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天岚私人作坊

过于神秘/以致我无法说出我的全部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128940
  • 开博时间:2005-08-06
  • 博客排名:第133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此西湖非彼西湖

西湖诗章

梦天岚

 

 

1

岳麓山下的鸟鸣里泊着一个湖,

它清亮,安然,相伴于微风。

时光铺就的水面不漫不溢,

泛若涟漪的湖岸亦是如此,

以曲线之玲珑,

引亭台轩榭惺惺相惜。

草木随行,皆欣喜无言。

 

2

日日新,亦眷恋旧情,

故而醉心于良宵,

沿途掌入夜之灯,花朵随之绽放。

至那幽深处,一轮明月端坐,

着轻纱薄裙,于顾盼之间,

把艰难人世看淡看轻。

 

3

北去的湘江带不走的,

你收纳入怀,在河西日夜浣洗。

尘世的汹涌渐次平静,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献与人物》2015年第四期刊发

《文献与人物》2015年第四期刊发

 

《文献与人物》2015年第四期刊发

 

《文献与人物》刊发吴昕孺先生写我的妙文《长发诗人梦天岚》,感谢编辑刘耀儒兄。特拍照存档。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树林深处(小长诗)

1

 

我沿着这条小径走了很久,

已人到中年,还得继续往前。

那树林深处,似乎一直有什么

在等我,似乎所有的疑问

都将在等待中归结为一个。

但只有极少数人在走,

因为未知的终点,

他们只专注于脚 下,

那缓慢的,匀速的,疾跑的,

甚至是懒散如我的。

 

仿佛落叶不只是落叶,

它们一层层铺在路上,

为了让那些经过的人,

发出悉悉窣窣的声响。

仿佛经过不只是经过。

总得留下些什么。

 

2

 

可我两手空空,

从清晨出发来到这里,

那时的雾气在聚合、涌动,

又于不远处的湖边慢慢地飘散。

若是抬头,会看见风的衣角,

它们挂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失眠

暗夜的星辰

泛着幽光    于水的浩瀚处

飘浮,没有终点

 

又如一宿的沉默

形同假寐,或者褪去肉衣

精赤奔走于窗外

这风中消失的游魂

终归会回到这里

 

不睡,是醒

是再深的困倦也不能左右的

呼和吸

 

是新挖的坟场

排除众议

不肯闭合于万千杀戮之后

 

                               &nb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萤火虫

月亮出不来,星星已经隐遁,

风也全无,没有什么经过树梢,

就连池塘里的水亦是平静的。

看,萤火虫。从小径上起飞,

三三两两,忽明忽灭。

一个世界遭遇撞击后的碎片,

需要捡拾,但它们过于微小,

必须依靠飞翔,来拉长自己。

为了让一粒光成为更多的光,

它们在身体里装小型发电机,

好家伙,一点声音也没有,

但还是飞不远飞不高。

没关系,喘口气再接着飞,

让孩子们的童年在后面追着跑。

等他们松开汗涔涔的手心,

所有的光都已熄灭,

世界正在以更微小的方式,

回到属于它的黑暗。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白鹭

1

 

我们谈到的白鹭,并不常见,

它们只喜欢春天的雨后,

在临近傍晚时返归丛林,

或从某个清晨的薄雾中飞来,

两只,三只,更多的时候是一只,

那个尚处在记忆中的少年,

会隔着田垅追着喊:“白鹭,白鹭!”

 

白鹭像是没有听见,

它飞过铁青色的山崖,

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

划过他仰望的头顶,又越飞越远,

终于在邵水河①岸边的浅滩上 ,

收敛双翅。一个不起眼的白色标点,

游离于一首长诗的某个章节。

 

2

 

时光对于这条河的朗诵从未中断,

它专注于漫步,但拒绝应和,

或从觅食与沉思中突然惊起,

如一个新词,溅起好看的水花。

 

他反复在心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用诗歌与这个世界秘密地抗衡

——读远人诗集《你交给我一个远方》

用诗歌与这个世界秘密地抗衡 

 

        在一个诗歌屡遭轻贱以至人人都认为可以成为诗人的时代,总有一批真正的诗人在用他们卓尔不群的写作做出无声的回击,远人就是其中一个。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诗歌能让写作者拥有一种 “与这个世界秘密地抗衡”的 力量,这与汉密尔顿所说的“诗歌能够忍受消弭的力量”不谋而合。当然,这样的“抗衡”不是指狭义上的意气用事,在这样一个“卓越沦丧而凡俗丛生”的世界,它更多的是指向一个诗人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殉道者

在头顶三尺的地方,

一根绳索垂悬,晃荡。

他蹦起来,但够不着。

 

“有人吗?”

他竖起的梯子,

无依无靠,

只好搬来垫脚的石头。

 

绳索不知断于何时,

刀割的印痕已经陈腐。

垫得还不够高,

他伸出的手,

无法将绳索拉长,

他又搬来更多的石头。

 

终于将自己套在绳索上,

一个活的结,他心满意足,

一百年,或者更久之后,

天空和大地恢复了联系。

 

但脚下的石头突然坍塌,

他的身体垂悬,晃荡,

保持一个仰望的姿势。

 

“多么愚蠢!”

