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风:左手水印

我在左手的水印里冬眠不知道春天远不远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85540
  • 开博时间:2005-08-02
  • 博客排名:第4212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沙漠沙漠

太阳猛烈的时候,和暴雨
有着相同的力量,眼睛曾溺水消失
如今躲在光线后面。沙漠——
且让我这样称呼吧:沙漠
现在无需追究,是你拦在路途
还是路,原本隐藏在漠尘之中

当我醒来,我就在这里
(谁醒来,从这里离去)
像是夏天剩下的东西,被暴露了
两颊的干枯。有时我需要一个比喻
来证明我的骆驼,或者仙人掌
但我做不到,这里除了天与地
如今只有硕大的自由

令人沉默的自由,无限
放大孤独的脚步声,每一步
都踏上时光的耳膜。生命听见什么
无限延展了,这金色的欢畅
哦沙漠:我只能这样称呼你
你与谁预约无限展开,毫不虚伪的
真情实感,却又步步充满危险的杀机

我要将诗句埋在这里,手
埋在这里,人间不再有痛哭之声
沙漠沙漠,不再有痛哭之声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光

1.时光

堆满积雪的夜里,我总是听到
一个声音在歌唱。有时远
像在城外,在荒草岌岌的旷野
有时恍若就在耳边。一伸手
就能触及的温度,但我不能
它会像梦一样的惊觉飘散

我必须停下来,停到一个人的
安静里去,才又能听到它的微笑
甚至是闪着光,像黎明
把力量带给溪流和树林,就在那儿
就在那儿,在红尾雀的啁啾里
花朵睁开了湿润的眼睛

我如此贪婪,到啃食自己的地步
骨骼咔咔作响,都无法掩饰
对过去的沉迷。但这只是孤独的隐私
独自熄灭,到熄灭的深处去
我还是记得,一把温和的琴
可以弹奏许诺的音乐

2.事故

一小截烟灰,丢在枕头上
让我,在梦里找了一夜的水

根本没有火燃起来,火
不过是一股焦糊的味道

是我先紧张了,紧张到
分类:水之印 | 评论:5 | 浏览:2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允许

  请允许我做个有暇疵的人
  允许我说过了不算,允许我
  做黑夜的盗墓贼,挖掘泉水
  献给黎明。请允许我沉沦
  在候鸟的想象里,在猎枪的火花中
  允许我从昨天的暗道潜回家园
  允许我每天死去一会儿,去和
  母亲团聚,活着的时候守着父亲
  像小时候,赖在他怀里
  吸食一个冬天的温暖
  允许我不计后果的消耗,动荡
  稠密和稀薄,附在一把斧子上
  让木柴,重新流出新鲜的血液
  请允许我呈现出最后
  犹如晨光打开的山岗,风吹起来
  雨下起来,我的浑身长满藤蔓
  这些爬行的草药们,请允许它
  也和我一起,仿佛燃烧
分类:水之印 | 评论:17 | 浏览:3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长诗之一:《安魂曲》

无论多么弱小和卑微的灵魂,都需要救赎和安抚。
——题记


小路尽头,不止是一个谜语
让我们来猜猜:青藤,蘑菇,红房子
不!这太美好,所以不真实
是断桥,残雪,空的梅枝
花朵已经逃走,鸟鸣滴落,如露
但是并不。一切还是猜想
一切还在中途,结局不应该
提前到来,疼痛不应该戛然而止

我就要起身走了,从宿命里出发
小路尽头,至少会有一只木筏
宿命的木筏,它已经旧了,破烂了
但它也是在等我。它知道
我命中的透支和消耗,我提前的
猜想:这是我的命。所以
它等在那里,在小路尽头
是它的命

我将听从于这样的相逢,并
无处可逃。小路的尽头
会有一湖清凉的泉水,秋天的
阳光护着它们,层林尽染
空气多么柔软。风,吹过树梢
像天鹅拍打轻盈的翅膀。是的
那么轻盈的天鹅,白
分类:水之印 | 评论:5 | 浏览:3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

  清明又至。清明正在减少
  一点一点的少下去
  一瞬间,少下去
  
  清明,到我的身体里去了
  人间只有三月
  桃花红,梨花白
  
  我没有饱满起来
  清明,它藏在了哪里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轻点,再轻一点

  轻点,再轻一点,嘘
  等我的呼吸平静下来,嘘
  等我慢慢地,张开双臂
  再拿出蓝天,白云,和晨光
  
  等我披上天鹅的羽毛,再
  打开湖水。轻点,再轻一点
  嘘!等我把所有的涟漪
  都细数一遍
  
  等我溶化在这潮润的黎明
  像一滴露,自花朵的眼睛里起身
  我已经听到远方的呼唤,从早
  到晚,仿若教堂里颤抖的琴弦
  
  当我推开浓重的雾气,心中
  只剩下一阵悲痛。轻点哦,再轻一点
  等我的脚步渐渐走远,再搬开这巨石
  露出,刚刚苏醒的地平线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的忧虑

  每到这个时段,我感觉自己
  又退了回来,退到一棵芨芨草脚下
  不得不努力地仰着脖
  才看见绿
  
  医生说我有颈椎病,有多余的
  骨头,像匕首,限制活动
  所以我得付出疼痛,恐惧
  和挟持自己的代价
  
  每到这个时段我就痛苦
  一个蛰伏的严冬,就这么废了
  冻疮要拿走我多余的手臂,如今
  无踪无影。那么多的草歃血而盟
  相约死亡,却又自毁承诺
  悠悠的,醒转一片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请把我带回乌托邦

