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子的地平线天涯名博

逼近现实,让词语在隐痛中发光。本博客文字、图片未经允许请勿在网络、纸刊转载、传播,需转载,请与本人联系。zjiangzi@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47315
  • 开博时间:2005-08-15
  • 博客排名:第1624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失 聪 者



一个失去听觉的人,让人觉得他就像一栋年久失修、大而无当的老房子,有着油漆斑驳的窗棂和白蚁悄悄蛀空了的柱子。就连落进厅堂的阳光也是喑哑的,零散的,灰尘,在阳光中肆意飞舞,而里面,空无一人……或者说,他是一座堆满了陈年旧物的仓库。一个失去听觉的人,是悲哀的,痛苦的,怨恨的,委屈的,忧心忡忡和认命的,这和一个一夜之间输得精光的赌徒没什么两样。一个失去听觉的人,会回忆起往日的欢鸣,鸡鸣犬吠,妯娌间莫名其妙的争吵,村边的老樟树下黄昏汉子们粗野的调笑……六月的田野此起彼伏的蛙鸣,就像是一场听觉的盛宴!而现在,他们都变得无声无息,好像是世界在他面前患了失声症。那些残存在他身体里的往昔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失真,直至一片模糊,就像一个因放了很久已严重破损了的老唱片,最后,只剩下呀呀的、浑浊的声音。他会反思自己的一生对世界的伤害,比如他会历数曾经踩死蚂蚁的数量,若干年前为追杀一只亡命逃窜的田鼠是显现出的蛮狠,过年时用锄头把一条日日与他相伴的土狗活活打死时的凶残……企图找到一丝关于因果报应导致他失聪的线索。而这些是徒劳无益的。随着他失聪日久,他的表达越来越
分类:暗疾 | 评论:2 | 浏览:8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导 游


……我们是在古村的一条老巷子的拐弯处遇见他的。他的皮肤有点赭黑,印堂有些幽暗,好像凝结了隐情,眉宇间有着一种为他所不知的忧伤。他的装束甚至都有些古怪,衣服已经褪色,并且宽大如袍,他的身子因而显得孱弱和飘忽,好像他是宽衣广袖的古人。他在古村青石板巷子的阴影中踯躅,就像一个梦魅,或是古村的衣冠图上复活的先人。他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似乎是内心结满了垒块。他尾随在我们身后,不失时机地向我们做自我推介。“我是本村X氏第三十四代孙。”他说道。他的口气中不无夸耀的成分。“几年前,我专注于古村历史的研究,阅读了大量的古籍。”他说道。“先祖一千三百多年前从皖南迁徙至此,世代耕读传家……出进士32名,举人无数,皇帝赐封诰命无数……”他说道。他的声音混浊,有些口齿不清,又夹杂了浓郁的乡音。在一座明代的官邸前,他讲道:“先祖XXX生于1450年卒于1489年字民翘号雪峰为X氏的第二十代孙……1484年中进士后授监察御史清贫自守忠直刚介时人诵之曰此白面御史骨鲠也可庆司风纪者得人……”——他的语调怪异,缺乏停顿和节奏,却井然有序,这意味着他刚才所念的,是一段意义不被他掌握的经文,却有了一种源
分类:暗疾 | 评论:1 | 浏览:7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色盲




我村的杨金苟是一个十分有意思的人。自从他跟着同村的做包工头的刘大眼去城里做泥水匠之后,他的那些趣事就不间断地从城里传来。——杨金苟不会过马路。杨金苟被车撞了。杨金苟被城里来来往往到处都是的汽车吓出病来了。杨金苟后来又被车撞了。杨金苟后来病又好了(跟说绕口令似的是不是?)。据从城里回来的人讲,杨金苟在城里过马路的样子令人感到十分好笑:表情悲愤,身体前倾,脚步仓皇零乱,像一只草丛间奔跑的受惊的野兔,一只被追赶的老鼠,一名踏着战友的尸体躲着敌人的子弹冲过防线的无名的游击队员,一个乱世中逃命的人(而在过去,他是一个喝了酒喜欢倒披着衣裳把地踏得山响的人)。——杨金苟不会过马路。面对红绿灯,他不知道是该走还是留。红灯停,绿灯行,这种小孩都知道的生活常识,却形成了杨金苟在城里的最大的生活障碍。杨金苟的消息让村里人隐隐地为他担心。果然,在他到城里的不到半年的时光里,他就出了两起车祸。第一起车祸是他被一辆黑色的轿车撞倒了。准确地说,那辆轿车并没有撞倒他,而是在离他大约十厘米的地方刹住了车——刹车声尖锐,刺耳,令人惊怵。可杨金苟却摔倒了(这种场景终
分类:暗疾 | 评论:2 | 浏览:8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毒药