他已来不及听到。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虫的鸣叫

谁知道,那些鸣叫里有不被穿越的隧道,

它们聚集于年嘉湖畔,采碎石,铺铁轨,

开着机车,把夏天提前搬运到这个春天。

多么繁密,这燃放中的炮仗和星光下的骤雨,

让我看到墙、圆弧棚顶和一个世界的挚爱。

 

尽管有无边月色,但我的世界清冷、沉寂,

如马蹄已逝的旷野,只属于凝望和等待。

我一次次远离这里,又一次次折返,

带着不可言喻的伤痛,回到内心的波澜。

 

该用怎样的汹涌才能应和。呼喊从未嘶哑,

它们扑面而来,一层层将我推搡,包裹,

当我经过,身后的空隙被迅速填满,

无非是让我更深切地感受自己——

我如此平静,这多么可耻。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发诗人梦天岚

长发诗人梦天岚

吴昕孺

 

我见过的长发男性诗人并不多。就湖南来说,谭克修原来留过长发,现短如牛毛;远人算是一直留着长发的,但也曾见过他削发明志。只有天岚,我不敢想象,他如果剪成短发会是个什么样子。

长发特别适合天岚。天岚长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冷峻、刚硬,不与谄媚往来,不和世俗苟且。虽然浓眉大眼不乏帅气,但抿紧的嘴角和蹙起的眉头往往泄露出他较真的态度。一头长发让他的面部线条顿时柔和起来。我一直觉得,天岚留长发不是为了在气度上增加分值——他从没考虑过这档子事——而是为了遮掩,长发有如一道门帘,挡住他人的窥伺,也让自己沉下心来细细含思、默念。我想,这就是为什么,天岚几乎不在诗文中自恋式地提到他的长发。难道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宫白云赏析《秋风》

秋风

  梦天岚

  

  

  你之所以不能理解这里的秋风

  是因为你不是它想触摸的人

  它在艳阳高照的懒散里

  而你把手拢进衣袖

  瑟缩在你的冬季

  就像你不想触摸到

  一个世界的冰冷

  正如你的懒散,风吹不动

  你只能带走少许的落叶和哀愁

  

  【赏析】

  

  天岚的诗灵性、禅性、智性、知性,有独我的对生命与人性的思考与引申的力量,具有精确的结构形式,自我蕴含特别丰富,对他诗歌的阅读不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4年湖南诗歌综述

  

在沉潜中吟唱

——2014年湖南诗歌综述

梦天岚

 

写在前面

 

进入2014年,新诗在经过长时间的沉寂、冷遇和非议之后,令诗人们感到些许欣慰的是这一局面略为改观。国内的一些电视媒体、电台和自媒体相继推出读诗、赏诗栏目,诗集的销售也有回暖的迹象,但大众对诗歌的观望仍然很难触及到诗歌的本质,任何一桩与诗歌有关的事件所呈现的大多是种种不失荒谬的表象,真正的诗人和诗歌要被大众所选择、接受和理解仍有很漫长

分类:评论 | 评论:2 | 浏览: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金翅鸟(短篇小说)

  

                                               一

 

有一种长有金翅的鸟一共在村里出现过三次,每一次出现都是在村里发生灾难的时候。

“第一次是付姓和胡姓的那场械斗,死了三个人,重伤二十好几,轻伤百余人。那样的打斗我这一辈子只看到过一回。”村长说,“那时我还穿着开裆裤,我爹就是在那场打斗中死的。”

秋宝娘在喊秋宝把家里的牛牵出来。

秋宝不去,大哥和二哥都在家里,秋宝要娘

分类:小说 | 评论:0 | 浏览: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子夜将近

  

——寄赠青年诗人马迟迟

 

 

多么安静。不是因为等待,

甚至不用去寻思那些之前的事,

世界因此变小,枝形吊灯为看得更清,

将所有的黑暗逼迫至墙内。

我坐在一张转椅里,十指交叠于胸前,

这算不上仪式,沉默也不是,

它只属于意识中的一个必然,不能言喻。

 

无非子夜将近,新的一天 正在到来。

我能听到它的脚步声:细碎,笃定。

未来从不以光明示人,但它将来自那里,

如同黑暗必将从墙内走出,

如同我们,总以为亲手点亮了什么。

 

看啊,所有的门都是旋转的,

正如我在这张转椅里看到的一样。

现在我闭上眼睛,为这即将逝去的,

先不急于离开,坐下来,我们一起谈谈,

先不谈这剩下的两小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元月

  

元月,不能料及的暖意正在到来,

这些白色的鸽子一次次飞临长沙的上空,

飞过阳光映照的年嘉湖。无论高处还是远方,

仿佛一眼就能辨认。心房也因之打开,

那些被囚禁的山河在一瞬间找到自己的真容。

当鸽子再一次飞过,它们终于确认,

这是2015年的元月,人们在互致问候:新年快乐!

 

我相信万物都在寻找合适的语言,迫于表达,

又不能无视这个未逝的冬天,只因还有可能的雪,

会在南方突然降落,甚至停留。北风肯定也会匆匆赶来,

清扫有时是必要的,不用担心墓碑上的字迹会被吹走,

它还要告诉我们,很多年过去,它仍然醉心于反复陈述。

被时光覆盖过的东西,并没有变旧、变软,它说,

“从未见过的总是新鲜的”,那么来吧,如一次短跑,

还有那拥挤的陌生人,把你们的眼睛全部擦亮,

看看吧,看看,就像是第一次到来,看看这世界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8页/7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