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鸟文存

本人长篇新作《地王之王》激情上市!新浪独家全文连载http://vip.book.sina.com.cn/book/index_108994.htmlQQ:603012076
博文

成都的粉子 重庆的妹崽

  
   成渝掐架,大都因男人而起。在重庆人眼里,成都男人扭扭捏捏,嗲声嗲气,只能算半个男人。那成都女人呢,就索性成了一滩水,在川西平原上闪着柔波,让府南河免成腐烂河。在成都,美女不叫美女,叫粉子。成都粉子,一听就是姣好缠绵的角儿。
   成都男人不足观,成都粉子算是为这个天府之城挽回了点面子。自古以来,万千美女云集,良好基因浓缩于此,造就了一簇簇极品川妹子:皮肤细腻白净,性情温柔可人,辅以知书达理、精明贤惠,在男性天空持久阴霾的情势下,不禁担起了补天大任。敢与一介秀才私奔出走的卓文君,算是千年楷模。
  红袖当垆,青衫掌勺的佳话,激起了人们对成都女人太多的想象。传说总是美好的。现实版的成都美女,早已不再有与穷酸文人私奔的雅趣。倘若是私人大奔相候,那当是可以考虑。世事变迁,人文成都的底色还在,但粉子们似乎更偏爱这里商业文明,这里的安逸与享乐。
  有调查显示,成都女子择偶,最关心的就是房车大业。一套房是起步价,两套房是参考价,最好有三四套房在哪里垫底,外加几个进口的轮子,否则,相亲时刻她断然会面带揶揄,冷不丁闪进某个疾驰而来的坐骑里。
分类:物质的修辞(专栏) | 评论:0 | 浏览:4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重庆,像Dior一样的时尚(比较读城之二)

前不久,有个被称为脑残女的成都某报某女,在洪崖洞观摩重庆女人后突然发作,竟宣称:重庆很粗暴,重庆女人买不起LV。
  不管标题党如何无所畏惧,但确实是挑起了重庆人的神经——严重程度甚至相当于挑起重庆人脚筋,自然是遭“给你一脚尖”。
  成渝两地的瑜亮情结,每隔几年就会爆发一次。这次算是重庆人最不能承受之轻(蔑)了——说什么都可以,千万别说我没钱,没品味。
  此女是这样招摇的:“一个成都女人随意组合的装备,往往构成这样的局面:iPhone的手机,Prada的墨镜,Longines的手表,Gucci的皮带,LV的包包,Cartier的戒指,Tiffany的项链,我甚至不用考虑这些顺序,我身边任何一个成都女人,都可以一天一身出现上述三个品牌以上。”
  我想,只有两种可能:一是她的圈子足够高端,也足够狭小;二是她本人对这些品牌货真假莫辨,虽不至于将OK看成CK,但要凭斜斜的肉眼看清高仿A货,还是得修炼有年。(据说,高仿LV,就连其大中华区负责人光用手摸也未必摸得出底细。)难怪,成都大妈可以挎名牌而横行菜市。
  A货女,成渝两地
分类:散乱的枝蔓(随笔) | 评论:0 | 浏览:4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北纬37°的诱惑(《醉见江湖》之一)

  多年以来,总有开发商想要告诫我们,如何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

海德格尔以及他的远房兄弟海子,都没有说出具体的解决方案。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个被无数蹩脚文案榨干的意象,犹如陈年的萝卜干,挂在我们枯枝败叶的感官上。

每当我看到这八字“箴言”,就像看到迈八字步的弃妇,内心一阵阵难过。

多少才华横溢的兄弟,夜夜呕血,只为开发商牛逼哄哄的诗意工程。他们形销骨立,双眼暴突,血丝猩红,早成为名副其实的尸意器具。

幸好,最近有兄弟已幡然醒悟,不再像地中海的外墙一样堆砌砖头瓦块,而是直接了当、裸体陈词:北纬37°。据说,这是一个神奇的维度。在地球上,大约90%的古文明发源地,70%的古建筑遗迹,以及绝大部分特异的自然现象都集中在这一纬度线。

这一黄金纬度线上,还生长了众多妖娆的城市:浸泡在红酒里的阳光之城波尔多,在爱琴海边孕育了西方文明的雅典,于地中海中心迷人盛开的西西里岛,放荡不羁的《卡门》女朗所风流的塞维利亚,都无一例外精确地存在于北纬37°之上。

