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风:左手水印

我在左手的水印里冬眠不知道春天远不远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85492
  • 开博时间:2005-08-02
  • 博客排名:第4251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黑夜迈出了一步

黑夜迈出了一步,请取一寸柔肠给我
如抽离的门闩,那里停留了一粒泪水
深藏在,两个人的眼睛

走多远的路都是徒劳
扔掉多少东西,都找不回火柴
黑夜又迈出了一步,让人世的繁华
和争吵,向后退隐

还有什么从头上落下来
砸不破的魔咒,请给他承受的安静
请给他,一张盖脸的纸
书写一生一世,怀念的诗篇
分类:水之印 | 评论:2 | 浏览:22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想给自己买一把轮椅

想给自己
买一把轮椅
这玩意
迟早用的着
顽皮的时候它是轮滑
围着影子打转
一只手把握方向
另一只手
将彩球投到抽屉里
更多的时候站不起来
双腿像是融化了
没有知觉
挪不动的轻
年迈的医生写不出病历
猜想中了小李飞刀
或隔空点穴
月下的暗箭
红线女的蛊
会有诸多后遗症
比如失眠
多梦
比如
不孕不育
生活充满了一切可能
分类:水之印 | 评论:1 | 浏览:1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眼眸

我再也无法看到远方,云彩和迷雾
那些虚幻或者真实的风景
如古罗马市集的繁华,天街
小雨的浪漫,如斧头击砍年轮的回声

耽于一角夜色,如此猛烈的潮水
我整晚的奔驰,碰撞,不停地
打开和合拢,我身上的海
或者空无,碎成一片零乱的沙

记忆的熄灭,随着燃烧
坍塌到黑塔的底部,我再也无法
拼凑完整了,那曾经的晚风
游荡在风里的小船帆

如果黎明到了,它会在窗前
发出声音,它会拿走褴褛的灯笼
留下美好事物,每一日的平安
健康,快乐,幸福和吉祥

它是这个世上,最后一双忧郁的眼眸
分类:水之印 | 评论:1 | 浏览: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个孩子

黄昏时候,我漫步在孤独的河边
像一条收拢了尾鳍的鲛鱼
绕着岩石,我悄悄吐出内心的气泡
突然就相遇了6岁的孩子

我不知道第三人称,应该用他
还是她,这是语言的悲哀
我不知道6年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现在,都长到和我齐胸的距离

“但我有个弟弟或者妹妹”,孩子说
口气秉承了我的,不确定因素
“或者不止一个,是五个”,那么天真而
纯洁的眼神,告诉我这不是一个谎言

“只剩下我一个人活着”,这孩子
娓娓诉说着一个故事:“只剩下我一个人
看守家园,因为我记得清明和谷雨
玫瑰和丁香,我记得好天气和坏天气的摸样”

肯定有哪里出了问题,我伸出手
想要扶住孩子的肩膀,那火山的烫
多么熟悉的温度,它让我轻轻地
摔了一跤,四肢燃起熊熊的火苗

一个孩子,复述完一个故事的孤儿
回到水边继续打捞,晚风发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条鱼

一条鱼上到岸来,遗忘水性
痛苦源自大海的暴力。一条鱼
自觉选择卑微地活着,为避免飘浮
它先要摒弃体内的气泡

但它还不知道从哪里动刀
拿出内脏,也不知道如何清洗
它还不愿意在阳光里死去
它还不愿意回到水里

一条鱼,从它的王位上出逃
没有祖国,也就没有漫长的悲伤
当它面对干渴的追捕,它把尾鳍
缩了又缩,仿佛退回虚无的阴凉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乌丢丢

1.
最伟大的哀悼者,请你在这里
留下一滴泪水,用你的慈悲和怜悯
来掩盖,死亡的消息。虽然此刻
世界都还在梦里,溪水静静流淌
虽然他还躺在琴键上,还有一个回音
在吟唱着轻柔的颤栗

回旋。徘徊。似乎在忧郁着我们的损伤
但他已经死了:漆黑的乌丢丢
他死在去往天堂的路上,上帝
轻轻地摇了摇头,春天就落下花朵
仿若铺开的锦缎,也用它的慈悲和怜悯
来掩盖死亡的忧伤

