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史记

史记就是胡说,比如生活,比如口水和馍馍!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56154
  • 开博时间:2004-02-29
  • 博客排名:第659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二、我承认,事实与承认的彼此抵消



二、我承认,事实与承认的彼此抵消
1、 他们的愿望

真的是他们,我可以在此时张口
酒馆,在步行街的黑暗垮掉之后
这是我们的开始!液体在舌尖燃烧
时代是谁的中年,银川是我路过的又一个城市
他和你一样对所有的时间沉默

但这是回忆的它种存在
中午的半瓶酒,男人的诗歌
苏非舒的物质,我们的存活与矫情
有必要惊讶一个人对海德格尔的质疑
他让谁,他让所在的饭局陷于尴尬

"我们这样的时光璀璨无敌
一群拥挤的语言,他真的是跑动
无人能制止"

这个间隙要喝水,要忽视手,和它
杯子内部的颤抖,你是不懂
他们有多少次的自我黯淡,隐约
我是否体味到一个个天才的死亡
这是否就是他暗示的约会

"我从其间眺望,不是消失
也不是重新把衬衫挂在墙上"
2004年3月15日夜-16凌晨

2、 诗歌生涯

真的是三十二岁,他吗的
他吗的混子,你的牙齿掉在哪里
晃过又一场革命,沙暴沉下
嘴里含着汽油,她的鲜花因此滋润?
事实是这个下午性爱如此干燥
来自谣言世界的人们相信:
摇滚乐震荡着他失明的大脑
是如此滑动的年代,我们打开白兰地
烟台的黄色小酒瓶
三个男人的自我享乐勾当
马达声弥漫了我的神经
真的比上帝要高啦
想念裸体的风暴,银川不是梦中的婊子
这些无关紧要的持续
我吐出嘴里的细沙,它们会到她的喉咙
那么我跑,那么我背对巨大的追逐
在动物园里安静地观赏一棵树
这又是谁的寓言逐渐发绿,直到完全干枯!

3、 肉体不会战争

深夜路过南门,昏暗处的女人战栗
迎接哪一个呢?她们只能抱紧自己的胸脯

目光游移,矮小的言语多么笨拙
请原谅我的速度,其实风还遥远着
公交车缓慢着,超市敞开着
肉体被呼唤着,深夜路过南门
有时候她们消失,愉快的畅游着

这样的深夜能有多久值得回忆
有没有另外一条路可以穿越
而肉体不会战争,她结束了就有
其它的可能,我于是在深夜路过银川
在她喘息的内部等待异乡的战争

4、 海子在今天下午

梦见就是不安
下午我遇见城市,那几根草的摇曳
仿佛烛光在风中抖动
这些细小的腰啊
望见你们的背影
只要是女人就不会丑陋

爱着,向着遥远而真实的城市
存在只因你被我的目光焚烧
于是这个下午不再有雨
西部就是如此灼热美丽
升起,这些春天的呓语
她腐败灿烂,她结束自己

"一个今天的下午
关于银川的海子
尝试了偶然的转身
一身茫然与疲惫
我说起这些外在的东西
是因为小小的诗人海子"

3月16日夜于银川建南小区听平克-佛洛伊德乐队现场作。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诗:混子快跑

长诗:混子快跑
引诗:写给好友臧新宏
  
  在下午到达你,几个街区的距离
  靠近城乡结合部的黄昏,窄小的桥洞
  塑料的气息,一个诗人看羊群飘来
  "宏润超市",高耸的店牌
  渐渐没入黑暗,弗拉门戈舞曲被烟卷窒息
  那条广告是这样的迷人
  "大雪糕,雪糕大
  迎宾楼的雪糕就是大"
  目光游离,它们是一张嬉皮的脸
  "方便面想吃就吃
  不想吃就是不吃"
-一、边缘的奔跑和秀
  
  1、是你让我疲倦
  路灯的凌晨,清洁工举起自己的身影
  是我 路过这里的,但这一切又和我无关
  在那里睡去,看不见他的面容和躯体
  踩着你的梦幻,移动着我的清醒
  两个少年越过栏杆,我退后一步
  两个女人在华灯下缓缓梳头
  银川,银川--
  晃荡的书包和哈欠
  出租车的疾驶,街道流泻出昏黄的光晕
  在垃圾箱翻检什么的老妪
  敞开胸脯的爱人与你低低地闪烁
  我曾经微笑梦见她们来临----

2、是你让我厌倦
  那杯泼出去的水和尘土
  消逝的时间,空中的不明物体
  为你所赘,腆起的肚子
  办公室的拜访,他脱下黑色的棉袄
  "我的冤屈向你诉说"
  一根根胡子竖立,一颗颗干涸的水珠
  门掩上,他老茧的手需要触摸
  门打开,他浑浊的眼睛需要擦亮
  