 还有我们所熟知的烟台、威海,也都在着这纬度线上日夜销魂着。

一个月明之夜,我的开发商朋友,躺在海风吹拂的沙滩椅上,手持雪茄,仰望星空,独自深情款款:“从法国波尔多出发,沿着北纬37°线,向东跨越半个地球到达亚洲东海岸,这里有一个城市叫烟台。这里有着世界上最美的海岸和一流的酒庄,这是人类最适宜居住的所在。”

这哥们儿刚从重庆转战烟台,摒弃了他鼓吹已久的新都市主义和HOPSCA(城市综合体),玩上了时髦的旅游地产。

当年,我亲耳验证过他对重庆的热爱。彼时他正猛烈地追求一匹地道的重庆美女,自机场而南泉,自解放碑而大学城,纵贯南北,横扫东西,他的陈年座驾和火热身体同时发出喘息的声音。多少夜晚,他手持纯生1958,对着58岁的未来之岳丈大表忠心:爱上重庆,只需要一个理由——翠翠(前妻)。

而现在,他说:爱上烟台,只需要一个理由——北纬37°。

分类:散乱的枝蔓(随笔) | 评论:0 | 浏览:3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隐》(组诗)



1.
茶冷了
阳光在空气中断成两截

握住杯沿的手
忽然动了动

寒鸦飞过古井
影子打湿最后一片山林

一群黑衣人走过
天空因此暗了下来

隐士在山中咳嗽
惊动了山脚下的人


2.
深山中长古木
也长脚手架

时间锈得发绿
隐修者尚有足够耐心

铜灯依然照着书简
美人倦了,打了个哈欠

她扶着光阴走进阁楼
信已写满,蒋公在假寐

1945,战争的缝隙中
流出了泉水,直到今天


3.
雨在屋檐外
茶叶在茶杯里

你离开时说的话
分类:内心的巡游(诗歌) | 评论:0 | 浏览:3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是老虎+孔雀,你信吗?


 一大群老虎、孔雀、猫头鹰、无尾熊,被关在酒店一天,强行算命。一命二运三风水,老祖宗说得话,不得不重视。

 而此命非彼命——命者,性格也。性格决定命运,越来越多人相信这一点。我呢,是将信将疑。这疑惑里,首先倒不是命运这个大问题,而是我到底属什么性格。

 连自己是什么性格都搞不明白,真的糊涂至此?

 这些年来,我被不同的圈子、大哥、开发商、广告主、甲方乙方、三姑六婆“定义”着性格。我的性格怎样,由他们说了算。仿佛他们身上随时揣着一把测量仪。

 可惜的是,他们的说法总是矛盾。一些说:德鸿嘛,读圣贤书,温良恭谦让。一些说:呵呵,德鸿好耍,一看到就想笑。而颇有一些时候,我又听到说:德鸿话不多,见了女生脸都红(万一是生理反应呢?)。令我吃惊的是,前不久,我居然被某权威人物直接定性为内向。他甚至由此担心我的一切工作。而在另一些人看来,我简直就是一头牛。一头随时准备顶撞的牛。

 承蒙这些人看得起,我的性格就这
分类:生活的草稿(日记) | 评论:0 | 浏览:8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答记者问(3):我为什么出卖我的朋友

