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轻、云淡

少年时曾想兼济天下,无奈只是个凡人。欣赏陶渊明有个几亩地种种花草,欣赏徐霞客背个破包到处走走,更欣赏泓一法师弄个和尚做做,青灯苦卷写写画画。他们都是高人,我怎能做得?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715
  • 开博时间:2009-04-1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芦竹 (2006.2.14发于红袖添香)

芦竹   文 / 贫民







水乡泽国,盛产芦竹。桥头屋后。随处就能冒出一两丛来,大圩的两边,芦竹相互牵着手,把路围成一个隧道,延绵向远方。河边的芦竹很长很长一片,垂在水面,小船在河里行进,不用篙子,拖着一根根芦竹向前沿着河岸行进在清澈的河水中,象荡秋千。常有鸭子蹲在岸边的里抖抖水,用嘴梳理自己的羽毛,有的脖子一缩在小憩。偶尔你在河中洗澡,一个猛子扎过去,骨碌一声冒出水面,他们就呼啦一声连游带飞到另一处去了。
儿时,放学路上或外去打猪草时,把芦竹嫩头一抽,剥去外皮,去掉内心,做成竹笛,含在嘴里,一吹呜呜着响。一些放牛娃,骑在牛背上,含着竹笛,吹着自成的调儿,悠悠然悠在乡村的小路上。而今,耕牛少了,小孩也不象以前四野乱跑,悠闲的放牧图很难见到了。
秋夜,竹林是我们捉迷藏的藏身之处,躲在竹林里,清凉清凉的,偶尔一个水滴掉在脖子里,让你透心透肺。
春天竹林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就发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虎头鲨 (2006.3.27发表于红袖添香)

虎头鲨   文 / 贫民







虎头鲨是淡水鱼中的鲨鱼,他象乌鱼一样,喜欢吃别的小鱼,尽管个头不及乌鱼大,凶猛也比乌鱼稍弱。
虎头鲨头大,身子短,浑身黑褐色,似水中泥土之色,只有肚子部分是白的,这是常呆在水底,自然形成的保护色。虎头鲨属下沉鱼,常趴在泥土附近,或休息,或觅食。
虎头鲨大的可有两三指宽,嘴里有利齿,象个小锯子,咬到人,可不是个省油的主。记得小时候在码头的石缝里捉虎头鲨,常被其咬得淌血。
儿时,有许多荒田,我们常到荒田芦苇的水边拾田螺,夏天的午后,常有虎头鲨呆叭在水边晒太阳。你跑过去抓它,它刹那间摆起尾巴钻入深水中去了。
小时候码头的石缝中常有虎头鲨,在码头的石缝中捉虎头鲨可是件有趣的事,你用手把指头伸到前面,由外向内,逐步推移,碰到它时,就把整个巴掌压过去抓,一般都能逮个正着。有时它头朝外,咬住你的指头,你用另外几只指头一齐夹住,也能逮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湿火柴

我是淋透了雨的湿火柴 风吹雨打 湿遍了我的身 世情炎凉 冷透了我的心  我那瘦弱的红杆红心 任你千划万擦 总是不着  太多太多的风雨冷遍我身 太深太深的凄苦刻我骨铭我心  谁给我一缕阳光温暖我的身 谁给我一片真情烘干我的心  我渴望燃烧的红杆红心 刹那间将化为烟尘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7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炒股让我多了份淡定

 昨天一朋友问我,现在买什么股票好,我笑笑,怎么说呢!有段时间曾向这朋友推荐过一股票,中国铝业,当时是二十几左右,我说此股票能涨到四十左右,时间可能是个把两个月,可能是一年半载;没几天该股从二十几升到了五十几,碰巧吧!朋友把我当成了专家。
    其实我那是什么专家,只不过是股龄稍长而己。回忆自己的炒股经历,可以用两句话来说:因为穷而炒股,因为炒股而更穷!
   十多年前我还是个单身汉的时候,在一个朋友的引领下,没事就上西城门口的证券营业点看大盘,当时还在人民医院南边的汽运公司上班,中午下班后、下午上班前总遛到营业大厅看那时红时绿的大盘,迷迷糊糊地在朋友的鼓动下开了户、入了场,进的是华夏证券,现华夏已被中信证券重组过去了。进去不久就到了两千二百多点的历史高点,之后一路下跌。后来股市时起时落,我也跟着荡来荡去。十几年来有时虽能赚一些小钱,终是赔多赚少,如今也能说是个半老的股民了。
  记得开始在在西城门口的营业部里看股票,多少人围着一台电脑,抢着看,有时想把股票选进自选股里面时,旁边的人还嫌烦,影响他看股票的时间了。在那种环境下炒股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闪小说]付费



