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河入林

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23561
  • 开博时间:2005-08-16
  • 博客排名:第1675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七夕

永成小小的个头,却那么爱女孩子,他喜欢过的女孩子1个、2个、3个也不止。其中有一个叫彦玉,他们一起做功课,还看过一场电影,她的头发里飘着甜甜的玉米香。可是彦玉的妈妈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她说,至少得毕业后,你们才能谈朋友。永成又去追别的女孩,他告诉汤包太太,但我心里还是放不下彦玉。

彦玉做过汤包太太的课代表。有一天汤包太太问她,最近有跟永成联络吗?小姑娘脸红了,摇摇头,还加了一句:他又有女朋友了。汤包太太问她,那你还喜欢永成吗?她想了想,嗯了一声,然后飞快地跑开了。隔天,看见永成埋头给别人发短信,汤包太太忍不住把彦玉的心思讲给他听。永成喜欢得抓耳挠腮,可是等平静下来又泄了气:她妈妈说我们必须等到毕业。汤包太太说,她妈妈说得对,那也只不过三年时间啊。

三年?永成难以置信地摇摇头,三年,时间太长了。

在1N1班,有个男孩叫骏延,爸爸妈妈正在办离婚,因为他的爸爸要去内地了。他爱上了那里的一个女人,准备在她家乡开一间餐馆。可是骏延记得爸爸只会做一道菜:“黑鸡蛋和白豆腐”。一个只会做一道菜的人,怎么有本事开餐馆呢。

每个礼拜天,骏延都跟妈妈去教堂,祈求上帝给自己信心和勇气。而汤包太太猜了半天,终于猜出“黑鸡蛋和白豆腐”原来就是“皮蛋拌豆腐”。还有那些知道内情的小朋友,总是私下里问骏延,你爸爸还爱你吗?骏延说,我爸爸很爱我的,但是他再也不爱我的妈妈了。

昨天七夕,我们照例打很长时间的电话。自从手机里装了viber,我们就把机子放在兜里,戴着耳机,一边做事一边说话。有时一句话都不说,想起什么才吭一声,就像两个人一直都呆在那间屋子里,从来没有分开过似的。今天中午我在厨房给自己弄菜:清蒸子鱼,咸肉冬瓜汤。汤包太太说起“锵锵三人行”那天的话题,大意是爱情里一定要有远方的思念和牵挂,等等。哦知道吗,我有多庆幸,在我们成为最亲最亲的亲人之后,仍然可以拥有这样的爱情。
分类:班级备忘录 | 评论:20 | 浏览:86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做饭

一个多礼拜前,汤包太太回新加坡,但我的冰箱破天荒没有腾空。那里留了两袋小排、四袋肉糜、一条鱼,甚至还有一大包五花肉,连蔬菜盒子里也没闲着。她走的前一天下着雨,我们兴高采烈地打伞去“好又多”,又买回来一大堆花花绿绿的作料。我暗暗牢记那些牌子,还有琳琅满目的货柜,确定下次一个人来还能找到。

选了晴朗的一天,我独自走进厨房,洗手擦脸,给自己做了一个肉糜豆腐,熬了一锅小排冬瓜汤。我没有搞砸,连咸淡都调得不错。再前一天,我平生头回一个人去了趟菜市场,挑了青菜、青椒、豆干等等。青菜是准备用来做咸肉菜饭的,青椒和豆干炒肉丝。我提着盛菜的袋子,施施然走在街头,牛逼得像个名声在外的手艺人,甚至还掏出手机,自拍一张传到微博上。

之前的5月份,我在新加坡,几乎足不出户。白天坐在摇椅上,一边摇,一边捧看图文并茂的菜谱,渐渐觉得漂浮在各种神奇的颜色和气味里。一到傍晚,我拧亮灯,那边的厨房有起居室那么大。我把灶台抹了又抹,油盐酱醋一字排开,扎好马步,调匀气息,用拿拖把的劲道紧握住勺子。

