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天岚私人作坊

过于神秘/以致我无法说出我的全部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2
  • 总访问量:1128645
  • 开博时间:2005-08-06
  • 博客排名:第1333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审判者(10首)

我的罪

 

一直观望

却从不指认

只在文字里磨刀

越磨越钝

然后闲置在墙角

一点点锈蚀

 

 

审判者

 

我宁愿把犯下的罪

交给老天爷来审判

也不愿意交给人类

因为他们犯下的罪

大得多

但他们仍然活得很好

他们把自己当神

只审判别人

从不把老天爷放在眼里

 

 

我只赞美大自然

 

我只赞美大自然

只有大自然

才配得上我的赞美

但我不配

无论我怎么赞美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昕孺兄互评

窗帘

吴昕孺

 

我喜欢你因垂落而带来的

大片阴影

像秋天收割后的稻田

蕴藏着稻浪翻滚的金黄气息

像一只巨大蝙蝠

噙住的深褐色黄昏

像月光的便衣

在柳梢的高速路上狂奔

 

你突然静止,有如

时间的镇纸,让风徒然

你像搔首弄姿的

风光明信片的背面

在经过一个梦时,不小心

生下秘密的孩子

我喜欢你天衣无缝的模样

心跳,像一只正在翻倒的酒杯

 

赏析:

吴昕孺的《窗帘》是一首“关上-打开-关上”的诗,窗帘关上的是窗外的世象,窗帘关上的同时心象得以打开,心象所指向的是另一种物象世界。由窗外的喧嚣(搔首弄姿的风光明信片)到内心的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猫头鹰

你的毛发里透着夜,更深的夜,

经过沉思而又不被月光看见的夜,

以及腐物吸附在你身上的气味,

墓地,活死人的气味。

 

对此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保持必要的警惕。

那揪心的奔逃,有不被洞穴所接纳的绝望,

在你翅膀的覆盖之下。

&nb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岳阳行(组诗)

夜游南湖

 

这里有上等的绸布,

一艘游船在上面裁剪,绣花,

多好的花,它们翻涌着,

瞬间开放,瞬间凋谢。

那些准备朗诵的人没有看见,

他们刚刚穿过一场小雨,

刚刚登上这样一艘游船。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夜对谈

“就算是想象也够不着你的形体。”

“让我想想,再想想……我的形体。”

 

“可是,那些光对应着你的脏器。

透过玻璃能看到你稍远的地方。”

“不要轻信自己的眼睛。

那被蒙蔽的……病,及它的军队。”

 

“杀戮和痛并没有将你打败。”

“我有数不清的磨刀石,它们派上了用场。”

 

“……忍受并不能长久。”

“越是锋利的东西,只会让我愈合得更快。”

 

“而我过于迟钝,老是跟自己较劲。”

“但不至于失控,这没什么不好。”

 

“我说的是昏睡,或将醒未醒。”

“谁都知道,醒有多么可怕。”

 

“我醒着,可什么也拎不清。”

“拎不清,才能心存侥幸。”

 

“可是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梦天岚(周实)

周实老师是我十分敬重的文坛前辈。多年来,他写的书,他编的刊物,他鲜明的个性和独特的人格魅力,一直都在潜移默化地滋养着我。周实老师是我生命中的贵人,他对我的关注和鼓励从未间断。这首《致梦天岚》是他昨天写的,从这首诗中我读到了一个前辈对后辈的惺惺相惜,也读到了一位大家卓尔不群的文人风骨,他的自嘲,他的不屈,他的决绝,以及他所秉持的一切,只因他内心的坦荡,我还读到,这坦荡的最深处有不为人知的大爱。我的一位朋友读了这首诗之后对我说:“读了周老师写给你的诗,与其说是赠诗,不如说是倾诉之诗,悲凉之诗,孤绝之诗,他不仅给自己命了名:流亡者,也给中国大地上因追求自由独立精神而失却‘家园’和‘道路’的极少数同道者命了名。”朋友说得极是。 2012年,周实老师还为我的长诗《神秘园》写过一篇题为《梦天岚的心》的文章,一并附在后面。这于我而言,是莫大的福分。

 

