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天岚私人作坊

过于神秘/以致我无法说出我的全部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29621
  • 开博时间:2005-08-06
  • 博客排名:第1327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山坡上的一块石头

它同样有着自己的坡度,

但它安心于领受清晨的露水,被牛蹄尊重,

为成群的野菊花所眷恋。

 

这样的高度正好用来眺望,或聆听风声,

在有星光的夜晚想清一些事情,

当然,适当的回忆也很有必要,

但万物沉寂,各自怀有不被倾诉的秘密。

 

既然快乐如此短暂,苦痛就无须再提。

它不再滚落,尽管它有一颗陡峭的心。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沙丘前的一块石头

有一种抚摸从未间断。

是流水,又不是流水,

是绸缎,又不是绸缎。

是绕过来的手臂,是指尖,

是抚摸过后的触碰,

带着体温,响声细碎如瓷。

 

为此它露出笑意,

露出残阳下粗毛孔的鼻尖。

它锯齿状的眉毛下,

一双眼睛正准备睁开,

当时间像风一样奔走,

当它的心变得从未有过的柔软。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旷野里的一块石头

它仰慕的月亮,有着不可触及的孤独。

它嫌弃的自己,在一堆乱石中。

 

它也是孤独的。

它的孤独没有光源。

偶尔因碰撞溅起的那点火星,也倏忽熄灭,

在它无数次想把这旷野点燃之前。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坟头的一块石头

有人叫它墓碑,它没有同意。

它立在一个逝者的坟前,

和众多的茅草为伍。如果它有双足,

一定会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独自下山,

但它没有,刻在上面的字足以打断它的任何念头。

 

它只好站在那里,为一个逝者,

用最简短的话和一堆孝子贤孙的名字告诉路人,

一个人在死后如何才能继续活下去。

 

这让它有别于从前的浑噩,

烈日下的灰白和雨夜后的鞭痕犹在,

坚硬不能抵御的,只怕意志也不能。

清醒,反倒成了不治之症。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嘉湖诗章

1

 

当我在键盘上敲出“年嘉湖”,水波就会

在屏幕上漾动。濡湿的灰尘也随之消遁,

尚未远逝的年华亦不再堆积,它们结伴漫游,

只带动轻风。我会准时出现在五月的堤岸,

与香樟和垂柳站成一排,以便立此存照。

逆光中,不远处还有从不言语的月桥,

当作阳光的面,它的孤傲会分泌出石头的蜜。

一对情侣刚刚经过那里,他们在桥头有过的缠绵,

如同没有刻下的浮雕。让人想起看不见月亮的夜晚,

湖水从桥下经过,无声地涌动,总是怕惊扰什么。

 

坦露不能代替荒芜,遮蔽和等待也不能。

如同一个专注于眺望的人,笔挺地站在那里,

谁能看到他内心的荷塘,始终占据湖的一角?

放眼望去,绿被铺满,荷叶上水珠摇荡如星辰闪烁。

每晚步行至此,我总喜欢在一旁的排椅上多坐一会。

木质的排椅,历经风雨的点化后变得灰黑,柔韧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审判者(10首)

我的罪

 

一直观望

却从不指认

只在文字里磨刀

越磨越钝

然后闲置在墙角

一点点锈蚀

 

 

审判者

 

我宁愿把犯下的罪

交给老天爷来审判

也不愿意交给人类

因为他们犯下的罪

大得多

但他们仍然活得很好

他们把自己当神

只审判别人

从不把老天爷放在眼里

 

 

我只赞美大自然

 

我只赞美大自然

只有大自然

才配得上我的赞美

但我不配

无论我怎么赞美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昕孺兄互评

窗帘

吴昕孺

 

我喜欢你因垂落而带来的

大片阴影

像秋天收割后的稻田

蕴藏着稻浪翻滚的金黄气息

像一只巨大蝙蝠

噙住的深褐色黄昏

像月光的便衣

在柳梢的高速路上狂奔

 

你突然静止,有如

时间的镇纸,让风徒然

你像搔首弄姿的

风光明信片的背面

在经过一个梦时,不小心

生下秘密的孩子

我喜欢你天衣无缝的模样

心跳,像一只正在翻倒的酒杯

 

赏析:

吴昕孺的《窗帘》是一首“关上-打开-关上”的诗,窗帘关上的是窗外的世象,窗帘关上的同时心象得以打开,心象所指向的是另一种物象世界。由窗外的喧嚣(搔首弄姿的风光明信片)到内心的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猫头鹰

你的毛发里透着夜,更深的夜,

经过沉思而又不被月光看见的夜,

以及腐物吸附在你身上的气味,

墓地,活死人的气味。

 

对此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保持必要的警惕。

那揪心的奔逃,有不被洞穴所接纳的绝望,

在你翅膀的覆盖之下。

&nb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岳阳行(组诗)

夜游南湖

 

这里有上等的绸布,

一艘游船在上面裁剪,绣花,

多好的花,它们翻涌着,

瞬间开放,瞬间凋谢。

那些准备朗诵的人没有看见,

他们刚刚穿过一场小雨,

刚刚登上这样一艘游船。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与夜对谈

“就算是想象也够不着你的形体。”

