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河入林

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6
  • 总访问量:942869
  • 开博时间:2005-08-16
  • 博客排名:第1441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红颜知己

这几天很容易想起从前的生活,我知道这是因为上个礼拜和啦啦吃了一顿饭。我们每年互发一次短信,祝对方生日快乐,然后差不多就这么一年聚一次,有时还要更久一些。偶尔在MSN上遇见,她传给我看她在一些遥远的地方的留影。除此之外也说不上几句话。但比较奇怪的是,两个人在一起从没有觉得生分过。我们好像是彼此的镜子,望一望,就望见了最初的模样。

就把这篇文字给你。别人说的红颜知己,你算是吧。我们6岁就认识了,小学,然后初中。你是好学生,我是老师眼里的坏孩子。其实我真的不是,我只是战战兢兢地跟在那些所谓的坏孩子后面。你替我想想,当我经常听不懂那些习题,老师对我又没有耐心的时候,我还能做些什么呢。我每天在课堂上无所事事,就等着见到你,然后故意大声说话。那些话并不是对你说的,我们是那么不同的两类人,我内心里只盼着你会爱慕我的声音。我那时已经变过声了,身体经常变得很尖锐。但你总是垂着眼睛走过去,丝毫不理解我的胆怯、羞愧和脆弱。

高中你考上了著名的向明中学,我只能继续留在那所乱七八糟的学校里。我在每一场雷阵雨来临前的午后,趴在课桌上睡觉,偶尔还会梦见你。我的化学卷子得了7分,那个谢顶的好脾气的老头儿就使劲表扬我,因为这是最真实的分数,在那个作弊成风的班级里尤其难得。我听不出来他是真的夸奖我,还是故意寒碜我。管他呢。有一段时间老头儿挺满意我,因为我听他的话,在他的课上埋头大睡,而不是没完没了地说话。其实他不知道,你走了之后,我就不大爱说话了。我居然还利用那段时间写了一篇小说,讲一个特别孤独的坏孩子,他又消瘦又苍白,眼睛里老是湿漉漉的。我在大雪初霁的一个下午,踩着积雪偷偷把稿子送去马勒公寓。你后来讲给我听,这座全上海最漂亮的公寓是依照一位小公主的梦境建造的。你是第一个告诉我这个典故的,我很喜欢。

虽然在两所学校,可我们好像一夜之间就成了好朋友。高考前后那段日子里,每个认识的人都在传我们的“绯闻”。这让我觉得很好玩。礼拜天下午,我们站在我家楼下的过道里说话,要不就去走路。两个人分得很开,从长乐路走到桃江路,再从衡山路折回来。我们一起看的第一场电影叫《背井离乡》,多么奇怪的名字。你后来真的背井离乡,整整三年。可当时,我坐在忽明忽暗的电影院里,只想趁机拉一拉你的手,仿佛那样心里才会踏实下来。

你不来找我,我就给你写信,都不记得写些什么了。你上了大学把那些信全烧了。我现在想起来还有点惋惜,否则至少可以知道我那时的文字水平是什么样的。后来我们分开过一段,然后又做了好朋友。你还在念书,而我已经工作了,我拿了钱就请你去吃饭。我们最爱上新乐路那家私人小饭馆吃晚饭了。它开在一栋结实的老公寓的底楼,是那种带壁炉的屋子,屋顶很高,钢窗、缀着流苏的窗帘、枝形灯、刷了白漆的墙和家具,音箱里播着卡朋特的《昨日再来》。我们要了三黄鸡,一小瓶啤酒两个人分着喝,还喝得脸红扑扑的。

现在去新乐路再也找不着那家饭馆了。青春飞得比鸟还远。你曾是这里最时髦的姑娘,连陈丹燕也在《上海的风花雪月》里写过你。时间过得真快过得真快。那年我买房装修,手头有点紧,我跟你说了,你想都没想就把钱给了我,连借条都不带的。以前只聊诗歌的两个人,终于可以谈到钱啊房子啊什么的。我琢磨着,一定从那时开始,你就真正成了我的红颜知己。你说对吧。

想起来,生活中其实是有许多征兆和暗示的。像我们第一次看的那个电影的名字:《背井离乡》,你后来果然去到异国他乡。还有,那时我握筷子总是握在很上面,奶油说这预示着今后夫妇俩会住得很远。他总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说法。但结果,我和我的太太真的远隔重洋。

最后说个好玩的。上次汤包太太看了我的博客,就在电话里认认真真地问我,问你个问题啊,你跟啦啦,从前有没有拉过手?我说没有。汤包太太是看过《不差钱》的,就说,这个你可以有。我说,这个真没有。呵呵。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35 | 浏览:18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I Miss You,扛坨

