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8
  • 总访问量:5668136
  • 开博时间:2009-05-06
  • 博客排名:第188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元朝官府酒盛财政吃紧

元朝中后期,政府财政收支严重失衡,终因收不抵支而导致经济趋于崩溃边缘,其中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与宫廷因宴饮无度所致的浮食冗费有关。

 

早在世祖朝,监察御史王恽就曾上书说,“为今之计,正当量入为出,以过有举作为戒,除飨宗庙、供乘舆、给边备、赏战功、救灾荒外,如冗兵、妄求、浮食冗费及不在常例者,宜检括一切省减,以丰其财。”但统治者依然故我,无所作为,以致积重难返。

 

更多文章: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抚藩属国使臣靠赐酒

为抚慰臣下,收揽人心,朝廷经常赐酒、赐宴以示皇恩浩荡,功臣、勋旧、学士、院官、贵嫔,以及外国的使臣和君主都在赏赐之列,其涉及面之广,人数之众,赐予之丰厚,世所罕及。世祖皇帝“数以御坊名酝,亲致劳来”。赏赐万户张柔。成宗体察到平章政事郑制宜忠勤,更是“屡赐内酝”。高丽李齐贤写道:“锡仙壶酒酿浓含雨露之香,宫锦一对烂吐云霞之彩。”安南国王陈益稷留诗:“仙醴酿成天上露,宫壶分赐腊前春。”

 

“银瓮春分官寺酒,玉杯香赐御厨羹。小臣涓滴皆君赐,惟有丹心答圣明。”这是受赐官员心态的生动写照。食君之禄而忠君之事,通过赐与受赐,忠与尽忠的连环锁链,结成牢不可破的君臣关系法网,封建的上层建筑由此搭构而成。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忽必烈大帝被马奶酒弄残腿疾

元开国皇帝忽必烈亦好饮,曾因过饮马奶子酒,“得足疾”,后屡次发作,遍请名医诊治,亦不复痊愈。元成宗铁穆耳登基之前也是位瘾君子,不管忽必烈怎样规劝和责备,依然故我。甚至用棍子打过他三次,并派侍卫监视,他仍然偷着喝。武宗海山“惟麯糵是沉,姬嫔是好。”继位的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饮酒常过度”。元末帝顺帝早期“不嗜酒,善画,又善观天象。”留意政治,颇有雄心想成为一代明君,但后来“终无卓越之志,自溺于倚纳,大喜乐事,耽嗜酒色,尽变前所为。”

 

“饮到更深无厌时,并肩侍女与扶持。醉来不问腰肢小,照影灯前舞柘枝。”有元一代政治腐败,与皇帝嗜酒,荒芜朝政,当不无干系。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7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窝阔台大汗纵情酒色身亡

蒙元皇帝多嗜酒成瘾,其中当首推太宗窝阔台,《元史》载,“帝素嗜酒,日与大臣酣饮”,耶律楚材屡谏不听,乃持酒槽铁口廷诤面折:“麹蘖能腐物,铁尚如此,况五脏乎?”窝阔台本人也意识到这一点,他自己反省说;“奉父汗之命坐在大位上,朕承担着统治百姓的重任,但朕却沉湎于酒,这是朕的过错,是朕的第一件过错。”

 

但这位蒙元帝国的第二位奠基人,最终还是纵酒亡身。定宗贵由颇得乃父遗风,“大部分日子里昼夜纵情酒色。由于纵情酒色成习,致使他的疾病加重”,还“毫无限制地慷慨挥霍”。

 

更多文章: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宫廷用酒如饮水一般

      “黄金酒海赢千石,龙杓梯声给大筵。殿上千官多取醉,君臣胥乐太平年。”元人尚饮风习之炽烈,首推宫廷最盛。

 

  蒙元皇帝如太宗、定宗、世祖、成宗、武宗、仁宗、顺帝等人多嗜酒成癖;元宫廷的宴飨、祭祀、庆典、赐酺、赏赍,用酒无算;饮酒礼仪隆重繁缛,名目冗多;饮酒器皿也是精致贵重,独具匠心;更兼宫中名酒荟萃,活色生香,蔚为大观。

 