那是汤包太太最为困苦的一个月,因为两个中四毕业班面临考试,她差不多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开玩笑的时候,她甚至为自己拟定了一个文绉绉的墓志铭:终于可以休息了。我在新加坡的“快乐家庭日”里,做好了味道寡淡无比的煎鱼、炒鸡蛋,让晚上近9点才回到家的汤包太太,第一次吃了顿现成饭。

我曾经在这里说过:再没有一件事,比给对方做饭更能显示爱意了。现在,可以轮到我了。

所以谢谢爱,让我知道做饭没有从前想的那么难,乐趣却多得多。等回到上海,我已经不太上全家和711这样的便利店了,而且再也看不得那些包装精美的盒饭。我倒是怀念起从前被我当累赘送掉的锅碗瓢盆。最近一段时间烹饪技艺精进的大头,据此推断我那时的生活有多么操蛋。啊我呸。汤包太太就不会把这样的话说出来。她是如此宽容。给你10年好了,她说,10年,能为亲朋好友烧一大桌子好菜了吗?

10年,长成5年级的小屁孩也会仰慕他的大眼睛同桌了吧。当然眼下,我还只能当自己的厨师,在一个人的厨房里,择菜,配料,下油,煸炒,不时再去看锅里的浓汤一眼,它们有没有跟我一样,一点点红润起来。

来,请见过我的木须肉,见过我的肉糜豆腐,见过我的蒜蓉生菜……容我慢慢来,等我摸透它们的脾性:哪些菜是热闹的,哪些是明亮、安宁,又或者百媚丛生的。请你们看着我,跟我一起鲜亮,浓郁,香气四溢,慢慢熬到火候。

我耽于微博太久,是时候打理这里了。不在微博上见面的朋友请看过来,我的生活还那样,就是来不及要告诉亲爱的你们:我会做饭了,啊我会做饭了。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24 | 浏览:24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去过胶州路

下午四点半不到,我们坐地铁7号线到昌平路站。上海今天降温。我们在路上买了花,一位同样捧着花的男生,主动告诉我们应该怎么走:先是昌平路,再拐弯,过街,就到那幢楼了。那条你们近来从照片上看过无数遍的路,我不描述了。我小心翼翼地捏着花梗,穿过人群,耳边传来的片言只语,永远也串不起一个完整的场景。

汤包太太还没有回来的时候,我们就约好了今天的行程。从家到那里,坐7号线,7站路,不远也不近。很久以前,我在静安区一个机构里,打过很短暂的工;曾经有几年,我每星期都要去一次新闸路上的某家广告公司。基本上,这就是我跟那个区域的全部联系。但是今天我刚刚知道,汤包太太父母家的一位朋友,就住在那幢被烧毁的大楼里,而且有两套房屋。所幸惨剧发生当天,女主人身在广州,男主人刚巧出门,儿子在公司上班,家当烧光了,但一家人算是逃出生天。所以,当我们来到胶州路时,忽然觉得离那场大火,比原来感受到的更近。

献完花我们退到围栏后面,跟那些默默的人站在一起。我们一直呆到7点多钟。天黑了,很冷,源源不断的人过来献花。还有一些人,三五成群地围在那里说话。节假日股市歇市时,我在广东路万国证券前,见过这样扎堆的人群。但是今天在胶州路、余姚路,他们少见地谈论起了跟股票无关的话题。

今天农历十月十七,“头七”过后的第一天。我不来煽情。你今夜如果去过那里,一定会看见高楼间那轮满月,你看到遥远的天,会发现那幢被烧透的楼房,特别黑,特别灰。我努力以一颗温柔悲哀的心贴近它,不急躁不愤怒。我只在那里想,留下这幢楼吧!这样无论过去多少年,我们时不时还能想起去给自己的伤口,献上一束仁慈而高贵的花。就像当年他们对待柏林墙一样。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9 | 浏览:12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孤独的人是可耻的