这是,漂亮的,惊艳的慢摇啊,
I Miss You I Miss You。
今天我听了很多遍,
因为我想起,长清路上,地铁13号线的工地围墙,
有人用漆喷上去的字:
I Miss You,扛坨。
扛坨,我猜是傻子的意思啊,
我们那时站在那里,像两个扛坨,
快笑死了。

I Miss You,傻子——
其实,这很安静很哀愁。
分类:在弦上跳舞 | 评论:21 | 浏览:17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祝我生日快乐

如果没有雨,这个节气是最好的。清明清明,又清又明。另外,他们总是在这时节祝我生日快乐。由于生日挨着清明,啦啦就说,原来你是小鬼投胎哈哈哈。她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是发小,每年只给我发一条短信:祝你生日快乐。我每次看到那几个字,就想起自己是小鬼投胎。

每年被人说一次生日快乐,说啊说啊,渐渐发现自己一点一点变得有多么不同。比如,小时候刚被送去幼儿园,每天回家一边痛哭一边央求大人,如果一定要去那里,可不可以叫他们中午别再做蚕豆饭了,我的小肚子里全是硬邦邦的豆子。那时候我不知道,有一天蚕豆会变成我最期待的食物。每到春天我吃到它时,都莫名其妙地觉得它像一张诚恳的笑脸,会说话一样。

嗯,生日快乐。除了豆子,从前我还最痛恨喝粥,尤其是加了麦片的那种。为了这个有次还挨了妈妈一脚。顺便说说,从小到大的另一个变化,就是小时候妈妈似乎不像现在这么宠爱我。那次被踹了一脚,我假装离家出走,在弄堂里兜了一圈又一圈。我看见流浪猫,看见姜奇奇家的小狗。最后一次,看见妈妈气急败坏地站在楼下大门口。

嗯,生日快乐。从前我读书时,最讨厌上算术课,最喜欢的功课是“看图作文”。后来我考不上家门口的向明中学,只好去了对面那所烂学校,那里的老师要么很凶,要么很懦弱。有一次开完家长会,他们专门把我父亲留下来。父亲回来抓狂说,没想到没想到,老子一直还当你是个好孩子好学生。

嗯,生日快乐。我想起了小哥哥。从前他有多帅。我父亲去世的前一个晚上,他无缘无故地从新西兰打电话来问候我。上个礼拜我在乡下扫墓,他又给我打电话。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都这么巧。从前在上海,他的业余爱好是做裁缝,而且手艺精湛。有一次阿芳想裁一件西装,我就大包大揽,带着她上很远的榆林路找他。我怕他嫌我多事,就骗他说这个女孩是我的女朋友,结果他们全家人都出来看我的GF,还一定要留我们吃饭。

生日快乐,生日快乐。每被这样说一次就老一岁。你看,没有谁可以不长大,不老去。上个礼拜我去看父亲了。我在心里一遍遍说,你还好吧你还好吧。只是我永远都做不到把那些话说出口。在乡下,小阿姨偷偷告诉妈妈,春节前,有天中午,她在缝被子时,身上突然一半冷一半热,很难受,然后就觉得父亲从楼上走下来。小阿姨说,哥哥啊,姐姐和孩子们春节不回来,要等到清明前才来。父亲听完这话就走了,小阿姨的不适也霍然而愈。

我听过之后什么都没说。我一次也没有梦到父亲,也许是梦到过却不记得了。但现在我知道,一个有父亲的人和一个失去父亲的人是不同的。当一个人没有了父亲,他的病根算是埋下了,平时不觉得什么,但不知道哪个瞬间,他的心会冷不丁一痛,很特别很特别的痛,而且经久不愈。

嗯,生日快乐。祝我生日快乐。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31 | 浏览:16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会跳舞的手指

菜菜最早在这里告诉我,微波炉最好不要用。但是直到那天大头发过来一个帖子,我才觉得有点严重。那个帖子说,长期吃微波炉食物,会使身体里产生大量癌细胞,还会使免疫系统出问题,使记忆退化,精神不集中,情绪不稳定,且理解力降低。

那我怎么办呢?一个人在家,只要吃东西,基本上都要用到微波炉:早上的牛奶、包子或者开花馒头,偶尔还有东北千层饼;如果周末从妈妈那里拿饭菜回来,仍然要用微波炉加热。除了这些,我在厨房里什么都不会做。我一边看那个帖子一边就想,啊瞧我的身体里面,荷尔蒙正在失调,红细胞正在减少,只有那该死的白细胞和胆固醇越来越多。

