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天岚私人作坊

过于神秘/以致我无法说出我的全部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1129035
  • 开博时间:2005-08-06
  • 博客排名:第1335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露珠

它们收集了六种声音:

骤来的风雨声,

远去的马蹄声,

房梁的断裂声,

黑暗中女人的尖叫声,

野猫模仿婴儿的哭泣声,

还有一天中最后一声鸟鸣。

 

它们混合了七种颜色:

大海的深蓝,

江河的惨绿,

月光的虚白,

檐顶的青黑,

院墙的暗红,

草木的枯黄,

以及人性的灰。

 

大地以自己的眼泪为它们命名,

假手于一万片叶子的托举,

从深夜开始,让它们醒在有雾的清晨。

 

它们忍住了岁月的咸涩,

终致无色无味。

它们像珠子一样滚落,

悄无声息,而又不可拣拾。

它们一次次重返眼眶,

在阳光里映现更深的阴影。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打鼾的人

吭哧,吭哧,吭哧,呜……

 

他躺在宾馆的床上开火车,

但他并不知道。

 

不知道火车是绿皮的,

不知道从哪里来要开到哪里去,

不知道装的是人还是满满的一车煤,

不知道沿途要穿过多少山多少隧洞,

不知道要在哪个站台停歇一下然后继续开。

 

吭哧,吭哧,吭哧,呜……

 

闭上眼就能开,

开火车对于他是多么简单的事情,

不用关心方向盘,

不用检修铁轨,

不用扳道。

有时躺在家里的沙发上开,

有时趴在单位的办公桌上开,

落魄的时候曾蜷缩在公园的长椅上开,

他开的火车并没有在自己的梦里出现,

他甚至从未在梦里开过火车。

 

但他开的火车载过不少人,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叫匡瓢的人

 

     “匡瓢”二字在长沙口头语里出现的频率比较高,是“搞砸了”的意思。用这样两个字作为笔名,一是出于自嘲,二是辨识度高,想不记住都难。问题不在这里,问题是这个叫匡瓢的人却很少匡过瓢。人长得帅倒可以放在一边。他卖药,极好;开茶楼,极好;写诗,极好;写小说,更是极好。我担心,他若是再这样好下去,是可以好得没朋友的。

      若干年前,我通过远人认识匡瓢。那时,远人、谢宗玉、易清华、匡瓢和我经常到清华家楼下吃25元的 “热卤”,大片牛肉、豆皮加韭菜一盆,但一盆总是不够,多的时候要干掉两、三盆。五个人边吃边喝边海阔天空地聊,总要聊到深夜,留下一堆横七竖八的空啤酒瓶后方才散去。那时我对匡瓢了解得极少,只知道他能喝酒,喜欢微笑,操一口地地道道的长沙腔,喜欢在人的名字后面带一个“鳖”字,从其言谈中隐约知道这个人有十分丰富的生活经历,深谙人情世故。另外,还知道这个人刚刚开始写诗,但没怎么放在心上,对他写的诗

分类:随笔 | 评论:1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河之洲

你只是隔着水面与我相望,

但时光并没有被分割开来。

这么多年都已过去,

你还像个倦于呼救的溺水者,

习惯于被团团围困。

我无法阻止涨落的洪水,

一次次将你淹没,又一次次

让你浮现,像一条鱼,

于波光中露出长长的背脊。

 

可你从未游走,这定力,

想必潜在水中已经太深,

深到不可忖度,

只为守住这绝望中的孤独,

不被冲走。你自然知道,

成群的白鹭会振翅而来,

在你荒草丛生的发间稍作停留,

却不为探视。即使

偶有渔猎者撒网于此,

也不过是小憩而已。

 

你望着我,眼睛紧贴着水面,

我只有无数次蹲下来,

屏住与你一样的呼吸,

河水就在这样的对望中流失,

带着无比深蓝的叹息。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边城记

秋天再往深里走就到了边城,

隔着它,仿佛可以看到冬日的冰雪,

这与诗人的命运何其相似。

天,真的在变冷。女士们沿途披上新买的围肩,

男士们则抱怨少带了衣服,

但他们说这里有爱,如同说到棉絮与炉火。

 