  这是突然回忆的夏天
  他们还在歌颂内心,山区的美丽
  蜿蜒的路途干瘪,风景碎裂着
  矿泉水瓶从车窗飞出
  一个人哆嗦着,他还没有走上回家的路
  
3、是你让我迷惑
  是你的阴影,田野的气息
  是你的浓艳,从工厂喷出的火焰
  无法控制的爱情,虚拟的幻象
  它长出更多的嘴,他要数出自己的身高
  镜子决定的飞翔,一个拐弯的飞机
  终于掉下来的东西,不是鸟或和别的东西
  
  你是小小的魔鬼,镜子的背面与呼吸
  你是匆忙的露珠,湿漉漉的草鞋和喘息
  你是伸出的指头与存在,我走失的头发和距离
  高高跃起的月亮,藏在怀里的乐器
  水里缤纷的游泳,金黄色老虎的死亡
  风乍起,更大的疯子在聚集--
  
  4、是你让我放弃
  是你的键盘黑白分明
  有两杯地中海的葡萄酒打翻睡梦
  廉价啤酒欢呼昼夜的独奏与呼吸
  布鲁斯的长饮发出单调的嚎叫
  八车道的北京路我们缓缓漫步
  银川一夜的酒宴畅游黎明
  上海的老雪茄是我继续的迷醉
  跑吧跑吧一个小小的短裤男孩
  跑吧跑吧吉米和卡特
  跑吧跑吧平原和苏勇
  跑吧跑吧山中的老兔子
  在车灯直射的夜晚预备成为谁的晚餐
  下去就是西塔,上来就是肯得基
  走开就是远离穷酸的乞丐
  他在那里,他倦锁抱头就是度过今夜的余生
  
  5、是你看见秋天
  是我躲雨的时候看见花朵
  屋檐起伏的水线遮挡住惟一的凝视
  是你走来的渐渐散发的气味,独自盛开的秋天
  有多少的抒情来到公园的长廊
  有些许的目光瞧见猥琐的烟蒂与缠绕的墨香
  这样的日子可以忍受:烧饼的圆圈,拉面的大碗和清汤
  早晨的阳光里我酣睡
  正午的哈欠伴随Sting的转动
  下午漫无边际打字和间隙的言谈
  而黄昏我奔向酒馆,而夜晚我看见多余的瓶子被打开
  不一定是恍惚,但可能是片刻的欢乐
  不一定是呕吐,但可能是街头的拳头
  不一定是条狗,但绝对被一个傻子牵着走
  是你告诉我秋天这样明媚
  傍晚流淌的思念轻轻的游走
  午夜的钟声来自虚拟的拜拜
  身体还是那样的温暖
  我还是奔跑着越过斑马线
  然后是白色的栏杆-
  6\是你的喘息
  登上山顶,清晨的光
  一些阴森,她是开放的回响
  我试着发出那个声音
  山谷却沉寂一片
  
  真的可以把建筑物的痕迹抹掉?
  望见那股每天升腾的浓烟
  它们将奔向哪个目的地
  登上下一个山顶,已经是正午
  对周末的休闲记忆
  肩上的背包很轻
  拇指继续着空中愉快的传递
  是你的本相吗
  石头裸露,青苔粉碎
  是你的栖息地吗
  泉水流淌,秋天的浓妆醉意酗酗
  
  事物消解着另外的好时光
  清晨,登上山顶
  是你的呼吸急促
  "贺兰山也许很近"
  我是坐在一块石头上说话
  
  7\是你的广场
  昨晚没有月亮,单数的星星闪耀
  走过市中心,接近凌晨的黑暗
  台球案旁边的人影晃动
  草坪里出没的宠物狗:一黑一白
  
  叙述能说明个别的问题?
  我终于走近你的怀抱
  乍起的秦腔,从头顶飞起
  乐器的激烈,和一个女声的尖叫\ 哭泣
  不要以为这是真的内心
  大多时候,嗓子解决了悲伤的夜晚
  
  广场安静,现在我从地上站起来
  拍拍头顶的杂草
  远处的空旷的戏院,灯火明亮
  唱戏的女子,身材臃肿
  看戏的两个老人,眼睛浑浊
  站在门口,我的脸上,明明暗暗
  在被扭曲的光线里,广场在潮水里
  在秦腔无表情的呼喊里
  缓缓退去--


  8、是你的暧昧
是你的瞬间,高空跌落的危险
是你注目,礼拜日的伪装抒情
是你的行走,以一块砖头飞起的速度

这种事情出现的年月
无轨电车的底片
围巾的飘扬,哎呀,邓肯的车轮

低估城市的往事,窑洞和缸里的白菜
惊惶的兔子,心脏剧烈收缩的蚂蚱
春节的肉食动物,我和弟弟面对一块上海的酥糖

是你留下的腥气,猫爪的锋利
而温暖,当我亲吻你毛茸茸的头颅
已经赶到的死亡,在冬天的沙漠种下:

是你的山脉高耸,石头的群舞
是你的唇中荷花,颓败的池塘
是你的宋王朝,被废的二帝

"无从所知,这流失的人类
戈壁的潜伏,幻境的出没
我的消亡取决于可知的欲望,灯下的尘土!"

