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天岚私人作坊

过于神秘/以致我无法说出我的全部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4
  • 总访问量:1129637
  • 开博时间:2005-08-06
  • 博客排名:第1328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元月

  

元月,不能料及的暖意正在到来,

这些白色的鸽子一次次飞临长沙的上空,

飞过阳光映照的年嘉湖。无论高处还是远方,

仿佛一眼就能辨认。心房也因之打开,

那些被囚禁的山河在一瞬间找到自己的真容。

当鸽子再一次飞过,它们终于确认,

这是2015年的元月,人们在互致问候:新年快乐!

 

我相信万物都在寻找合适的语言,迫于表达,

又不能无视这个未逝的冬天,只因还有可能的雪,

会在南方突然降落,甚至停留。北风肯定也会匆匆赶来,

清扫有时是必要的,不用担心墓碑上的字迹会被吹走,

它还要告诉我们,很多年过去,它仍然醉心于反复陈述。

被时光覆盖过的东西,并没有变旧、变软,它说,

“从未见过的总是新鲜的”,那么来吧,如一次短跑,

还有那拥挤的陌生人,把你们的眼睛全部擦亮,

看看吧,看看,就像是第一次到来,看看这世界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宫白云评梦天岚《余烬》

  

余烬

  

  梦天岚

  

  1

  

  我还保留着这些,不多的。

  你俯身吹一吹,会有火星忽闪,

  有烟,轻若游丝。

  

  2

  

  我曾猛烈地燃烧,

  在风里,带着席卷一切的欲念,

  成为寸草不生的荒野。

  

  3

  

  我得到了什么,

  草木的尖叫,熏黑的石头和瓦片

分类:评论 | 评论:2 | 浏览: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鸟的人

  

新年的第一天,太阳先在湖面上看见自己,

波澜壮阔。然后看见远人、刘起伦、罗鹿鸣和我,

但我们不看太阳,它在我们身上镀满金色,

与湖面起伏的波光一样。我们约好了来看鸟,

看它们在快艇的轰鸣声里如何贴着水面飞翔。

 

一只、两只,偶尔也会看到小小的一群,

它们伸长脖子,扑打着羽翼,把湖面拉得更宽。

“嗬,在那里!”所有的惊喜都是这样,被喊出,

然后被另一个看见所代替。当我们把镜头对准沙洲,

那里的天空下站满小杨树,它们的身上没留一片叶子,

只有灰铁一般的筯骨,把鳞片一样的云指给我们,

还有那区别于湖水的蓝,让我们更深地看到自己,

在这天地之间,除了飞翔,还有激荡的愿望。

 

            &nb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马迟迟:简评梦天岚《神秘园》,或者写我所思

  

    我在梦天岚的《神秘园》中看到一个复杂多变,高尚而又罪恶的自己,这其实也是你们的,我们的,他们的《神秘园》。人性多么可怕,又多么可爱,我们一生都在善与恶之间斗争,我们不断破坏自己,又重新建立自己的内心,我们的灵魂是高尚的,而身体确是罪恶的,这些都会作用到我们具体的生活上来,规范我们,指引我们。见微知著,人类的历史一直在破坏与建设中持续,反观我们的一生亦然如是。我只常常害怕我获得不了足够的智慧去面对他们,去找寻他们另外的规律,又或许破坏与建设本身就是规律,就像我们古人所说的阴与阳的对立,孔子发现了这些,欲找到一种平衡,取名中庸;老子,庄子发现他们,可是他们应该是很痛苦的,所以选择无为与逍遥;墨子又看到了他们,做出了选择为侠;法家的人物看到了他们,并利用了他们,于是对世界做出了规范与建设。

    到底什么是善,又什么是恶,我常常在想,是否在宇宙之外,有着更为高度文明,在他们的意识范围里,是不是没有善恶之分。这也是我常常迷恋于科幻,奇幻小说的缘故,迷恋他们对世界,对宇宙起源的追溯,以及他们对自身意识形态里面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4湖南文学蓝皮书》诗歌部分信息征集通知

  

       《2014湖南文学蓝皮书》由湖南省社会科学院与湖南省作家协会主编,湖南省社科院文学研究所承编,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今年年底初步完成稿件撰写征集,明年4月出版发行。

       我负责撰写“2014湖南诗歌蓝皮书”部分。现向全省诗人(含外地湖南籍)征集:

       1、请诗人们将本人2014年度在重要文学刊物发表的重要作品(含诗歌翻译作品,请注明刊物名、期数、首数,是否组诗、长诗或散文诗)、重要奖项、重要评论文章篇目等相关信息提供给我。未发表的、正在创作的或正准备创作的重要作品信息也可提供。 

