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河入林

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924138
  • 开博时间:2005-08-16
  • 博客排名:第1477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话说昨天

话说昨天起得很早,没让别人送,直接打车去浦东机场。我们在2号航站楼换了登机牌,时间还有多,就坐摆渡车去1号楼玩,还在那边兑换了一张积分卡,奖品是两只绒毛小老鼠和一架微型飞机模型。早上的摆渡车很空,一个女孩在打手机;还有一个是送孩子出远门的父亲。知道吗,我渐渐喜欢上了机场,那儿敞亮,兴奋,带点紧张,还充满期待。至于伤感,也许要晚一会儿才来。至少在拥抱时,我都没觉得汤包太太要去多远的地方。

我下楼去坐陌生的机场5线。我有点眩晕,还冒汗。车刚开,电话就响了。嗨,我到登机口了,汤包太太说。车上了高速,汤包太太第二个直播电话追过来:哈啰,哈啰,我正在上飞机,就说这些吧。我对自己笑笑,关掉手机,然后在车上打了个盹。早高峰时的浦东有些堵,包括隧道。还好5线的延安路站就在办公室附近。我在德兴馆买了一个包子,站在路边慢慢地吃,感觉好多了。有一段我还以为自己病了。

下午不到2点,汤包太太的电话。她刚坐上“德士”,新加坡多云,摄氏30度。我在办公室里昏昏欲睡,什么事都做不成。捱到5点去食堂吃饭,清蒸鸡、家常豆腐、卷心菜。我吃得很快,伤感却是一点一点来到的。

6点多回到家。小区里,工人们正在收工,那些脚手架几天前就拆掉了。家里很安静,也很干净,尤其那些窗户,几乎是汤包太太一个人擦的。我煮了水,冲完凉,天还没黑,夏天的傍晚总是特别长。11点,汤包太太昨天的最后一个电话:我们又天各一方了。这是昨天我们说过的唯一一句稍嫌伤感的话。喂喂,你要早点睡。你也是。昨天我们起得那么早。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27 | 浏览:14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爱生活,猢狲爱我

从前,他们拿这个来套我:我生炉子,反过来念,要快呀。为了显示自己反应敏捷,我把它念得又快又响:子炉生我!他们就笑得弯下腰:啊,猪猡生你!因为子炉在方言里跟猪猡谐音。那个,小哥哥,现在我想你了。就让我再玩一次这种把戏吧:我爱生活,反过来念,要快呀。

祝你们,每个人,六一节快乐。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23 | 浏览:16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向旧世代脱帽

那天半夜欧冠决赛,我在床上多迷糊了一会儿。不过也好,正好看不见C罗在前10钟里发神经。我刚一开电视,埃托奥就进球了,然后神经病C罗就安静下来。都到今天了,我还觉得,是我把运气带给巴萨的,虽然我在PSP上一辈子也踢不进那么好看的球。

那个埃托奥是个好人,有点像我家楼下开POLO车的大叔,又黑又瘦,成天拿块抹布在车上擦呀擦。埃托奥是巴萨里少数几个沾点烟火气的人。其他几个像哈维、小白,我看过了《暮光之城》才了解,原来他们就是那些吸血鬼,在苍白的月光下飞来飞去。他们不生于这个时代,踢的也不是这个时代的球。

所以,我是巴萨的球迷。即使人家说它上次靠裁判才赢了切尔西,我还是它的球迷。它要永远这么古典,这么颓唐,这么孤清,这么令人心伤,才好。而且他们要永远25岁,一辈子都活在最好的时光里。

你应该和我一起看这场球,你会像我一样爱上这个旧世代。但它要是晚来一个礼拜该多好,因为那时你就能回来了。你回来,第一句话我们说什么?也许可以学学新加坡的孩子,他们练习用华文写信时,千篇一律这样开头:别来无恙;结尾则是:夜已深,就此搁笔。

别来无恙,就此搁笔。下个礼拜的现在,我们就可以在一起在一起。
分类:在弦上跳舞 | 评论:16 | 浏览:13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住在竹林里

天杀的,休息天6点钟就被工人们吵醒,才睡了3个多小时啊。逼着自己再眯会儿,昏昏沉沉到8点半实在睡不下去了,起来洗床单,居然还忘记放水。更妖怪的是,没有水,机器照样按着设定的时间转一遍,名副其实的干洗。

窗外,工人们把脚手架搭得差不多了。他们要为每栋楼加盖一个顶,安上老虎天窗,再把外墙重新刷一遍。平心而论,他们已经干得很小心了,尽量不给大伙儿添麻烦。不过灰天灰地的耀华路,真的已经很久了。人家总是宽慰我们,快了快了,等世博会开了就好了。可我想一想,还是情愿不要我们家的后窗,正对着世博园。原谅我的牢骚吧,骚里骚里。

大清早一连接了两个电话,内容就不说了。开电脑上网,看看西瓜和草莓有没有熟,向日葵已经被偷得差不多了。有点懊悔上次荒废了一个多月,害得到现在还不能种人参。昨天,网上买的那个腰包快递过来了,可以放手机、PSP、数据线、钥匙袋。待会儿再看看,还放得下那本《芒果街上的小屋》吗。其实我不习惯挎腰包的,还是背在肩上会比较好。