致梦天岚

周实

 

 

很遗憾

我只是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下水

 

谁能看见它们的奔涌像棉絮,

包裹着类似于冬天的冷笑。

谁的手,能触摸到那冷笑中的暖意,

在更黑更深的岩层,相撞,

或者如胶似漆。是否会有碎片,

比月色更锋利。是否沦为粘稠之物,

比未了的怨恨还磨人。

 

谁能肯定,它们才是水作的骨头,

用来支撑被掏空的大地。

 

 

                                        20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走(小长诗)

1

 

你行走,不是要让风省略它的新羽毛,

也不是因为空气比水稀薄,只因封闭

比静止更令人担忧。是病,皆有魔性,

事实证明计步器提供的数据并不可靠,

此时的你更倾向意念和心情是否合拍,

而形容词总有夸张的嫌疑,你要真实,

肉身又过于卑微,常混迹于泥土之中。

 

才想慢下来,保持必要的警觉和距离,

这关乎到做人的本分。你可以不相信,

直到付出代价,不像梦醒过后无非是

虚惊一场。无形中,你只会宣判自己,

戴上枷锁,必然让行走有诸多种不便,

你甚至会憎恶那个拿着一片钥匙的人。

太慢,一片好心的钥匙也会成为鞭子。

 

冷不丁就抽打过来,会有间歇性痉挛。

还有自尊,你用力抱紧的却在远离你,

这不符合常情。当然,不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凤尾关

关羽去长沙的时候途经这里,

他用青龙偃月刀劈开过一块石头,

又在另一块石头上磨他的刀。

 

这些真假莫辨的石头还在,

它们卧在山中一条古道边的草丛里,

靠回忆刀子留下的锋芒度日。

我站在上面,感觉自己越来越钝,

这磨人的岁月啊,

不知还有多少关口要过。

 

不知还有多少诗人,

会像我们一样来到郭镇乡,

来到这个小桥流水人家的村子,

像周瑟瑟一样用手机拍照,发微信。

像黄明祥这个坏家伙一样,

让我摆弄出各种姿势和表情,

却只拍下闪现在河水中的倒影。

 

眼前的凤尾关倒更像是一座凉亭,

不必急于过去,先坐下来讨杯茶喝,

顺便向桥下的流水打听一下未来的事,

然后像那些由着性子的鸡和鸭,

关里关外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放飞夜鹭

它的腿伤还没有痊愈,

一个小伙子守护了整整一晚。

自始至终,它用泛红的眼睛,

保持着穿透黑暗和人心的锐光。

 

“多么好看的一只鸟。”

 

当笼门在洞庭湖边打开的那个瞬间,

一群志愿者和诗人见证了它的犹豫,

有那么几秒钟,它没有急于飞走,

仿佛想让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下来。

 

时间真的停了一下,

洞庭湖来不及收回张开的怀抱,

天,也比以往显得更空,

像是得到某种程度的清扫。

 

当放飞的夜鹭成为紫色的闪电,

我们听到紧跟在它身后的雷霆。

 

但大地并没有因此抖动,

它奋力地拍打翅膀,却无法将我们一同带走。

直到它越飞越远,不再被看见。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爬麻布山

没有悬崖峭壁,

一条新挖的路通到山顶。

不算长,也不算高,

容易满足攀爬之心。

 

有人建议到这里来租一块地,

种各种各样的疏菜。

而我只想种石头,

种各种各样的石头。

现成的种籽,黄澄澄的土,

阳光和风刚刚好,

偶尔会下一场雨,

不用除草,不用施肥。

它们会长得很慢,

有足够的坚硬,来考验人心。

它们会一直在那里,

不变质,不腐烂,不会辜负

那个传说中穿着麻布衣的年轻后生,

他可以站在任意一块石头上,

一眼就能望见洞庭。

 

当我们从山上下来,

迎面碰见炊烟和雾蔼,

它们手拉着手,像一对亲姐妹,

我种下的石头里,

必定会有它们的情人。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夜游南湖

这里有上等的绸布,

一艘游船在上面裁剪,绣花,

多好的花,它们翻涌着,

瞬间开放,瞬间凋谢。

那些准备朗诵的人没有看见,

他们刚刚穿过一场小雨,

刚刚登上这样一艘游船。

 