可以这么说,这个经常被电视等媒体宣传、外表十分朴实的人,是全市不知底细的百姓们最为拥戴的人。人们从电视里得知,他来自农村,出生于本省最为偏远的山区的一个贫困家庭。他的童年,受过很多的苦,甚至有过多次失学的危险。凭着农民遗传的勤奋、刻苦,他考上了大学,成为他们村首个走出山门的大学生,并且,他一步步地当上了镇长、党委书记、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及至几个月前,调到S市担任市委常委、纪检书记。而他的父母、兄弟,依然还守在那个山村,并没有因为他当了官捞到过一点好处。在电视上,人们看到,他的父母年老体弱,衣衫破旧,面对摄像机镜头神态冷漠,而他的弟媳正在一旁洗衣服。当记者采访她时,她没好气地说,没什么好说的,然后握起翘水机的柄使劲撬水,动作十分夸张,明显是以此发泄她心中的怨气。电视在播放这一内容时,采取了特写、定格、近景、远景等电视语言,最后将镜头对准了翘水机里流出的白花花的水,仿佛是以此作为他的品格的隐喻。电视还配上相当生动的解说词,漂亮的女主持手拿话筒十分动情地说,他不谋私利,两袖清风,是XXX式的好干部。在节目的最后,他穿着一件十分普通的西装,样子像极了一个乡村民办教师
分类:暗疾 | 评论:3 | 浏览:7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傩 面



他是村里一对残疾夫妻的儿子,一对聋哑人的儿子。他的父亲是聋子,母亲是哑巴。这样一对夫妻的两张木讷的脸,就像是两张村子檐头到处可见的毫无生气的傩面。他的名字叫周聪明,而为他取名,远不是他的聋哑父母所能为,而是村里一位爱管闲事的退休教师的杰作。他的名字对他父母并无意义,他们或许在心里把他叫成另外一个什么也未可知。但那个无所事事自恃其高的退休教师却认为非常有意义(聪,眼明耳灵口巧心活曰聪,明,心如烛火曰明),退休教师还为取了这个名字得意了好一阵子——这故事有点让人误以为是抄袭广西作家东西的小说《没有语言的生活》里的情节。东西的这篇小说在文坛上火得不得了,据说还被改编成电影《天上的恋人》。但他和他的聋哑父母以及那个无所事事的乡村教师并没有生活在天上,而是生活在一个叫周庄的我曾经教过书的村子里。他的父母和村里大多数人一样,靠几亩责任田过活,除了天生聋哑,生活平淡无奇,并没有可供拍成电影的素材。正如那个爱多管闲事的退休老教师所祝福的那样,他不仅非聋非哑,而且聪明伶俐,性格乖巧,惹人喜爱……人们都说,老天把在他父母那儿欠下的灵气都给了他啦!
当
分类:暗疾 | 评论:4 | 浏览:7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盲人的绳金塔

一个盲人,离一座叫绳金塔的古建筑有多远?——一个明眼人对位于本市城东的绳金塔的认识是这样的:○绳金塔是建于唐代的一座古塔。相传唐天佑年间(904-907),异僧惟一掘地得铁函一只,内有金绳四匝,古剑三把(分别刻有“驱风”、“镇大”、“降蛟”字样),还有金瓶一个,盛有舍利子三百粒。建塔,绳金塔因此得名。(塔为砖木结构楼阁式塔,高50.86米,七层八面,飞檐飘逸,并悬挂铜铃,七层七音。——据有关记载)○绳金塔,泛指以绳金塔为中心的、分东南西北四门出入的、带有庙会性质的一片区域,那里有风味小吃、民俗表演、传统杂耍、南北百货……有着世俗的温暖和喧嚣。(本市晚报宣传词:融宗教、文化、旅游、美食、工艺品销售为一体)可绳金塔对于一个盲人意味着什么?另一个盲人的住地?一团更深的黑暗?一个祈赐光明的神坛?这是盲人盲目的双眼遮掩了谜底的谜,谁也无从知晓。这个盲人——他的身材和他手中的竹杖一样瘦削!他坐在这座城市的5路公交车上,就像一个被劫持的人一样孤立无援。绳金塔到了么。他问道。他的问话透着与本市完全不同的乡音,这是否说明他来自一个十分遥远的地方?他问得非常小心,充满了对世界和自己的一种探寻的意味,以
分类:暗疾 | 评论:2 | 浏览:7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村 妓



在过去,村里人都说篾匠王长珠的女人樊金花是打灯笼都难找的媳妇。而现在在村里人的口里,樊金花是一个十足的荡妇,一个人皆可夫的烂货。十多年前,当篾匠王长珠把樊金花从几百里外的邻县的一个地方带到我们村,整个村子都受到很大的震动,村里的青皮后生嫉妒得眼珠子都要喷出血来。樊金花是那种一看就知道是长得好看的女人:眼睛好看,走路的样子好看,皮肤的那个白,跟城里的那些太阳晒不到的像妖精样的女人几乎没有两样。就连她的那口与村里人不同的乡音,后生们都觉得像鸟叫一样好听。(因为这事,村里人都对篾匠这门手艺有了新的看法,学篾匠的人明显增多,直到去广东打工成为时髦才冷落了下来。)樊金花不仅模样长得好看,她还是一个看起来十分成实的的女人。樊金花嫁给王长珠时王长珠家还是一贫如洗,可樊金花一点也没有嫌弃的意思,与王长珠起早摸黑,里外操持,生儿育女(他们先后有了一对儿女),有一股铁了心要把一辈子过下去的架势。人们都说狗日的王长珠讨到樊金花这样的女人做老婆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可一天早晨,樊金花对王细珠说要买点肉去了镇上,她这一去并没有买回来肉,而是把自己当成一块肉直接送进了地痞张良的
分类:暗疾 | 评论:4 | 浏览:13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瘪 谷