直到爱,在这个细雨绵绵的下午出现,

直到排着纵队的孩子们,被一一认领。

仿佛爱和爱,在失散多年之后的一次重逢,

像三胞胎姐妹,让不同方向的暖流汇聚于此。

 

那个叫向淑敏的11岁小姑娘告诉我,

长大后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渐入深秋

这个城市的桂花正在掉落,

无数金黄的小耳钉,在石径上

铺了一层,细细碎碎地闪。

 

我从它们的香里,意外嗅到

毛桃在乡下成熟的那些个夏天。

树的浆液凝成柔软之物,

于痂痕处,呈现出透亮的褐红。

树下有什么在加速腐烂,苍蝇

抱着被撞死的决心飞来。

没有谁能趟过蝉鸣和阳光的深水区,

仿佛安静是一件令人极为不安的事。

 

桂花掉落时的簌簌声仍在继续。

 

高空的飞鸟像是来自旧岁月,

而不只是某个地理上的远方,

它们飞过,渐入深秋。

以致此刻的中年,少有波澜,

在蓦然仰首和低头之间,

往昔如同轻风,悄然拂过。

像是为了印证,奔跑

已不能检验出生命的弹性。

 

这不能触及的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蚕茧月

你的光被层层包裹,长出绒毛。

细细密密,仿佛冰凉之水冒出的热气。

 

仿佛那奔赴旷野的心,一旦慢下来,

就会长满根须,然后越来越慢。

 

仿佛被拽住,连风也吹不动,

所有的轻浮也因此变得异常沉重。

 

如那夜云,肥沃之土高悬,

隐约可见泥泞,一粒即将破壳的种籽深陷。

 

陷得更深的是那些仰望的头颅,

甘于蒙昧和混沌,被黑暗牢牢禁锢。

 

你说你已不能抬头,

像一只蚕那样,匍匐于一片桑叶之上。

 

也不能轻易破茧而出,

就算没有化蝶后的翅膀,你也能飞翔。

 

甚至不用发芽、抽枝、开花,

你一直是自己唯一的果实,从不掉落。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天

你试图听懂它。

它说与檐顶、草木、泥土、江河,

刚开始把嗓门压得很低,细声地说,

悄悄地说,说着说着就敞开了说。

这于你又有何干?

 

你穿行其间却不明究里。

它说与你的发梢、额头、脖颈、衣角,

说得唾沫星子乱溅,

你跳着脚,还嫌不够大声。

 

它说着说着,

最笨的花都开了,又打碎了,

就连最坚硬的石头也心软了,答应了,

你还蒙在鼓里。

 

可怜的你啊,勾着身子像一个逃犯,

急于躲到一扇隔音玻璃的后面,

急于喘着气拧干自己。

 

它滔滔不绝,说成洪流,

你呆呆地望着,

像看一场早已过期的灾难片。

你配上字幕:崩溃,崩溃,崩溃。

 

可怜的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青虫

它在一片树叶上用尽一个下午。

仿佛时间没那么重要,它只是拖着,

像拖一小截车厢,到站了也不卸下。

此刻天色已晚,它偶尔仰起身子,

露出新的噬痕,那锯齿状的铁轨,

镂空,用树下的湖水替代碎石和枕木。

只是它不会想到,接下来的昏暗,

该是一条多么漫长的隧道。

 

或许它想过,月亮会是隧道惟一的出口,

沿途它将看到由星星点亮的灯光,

而明天清晨便是它想要抵达的新世界。

 

问题是应该由谁来告诉它,

一只鸟开着的飞行器会提前降落,

枝条会因此剧烈抖动。来不及挣扎,

还有那不属于它的为数众多的下午,

将在太阳的余晖中,被葬送。

 

但问题是突然起风了,湖边的风,

潮湿,清冷,一阵接着一阵。

它在树叶密集的哗响中缩作一团,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她们结伴而行

——《花样年华十二钗》序

梦天岚

 

 

 

一直以为,孤独的人更懂得挚爱,也更专注于去成全自己内心的诉求。当一个人感到孤独的时候并不完全是因为喜欢它,而是因为沉迷已成为一种习惯,自然就会忽略掉很多的人和事,这样的孤独并非需要有人去真正懂得,远远地站在那里看着也是好的。捷克作家赫拉巴尔的著名小说《过于喧嚣的孤独》对于我们现在这种“过于喧嚣”的处境而言并未过时,孤独的她们结伴而行才更具有其现实意义,但需要某种颇为难得的机缘,又有惺惺相惜的情分在。