头顶的天空越垂越低,

他们忙于在甲板上合影留念,

有的让湖风把头发吹乱,

有的聚到船舱里交谈。

 

夜,这黑色的大幕颤抖着,

仿佛它的某个脏器被光撕裂。

朗诵开始,各种腔调开始,

诗歌的假音部分盖过发动机的轰鸣。

整个南湖像安装了消声器,

它的水域因此比往常更宽,

一如它此刻的沉默。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将深思安放于别处

——师飞诗歌印象

梦天岚

 

 

中国的新诗走到今天,什么人都可以自诩为诗人,什么出格的题材都有人涉及,什么恶心的语言都有人用过,算得上是山头林立,花样玩尽,丑态百出。无知媒体为了吸引眼球以此为噱头推波助澜,搞得中国诗坛更是乌烟瘴气良莠不分,倒是那些真正的好诗人好诗歌却少有人问津。于是一些有良知的人坐不住了,他们担心这种日趋恶劣的诗歌生态会影响到后来者。事实上这样的担心很有可能是多余的,因为时间会比指责和谩骂更无情。受影响是肯定的,或多或少而已,但就算是处于成长期的后来者也会慢慢地建立起他们的审美趣味,误入迷途的注定会自生自灭,富有创见的自然会被人记住。砂砾中终归有黄金,他们当中也终会走出未来的大师。令人惊奇的是,从师飞的身上我几乎很少看到时下不良风气的影响,如果据此就说这个年轻人不合时宜,难免会有失偏颇,我更愿去相信师飞另有所图。不难发现,朦胧诗所形成的诗歌传统在他的身上体现得似乎更为充分;从他的诗歌文本上来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吴昕孺:从原野走向远方的诗人

说起来有点令人难以置信,书生曾是吴昕孺给我的第一印象。还在很小的时候,我就对书生的形象有过遐想,遐想中的书生都是谦谦君子,外表文弱,却有满腹经纶,他们一个个清逸脱俗,言谈举止里无不透着书香。在十年寒窗苦读之后,他们也大多怀揣着通过科举进入仕途,成为士大夫或光耀门楣或一展“治国平天下”的宏愿。遐想终归是遐想,何况这遐想还停留在一个人的少年时期,那种由有限闲书所获取的对古时书生的描述,与当下的现实大相径庭所带来的失落感,自然会在所难免。但这样的遐想并非一无是处,无形中它会衍化成一种情结,一种轮廓模糊的标准。直到遇见吴昕孺,我的脑海里竟突然间跳出的一个词就是“书生”,仿佛这个词已为他准备了很久。

一位从湖南师范大学政治系毕业的高材生却没有选择仕途,而是选择留校,在校报当了一名普通的编辑,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四年后,吴昕孺调至湖南教育报刊社,在《湖南教育报》编辑文学副刊,再后来又编杂志,在编务之余进行文学创作。在我看来,吴昕孺选择的不仅仅是编辑这个职业,他真正选择的

分类:诗歌 | 评论:5 | 浏览:2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四月的某个傍晚

湖水按下快门。

 

暮光将尽,蝙蝠是空中散乱的纸灰。

堤岸上的垂柳和香樟为保持静穆,

收拾好凌乱的鸟鸣。随之而来的黑是粘合剂,

到处生根,可见的空隙越来越少。

似乎没有人挽留,这一天中最后的面容。

 

可是四月,短袖已代替长袖露出胳膊。

那些出来散步的人,像得到解放,

他们没有冒烟,但想着身体被点燃的样子。

 

仿佛有一种香,来自根部的腐烂。

呼吸因此变得急促,一种未知的死亡,

离我们很近,这反倒让记忆复活过来。

 

兴许是雨季产生的作用。它刚刚过去,

谁知道它在经过我们的时候说了些什么。

那胀满潮湿和欲望的嘴,已经闭上。

 

而我们,正试着打开自己。

 

 &nb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8页/71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sweetswing

2017-03-28

诗酒试年华

2017-03-08

daisyli_88..

2017-02-23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