柒月流火九月授衣:刘火文集天涯名博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也许只有文字在他才在。但是文字会有什么用呢?电邮:liudaqiao@126.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30
  • 总访问量:931437
  • 开博时间:2005-08-03
  • 博客排名:第1614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刘火:《红楼梦》里的“吃螃蟹”与“看戏”

朱先生①:

你好!

大函说所编《中华遗产》,准备做一期关于《红楼梦》与明末清初贵族日常上生活关系的专辑,这是一好主意。也许可以让我们当下的人,通过《红楼梦》里那些至今活灵活现的场景,去感受明末清初文化碰撞、冲突到融合过程里的世相与风貌(远离了我们的世相与风貌?还是残存于当下依稀可见并还有些影响的世相与风貌?)。虽说《红》已成显学,而且有关《红》的研究、欣赏的文章汗牛充栋,但是由于《红》的经典性和开放性,决定了只要汉字在、汉文化在,谈《红》的文字,就一定会在。

 

大函提及,因为受邓云乡《红楼风俗谭》《红楼识小录》等著的启示,要做这样一期专辑。照理讲,邓先生(当然还有像周汝昌、土默热等先生)在《红》的风俗方面,差不多已经写尽

分类:书评 | 评论:10 | 浏览:26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为万物之灵”——《天工开物》

“人为万物之灵”

——《天工开物》里的人文精神

刘火 《 中华读书报 》( 2017年04月12日   15 版)

 

 “人为万物之灵”——《天工开物》

“人为万物之灵”——《天工开物》

&n

分类:书评 | 评论:3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间词话》为何不提及李清照?

原载《羊城晚报》2017、1、19

《人间词话》为何不提及李清照?

刘火

 

李清照(1084-1151)是一个跨越南北两宋的著名女诗人。虽存词不多,据徐培均《李清照集箋注》,李词仅66首(且存疑7首),但因李清照才情绝伦,对当时与后世都有极大的影响。李清照从她同时代起,一直到清,几乎有影响的词话都涉及到了李清照的作品和李清照的生平,而且许多是拍案称绝的。当时掌故最有名者为“三句绝佳”(即混入李清照夫君赵明诚五十首之中的《醉花阴》中的三句“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像朱熹这样以理学为生命的正人君子,也由衷地说出“本朝妇人能文,只有李易安与魏夫人”。明代大状元杨慎说李清照能与秦观、黄庭坚“争雄”,清代大才子李调元说李清照的词“无一不工”。清人王士禛甚至认为,李词为婉约之宗。李清照本人也相当自负。在那部《论词》里,李清照横刀立马、臧否天下:柳三变虽“变旧声作新声”但“词语尘下”、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11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诸大国,不要再玩火了!

诸大国,不要再玩火了!

——朝鲜从无核,到有核,再到核绑架

大桥

诸大国,不要再玩火了!

 习近平会见蒂勒斯

 

一个朝鲜半岛,如今何以让中国、美国头疼。尤其是让中国头疼。无能朝鲜试验了多少次(六次)有核试验,无能朝鲜试验了多少次可以运载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导弹,其构成杀伤性指数的,显然不是美国,而是最近的中国、韩国和日本(也包括俄罗斯的远东地区)。但为什么在中美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若干年后的今天,朝鲜就居然已经有了核武器,而且很可能已经完成了运载核发、武器的技术,即完成了核武器的战争使用。在大桥看来,除了朝鲜本身的需要外,两个大国即中国与美国脱不了干系。

&n

分类:时评/杂说 | 评论:0 | 浏览: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6年《四川文学》川籍作家的中篇小说

载《四川文学》2017年第二期

 

坚守与张望

——2016年《四川文学》川籍作家的中篇小说

刘火

一个小名叫“麻狗”的乡下人,中年好不容易娶一“拖油瓶”的老婆,但老婆不久便病故,随后一直未娶并带大“拖油瓶”,重要的是,“麻狗”二十年来守候着妻子的墓地。这是《我在夜里说话》(马平,本文未注明者小说均出自《四川文学》2016年1-12期)的故事梗概。从这一故事梗概似乎是一好人好事。但是,这一故事文本本身和文本背后,则是一个四川小说传统的暗喻。四川小说“乡村图景书写”(本文作者不用“乡土文学”这一术语),是四川小说重要的也是优秀的传统,同时也是整个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版图里的重要场镇。从李劼人、沙汀、周克芹,到阿来、贺享雍、傅恒、罗伟章等,在这一乡村书图景书写的血脉中,流淌着四川作家对自己乡村和乡村人物的热爱和思考。在这一血脉里,重要元素即是对乡