       2、请民刊的主编提供刊物在2014年度的出刊情况及影响。请诗歌活动组织者提供诗歌活动举办情况及影响。

       3、请2014年度出有个人诗集、诗歌翻译作品、诗歌理论专著的诗人、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青年画家的自觉

  

一个青年画家的自觉

——试论姜绥吾的绘画及装置艺术

梦天岚

 

 

 

    首先让我产生兴趣的是姜绥吾将他的绘画和装置艺术归于当代艺术,这说明他比较介意时间在各种艺术流派的进程中所起的作用。“当代”一词对于绘画艺术而言如同一个大熔炉,已经消化的,未经消化的,各种流派的,或具有实验性质的,都可以成为燃料或者可供提炼的元素投入到这个大熔炉当中。因此,“当代”这一概念所指向的实际上是一个多元并存而又蕴藏着无数种可能的即时性状态,它的统摄性里并没有排斥其理应具有的先锋性态势,这或许正是青年画家姜绥吾将自己的作品归于当代艺术的真实想法。

上世纪七十年代,西方现代艺术的实验性以其姿态各异和界限不明曾盛极一时,具有代表性的有新写实主义、极简主义、观念艺术、后波普、超现实主义等等,直到以德国、意大利、英国、美国为主导的新绘画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年诗人马迟迟赠诗一首,存谢!

  

赠梦天岚

 马迟迟

 

 

我们的对话,从一些破碎开始

我们所讨论的事件、现象与发生的可能

它们即是打开,又陷入矛盾的深处。所有的推论

延伸与辩解,在开阔中得到飞翔,又回归混沌的原初

我们或许一开始就不需要边界的存在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9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嘉湖畔(五)

  

9

 

我想是的,这应该就是我们经常说到的一种常态。当我钟情于这样的漫步,是年嘉湖让我得到某种程度的缓解。

保持疼痛是多么不易。如果你足够警醒,有一颗嫉恶如仇的心,当然,还要经受得住长年累月那不为人知的阴影的困扰,你的疼痛才会无处不在。但终有一日,你的理性会强大到战胜这一切,疼痛会因之变得麻木,渐渐地,脱离你的肉体,你将不再感到疼痛。殊不知,这正是我所悲哀的。更多的时候,悲哀比疼痛更让人难以忍受。

我痛恨自己,但又不能遗弃,而理性是镇静剂,迫使我无数次投奔它。“来吧,”它对我说,“不要犹豫。我带你远离你的敌人。”

我的敌人?是的,它又接着说,“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嘉湖畔(四)

  

7

 

我不知道还有谁能够读懂年嘉湖的哀伤。这就好比我并不懂得在某个时候为什么会突然感到迷惘。当我在湖边的长椅上坐下来,落日的余晖或许能诠释这种哀伤。但无论我能看到多远,无论我有多么坚定,我的目光从未抚平过那些微澜。为此,我经常问自己:“你到底有着怎样的内在?”

我无法回答,或许是因为任何一种回答都会存在不能自圆其说的缺失。谁又能说得清呢?就如同我们已习惯于将微澜归于风的吹拂而忽略了自身的晃荡。而事实上,表象和内在是不能分割的,它们是与正义无关的合谋者。我想,无论我如何努力,这种将对现实世界的诉求隐喻或依附于某一事物的想法注定会无效。

“不要轻易相信所见。”类似这种悲观的论调仅凭眼睛是无法得出的。当我们的心灵不能自得其乐的时候,痛苦就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嘉湖畔(三)

  

5

 

我总是错过无数个清晨,那是露水、薄雾、鸟鸣、狗吠、吱吱呀呀开启的木门声所不断重复的。

可这是年嘉湖畔,年嘉湖畔的清晨属于间歇性的音响和晨练。我偶尔会站在窗台边,推开印有暗花的玻璃门,我所看到的仍然是年嘉湖的平静。对于新的一天,我们的表情总是如此相似。它微微泛起的波纹就如同一个老者脸上的皱褶。

我也将老去,这仿佛触手可及的面容并不让我感到为人的紧迫,我只是羞于谈及年轻的心,它仍然偏执,充满好奇,明明知晓现实的残酷还保持着对梦想的追寻。就如同大多数时候我们并不知道何谓具体的希望,却要在不断的失望中抱紧它,或许我们抱紧的只是一个继续有意思地生活下去的理由。这当然很重要。起伏跌宕也好,风光无限也罢,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去轻视死水中的微澜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遭遇冒名参赛者!!!