其实我不是要做一个远庖厨的君子,我觉得自己是乐意在厨房里忙活的:打两个鸡蛋搅啊搅,一碗蛋花汤就做好了;切一盆蔬菜色拉,再做个冬瓜盅,最后烤一块香喷喷的肉松面包,顺便还吮下手指。这才像过日子嘛,想想就够温暖。我喜欢想到这些,甚至有时候,在电影里看见外国人面对着一盘黑乎乎的食物,手指像跳舞一样,又是搁香料又是撒胡椒忙个不停,心中也会怦然一动,他们看上去多么爱生活,也多么会生活啊。

我说过我羡慕手艺人,因为他们都长着会跳舞的手指。如果弹琴算一门手艺的话,我第一个羡慕的就是会弹琴的人,然后是木匠和厨师。据说纽约的艺术家大多会一手木工活,而且备有成套的工具,特别专业的样子,我觉得这才配得上一个艺术家的名头。厨师更不用说了。我每天在公车上,最爱看移动电视里的烹饪节目,那些头顶高帽的大厨简直帅极了。你想想看,还有什么比在刀刃上、火焰上跳舞的手指更美的。

放在从前我可不这么想。要知道,从前我是有机会正儿八经地当一名厨师的。那时他们看见我在店堂里游手好闲,就招呼我,喂,你还是来厨房吧,先从做汤开始。结果我拒绝了,只因为他们居然天天可以在厨房里夹到又长又大的老鼠。所以到现在,我仍然只会把做熟的食物在微波炉里搬进搬出。当里个当,当里个当,我的荷尔蒙啊我的红细胞。

他们有时候说我不够自信,这全怨我的手笨。我要是随随便便就能弄出一大桌子菜,情形就会完全不同。汤包太太有次在电话里说,你不要这么宅呀,天暖和了,晚上去报个班吧,不是考职称、拿证书的那种,是学手艺的,比如理发啊烹饪啊。我承认这听上去有点酷,可是我怕微波炉食物吃得太久,已经损害到我的理解力,所以还是先在家里练吧,不要去人前丢脸了。

就先练烹饪好了。那个冬瓜盅有点复杂,做份金针花菜也许会好点,就是把面粉、蛋汁和清水调成面糊,再裹上金针花的花瓣,放进锅里热炸。最要紧的是,一定不忘记吮一吮会跳舞的手指,尝到生活的原味。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20 | 浏览:14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难过

昨天忘记看手机短信里的天气预报了,早上起来感到有一点冷,急急忙忙找了件厚实点的外套换上。天亮以前,我从一个梦里醒过来,发现它有点意思,值得记在床头柜里的小本子上。结果我正要这么做的时候又睡过去了,所以现在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但我觉得梦见了你,我亲爱的同学少年。一般来说,我梦见你,就代表我回到了从前,很早很早的从前。

今天在车站上,没有看见公交公司的阿姨。每天早高峰,那个戴口罩的阿姨都会站在786的中门前,帮乘客们买票。有一次我上了车,公交卡却没有被传上来,也许是在传递过程中,被哪个乘客不小心搞丢了。第二天我去问阿姨,阿姨说,你看起来像个好人,这样吧,以后只要我在,你从中门上车,就不用买票了。我不好意思这么做,上车前还是把新的公交卡塞给阿姨,可几次都被阿姨坚决地顶了回来。

我每天这样来来去去,一点点把自己磨老了。从前我上班不用倒车的,我在一家酒店里做工,好像三步两步,跳着跑着就到了。我们把菜单扔给顾客,不是这个菜没了,就是那个菜得等很久。要不,就在啤酒罐头上桌前使劲晃,然后看着客人开罐时泡沫横飞。

早上在电梯里遇到大头,故意问她:为什么都春分了,天还这么冷?前一阵天气暖和时,她说要春分了,不会冷了,一天比一天热了。她这么年轻,却搞得跟老郎中似的。所以,今天才故意拿这个问题笑话她。中午去步行街逛了一圈,好好地取笑了一番某人,完了又去85度,谢谢林大的奶茶。

只是,安静下来的时候,一个人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小难过。比如坐在摇摇晃晃的8号线上听歌,我能感到心里某个地方,正在慢慢爬出来一条细小的裂缝。我看不清它,但我知道它就在那里。我在MP3里装了很多许巍的歌。我又开始听许巍了。我喜欢稍微久远一点的旋律,从前是齐豫的《欲水》,现在是这个:今夜我不停的飞,飞过千山,飞过万水,今夜我不停的飞,只要梦想与我相随。

可是你说,为什么我会忘掉那个梦,我都能闻到它的气息了,可就是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愿它是个好梦,安宁的、温暖的、葱茏的梦。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23 | 浏览:14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枝