昨天我头疼了一天,情绪低落。然后就有人说起了光棍节。所以在那一刻,光棍两个字就意味着头疼、低落,外加一点自暴自弃。

昨天在网上,光棍们互致问候,还有人征集光棍节的过法,不少光棍凑趣跟贴。我来摘录几条:去吃火锅,点上一大桌子的菜,一个人坐着慢慢消化掉;一间房、一张床、一个人、一个冷夜;找个MM抱抱是不大可能了,还是找点儿美食抱抱,祝自己节日快乐吧!

还有一个人贴了意大利面的食谱,因为意大利面是最经典的“单身”食品。这是个村上迷,他知道煮得正好的面条扔到墙上是不会掉下来的。能注意到这种细节的人,我相信他一定是个真正的光棍。那些洋葱、大蒜、西红柿呀——意大利面里有最浓烈、最落寞的滋味。

这个光棍节就像意大利面,看着热闹,吃着冷清。光棍节快乐?我不信。我倒是相信,每个光棍的心里,都藏着一个特别完美的女人,不仅上得厅堂,而且下得厨房。在外面她光艳照人,在家里天天给他做饭,当然不是那种十分钟就可以搞定的意大利面。他们出双入对,从不争吵,连脸都没有红过一次。世人歆羡他们是全世界最般配的一对。

人类第一首情诗出自亚当:“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哪一个男人可以没有女人呢?上帝用亚当身上的肋骨造成了一个女人。有人问为什么不是用亚当的头骨或者脚骨来造女人?因为女人不能站在男人头上,也不可以被男人踩在脚下。所以女人是亚当的肋骨——男人应该把女人抱在怀里,疼爱她,支撑她;而女人,则使他没有缺陷。

在后来诞生的很多首情诗中,我比较喜欢这一段:生命像鲜花一样绽开,我们不能枯萎,没有选择,我们都必须恋爱……请光棍们加油。

(2005.11.12)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7 | 浏览:10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说说话吧

像我这么闷的一个人,总是能够在生活中找到许多值得沉溺的东西。从前开始玩TDU的时候,我真心感慨过生活美好。后来又对微博上瘾,而且这一次,你甚至都不用对着电脑,只需要在手机上动动指头,就可以面朝这个世界了:附和、反驳、宣告,或者自言自语。

没有一个地方可以像微博那样,让我去关注好多人,大名鼎鼎的,默默无闻的,虽然他们大多数跟我没什么关系。微博让我看到,原来世界上有那么多人渴望宣泄:有人示爱,有人显摆,有人鸣冤,有人愤怒,还有人叫卖。一些言语如昙花一现,一些言语被一再转发;有的话不知所云,有的话却像俳句一样仪态万方。我开始经常关掉MSN和QQ。只要有微博,这个世界就不会向你背过身去。想起从前喜欢写明信片然后四处寄发的列侬,要是活到这个时代,会不会疯狂爱上微博。这个时代也许不够好,不够牛逼,但一定是最令人惊讶的。

只可惜在这里,我们能去的地方不多。我错过了饭否的盛况,只赶上叽歪的尾巴,直到它也被和谐。然后那一天,我在新浪上循迹找到了西娅和妖精的微博,还在那里看见一些熟悉的ID,于是一股脑儿统统加了关注。如果这几天你们看见粉丝里多了一个奇怪的名字,不要惊讶,那就是我。

我给自己起了一个容易引起误解的名字,但我的本意是“胡说八道”。你如果不介意,我们就说说话吧,而不是像博客,每到更新才来说一次。跟这儿相比,微博上的我,可能有些苛刻,急切,一点点愤世和悲观,偶尔甚至口不择言,但我仍然是那个“光辉”和“汤包先生”,也不愿意因此荒疏博客。微博太快了,跟这个世界一样,起风了,下雨了,马上来告诉你。而博客是细水长流的地方,无论冷暖、悲欢,都是一点一滴的承受和倾诉。但是无论在哪里,无论说什么,我都希望自己可以成为一个温暖、柔和、悲悯、充满善意的人。