  
   种种迹象表明,这两天,重庆地产界正在集体学习本人的《地王之王》。车上、马上(包括马桶)、枕上,无上兴奋痴迷。边看边笑,边笑边骂,甚或哭之笑之,抚之摸之。有的一宿看完,对号入座而无力自拔,以至通宵失眠,内分泌紊乱,顶着一对灯泡眼,出门就挂了车;有的边看边想,周遭上下,反复打量,好似心里有鬼,坏了同僚关系;还有的连夜苦读歪了脖子,坏了功能,淡漠了夫妻生活,以至好好的书被老婆撕成两半;还有的私下搞原型竟猜,赌资上千,争执不下竟将官司打到了本人这里,一定要我作个裁决——比如,海粟,到底是吴扬文还是杨坤林,抑或是二者的结合?如此这般,状态各异。让鸿深感不安。
   不过,也有些鸟事让鸿颇感欣慰。据说《地王之王》被很多有识之士奉为淫荡之书、黄色经典,夜夜断章取义、临床模仿,平添性趣,甚而治愈了冰棍般的性冷淡。难怪,近来不少人于当当、卓越偷偷团购,纷纷作礼品相赠。试想,中秋月圆之夜,漫卷诗书性欲狂,是多么的快意。一不小心把小说写成了保健书,端的是不负苍生。
   然而,性冷淡毕竟是少数。更多人是性猖狂。以至于烈火喷油,无处发泄,便加罪于作者。这些天,鸿不断接到来自各门各派的指控。最为集中的,是说《地王之王》妖魔化地产人——说是一面镜子,其实是一副胃肠镜,专往人们溃疡疼痛、晦暗脏臭处钻。而激烈者则干脆称作者简直就是地产界的犹大、甫志高。其最直接的证据,就是书中出现了“徐康德”(徐益文)、“邹斌”等人名,一看就是把朋友弄来垫背。而书中其他人物,如白楠、萧樯等,其一望便知的原型,也是作者多年的老朋友。何必呢。何必呢。为人那么刻薄。
  让我吃惊的,竟还有人主动找上门来,称某某显然就是他,被严重丑化,发誓要在有生之年讨个说法。鸿大气不敢出,惟恐那厚厚一本书横空劈来。
  ……
  鸿仿佛看到,一场“讨个说法”的
分类:别人的故事(小说) | 评论:0 | 浏览:6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答记者问(2):我为什么出卖我的衣食父母

      
       
  近来,我不断接到一些电话、短信、邮件,有的是采访,有的是恭喜,有的是打气,有的是提醒,还有的是说不清什么由头什么味儿。(也有些人在痛苦的沉默)。当然也包括博上的留言,还听到朋友们的当面转告,说这一回,我真的得罪人了。至少,不那么讨好。因为一而再地写龙天写“变性”的段小若,又写了无须对号入座即可划出等号的蓝菲菲,还有一些个什么张震王震之流,甚至把一些企业的真实后台都给抖了出来,还有那张冠李戴的“一箱赃款”,还有那些土地拍卖的勾当……真是太锤子,太锤子了!
  说我锤子,当然不是说我是国家质监局局长赵铁锤铁面无私手腕帮硬分量不轻,而是说我像铁锤一样愣头愣脑不懂分寸不明事理。更有人说我吃了肉还骂娘,红包拿得飞快(好久不见这玩意了,大概这也是导致小说快速出炉的诱因吧),转身撕了信封就撕破脸,太没职业道德了,连张震唐达林都不如。
  当然,也有好心的朋友,关心在下讨食的单位,会不会因为我这不屑之徒一而再炮制妖书破坏客情关系,而忍无可忍无须再忍,把我双规起来。朋友言语恳切,眉头紧蹙,好像应该被双规的是他自己。
  似乎也还颇有些人,急切地想看到点笑话,让人在我背后弄出点响动(等不及了,他也可以亲自动手)。
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  鸿开始不以为然,笑笑都懒得裂嘴。而直到昨天下午三点,一位早遁形无迹的老江湖,打来电话,说看了晨报的报道,为兄弟高兴,但也有点儿担心。这老哥们寥寥几句,让鸿感动而又感慨。挂了电话,胸中颇难平静。想想,还是写博一篇,将这些天来的对答整理出来,算是一个交代。
      
  记者:做了十年的房地产记者,难免与业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你这样一而再地搞下去,不等于是自绝于人
分类:别人的故事(小说) | 评论:0 | 浏览:4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王之王》:谁不是资本和红尘的弃儿?


