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莛轩

世间难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40179
  • 开博时间:2009-04-08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谁是谁的异端

   谁是谁的异端
  
   ——《异端的权利》
  


  
  认识斯蒂芬·茨威格是因为《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但也仅于此。甚至于,对于《异端的权利》这本书里的历史背景,我也没有很清楚的概念。于我而言,阅读这样一本书需要恶补的知识太多了,于此书而言,我并不是一个专业的阅读者,对于陌生的领域缺乏系统的认知和理解,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我从书中获得共鸣和认同感的难度。
  
  我选择此书,却是看见了封底的一句话:“一个真理可以把上帝的名字叫上一千遍……却无权去毁灭另一个受之于上帝的生命,因为这生命比任何的教义都更神圣!”
分类:静夜·思 | 评论:0 | 浏览:4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如梦令

  寂寞窗台小驻,
  
  似望非望远处。
  
  想世事无常,
  
  勾起相思满腹。
  
  轻诉,
  
  轻诉,
  
  卿共如来谁负?
  
分类:琉璃片言 | 评论:0 | 浏览:3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10320灵隐

  访友至山中,
  景光竟也同。
  春风不问路,
  柳树绿从容。
  身畔持香客,
  频求佛鞠躬。
  我藏佛背后,
  佛在我心中。
  
分类:兰莛絮语 | 评论:0 | 浏览:3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喝火令·岁末盘点

  喝火令·岁末盘点
  
  岁月如流水,
  
  浮生梦未圆。
  
  几番思量剩无言。
  
  南北往来忙碌,
  
  风雨不相关。
  
  
  
  我有新发现,
  
  你来做做看。
  
  且来坚守到明天。
  
  累也无妨,
  
  累也趣依然,
  
  累也饱含期待,
  
  有味是清欢。
  
  
分类:兰莛絮语 | 评论:0 | 浏览:4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晨·梦

  夜,凉如水
  
  蛙声此起彼伏
  
  所有的一切
  
  都适合做着一个荒诞不经的梦
  
  你出现在梦里
  
  依然是那样的眼神
  
  
  
  我终于成了生活的俘虏
  
  一次又一次地与他讲和
  
  天空失却了色彩
  
  连梦中也失去了力量
  
  唯能保留着的,是最初的眼神
  
  就那样静静地望向你
  
  
分类:琉璃片言 | 评论:0 | 浏览:6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20100705晨·十六字令

十六字令·夜雨



点点圈圈荡漾多

家后院

半夜落成河

分类:兰莛絮语 | 评论:0 | 浏览:4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寻找故事

   ——和你一起《聆听父亲》
  “我不认识你,不知道你的面容、体态、脾气、个性,甚至你的性别,尤其是你的命运,它最为神秘,也最常引起我的想像。”
  在这样的开场白中,张大春以一个准父亲的身份与未来的孩子展开了一场寻找家族故事的对话。也就是在这样的字里行间,我仿佛看见了另一个我,一个和我差不多,也许一模一样的孩子,在某个时空,做着或许是我曾经做过的游戏,想着或许是我曾经想过的问题。而这一切,或许发生,或许永远不存在。我也只能勾勒出一个不存在的你。而当你真正拥有属于你的性别、面容、体态、脾气、个性,乃至命运时,真相才会到来。
  正因如此,这样的对话也就称不上是对话,而是一个父亲的独白,饱含深情的絮语,讲给那个不存在的孩子听。而这个孩子也将在聆听中认识他的父亲,他父亲的父亲,以及他父亲的父亲的父亲,他将认识他的先祖们。这让我想起那个会做一手好菜的“瑶瑶”,他也是那样穿越时空和他的或将存在的孩子对话。
  
  我们不能忘记祖先,那是我们的来源。
  家族,是一个曾经强大而今悄然消亡的存在。在现代人的心里,装的多是
分类:兰莛絮语 | 评论:0 | 浏览:5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

莫道此花天上妍

飘飘洒洒落人间

瑶池虽好阿谁赏

直下云宵舞翩跹


分类:兰莛絮语 | 评论:0 | 浏览:5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




飘了一会儿

分类:兰莛絮语 | 评论:0 | 浏览:8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斗为帝车

  “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制四乡。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诸纪,皆系于斗。”


  ——《史记•天官书》



   闲翻《史记》,有一搭没一搭地看了几章之后,恰好翻至《天官书》一卷,下定决心读了几段,不甚了了,只得作罢。对于这一卷,我历来是跳过,忽略不读的。在中国古代,天文学曾是最发达的四门自然科学之一(农学、医学、数学、天文学);中国也是世界上天文学起步最早、发展最快的国家之一;对于满天繁星,自有一套完整的“星座”体系,当然不同于现代意义上的星座,在古代中国,称之为“星官”或者“星宿”。但是,这些似乎没有让我这个后来人继承。对于漫天星辰,我所知甚微。
  读至此句,根据我有限的经验,“斗

分类:兰莛絮语 | 评论:1 | 浏览:14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0-27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