分类:书评 | 评论:2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此岸菜花黄彼岸黄菜花》记

《此岸菜花黄彼岸黄菜花》记

   春三月九日,朋友相约至长宁和乐,观四月开张的“蜀南花海”。“蜀南花海”位于长宁河(即育江河)即将汇入长江的长宁县古河镇和乐村。地理极佳,此处近3000亩的河滩地,与长宁河呈一半岛。三面环水,一面靠若干小丘。园林式的格式经一年多的投入,已初具规模。不过,长宁河两岸河滩地的油菜花开得正炽,更是一道风景。长宁河就要汇入长江,春水如镜,春光漫漫。此景, 印象于胸。昨日,到文具店买萱纸,竟鬼使神差地买了一盒水彩颜料,于是就有了下面的情形。

    第一次用笔画水彩,显然不知水彩与水的的关系。尤其是水彩本身的明亮和迷蒙不能表现。不过,有趣的是,喵星人龙龙,第一次见我这阵式,一装饼干的盒,成了我的调色板。龙猫稀奇,或者说龙猫要来检查这个东东,是否符合调色板的标准。等龙猫检查完毕后,我只得撵开他,不然,我就画不成。不过,一会儿龙猫就又来,显然不放心。撵开后,又来,后来干脆就守在画的旁边不走了。

   两个多

分类:大桥乱画 | 评论:1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拜谒弘一大师

拜谒弘一大师

拜谒弘一大师

刘火

 

到泉州,不是因为泉州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对于我来说,那些历史中的宏大叙事,于我,大都可疑。越是后来的迷信和造神,把可能还有些真实的宏大叙事也弄得来神秘兮兮不得要领。重要的是,关于海上丝绸之路这方面的知识,对于我来说差不多等于零。我到泉州,专为拜谒弘一大师。

事实上,对于大师,我知道得很晚。第一次听说大师俗名李叔同时,是因为电影《城南旧事》里的《送别》,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八十年代初,我已经从知青、师范生成为了一所乡中心校的校长了。那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天下百花我诵尽

原载《中华读书报》2017、1、25

天下百花我诵尽

——闲话《花间集》的花及后影响

刘火

 

花在《花间集》中不只是寓意之物,也不只是起兴之物,花在《花间集》中首先是自然形态下的花。

                一

杏花在《花间集》中出现的频率不仅最高,而且是最美丽的花。由于韦庄《思帝乡》中的“春日游,杏花吹满头”让杏花于《花间集》中最让人难忘。杏花有白色的,如“杏花含露团香雪”(温庭筠《菩萨蛮之五》),如“杏花飘尽龙山雪”(牛峤《应天长》);杏花

分类:书评 | 评论:0 | 浏览:3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康巴文学:正走出国门

载《文艺报》2月10日。这是未删节版

 

康巴文学:正走出国门

刘火

 

   “‘康巴小说’,作为一个名词、作为一个术语、作为一种场......作为一种存在,一种新的昭示,却是可以相信的”(见笔者2013年10月23日《人民日报•作品》)。康巴小说,推而广之的“康巴文学”,对于现当代的中国文学版图来说,一开始是陌生的。但经过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的生聚和第二个十年前五年的勃发,“康巴文学”以及生产它们的“康巴作家群”,丰富了当下的中国文学版图和壮大了当代作家队伍。“康巴文学”,自二十一世纪第二个十年的中后期,再次集聚力量,整装已发,正走出国门。

康巴文学的陌生,不仅仅因为它的地域概念的陌生,还在于生于斯长于斯的藏族作家们为我们当下或者可能为历史提供怎样的文学图景。这一文学图景,于我们曾经熟悉的文学图景(包括它生长的四川文学图景乃至放大到整个藏区文化背景下的

分类:书评 | 评论:0 | 浏览:1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陌上》的这样与那样

原载上海《青年报》2016、11、13

 

《陌上》的这样与那样

刘火

 

空间与时间

 

    显然,长篇小说《陌上》(付秀莹著,十月文艺出版社)不是以时间,而是以空间的形式组织的,或者说是以切片的方式来组织的。尽管小说中反复出现农时这样的特定时间,但是,这些特定的农时,也不过是切片后的空间形式(在小说里,它们从来没有连贯过)。因此,它必然的不连贯性,成了这部小说最初也最直接的阅读感受。这种感受,改变了我们读长篇小说的习惯,至少说,改变了我们对长篇小说的阅读预期。对长篇小说的预期,无论是流浪者小说样式,还是家族小说模式,抑或罪案小说模式等,我们对时间的预期,总是急迫的。因为我们需要从时间的长度、或者时间的物理延长过程中,找到小说的兴奋点,或者找到小说足以继续读下去的可能与吸引力。但是,《陌上》没有时间轴。它只以某一空间的

分类:书评 | 评论:0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59页/158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