9、是你的奔跑
是你的匀称,礼帽掀开果实的裸露
是另外的杨树,她们胸脯上熟睡的叶子
是你的绿色,睡梦中的圣诞铃声
滑动的马车,关于一个未曾上车的旅客
曾经的传说,驱车向北

平罗的风沉稳,红色头巾的妇女
灰黄的长城,今日的土墙
我不会想到血、尸骨、马队
它们得到的歇息比我自己轻

他们的院门敞开,接近告别的夏日黄昏
虚拟一次探访,现在是手中紧握的瓷片
太多了!满目的燥热,碎裂的经历
采摘西红柿的农民弯腰在更低的田野

是你的开启,有时候就爱了?
是你的迟疑,飞车已经穿过黄渠桥
是你的旋转,下午准备靠近109国道的那棵树
在眼睛酸涩的时刻我突然想到它的肢体:

只是一个角度的想象
肯定就得到了答案
以上写于2003年底

分类:长诗 | 评论:0 | 浏览:37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午夜

午夜
张开黑色的胃,我吞吐夜的呼吸。
飞翔与你无关,银川的脚步踉跄。时光的醉,南门的灯火沉寂,声音在内部,出没。
有多少灵魂的栖息可以安静。有一个人穿过广场,被黑暗隐去。
等待,红色的夏利车,街边的女人,和谁有关呢?
就是这样接近你,或许是狂欢,抑或暧昧的眺望。
星光沙哑,回首,这个城市和我一样的表情,真的可以停下?
一个夜和另一个,来去的影子,压在班驳的路面,你说,“光可以避免其他的痕迹”。
午夜银川,梦见西方,但不失败。梦见古村,但没有江南的雨水倾斜。梦见天涯,而银川很近,就在不远……
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上

掀起了屋顶,在海上
水渐渐消失
多余的,这些漫过时间的城市
焚烧的手指
看不见泥土的狂欢

是啊,有时候她比桑巴还要激烈
是啊,一个下午许久许久的沉睡
多么奢侈的光
一滴水的吹散
是否与你有关?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或者银川

走过这个城市,其实,是穿行在这个城市。
南门广场,民工们聚集着,交谈、发呆、看报。偶尔有人照相,在这个和天安门一样的城楼下摆正姿势,憨憨地笑着,女孩子则有些羞涩,红扑扑的脸被阳光染的更红,两只手不停地捏着衣服下摆。
面无表情的人是这个城市里最常见的,他们,其中也有我。
擦鞋的女人们还是一声声地招揽着顾客,有很多鞋从她们的眼前匆匆走过。
路边,也有女人浓妆艳抹的站着。不过我看不出来,一位报社的同行告诉我的。30元,这大概就是她们的价值。
上午,到秦腔剧团看排练,不穿戏服的排练,很有在梦中的味道。整个剧场黑暗着,舞台却明亮着。有时候,戏比黑暗重要。我喜欢这久久未曾谋面的亮。它简陋。却能让记忆持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昨天

 昨天不是披头士的昨天,昨天是银川类似沙尘暴的一天,呼吸在停滞,我们在躲避。昨天是很忙碌的一天,在语言里穿行,人类的气味,并没有走到尽头。
我其实已经更善于遗忘,把尘土交给自己的躯体,他因此单调、在皮鞋的劈啪声中露出了大脚。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哪里吹起

只有一次的幻觉
比好像还美
下午,关于明天的物质准备
要从哪里想起

有一次多么奇怪
他徒步唤醒了自己
而你梦见工厂
他们还真在那里

但是对于三月
你要从哪里吹起
一些游荡,一些记忆
这个夜晚比黑暗还要迟疑

“剩余的不是,不是淹没的魂魄
我听见血和土的呼吸
整个时代的栅栏,一个小时的安静
水从滚烫到冰冷,不是你的问题”




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切很好

 很好的清晨,很好的音乐,很好的咖啡可惜没有糖,很好的面包三天之后仍然很软。
 周一的阳光纤细,一个词和很多的词还给了自己,把遗忘埋藏。银川,有什么和你不同,街头的广告和喧嚣,走过的男男女女,红红绿绿,一样的姿势,不同的心绪。
坐在这里能回头望见什么,日子流泻,轻轻地,缓缓地,想起那些痕迹,琴旋在飞,我有些惶惑,看看自己,这个空旷的影子,很好的走动,没有阴影,风从不掠过面部,一座山却腾起,一段很好的2004……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今天无话可说

 1、从编辑部到编辑部,从好牙到坏牙,没有看什么书,坐着喝了一壶茶。
 2、一位朋友送了袋咖啡,看了半天,不知是哪个国家的。还有一盒茶,包装精致,却死活找不到产地,不过味道闻起来相当不错。
 3、想着蒋勇和张萍快到西藏了吧 ,估计几年又是见不到了,可惜在银川也没有最后一叙。遗憾。
 4、银川的天气有点冷,风直往脖子里灌。明天仍然是生活。记忆、现在,却无法幻想未来。老混子,依然是打开唱机,听尼尔扬,懒洋洋的看着黄昏,看着这个城市的华灯初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5页/25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1 22 23 24 2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