  廊檐下劈柴的是我的父亲
  鬓边一根头发,白了三十年
  如今还在继续白着。母亲在淘米
  继续从井中舀来泉水。我年迈的
  祖母绣着鞋垫和腰带,每扎上一针
  布匹又长出一截,留下足够等待的余地
  
  长风里停留的是我的马匹,像云朵
  候在空中。猎枪含泪拄在路旁
  田鼠代我在地里劳作,沉重的雾气
  早已不算什么,阳光只是一截小路
  黑夜宽阔,处处闪烁燃烧的光芒
  
  ——那便是我的故乡:乌托邦
  无数个梦中哭醒的地方,我注定
  是它遥远的游子,一生
  都跋涉在回去的路上。过路人
  如果我倒下,请把我的骨头
  带回到乌托邦
  
  我的铃铛,我水红的诗囊
  我怀里的梅枝和眼泪的印痕
  过路人,请把这一切带回乌托邦
  我历经的疾病和磨难,回归源头
  由我的父辈,重新
分类:水之印 | 评论:2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要在这里哀伤一会儿

  我来的时候,它已经死了很久很久
  没有留下任何遗言。如今
  它在向我述说昨天的星光,山里的
  小路和新雪,和红尾狐闪过树林的影子
  
  它的胸膛急剧起伏,像刚刚
  潜泳回来,要吐出心中憋满的气泡
  或许是一个胎儿,尽管一切僵冷
  它还深爱着从前的宝贝,深藏着骄傲
  
  风吹过危险的黎明,它在树叶上
  留下最后的泪水,退回土地中去
  我仔细分辨着这样的谣曲,一缕
  破竹之音,竟然瞬间洞穿前世今生
  
  多年以后,你也要在这里
  哀伤一会儿。当你从繁华中出来
  突然,感到冷漠,又像是被忘却的琴
  你突然听我敲着肋骨,唱着旧日的歌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晨

我走到洞穴那去了
习惯性的脚步和一段岔路
我刚刚,从夜幕里出来
去看望,一只埋藏在地下的田鼠

幽深的洞穴,曾经藏过我童年的影子
田野上奔跑着急切的妈妈
这么多年过去,它还是那么黑
悄无声息,它还是
守护着它自己的世界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都是吹气球的孩子

  我们都是吹气球的孩子
  在这个春天,在明亮的操场
  我们要在气球上画出笑脸
  所以,我们也是涂油彩的孩子
  
  我们还是胆怯的孩子
  不敢把气球吹到最大,害怕
  瞬间的爆炸伤及余辜,以及我们
  小小的,还没有学会承受的心脏
  
  我们唯有捂住耳朵
  用尖利的树枝远远地:捅
  直到天黑,到最深的夜里
  梦中都残留着莫名的惊悸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到村子里去

  我告诉他们我来自北方
  遥远的荒漠。我告诉他们
  我是孤独的孩子,自小
  父母双亡,并无兄弟姐妹
  我说我是瘸子,并瞎掉了一只眼
  另一只也是残的,仅有些微的
  光线。我还说我的脊背
  插满了豪猪的刺,冰的残刃
  我说我就要死了,来这个村子
  只讨一个埋人的土坑。一边说
  我又开始了大声嚎哭:直到
  人们纷纷扔掉镰刀,和锄头
  和棉袄里的小,露出慈眉善目的模样
  他们从家里拿来松果,甜酒和
  馒头,止痛药和狗皮膏
  幸好天黑了,他们的灯笼
  和火把,都照不到我身上的假装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把水龙头关掉

  把水龙头关掉
  和关了电话
  是同一个道理
  电话会泄露我们的叫声
  水会泄露我们的污点
  尤其是在夜晚
  在弄脏了以后
  那些沐浴我们的
  刚刚从别处经过
  又进入下水道
  沉淀,过滤,净化
  相当于脱掉裙子
  换上棉衣,重新
  开始朴素的造访
  让你煮着,不三不四的汤
  泡着自以为是的茶
  咂着不明真相的嘴
  你以为你是海龙王
  其实,好不过一头
  老牛,嚼着尿湿的杂草
  打着饱嗝,反刍着
  一个又一个破旧的童话
分类:水之印 | 评论:13 | 浏览:3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正好

  我来的时候,正好有人离开
  我在靠门的位置,正好门被关上
  我口渴,正好房顶漏雨
  我脱衣服,正好纽扣滑落
  我倒下,正好困意袭来
  我蹬蹬腿,正好油灯熄灭
  我做梦,正好春暖花开
  我翻翻身,正好
  压住了一只手,我惊醒
  正好逮住偷钱包的贼
分类:水之印 | 评论:2 | 浏览:1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们

  我们一样的向往大海,所以
  相隔千里。夜色中
  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但我们
  心里流淌一样的涛声
  
  我们各自烙下一朵梅花
  各自准备脚蹼,和潜水的眼镜
  各自走着,各自的街道
  黄昏里猜着各自的火柴
  
  如果有一天,相遇在海边
  同样的装束,佐证我们的同一个梦想
  像是多年故交,又像是刚刚相识
  我们奔向同一轮渡船
  
  时光在这里缓了一缓,刚刚拉响的
  汽笛已经离开。我们的背驼了
  头发白了,腰也弯了,手拉住了手
  我们回到岸边,孤独地等待明天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