一介是有心人,亦特别用心,作为一位活跃在天涯虚拟社区多年的她更懂得这些孤独里有着历久弥香的韵致和鲜为人知的金贵,才想着把她们召集到一起。一朵,两朵,三朵……一共十二朵,十二位女子,都是花一般的妙龄,个个才貌双全,走到一起刚好是一座“大观园”,也刚好适合于一个春天所能承诺的,才有了这本《花样年华十二钗》。

分类: | 评论:1 | 浏览: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火烧云

西天的云已被烧成火红的铁块。

你不信,棉花的云,那么轻那么软,

有时像海绵,前几天还拧出过水来。

 

不信你看哪,火真的在烧云,

纯阳之火暗涌,如一炉子燃烧的

焦炭,再厚的云也会一点就着。

挨着的,没有挨着的,让烧,

像病毒,一传十,十传百……

但没有什么灰烬可以掉下。

 

你不信,当云被烧成一片火红,

怎么可能不烧成灰烬?就算是真的

烧成铁块,那么重,也会掉下来。

你仰着头看了好久,内心的灼烫,

却找不到来由。正如你此刻想到的,

这世界或许无所谓轻也无所谓重。

 

就连消隐的方式也如此奇特,

没有水,不冒烟,来不及嗤溜一声,

就灭了。你宁愿相信这是一个魔术,

表演结束,黑色的幕布将很快拉上,

你没有手杖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邕江之夜

江声依旧,不可听得过于仔细,

易被裹挟,至那远古的幽暗之处,

沿岸再多的灯火也定然照不见归途。

 

可以在堤上散步,照相,闲谈,

从傍晚往夜的深里,一直走,

有些台阶不可省略,必须穿过

古榕树垂悬的众多根须,穿过

日开暮落的朱槿,在某处雕花石栏边

站上一小会。不远处的垂钓者,

弓着腰身,竖立的浮标在水面颤动。

有风吹来,惹草木低语,争执,

患有重感冒的人不宜久留。

 

随后寻来的诗人谈到友人的病痛和死,

仿佛邕江正经过那里。更多的生

仍在继续,正如后来的长桌席间,

黑啤酒和红脸的歌唱不绝于耳。

狂欢虽然短暂,但足堪铭记,

聚或散,皆因流淌。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箴言录(一)

1、命运总是在以令人难以忍受的方式成就我们。

 

2、阅读对于一个写作者而言很重要,但光凭阅读还不足以支撑起一个写作者的虚荣之心。

 

3、对于写作者而言,阅读提供的是土壤、阳光、雨露,生长则是我们自己的事。

 

4、人生没有偶然。也就是说,我们一生中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必然的。

 

5、这个世界没有真正的天才,但天赋是存在的。当天赋进入到一种固定的程式,就如同进入到绞拌机里。天赋往往体现在某个单一的方面,如果后天努力的方向与这一天赋没有交集,天赋也是很容易被浪费掉的。

 

6、凭借自己的辨识能力,客观地看待和评说事物,应该成为衡量一个人最起码的道德标准之一。

 

7、梦想是有榜样的。没有榜样的梦想其实只是幻想而已。坚持自己梦想的人最终即使不能完全实现这一梦想,也完全有可能不断地接近这一梦想。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今的开阔之地,有白鹭常栖”

“如今的开阔之地,有白鹭常栖”

——感觉天岚

 

钟世华

 

 

梦天岚在“为先博客”上,至今还留着那首《春天颂》。昨天晚上,我又打马回去,读了一遍那首诗:

 

……

分类:评论 | 评论:1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孤独无人能懂

你看到了我的孤独,

你不懂,那不是一个人的孤独,

它那么巨大,

像雾霾,足以遮住整个天空。

 

它是一个不断膨胀的变异体,

但经不起时间的冷落,总有一天,

它会像食物一样霉变,像铁一样生锈,

像肉体一样溃烂。

是的,我的孤独没人能懂,

它只感染懂它的人。

这么多年过去,它仍然孤独。

 

也许你懂,那不是一个人的孤独,

可现在,它只属于我一个人。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8页/7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谭喜爱

2017-08-14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