“让我想想,再想想……我的形体。”

 

“可是,那些光对应着你的脏器。

透过玻璃能看到你稍远的地方。”

“不要轻信自己的眼睛。

那被蒙蔽的……病,及它的军队。”

 

“杀戮和痛并没有将你打败。”

“我有数不清的磨刀石,它们派上了用场。”

 

“……忍受并不能长久。”

“越是锋利的东西,只会让我愈合得更快。”

 

“而我过于迟钝,老是跟自己较劲。”

“但不至于失控,这没什么不好。”

 

“我说的是昏睡,或将醒未醒。”

“谁都知道,醒有多么可怕。”

 

“我醒着,可什么也拎不清。”

“拎不清,才能心存侥幸。”

 

“可是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致梦天岚(周实)

周实老师是我十分敬重的文坛前辈。多年来,他写的书,他编的刊物,他鲜明的个性和独特的人格魅力,一直都在潜移默化地滋养着我。周实老师是我生命中的贵人,他对我的关注和鼓励从未间断。这首《致梦天岚》是他昨天写的,从这首诗中我读到了一个前辈对后辈的惺惺相惜,也读到了一位大家卓尔不群的文人风骨,他的自嘲,他的不屈,他的决绝,以及他所秉持的一切,只因他内心的坦荡,我还读到,这坦荡的最深处有不为人知的大爱。我的一位朋友读了这首诗之后对我说:“读了周老师写给你的诗,与其说是赠诗,不如说是倾诉之诗,悲凉之诗,孤绝之诗,他不仅给自己命了名:流亡者,也给中国大地上因追求自由独立精神而失却‘家园’和‘道路’的极少数同道者命了名。”朋友说得极是。 2012年,周实老师还为我的长诗《神秘园》写过一篇题为《梦天岚的心》的文章,一并附在后面。这于我而言,是莫大的福分。

 

致梦天岚

周实

 

 

很遗憾

我只是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地下水

 

谁能看见它们的奔涌像棉絮,

包裹着类似于冬天的冷笑。

谁的手,能触摸到那冷笑中的暖意,

在更黑更深的岩层,相撞,

或者如胶似漆。是否会有碎片,

比月色更锋利。是否沦为粘稠之物,

比未了的怨恨还磨人。

 

谁能肯定,它们才是水作的骨头,

用来支撑被掏空的大地。

 

 

                                        20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行走(小长诗)

1

 

你行走,不是要让风省略它的新羽毛,

也不是因为空气比水稀薄,只因封闭

比静止更令人担忧。是病,皆有魔性,

事实证明计步器提供的数据并不可靠,

此时的你更倾向意念和心情是否合拍,

而形容词总有夸张的嫌疑,你要真实,

肉身又过于卑微,常混迹于泥土之中。

 

才想慢下来,保持必要的警觉和距离,

这关乎到做人的本分。你可以不相信,

直到付出代价,不像梦醒过后无非是

虚惊一场。无形中,你只会宣判自己,

戴上枷锁,必然让行走有诸多种不便,

你甚至会憎恶那个拿着一片钥匙的人。

太慢,一片好心的钥匙也会成为鞭子。

 

冷不丁就抽打过来,会有间歇性痉挛。

还有自尊,你用力抱紧的却在远离你,

这不符合常情。当然,不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凤尾关

关羽去长沙的时候途经这里,

他用青龙偃月刀劈开过一块石头,

又在另一块石头上磨他的刀。

 

这些真假莫辨的石头还在,

它们卧在山中一条古道边的草丛里,

靠回忆刀子留下的锋芒度日。

我站在上面,感觉自己越来越钝,

这磨人的岁月啊,

不知还有多少关口要过。

 

不知还有多少诗人,

会像我们一样来到郭镇乡,

来到这个小桥流水人家的村子,

像周瑟瑟一样用手机拍照,发微信。

像黄明祥这个坏家伙一样,

让我摆弄出各种姿势和表情,

却只拍下闪现在河水中的倒影。

 

眼前的凤尾关倒更像是一座凉亭,

不必急于过去,先坐下来讨杯茶喝,

顺便向桥下的流水打听一下未来的事,

然后像那些由着性子的鸡和鸭,

关里关外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放飞夜鹭

它的腿伤还没有痊愈,

一个小伙子守护了整整一晚。

自始至终,它用泛红的眼睛,

保持着穿透黑暗和人心的锐光。

 

“多么好看的一只鸟。”

 

当笼门在洞庭湖边打开的那个瞬间,

一群志愿者和诗人见证了它的犹豫,

有那么几秒钟,它没有急于飞走,

仿佛想让时间在这一刻停止下来。

 

时间真的停了一下,

洞庭湖来不及收回张开的怀抱,

天,也比以往显得更空,

像是得到某种程度的清扫。

 

当放飞的夜鹭成为紫色的闪电,

我们听到紧跟在它身后的雷霆。

 

但大地并没有因此抖动,

它奋力地拍打翅膀,却无法将我们一同带走。

直到它越飞越远,不再被看见。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8页/71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蓝紫lz

2017-10-18

谭三超

2017-08-27

谭喜爱

2017-08-14

友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