微博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26 | 浏览:17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期

住在这里,你必须不断提醒自己记住时间,否则每次想起上床,差不多都过了零点。早上5点半,天还没有亮,汤包太太就要在闹铃的催促下,唉声叹气地起床了。我陪她一块儿洗漱,说几个笑话,好让她显得不那么困。等她出门,再去补个回笼觉。

我每次醒来时都会想,这里是我的家了,真正的家,不是从前那些寄居的地方。汤包太太把一切都拾掇得井井有条:白底蓝花的杯子,水果篮,还有冰箱里的牛奶、酸梅和桂花绿茶。我光着脚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给自己烧一壶开水,然后坐在卧室里的那个柚木摇椅上,摇啊摇啊。

我们的屋子前面是草坪和大树,再往前,隔着两个街区、一条快速车道,就是海。事实上,马林百列这一片街区,就是当年围海填土建造起来的。东海岸路在我们后面,从前,那里才是真正的海边。

我们那时在这边看房,心中的理想之一,是天天可以上东海岸跑步。但我们都不是热衷锻炼的人,于是退而求其次,在“PP”里买了两辆山地车。那天晚上我们沿着东海岸公园,一直骑到了美食村。以前人们玩帆板的地方,现在变成了一家会所,有人在那里开露天聚会,台上是唱爵士老歌的年轻人,唱着那些你永远都难以忘掉的旋律。

昨天,我在加东福音堂里唱赞美诗。每次我一回到那里,长老就要在聚会前把我正式介绍给大家。来讲道的姜牧师84岁了,看上去路也走不动了,可是他站在讲坛上,一讲就是一个小时。他讲的是充足、行善和奉献,说施比受更有福,助人的原则是荣神益人。

礼拜后的茶点是八宝粥和油条,你难以想象那种温柔的滋味。但说到吃,我这次迷上了味道浓郁的叻沙,从前是鸡饭和蚝煎。不过,这一次和从前的最大区别在于,我们几乎天天都在家里做饭。第一天回到这里,汤包太太为我做了银鲳鱼和海鲜羹。我曾经在内心里,一次次发誓要学会烹饪,因为没有一件事,比给对方做饭更能显示爱意了。

知道我的理想吗?就是在这里做一个寓公,慢慢变成一个老安哥,哎哟哟,躺在摇椅上喝茶,去东海岸看日出日落,写那些长长的,也许永远都不会发出的信。

但是现在我还没有能力这么做。到下个月中,我的假期就要结束了,上海那时也许很冷了吧。但分别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只是需要我们心里保持长久的爱和忍耐。哭有时,笑有时,哀恸有时,跳舞有时。愿上帝祝福他自己的话语。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25 | 浏览:21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三的歌

齐秦出新专辑了,全部是重新翻唱的经典情歌。有人在微博里贴了其中的《张三的歌》,最早是李寿全的,蔡琴唱过,庾澄庆唱过,甚至张悬也唱过:我要带你到处去飞翔,走遍世界各地去观赏,没有烦恼没有那悲伤,自由自在身心多开朗……

从前,李寿全拍这首歌的录影带时,他的太太怀着他们的大女儿,坐在场下静静地等他。19年后,他的大女儿陪他上台,同唱这首《张三的歌》。那时候她的爸爸,1980年代台湾民谣运动的主将之一,把好多音都唱破了。

最近超迷莫文蔚的歌。从前不知道喜欢她,错过了她当红的年头。那次听到《他不爱我》,还以为是首新歌,其实在1997年她的首张国语大碟里就有了。还有万芳,这几天一直在听她新专辑里的《我们不要伤心了》:若你决定把梦一次摇醒,我们将不再感到可惜,我们不要伤心了,我们不要伤心了——不知你们听出了什么,我听出了伤别和决绝。这样的音乐要是用来祭奠过去的年头,其实最恰当了。