  

今天在百度自己的时候赫然发现有人冒我之名参加“首届五彩河东全国爱情诗赛”!冒名之人竟然还是我所认识的人。

此人叫李向阳,娄底涟源人,有很长的诗龄,前不久他还来过我现在供职的《诗品》编辑部,我们有过交谈,因我家住娄底,在很久以前与其也有过为数很少的会面,自然没有任何防备。没想到的是,他居然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我的名义参赛,并在作者简介里注明“梦天岚,本名李向阳”。如果是别的我不认识的人取一个梦天岚还说得过去,他明明在二十年前就知道我,这一点有众多的诗友可以作证。看来,他是在有意为之。从下面截图中可以一目了然地看到他留的地址是娄底日报社,据我所知他本人并非娄底日报社的人。刚开始,我还不太相信此人是我所认识的李向阳,前不久我还把他的诗推荐给了《中国风诗刊》发表,以前我们之间也无任何过节,按理不该是他。正好他这次获奖的诗后有他的电话,打过去之后才证实正是他本人。他这样做到底有何企图?是获奖心切?还是因为虚荣心?或者

分类:评论 | 评论:4 | 浏览:5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湖水

  

一些波纹,细小的,在阳光或者昏暗里,

依靠风,或者自身的晃动,被看见。

 

为什么要去怀疑——那内在,

纵然有不失巨大的涡轮在旋转,

还有那些断掉的叶片、鱼腹中没有被完全消化的牙齿……

它们集体在淤泥里深陷,已不是一天两天。

 

为什么要去怀疑爱,那浮游之物,

它们繁殖的速度并不比消亡的速度更快。

 

一些波纹,细小的,在阳光或者昏暗里,

依靠风,或者自身的晃动,不被看见。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嘉湖畔(二)

  

3

 

不是我有意要隐藏什么。恰恰相反,在生活中我已经学会减法。

生活,这个永远处在当下的词从来就没有被我们驯服过。但我还是乐于提及它,凭良心说,这个无时无刻都形影相随的对手偶尔也会展露出它柔软的一面。它对我说——你的要求是如此之少。这正好也说明它的有限。一个人要想活得轰轰烈烈固然难,但要真正活到波澜不惊也绝非易事。我必须爱它,不是因为它会对我许诺什么。

在湖心小岛的三孔桥上,我有时会忘记自己。有一种流逝看上去像是从未流逝,时间和容颜更像是一种道具。还有一种流逝会让你一无所知,你虽怀揣好奇之心,却身心乏力,仿佛被无数的水蔓纠缠。三孔桥,三张半开的嘴,从未合拢,年嘉湖喂之以湖水的清凉、泥沙的沉积、鱼虾的成群结队,但它的胃仍然是空的。或许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嘉湖畔(一)

  

1

 

两年过去,700多个日夜也不过是眨眼之间。时间的双足仍浸泡在年嘉湖中,不时搅动起微澜。你说我是一尾鱼,在深水区,偶尔会游到水面上来,冒一个泡,再沉下去。对这种说法我表示认同。如果你说的是一种憋闷感,我倒是要保留自己的看法。修辞的要义就是精准。

时间无疑是一个独裁者,它的专制让人类无计可施,唯有顺从。

在面对时间的时候,最可怕的敌人是遗忘。当你坐下来回忆,仓库里的留存却十分有限,这个时候,你的本质更接近于一个失败的商人,你花费大把大把的真金白银结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1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鲁奖新出“蒸锅体”

  

梦天岚

 

 

 

第六届鲁迅诗歌奖入围名单出来的时候,我相信很多诗人之前都没有读过周啸天的打油诗,至少我没有读过。心里还想,这个周啸天说什么也会比那个柳忠秧强吧。看来,我还是太天真,不但差,差得还很离谱。昨天在聊天的时候,一个朋友说在网上买了一个蒸锅,正好周啸天有一句“不蒸馒头争口气”,因此,我也不能免俗地将周啸天的诗称之为“蒸锅体”。但我不怪周啸天,一个人把诗写到这样是他的能力问题。相反,我甚至有点同情他,毕竟是一个爱好诗歌的人,把诗写到这样而不自知的大有人在,并不少他一个。唯一让我不解的是,周啸天是一名大学教授,一名大学教授再无知也不会认为自己的这些连黄口小儿也能编造出来的打油诗可以跟古人去比。老祖宗泉下若有知,一定会从坟墓里跳出来打屁股的。这我就不说了,说出来只是白费了诸多口舌。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8页/7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蓝紫lz

2017-10-18

谭三超

2017-08-27

谭喜爱

2017-08-14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