金枝——我故意写错她名字里的一个字。金枝,大大的眼睛,黑黑的皮肤,天天作出一副满不在乎的神情。我是一个坏女孩,她跟汤包太太说,我在小学里就是一个坏女孩了。汤包太太不睬她。她请这个坏女孩当她的课代表,因为,第一节华文课,金枝和老师的互动是最好的。

金枝每天替她的华文老师收作业,像一根小尾巴,在汤包太太后面甩来甩去。她在作文里说:我有了一个最好的华文老师,因为她说我可以考上大学。

可是,上个礼拜再上个礼拜,她天天摆臭脸给汤包太太看。嗨,她说,你还是让别人当你的课代表吧,你难道不明白吗,我是一个坏女孩,我在小学里就已经很坏了。有一天,汤包太太请她跟自己一起走,在长长的凉爽的走廊里,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她不响,然后就哭了起来。

她长得那么小,亮晶晶的眼睛黑黝黝的皮肤。可当她说起自己是一个坏女孩时,并不是为了扮酷。她在小学里就有了很多坏朋友。现在,那些坏朋友又找到她,他们一起去马林百列做了不好的事情。她把这一切都说给了汤包太太听。但那些坏事不是她想做的,他们胁迫她,如果不跟着做,就把事情全推到她头上,还要告诉她的父母和校长。

汤包太太跟辅导老师谈了这件事,但她希望可以让自己来处理它。后来几天,她们总是在一起说话、打羽毛球。她总算搞明白,为什么这个女孩一直要强调自己的坏,原来她是害怕老师的期望。汤包太太想到这里,就觉得很难过。这个礼拜他们放假了,那里正开始炎热起来。汤包太太把手机号留给金枝,让她一有事就给老师打电话。她等到女孩发誓可以把事情处理好,才放她走。

关于金枝,暂时就讲这些。最后一段是给萌芽的小贇的,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我比较迟才发现你在那篇日志后面的留言,特别高兴,真想象不出你是怎么找过来的。我们在南泉路上见过,那时你们都来为生病的同学募捐。我刚才写金枝的时候,忽然觉得她像你,小小的个子,大大的眼睛。但你是个明亮的甜蜜的女孩。我一直都记得你作文里那些出人意料的比喻。初二了,要加油。汤老师向你问好,她常说起那个会发光的玻璃瓶,你送的。
分类:班级备忘录 | 评论:14 | 浏览:13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老歌星

勿洛的小贩中心前,这阵子总有一位老人在唱歌。他有70多了吧,很瘦,窄身的T恤,戴一顶旧棒球帽和一副平淡的眼镜。他坐在那里,拿着一面手鼓,摇呀摇呀摇。那一小块空地上,很多老人穿得花花绿绿的,坐在台阶上、花坛边,不出声地听着。

汤包太太每天下班都去勿洛搭车。昨天她听清了一句歌词,好像是,只要心中有爱,夜里就不会孤独。她赶紧记在心里,回来打电话告诉我,不过那会儿她把旋律忘记了。

有一回,他唱了一首《何日君再来》,还有一回甚至唱了《草原之夜》。更多的歌是叫不出名字的,但旋律似乎都很耳熟呀。他总是唱一些长拍子的歌,听起来有着说不出的绵长悠扬。有时候,在两首歌的间隙,他会停得长一点。他皱着眉,摆弄着那些简单的电器,好像心里突然有块地方很疼。他假装看不到周围那些年迈的粉丝们。他们坐着,只要他一唱,就会安静地、心有灵犀地摇晃起身体。

那天汤包太太买了一张报纸,站在那里听。她问卖报的老安哥,他从前是歌星吗?老安哥点点头,你知道吗,我们就是听他的歌长大的。

他就在唱那首《何日君再来》,唱着唱着,心里好像不那么疼了。反正那时候天就黑了,时间突然慢下来。只是在他脸上,看不出幸福还是不幸福。
分类:身世的迷径 | 评论:18 | 浏览:16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蓝调

我听见音乐里的海水声,黑夜降临沙滩,月光都无法照亮。这里天气很糟,生活也是。今天早上睡到冰冷,醒来看时间,6点半,只睡了4小时不到。我在听这个音乐,为什么它让我觉得,我一生里最好的时光已经过完了。哦,我只是在为天气难受。还有Adela Dalto,我曾经最沉迷的声音之一。时间过得真快,令人心碎。所以,抓紧爱呀,好好爱,不要等老了,老了就爱不动了,宝贝。

PS:但是找不到Adela Dalto的原声和《Moon And Sand》。听别的吧。

PS2:晚安。我痛恨明天。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20 | 浏览:15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3页/25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7-10

费尔奇圆

2020-06-29

冷自知胺

2020-06-10

若芊我芊n

2020-06-02

mukj049

2020-02-23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