他们都是真正经历过1980年代的人吧。如果你也是,就来听《张三的歌》:我们一起启程去流浪,虽然没有华厦美衣裳,但是心里充满著希望。

但是的但是,满怀理想的好年景过去了,“我们要飞到那遥远地方看一看”,却发现自己走过了最坏的十年。那些声音里面,多少还是你喜欢的,多少已经遗忘,从此踪迹全无。
分类:在弦上跳舞 | 评论:26 | 浏览:24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果

天热了,要挑选一个清凉的字眼,“水果”应该算得上。妈妈常在电话里跟我说,去楼下买个西瓜吃吃吧。汤包太太在家时,会把瓜瓤从皮上剖开,一块块切下来。她这么做全是因为我不爱吃水果,又嫌西瓜捧在手上汁水淋漓的麻烦。平时在单位里,吃完饭食堂会送一个水果,而我总是拿回来放到办公桌上。时间长了,人家会说,你可以做水果羹了。说起来,我唯一还能吃一点的水果,是香蕉,因为它只需剥皮,不用削,比较方便。

但无论如何,仅仅“水果”两个字,还是招人喜爱的。汤包太太最近开始把用得着的书往她那儿搬,除了那些工具书、童话书,上次她还拿了一本橡子的《水果》。我赶紧拦下,说那是我喜欢的书,不是你需要的。汤包太太不服:凭啥呀?我就打开书当场给她念了一段:一个伟人告诉我们,永远不要在知道你底细的人面前装牛逼,这句话到今天仍然是管用的,什么是你们的底细呢?那就是知识分子文化,就是你们在知识分子文化的旗帜下干的那些好事。汤包太太听完后,就悻悻地把书还我了。

这就跟许多食物一样,我们有时喜欢它的名字要胜过喜欢它的滋味。对我来说,马铃薯、西红柿、榛菇、秋刀鱼、牛蒡、紫苏,都可以归到这一类里。比如西红柿,名字饱满、喜庆,模样更让我觉得那简直就是世界上最瑰丽的水果。至于味道——我大概十几年没有生吃过一个西红柿了,倒不是怕农药,怕不环保,而是怕它酸酸甜甜涩涩的味道。所有的水果,在我嘴里都是一个味儿。甜和涩也就罢了,那种酸,我甚至一想到就要倒牙了。想起我的祖母,她还活着的时候,是我见过的最勇敢的人,因为她居然每天都用米醋泡饭吃。她活到80多岁,算长寿的吧。

汤包太太称得上是个水果控,因此对我不喜水果的恶习痛心疾首。但是谁说得上来呢,从前我还不爱吃蔬菜呢。也许将来有一天,我会坐在柚木摇椅上,稀里哗啦地生吃掉一个又一个西红柿。那种酸甜青涩的绵长滋味,说不定刚好暗合了我在那个年龄里,对人生的大部分看法。

我拉拉扯扯地写这些,是因为下午有人在我的桌上放了四个水蜜桃。我没有碰它们。我闻见从它们身上发出的新鲜、清澈、毛茸茸的味道。所以,整个下午我都过得很宁静。现在你们知道我的恶趣味了:一些水果是用来看的,一些是放着闻的;最后还有一种水果的味道,是留在心里想念的。就是榴莲,南方醇厚的、浓烈的榴莲。
分类:开放的隐衷 | 评论:18 | 浏览:22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5页/27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1-13

流丽年华昧

2018-10-31

叶小琛挪

2018-10-24

深海悬崖

2018-10-24

jfsvwn1746..

2018-10-21

binwang510

2018-10-18

九州神国阜

2018-10-18

夜凝苍穹

2018-10-13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