 老陈的儿子小陈开了个文印社,几个女娃子帮他打字复印,小陈经常到外面跑业务,老陈退休在家没事,就帮着儿子看看门,计计账。
   一天,老陈在店门口和隔壁店敲白铁皮的老张拉家长。一辆三轮车停到了老陈的店门前,车上下来一对矮矮的父子俩,父子俩肥嘟嘟的,胖父亲看到老陈叫道:“老陈,看到我来还不快把三轮车钱付了。”
   老陈懒洋洋地站起来,走回店里,从抽柜里取出三个钢嘣嘣,递给了三轮车夫。三轮车夫走了,肥嘟嘟的父子俩进了北边一间的书画店了。
   老张问:“谁啊?”
   “物流公司的赵经理。”
   老张问物流公司的经理,怎么要你把钱啊!
   老陈说:“物流公司的文印材料,全在这儿打,平时计账,年终结算。这个赵经理,我儿子每年过年都要打点。每次打印材料,我们都是按规矩结账的,发票上他自已要加的钱,都是他拿走,本来就没有多大的利润,还要这要那的。”
   “这个忽song,还假充斯文,爱好字画,那家书画店,卖一些纸张笔墨、字画之类的东西,他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观《潜伏》

观《潜伏》   我是不大看电视剧的,前段时间看了几集电视剧《潜伏》,却被深深地吸引住了。该剧男主角本来是一名国民党军统人员,为人含蓄内敛,处事细致精密,同时怀有一腔抗日救国的热血。他奉命刺杀汉奸头子成功后,受到戴笠的嘉奖,被安排到军统天津站就职,由于看多了国民党内部的争名夺利、相互倾轧,对国民党充满了失望,改变了政治信仰,投身共产党并为共产党做了许多工作,最后跟着溃败的国民党继续潜伏在台湾。   该电视剧主人公余则成是个有血有肉的青年知识分子,在特殊情况下为党工作,现实斗争的残酷迫使他睡觉时每个毛孔都是竖着的。他的爱情也是挺有意思的,左蓝是他的所爱,也是他的引路人,从某个角度来说,正是他对左蓝的爱,促成了他的信仰改变;左蓝是个细致、严谨、处处替人着想的女人,余则成觉得左蓝的每一孔都值得他爱,后来左蓝为了他的安全,不惜铤而走险,但因为突发的偶然失去了生命,对他是个沉重的打击。翠平是个女游队长,组织上安排给他配合他工作的名义上的妻子,粗放的农村姑娘、大大咧咧的性格,敢爱敢恨、她在和余则成的磨合中逐渐理解并欣赏了余则成,而余则成对她从头痛到深爱,正是翠平把左蓝的理想和信念直接传递给了余则成,后来他们终成为了夫妻,而那些围绕鸡窝所发生的一系列故事更是见证了彼此从不容到相知。晚秋是有着小资情调的知识女性,喜爱诗歌和音乐,她是在余则成帮站长敛财时,准备夺取其叔父财产时,爱上余则成的,几经磨难,对社会充满了失望,最后在余则成的帮引下走向了根据地,后又因工作需要到台湾与余则成成了真正的夫妻。三个不同的女性构成其生命全部的情感线,指路者、传导者、最后一个则是他自己传导理想出的结果。   这则电视剧还说明了一个问题,国民党内部的相互倾轧、争名夺利、裙带相连,给余则成创造了许多机会。马云、李涯等实际上是国民党的忠诚之士,各有其独特的一面,为什么偏偏都败在余则成手下,固然有余则成细致严谨等主观方面的原因,但从另一方面则说明国民党内部的机制问题,而这种腐朽的机制,更是造成了国民党在整个战线上的节节败退。军统天津站站长吴敬中忙着捞钱,马云、李涯等忙着争副站长;吴敬中官已做到了将军,他给部下余则成说的贴心话却是“人不为已,天诛地灭”,绝对不是什么效忠党国之类的;这样的军队最后不被对手打垮才怪呢!   这部电视剧,故事情节曲折扣人心弦,人物性格丰满客观。从某种深层次角度来说,反映了部分的社会现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28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1页/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新评论
最近访客

思念秋天窍

2018-12-16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