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天岚私人作坊

过于神秘/以致我无法说出我的全部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
  • 总访问量:1128936
  • 开博时间:2005-08-06
  • 博客排名:第1334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习惯

我已习惯躺着思考

似乎这样就可以背对大地

 

我已习惯躺着时闭着眼睛思考

似乎这样就可以无视上天

 

我已习惯闭着眼睛在想象的微光中思考

似乎这样就可以反观自身

 

在背对大地时,我只有羞愧,

在无视上天时,我感到惧怕,

在反观自身时,我如此卑微。

我的卑微又如此孤独。

 

我已习惯我的孤独越长越大,

在想象的微光中。

 

 

                    2016/4/11于长沙年嘉湖畔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围墙外的鸟鸣

围墙外的鸟鸣(散文)

梦天岚

 

 

        中午时分,阳光不是特别刺眼。春分刚过,长沙的气温还有点低,这样的阳光让人感到厚道,暖和,相信园子里那些花花草草们的感受也会跟人一样,适合于换下旧叶,长出嫩芽,或忙于各自的花事,也适合于远眺,适合内心归于恬淡的人晾晒那些可有可无的阴影。最好是什么都不去想,当然这很难,换一句话或许更恰当——什么都可以想,而又什么都不会影响到你眺望的心情。总而言之,就是很放松的一种状态,这意味着你心里的那方天地正好和你看到的这方天地是吻合的。

        从六楼的窗台上望过去,目光掠过的是树冠,烈士公园的围墙,一处荒草杂乱的开阔地,稍远一点就是我多次在诗歌里写到的年嘉湖,湖的对面再过去是浓荫衬托的一座高达两、三百米的电视塔,若是往左侧看过去,除了高楼还是高楼。由于平时早已习惯这样的眺望,也就没有什么过多想要去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还是旧的

小区里的香樟树正忙着换上新叶,

多好,还有那些刚刚抽出来的枝条,嫩得……

我跟在一场细雨的后面。

水泥板架设的小径发出“空洞”的回应。

 

三月快要过去,我还是旧的。

也是,天灰蒙蒙,连阳光都不看我,

我低着头,行色匆忙,

从一片阴影走进另一片阴影。

 

“属于你的春天再也不会回来。”

当我这样告诉自己,其实是在替年龄说出。

这也没什么,即使不说你大致也会知道,

一个怪人,似乎乐意待在自己的旧里翻东西。

 

没错,我要回到伤痛和绝望之前,

找到那台老式的录音机和一盒卡带,

那里除了少许的杂音,只有一个婴儿醒来时的哭声。

 

 

       &nb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嘉湖上空的鸟鸣

它忽而向下,

又忽而向上,

它的鸣叫,短促,慌乱,

合着翅膀高频率振动,

像在一根垂直的绳子上打结。

 

它看到了什么?

湖里的天空和湖上的天空,

哪一个更为牢靠?

它忽而向上,

又忽而向下,

像一个迷途者。

 

我惊讶于它的孤独,

那样小巧,干净,紧致,

悬在十几米的空中,不被分享。

它的鸣叫里显然有烧焦的糖,

仿佛透着不为人知的哀伤。

 

我在湖岸上远远地看着,

生怕一分神,它会突然消逝。

 

我猜想它一定是预感到了什么,

但又不能确定。

我下意识地挪动一下双脚,

湖岸上的大地并没有异样,

再抬头望向更远的天空,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它想抖落身上的羽毛

一个字像一只鸟停在电线杆上,

它想抖落身上的羽毛。这有多难?

 

它的羽毛原本是白色的,那种白,

在暴雨天能划破乌云密布的天际,

若是遇到一场大雪,你会找不到它,

直到所有的雪都化了,只剩下它,

迎着太阳光飞,格外耀眼。

那令人仰望的飞行,如同神迹。

 

但现在它想抖落身上的羽毛。

 

不知从何时起,它的羽毛由白变灰,

再由灰变黑,像一件浸满油污的脏衣服,

即使在熟睡的深夜,它的黑也会一直醒着。

 

是的,此刻它只想抖落身上的羽毛,

这个愿望是如此强烈。这有多难!

