩得起但没有机会玩,票买不上!至于包车、拼车、坐大巴,要么玩不起,要么玩得起票子玩不起时间,一个来回,两个七天大假也不够啊!
  望着空中飞翔的白鸽,我坐在地上号啕大哭了起来,“娘,儿子不孝啊!爹,儿子无能啊!我,我……”
  见我朝江边走去,一位白髯老翁挡住了我,“小伙子,想干什么?”
  我抹了一把眼泪,“爷爷好!放心,我才不死呢!我是想对那群白鸽说,请捎句祝福的话语给我的爹娘。”
   “好小子!” 白髯老翁捋了捋胡须,“有什么愿望,说吧,也许老夫能帮到你。”
  现世道,谁会无缘无故地帮你呢?他该不会有什么阴谋吧?不,不会的,瞧这老人家,前庭饱满,鼻若悬胆,双目清澈,肤色红润,特别是他那毫无杂色的银须,在微风中漾起的全都是友善和温暖…… “爷爷,一生一世,我只想要三样东西……”
  “让我们背靠背,将你想要的写在沙滩上,看看我猜的是不是你想要的,如何?”
分类:小说之小小说 | 评论:0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江尚舟
  
  我在纸上不停地写“怒”字,然后再通通加上圈。
  “笃笃笃!”
  我活动了几下面部肌肉,堆起笑容道:“请进。”
  秘书叶娜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递给我一份文件夹,柔声道:“王总,麻烦您签一下。”
  我打开一看,里面是一个红色的小纸鹤!我刚要拿起,它竟然叫了起来,“王哥哥吗?带上我一起飞翔,好吗?”
  我起身将叶娜搂在怀里,“谢谢……”
  半个多小时后,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叶娜穿好衣服,轻声说:“我走了,你接电话吧!”
  “老实说,你有没有和叶娜那个?”手机中传来老婆焦躁的声音。
  “有!怎样?!”想起多次拒绝叶娜只为忠于爱情和婚姻,而她今天上午竟然在我接机时无视我的存在,牵着另一个男人的手飞速钻进另一辆车!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老公,我不是给你发过短信说,一切等我回来解释吗?”老婆泣不成声了,“我早就提醒过你,对叶娜要防着点儿,可你就是不听。没办法,我只好委托你上午见过的那个男人对她进行了调查,我刚
分类:小说之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2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江尚舟
  
  “都说我狂,我就狂了!咋地?!我还狂得不够呢!狂者必有狂的资本!告诉你们说,在新疆的天山,我见过一种鸟,名叫“鵟”,它真的很狂啊!一天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空中翱翔!我呢?嘿嘿,咱狂不到天上,还狂不到人间?狂不到你们的小咪咪上来吗?你们说,是不是啊?”
  挤在我身边的八个绝色美女齐声喊“是”。我一会儿搂搂这个捏一捏,一会儿抱抱那个亲一亲,忙得不亦乐乎。
  “喵----”,一个黄色小猫扑到我的脸上,将我这张帅得不能再帅的脸抓了个稀巴烂!正当我痛苦地思忖歌厅怎么会有猫的时候,“哐当”一声,门被踢开,我的老婆走了进来。
  我说呢,那猫怎么那么眼熟;我说呢,最近一段日子,老婆竟然天天给我做鱼吃!
  改天,我得找个专家问问:这猫,真能训练出如此狂的本领吗?
  
  (322字)
  
分类:小说之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2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江尚舟
  
  临死之前,我只喊出一个字:“绝……”
  事情是这样的:
  一直以来,我喜欢开快车,在超车的时候,我总是押着前方车的屁股跑,结果,刚才,我押着一辆面包车,向左冲刺,没想到,对面的牛头车比我还要疯,挤着“眼睛”向我驶来。我想撤回,又一个没想到的是,我身后的奥迪车已贴近了面包车!完了,没有退路了!我拼着命挤进牛头车和面包车之间,擦刮着它们的身子咆哮而去,结果,跟牛头车身后的大巴车迎头相撞,我和我的爱车打了几个旋,跳进了山崖。
  他奶奶的奥迪!从后视镜中,老子看的很清楚,开车的正是那个与我争权夺利的刘副总!
  不知道,我的脑神经里能否留下我是被谋杀的证据?
  
  (275字)
  
分类:小说之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2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烟花为谁绽放

  文/江尚舟
  
  凌晨,袁市长被一声急促的铃声吵醒。
  “呀!省长的电话!”他打了个激灵,坐了起来。“省长好!您……”
  “袁市长!是谁给你的权力燃放烟花的?!”
  “没、没有啊……”
  “什么没有?此刻你在干嘛?!好自为之吧!”
  他听着手机中的忙音,嘟囔着,“没有啊……”
  这时,他身旁的年青女人脸色煞白,裸着身子也坐了起来,嗫嚅道:“是您给秘书长打电话让他燃放烟花的。您……还骂了他……”
  “什么时候?我怎么可能下达这个命令?”他蹙着眉,隐约记起和这个女歌手酒后缠绵时,她好像说过好想看看烟花。
  “怎么办?”女人问。
  “不知道。”说着,他粗鲁地将女人压在身下,“再来……”
  
  (277字)
  
分类:小说之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如明天死去

  文/江尚舟
  
  我坐在左边太平门附近的一个位置,静静地听他在主席台上演讲。
  他说:“一个人如何才能乐观?很简单,你每天醒来时都对自己说一声:‘假如明天死去’,说完后,抱着随时可能死亡的心态去工作、生活、交友,要不了多久,你就会和我一样,成为一个乐观的人,而且,是个勇敢的、富有的、有尊严的人!”接着,他讲了他少年时代如何抓贼、青年时代如何救美、中年时代也就是现在如何抗险的故事。
  在阵阵热烈的掌声中,我悄然走出太平门,戴上面具,转身折回,举着仿真手枪,模仿男人的声音对他吼道:“举起手来!”
  登时,整个会场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望着他。
  他呢?在我一次又一次地吼声中,终于瘫软在地上。
  虽然,我被警察带走了,但我心里窃喜:好了,这下不用嫁他了!
  
  (319字)
  
分类:小说之闪小说 | 评论:0 | 浏览: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7页/1293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