工人们还在脚手架上忙活,戴着安全帽,踩着大皮鞋,挺酷的,也不凑过来盯着你的房间看。有一个坐在架子上,吹着口哨,特别熟的旋律。我一直在这儿想啊想,刚才终于想起来了,原来是“知道不知道”:山青水秀太阳高,好呀么好风飘,一心想着他呀他,我想得真心焦……

可今天其实很阴,被脚手架围着的房间有些暗。不过这没什么,师傅们辛苦。至于我们,就当是住在竹林里好了。嗯,先这样,吃饭去了。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22 | 浏览:15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前天

前天,有一位我知道她,但她不知道我的姑娘,结婚了。曾经,我从别人口中听过一点她的爱情,祝福他们。前天,我在家里看《暮光之城》。前天还有一位姑娘,在大雨中和一个有才华的年轻人相爱了。

前天,当婚礼进行到高潮时;当那个有才华的年轻人捧着花,冒雨找到他的姑娘时,在我的电影里,贝拉确定了三件事:第一,爱德华是吸血鬼;第二,他身体的一部分很渴望她的血;第三,她无条件地、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今天下午开会,kk给我看手机里她新拍的艺术照,我说像吸血鬼。她不知道我在赞美她。你去看,那些吸血鬼多美,比你能想到的还要美,美伦美奂。

上午linda在开心网转了一个帖子,有点长,就不展开了,只说一说那头驴赠给公主的三句爱的箴言。第一句:无论男人还是女人,只有在初恋时爱的是别人,以后恋爱时爱的都是自己;第二句:爱情是唯一的,但爱人不是唯一的;第三句:我爱我的爱情。

还是从寓言里回来吧。前天有一位姑娘,特别、特别好的姑娘,她的爱情还没有到来。她做了头发,订了晚装,她在别人的婚礼上显得多么美。前天晚上,好像每个地方都充满了恩爱和誓言。你知道,那样的晚上不会有人投降的。

还有我,每天接一个长途。我很久没在电话里说我想你。前天我看了《暮光之城》,想说两句话给你听,结果还是没说出口。就写在这里吧,是爱德华和贝拉的对话:看见了吗,你在跳舞;和我一起快乐长久地生活还不够吗?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25 | 浏览:13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5.12

我不晓得怎样给你们,爱爱爱爱。我要过安静的一天。不是为你们,甚至不是为了我自己。我心里只有泥沙和石块。要什么样的东西,才配得上你们的生死。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19 | 浏览:1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感

这会儿没什么事,我来跟你说说话吧。猪流感来了,现在叫甲型H1N1流感了。我们这几天总在电话里谈论它,最坏的情形莫过于6月份见不上面。03年因为SARS,我们就被困在各自的城市里,无法相聚。我记得那个复活节,下着雨,我从镇海赶回来,直接去沐恩堂的音乐崇拜。那天政府终于承认有疫情了,大街上出现了更多戴口罩的人。春天从未如此漫长。生命脆弱啊美好啊。我们每天打电话,我呆在家里给你写很长的信。一切相关美好的事物和气息都在你身上。

在你那儿,我知道孩子们又把SARS时发送的体温表找出来了,每天测两次,没有表的就去食堂排队测量。我们这边好像还没那么恐怖,大家都不怎么讨论它。昨天我和女孩们去看电影了,要是在SARS的时候一定不敢的吧。想起电影里勇敢、哀伤的金刚狼,再也见不到他的月亮。你看那末世近了,我们无计可施,只好低头祷告。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25 | 浏览:1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口

今天我很寂寞,一上午都坐在阳台上,听了很多民谣。卡波特说,我平生最喜欢的事就是与人聊天。我也是。可我不大会说话,怕被人看出局促和伤愁。有时候我想,我要是有周立波那样的才华就好了,就可以把自己的寂寞变作无穷无尽的笑料。

这里的人都在看他的海派清口。他多么能说啊。他说,希望你们像原谅你们的领导一样原谅我的无知。他说到股市,说现在应该反过来念,就是事故。还有磁悬浮,是100个亿解决了30公里的交通难。他最崇拜总理了,因为电视机一开,就看到总理跑到老农家,找最脏的手握上去,然后总是那句话:“同志们,我们来晚了。”

只有像他这样的人才能说出这么有意思的话。要是我也可以,我情愿变成他口中的那个“打桩模子”,双手插进裤兜里,扛着肩膀,咔嚓咔嚓走路,跟所有衣着体面的人说说话:朋友外烟要伐,外烟要伐。一语不合就嚷起来:哪意思啦侬,哪意思啦侬,侬帮吾豁胖咯,侬帮吾豁帅咯,侬帮吾豁大咯,豁米咯,朋友帮帮忙噢侬。

前天我迫不及待推荐汤包太太去土豆看周立波,那样她去上班时就不会显得悲伤了。上次,她告诉我,有学生问她,为什么你上班路上看上去这么悲伤?她愣了一下,心想我没有呀。可是,学生们去上学的时候,就看见他们的华文老师那么悲伤地走着。汤包太太只好说,也许我没有睡好。我心里面一动。我觉得这真是,真是一个缠绵悱恻的问题:为什么你上班路上看上去这么悲伤?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27 | 浏览:15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3页/25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