 

是它高估了自己,抖落变得徒劳。

它不得不借助嘴和爪子的尖利,

羽毛被一根一根地拔下来,

这是它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身体里藏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深渊

 

回头即深渊,

正好印证时光的陡峭。

 

攀爬一向是艰难的,

生路之坚硬和光滑,

足以令胆怯者骨头发麻。

好在有藤蔓伸手过来,

或许还有可供踩踏的云梯,

其实是时光在托着你,

它只是让你回头看看,

并不是真的要你松手,

就算是松手也会悬在那里,

掉不下去,

这就好比你想从中年回到童年,

但没有人能够如愿。

就连待在原地,也不能,

它不会等你,

而你,又不甘心,

不甘心这无谓的消磨,

甚至会害怕,

害怕被整个世界抛弃。

只有接着往上爬,

向着那个让人变老的地方,

直到你爬不动的那天。

你专注于此,

缓慢,像一个小黑点,

晃荡着你身体里的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花生的智慧

花开在明处,果实却结在暗处,

埋得不深,沙土的松软更利于沉思。

 

传说中的未卜先知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比方说人是懒惰的,不擅长清洗,

为此它们编织壳,将红皮果实一尘不染包在壳里。

人的两个手指头力度的大小,也可以掂量,

它们的壳因此不能太硬,要刚刚好,

另外人类比较性急,怕麻烦,脾气也坏,

只能让他们稍稍用力,壳嘴就要及时裂开。

果实里还要藏有暗香,香味不宜过于浓烈,

要等到在烘、炒、煮时一齐散发出来,

以勾起人类无法填补的食欲。还有,

果肉要便于咀嚼,有很好的质地和口感,

有补血、健脑、生发、壮阳的功能,

尤其适合于在下雨天用来佐酒。

也适合于一粒一粒向空中抛撒,

再张开嘴来接时,不会崩掉牙齿。

 

人类就着花生米谈天说地,

却从不谈论花生,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沙的阳光依旧很好

想象中的棉线和绷带都没有出现,

长沙的阳光依旧很好,

这燃烧的独轮依旧在上空匀速地滚动。

 

从东到西,香樟树消除迟疑向它招手,

当它经过年嘉湖,那里有一万张未经修饰的笑脸,

持续荡漾。看看吧,大人和孩子们都出来了,

空气中到处是它撒下的光的种籽,

掉落到谁的身上,就会在谁的身上发芽。

 

关于这个冬天的传言到此止步,

说明空气中还有太多的秘密不为人知。

 

整整一个下午我都在湖边徘徊,

并非寻找什么,丢失的东西已那么多,

属于我的秘密却少得可怜,

它们待在大脑的某个角落,那里安静、阴冷,

它们有生长的渴望,但它们有硬的壳。

 

长沙的阳光照不进去,尽管它依旧很好。

让人想起一件烤得焦黄的旧棉衣,

想到那个通体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冷风吹

我熟悉那个吹着口哨的人,

他留着跟我一样的长发。

这些年他去过太多的地方,

用他身上藏着的刀子,玩杂耍。

 

一年前我在烈士公园的东门见过他,

那天太阳很好,他对着我冷笑,

他的刀子在腰间闪了一下,

我看到一道道寒光和他转过去的背影。

 

听说今年他还会回到这里,

他已将身上所有的刀子磨得飞快。

我哪里也没去,一个人待在年嘉湖畔,

没日没夜地打制一副盔甲。

 

能用的铜片越来越少,

离他到来的日子则越来越近,

我的盔甲迟迟不能完工,这让我感到害怕。

 

我的害怕折磨着我,

我的害怕变得越来越坚硬,

它们最终弥补了盔甲缺失的部分。

 

 

&nb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浅谈诗歌写作的难度

       诗歌写作是有难度的。这是一种常识,本不应该成为一个话题来予以讨论,既然要摆到桌面上来,并且是郑重其事,那一定是因为这一话题具有十分迫切的针对性。事实也的确如此。作为一名诗歌编辑,我每天都要阅读大量来稿,而这些来稿中没有写作难度的占绝大多数。这说明有很多写作者并没有充分意识到这个问题,或者说意识到了却没有能力去解决这个问题。

写作的难度不仅是体现在创作上,同样也体现在阅读、欣赏和推广上。诗歌之所以造成现在这样一种看似热闹实则沉寂的局面,首当其冲的原因在于很多读者和诗歌写作者并不清楚它的难度。没有难度也好,看不到难度也罢,都意味着敬畏之心的缺失。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如果一本诗刊的编辑看不到写作的难度,就可能错过一些真正优秀的诗人和作品;如果媒体的记者看不到写作的难度,他们所宣传和炒作的对象就有可能名不副实。如果长此以往,产生的后果将会是读者分不清诗歌的优劣,或者说因阅读的不满而看轻所有的诗人,他们判别一个诗人的高低,凭的就会是名气而不是作品,从而遮蔽掉真正优秀的诗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座被废弃的游园(组章)