更多文章: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元朝人喝酒成风

元代不同社会阶层饮用酒风俗呈现出这种风格迥异的特点,是形成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凸现,反映了元代社会文化的多面视角。同时,元代社会尚饮风气的炽烈和各社会阶层风格迥异的饮用酒风俗的形成,与元代全国酒业的发展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一方面,社会普遍的尚饮行为推动了元代酒业的进一步发展,反过来,酒业的发展又带动了尚饮风气的盛行。但也应该看到,元代社会尚饮熏风的酷烈,给当时社会带来了一定的负面影响,这也正是促成元朝政府频繁实行酒禁政策的重要原因之一。

 

“忆昔浮蛆醉玉醅,天寒一日饮千杯。”元人尚饮,熏风酷烈。大诗人元好问“一饮三百杯,谈笑成歌诗。”萨都剌感叹“人生百年如寄,且开杯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张士诚卞元亨施耐庵结伴抗元

元末义军领袖是地方割据势力中最重要的一支招元力量。张士诚(1321年-1367年),张士诚原籍东台白驹场人(后东台析出大丰县,今属大丰县大龙乡张家墩),汉族人,在元朝末年抗元起义领袖中,有“(陈)友谅最桀,(张)士诚最富”之说,死后葬于苏州吴县斜塘。

 

元末张士诚在苏州称帝是怎么回事

 

张士诚小名九四,出身为为运盐工,由于不堪盐官压迫,1353年与其弟张士义、张士德、张士信与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8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统治者生活糜烂歧视南人激起多方起义

物质的丰富还使元朝的统治者生活逐渐奢华糜烂起来,同时也使蒙古统治者内部争权夺势的斗争更加激化。在公元1308年至1333年的二十五年中,元朝先后历武宗、仁宗、英宗、泰定帝、天顺帝、文宗、明宗、宁宗至元顺帝共八代皇帝,由此可见当时元朝内部的斗争之激烈。元朝后期,各皇帝都过起豪华的生活,为了满足他们的物质需求,统治者不断向人民收取各种赋税,尤其是汉族人民被压迫尤为严重。于是汉族人民以各种形式起来反抗元朝暴虐的统治,早在泰定二年(1352年)河南赵丑厮、郭菩萨的起义就揭开了元朝灭亡的序幕。而后,顺帝至正十一年(1351年)发生的刘福通领导的红巾军起义,席卷了整个中国红巾军起义元惠宗至正十一年至至正二十七年(1351—1367年)九月,元代农民进行的反抗并推翻封建王朝的武装斗争。

&nb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元朝将国人分成四等大失民心

元代实行的是民族歧视和民族压迫政策。元世祖至元时,把居住在当时中国境内的人分为四等:第一等是蒙古人,包括原来蒙古各部的人:第二等是色目人,包括西夏、回回、西域以至留居中国的一部分欧洲人;第三等是汉人,包括契丹、女真和原来金统治下的汉人;第四等是南人,指南宋统治下的汉人和西南各民族人民。元统治者把色目人列为第二等,是因为要提高回回上层分子的地位,使他们成为蒙古贵族统治的助手。把汉族分为汉人和南人,则是为了要分化汉族人民,削弱他们的反抗力。 元朝政府采取各种方法来固定这些民族的等级。

 

在统治机构中:长官和掌权的官吏都是蒙古人或色目人,其次才是汉人,而南人在宋亡后的一个长时期内,几乎很少人在中央作官。地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13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二次东征日本失败

元世祖忽必烈在统一中国之后,并没有停止对外的军事行动。此后,元朝曾两征安南(今越南北部)、两征缅甸,先后使高丽、缅甸、占城、安南等地成为元的属国。

 

一、南征交趾、占城。宋宝佑四年,蒙哥汗六年(1256年)一月,调兀良合台率军渡嘉陵江返滇镇守云南,继续征讨诸蛮夷未附者。七月六日,兀良合台受封为蒙古大元帅。九月,蒙古军按传统政治策略,遣使者入交趾(今越南北部)“诣降”未果。十一月,兀良合台大元帅调动蒙古军和契丹军将领石抹海柱和忙古带领军的精锐契丹军进攻交趾(即安南),因气候炎热,乃班师还。

 

分类:杂谈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9页/218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