 文/苟学锋

这是一个“水泥+鼠标”的时代,城市化的大潮裹挟了芸芸众生,有多少个“拆”字就有多少栋大楼拔地而起,每个人的故乡都面目模糊,乡愁越来越无处寄放,我们只有点击鼠标争着偷菜,把虚拟空间当红尘,假装自己很快乐。
这个时代有一种冷刀子般的资本气质,这种气质是这个时代的底色。不管你怎么费尽心思涂抹,都无法摆脱时代底色的制囿,就像长篇商战小说《地王之王》中所说的那样:“每个个体都不可能对抗一个规律性的周期”。
《地王之王》是阳德鸿继《开发商》之后的第二部地产小说,作者以敏锐及时的新闻眼光和流畅自如的小说笔法,纪实般地再现了金融危机之下两大地产巨头惊心动魄的资本绝杀和错落跌宕的人生悲欢。灵与肉,爱与恨,生与死,艳与寂;权与色,黑与白,智与勇,诈与谋,在小说剑拔弩张和蜿蜒低回的交错中,为读者勾画出一幅幅生动撩人的地产行业剖面图。
好看才是商战小说的硬道理。这一幅幅剖面图满足了我们对地产达人和政界达人新鲜而“好看”的窥视欲望。那么,除了好看,《地王之王》还有什么呢?
在一派资本喧哗与权力骚动的此起彼伏中,副区长张震、规划局长唐达林、地产商蓝菲菲、公关经理安子、市副秘书长陆海峰等,相继走进猛烈的命运衰败。追问就潜伏在这种衰败之中:这些曾经手握资本和权力的人,怎么在人生经营正将有作为时,便匆匆走向了自己梦想的反面,轻易地成了资本和权力的弃儿?
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现实疑问,也是一个悲凉的人性问题。
法国作家安德烈有句名言:一个人的真正面目,首先是他隐藏起来的那部分。在我看来,这种“隐藏”有时是我们有意的,有时是我们无意的,而更多的时候,这种隐藏是我们不自知的,我们浑然不觉。甚至,久而久之,我们会不知道我们究竟是什么人,我们忘记了自己
分类:沉默的绝响(评论) | 评论:0 | 浏览:5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答记者问(1)我为什么写进性爱日记



1、《地王之王》大约是什么时候开始创作的,能否简单谈一下创作经过?
答:很大程度上,这本小说是朋友催促的结果。在《开发商》出版后,几乎每天都有业界朋友问什么时候推《开发商2》。好像他们也很渴望亲身体验的事儿,能写进小说中。在无数的逼问之后,我终于在国庆期间,在内心搞了个奠基仪式,咬牙切齿地开始了施工。我知道,这个工程并不小。
 如果说《开发商》更多是职业生涯带来的直觉式写作,《地王之王》则是刻意与自己疏离的写作。整个过程,我试图保持冷静,甚至理性。我希望有种不动声色的震撼。但这种关闭情绪的写作,也给自己带来了障碍,有时候会显得滞涩。
 还有,就是工作。我常常会因为一个电话,而卡在一个句子、一个情景之中,就像一个民工卡在一堆砖瓦石块里,很是恼火。大约有一个月,我几乎碰都没有碰稿子。我真担心搞成烂尾楼。但最终还是毅力占了上峰。


2、《地王之王》更像是批着小说外衣的报告文学,从地产窝案到性爱日记,再到赌博上市,主要线索与真实事件很容易联系起来,是有意为之
分类:生活的草稿(日记) | 评论:0 | 浏览:6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王之王》,好看的好小说


关于欲望的故事,如今的作家们已经讲过很多。他们大多会选择距离现实读者最近的场景,抛弃用时间沉淀出来的思考长度,经由取巧于各种阅读心理的方式或途径,把人们对欲望的热望,恰到好处地挑逗或是展示出来——为免去思考的难度带来的阅读痛苦,满足虚拟的狂欢——于是到此为止,以博取随波逐流阅读者的欢心。这便是阅读的当下潮流,这个潮流的巨大流向,已经附庸于或指向整个娱乐世界,大有涨潮的趋势。关于潮人的挣扎、反叛与生死觉悟,在大多数娱乐化阅读场中,却是被排挤被忽略的文学元素,形而下的狂欢,阅读也仅仅指向实实在在的感官世界。
而在另一些文学作品当中,比如在《地王之王》的潜在价值里,它的故事即便有如《白鲸》般光怪陆离的现实展示,甚或小说世界里的“新闻性”,故事的核却直指人性与生死欲望的较量,尤其是,具备了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普遍缺乏的哲学和宗教意味……诸如此类的终极命题,以支撑我们的灵魂生活,与身心和谐。
对《地王之王》的阅读,使人联想到科塔萨尔的《掷钱游戏》。所不同的是,一个是以最快的速度,反映今天刚刚发生的“故事”,揭示最直接的现实命题;一个,则是把“过
分类:沉默的绝响(评论) | 评论:0 | 浏览:6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3页/12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