断墙,铁门

 

        一群时光经过这里。

有些时光正当年轻,它们像风一样穿过,为了记住它们的样子,裸露的水泥和钢筋用自身的尖牙利齿撕扯着它们的衣角。挽留,有时是多么尴尬的事情。

有些时光不甘心老去,它们在不厌其烦地敲打铁门。铁门紧锁,敲门的手渐渐枯萎,那些老去的时光的脸俯在门上,渐渐泛黄,终至褐红,如斑斑锈迹。

有些时光终成传说,像活在与游园有关的梦境。如今酣睡于言语之间,说,醒在声音里,不说,活在想象中。有时也沉寂如黑夜里的树枝,一截一截地死去。

还有些时光如同幻影,轻盈,高蹈,一个翻身,就隐没于游园之外,再寻时,早已杳无踪迹。

分类:散文诗 | 评论:0 | 浏览: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散文《遗失的河滩》入选《绝版的抒情》一书

散文《遗失的河滩》入选《绝版的抒情》一书

书名:《绝版的抒情》

 

主编:孔见 王雁翎

 

出版社:当代中国出版社

 

内容简介:

 

本书是中国新锐作家散文精选。共收录散文31篇。作者以“70后”“80后”为主,近年来频频摘得“鲁迅文学奖”“冰心散文奖”“老舍散文奖”等重量级文学奖项,堪称中国散文的中坚。他们的名字常见于《人民文学》《青年文学》《散文》《天涯》等文学刊物,留恋乡土、风物、人情,关怀现实、生活、底层,触及灵肉、哲思、人生。

 

分类:散文 | 评论:0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冬夜

一个男人的中年面水而立,

他不再感叹时光,

那风中的波澜所掩藏的,

是数不清的暗涌,

恰如人心的深处。

 

他不再感叹,

除了时光,

还有什么可以永久?

爱已不能连续,

甚至连美也无人欣赏,

只余下这冬夜的冷寂。

 

他是不是也应该停止歌唱?

当他这样问,

他是不是应该将路过的火堆,

再一次点燃?

当他转过身去,

还有什么能够照见,

他眼底的泪光?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孔雀绿

 

假如你猎到一只雄孔雀(我说的是假如),

你一定要记得,把它最长的尾羽插在门头上。

那泛着金属之光的绿,是它睁大的眼睛,

让它在死后还能看到并保持自己的飞翔。

像往常一样它不会飞得太高,美是沉的,

正好在你抬头的位置,但你不能看得太久,

那绿里涂了太多的毒粉,看久了头晕,

会陷入丛林一样密集的幻觉,甚至耳鸣,

会不间断地听到它在求偶时发出的叫声。

 

“啊—喔,啊—喔”,那叫声近乎凄厉。

仿佛爱是藏在骨头里的痛,正在开裂,

在强忍不住的时候终究要迸发出来。

假如你是一只雄孔雀也一定会这样,

(我说的还是假如,当然你肯定不是)

你不可能有真正的孔雀绿,纵有上百只眼睛,

甚至它们事先都描好了很深的眼影,

你也永远不可能把它们张开成一把扇子,

就算你飞得再高也是枉然

分类:诗歌 | 评论:4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冷月

你一定隐瞒了什么,

那对于这个人世最重要的,

我不会透露半点。

 

这源于你我相惜的情分。

你看众生,眼神慈爱,纯净,

你看我,波光中总是别有深意。

 

但今夜不同,你看不到我,

我躲在一个你看不到的地方,

看从前的你,如何追着我跑,

把太阳早早地追下西山,

把山冈追成一条好看的弧线。

那时的你只属于我,

可我不能看你看得太久,

怕自己会忍不住流泪,

因为你,我想起那些被辜负的人,

他们跟你一样,曾照亮过我,

不像今夜,我如此黯淡,无以回报。

 

我的光如泅深海。

它沾染了你的孤绝和高冷,

却并不懂得你的沉寂和坚守。

 

你一定隐瞒了什么,

那对于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8页/7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