他从小就是一个病人。他患的疾病是看不见摸不着、不痛不痒、不需打针不需吃药、可以一辈子和他相安无事的那种——嘿嘿,你想这该是一种奇怪的病是么?并且他的病二十多年来不被人发现,可见这种怪病的隐藏之深。——是他无意间把它藏得严严实实。他自小就得了这种病(一种先天性的在娘肚子里就患上的病),小时候他也没把自个儿怎么往深里藏,他一天到晚穿着开裆裤和村里差不多大的孩子一起晃悠(乡村的孩子是穿开裆裤长大的。我穿开裆裤穿到了八岁。——这种事,真是让人羞于启齿),即使这样,没有人能够发现他有什么不同。及至他长大,他穿上满裆裤了,病就被他藏起来了,藏得连他自己也蒙在鼓里。他穿上满裆裤别人也穿上满裆裤,似乎青春是一件羞于示人的东西,需要包裹和隐藏。——从开裆裤到满裆裤,这意味着生命从儿童时代过渡到青春时代,从敞开、亮堂转向幽闭、黑暗。哦,青春时代其实是一间严禁别人偷窥的黑屋子。小学没毕业就辍学的他的“青春”要更黑!这是他没有及早发现自己患病的缘由。在满裆裤时代他的身体长到一米六多——这在乡村是比较正常的身高。这种貌似正常的身高使他忽视了身体的其他特征。他懵里懵懂长到了二十多岁,懵里懵懂地被村里人簇拥着吹
分类:暗疾 | 评论:2 | 浏览:7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侏儒

我是一名侏儒。我头颅硕大,腰杆粗壮,关节突出如鼓,身高却像个孩子。这是造物主的意旨,我无能为力,就其原因,我也无从知晓。这使我五官古怪,丑陋无比,表情阴郁。为了糊口,我竟得到了一个量高的工作,这多少让人啼笑皆非。我对工作何其勤勉:每天清晨,我就从我家把量高器推出,直到我所在的城市的广场。从我家到广场的距离不远,可因为腿短步小,我要费上不少的时间。量高器不重,且装有轮子,因为我是侏儒,所以要费不少力气。路上有些坑坑洼洼,阴雨天积了水,我因为迈不过去,常常湿了鞋。这些我都无所谓,我遵从上天的意旨,对所有施加我的,都逆来顺受。在这座城市的广场路口,每天我背着个小包,坐了条小凳,守着我的量高器,等待着每一个可能的顾客。
我在这座城市干此工作已有些年份,由此也知道了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人和事。我亲眼目睹了一个只有十多斤重的幼儿怎样长成了翩翩少年,他因此常得到我的量高器的夸奖:你的体型完全正常,请继续保持。而他的父母却急剧地老去:体重减轻,身体变矮。我还知道一个一百斤重的人吃了三斤食物后体重往往没有一百零三斤,现实中有些事物的消失,往往不被知晓,并且不被把握,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我的
分类:暗疾 | 评论:3 | 浏览:6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鞭炮

我们全村过年的鞭炮都是到三巴子的鞭炮作坊买的。三巴子做的鞭炮一炸一个响,不像集市上购买的那些身份不明的产品,经常发生断节、漏硝、引线潮湿等质量问题。所以每至年末,三巴子做的鞭炮总是被抢销一空。这使三巴子十分得意,每年春节前后,三巴子在睡梦中听着自己做的鞭炮在全村的各个方向炸响,逐渐形成此起彼伏之势,总是兴奋得难以入眠。而这种时间非常短暂,紧接着三巴子开始为即将到来的春天忧心忡忡。因为每到油菜花凋谢、柳树发芽、青蛙如鼓的春天,三巴子就会感到内心有猛兽醒来。猛兽在身体里焦躁不安地蹿行,即使他使劲用双手按住胸口,都无法阻止它狂乱的脚步——他会不间断地梦见女人,她们面目模糊,却清一色的大奶子大屁股,光着的身子像蛇一样舞动。每一次他从梦里大汗淋淋地醒来,都会发现裤裆里布满了让他羞于启齿的可疑的液体。半夜醒来的三巴子往往再也无法入眠,听着从田野里传来的蛙鸣,他显得心烦意乱,春天的夜晚因此变得格外漫长。这就是三巴子害怕春天来临的主要原因。三十多岁的三巴子从来没有碰过女人,这不能不说是个天大的缺憾。三巴子长得相貌堂堂,脸庞轮廓分明,唇上的胡须浓密黝黑。按理说三巴子这样出众的长相会让很多外村的姑娘趋
分类:暗疾 | 评论:1 | 浏览:7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6 27 28 29 30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洪忠佩

2017-08-03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