2.
最诚实的哀悼者,请和我一起
碎成一片一片,无法粘接的破败
我不占用你们的永远,但请在这里
留下一滴泪水。黑夜就要过去
它带走了,打火把的乌丢丢
请留下一滴真情之泪,代替露水
送别一具小小的身体

木之偶,他已卸下木头的翅膀
木头的呼吸,不在拥有梦想的泡泡
唇上的吻已经冰冷,蓓蕾已是枯叶
他沉落,并非去往另一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3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果然到达了一块陆地

果然到达了一块陆地,我们
果然到达秘密的黄昏。金色的
晚霞多么迷人,金色的湖水
仿佛包藏了一生的美。疲倦啊
指使我摊开四肢,呼吸微微
上帝需要安歇吗,但我还不能
停止奔跑。从水路上到岸来
倒下,大地就成为唯一的依靠
作为怜悯,夜幕稍晚一点到来
我身体内部,还在修筑隐约的通道
已经摊平了生命,火把和镐头
失去目标,像是唯一的隆起
这没有理想的末端,仿佛也醉了
在逐渐死去的河流面前,还
显得漂浮,和无辜的摇摆,不定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安歇

我想用一把淡黄的牙刷,纯棉的毛巾,搪瓷脸盆
把自己清洗得干干净净,开一盏小灯
手机调成静音,放在床头,小小隔档的地方
玻璃的水杯里加点茶叶,续满热水
我想要,靠在两个重叠的枕头上,读素黑的书
忘记过去和未来,清明和谷雨,在这一刻
安歇,体验幸福,和幸福之简单。黑夜它如此平安
我侧过身做梦,嗅春天的花朵,去林木深深的
溪边,仿若迎接新衣款款的妇人,那黑夜之灵
有爱,甜,和善的光辉,清晰而宁静
悲伤也长出了新绿,我也会想起,和我有着
相同命运的人,是否也徘徊在这里,魂还在这里
还在吹奏着冷冷的笛音。流水在此刻放慢脚步
山谷继续的空下去,黎明不要再来临
我想要,停在这里,不被任何的东西带走
是的,就在这里,这生命的祭台
紧靠幻想和哀伤,已经足以,度过一生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画地

黄昏时候,我常忘了庆幸
又活过的一天,所以我比你们
更需要纸和笔,但已经不做书写
我丢失了语言,接下去的岁月
将以,一副地图的形式完成
比如不断从山上下来,就
画一个转折,停顿的地方打上污点
有时需要标注旗帜,紧张到血液静止
呼吸全无,像是体验着心碎的感觉
但这一刻不会觉得痛苦,所有的
傻瓜都不会痛苦,他回味着
摔跤的经历,伤疤还淌着血
却为爬起来露出明朗的笑意
摔死的往往是聪明人,身后留下
大堆的文字和誓言,无处流传
远不及,我的一张老羊皮地图
现在已画完高山,画完湖泊,接下来
画金陵和长安,画山东山西,河北河南
最后在镇坪县,画两堆黄土,一座荒冢
并排的两颗扁柏,尽可能朴素,简单和低调
到难以置信的地步,尽可能留给后人
想象和猜疑,或许真的会有人
一不小心,把它当做藏宝图
循着气味找到我,喂我一口水米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梅花落

借问梅花何处落,风吹一夜满关山。
——唐•高适

1.
把多少冬天藏在体内,虚构了
童话的红,任由其路途艰险
把自己扮做来访者,一步一蜿蜒

把多少雪下到山谷里,借此
填平距离和沟壑,天下早已不可争夺
只需一抹浅笑,柔和清冷,寂静坦然

把多少梦做到书里去,纵使身怀绝症
也锦衣华服,横吹笛竖吹箫
笔墨交给廊檐下,流泪的丫鬟

2.
火焰的缺位,让我们供奉梦想的枯枝
有如大雪里一场重大的密谋,必将
沾染鲜血的红,如果我把它写成梅花

对严冬的防备,缩紧子宫一样的收敛
是否积蓄力量的暴动,是否怒放
力图击破,千年的雪原和冰川

但有多少芬芳,仍在死去
有多少坚持仍然轮回,如果我把它
写成梅花,它是一粒致幻的药丸

3.
所有的词语穿白衣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浪

我到过一个小小的村庄
或是在外省,毫不知情的路上
周围的山岗长满了荒草
乌鸦发出沉闷的叫声
我淌过河,恐惧已丢在身后
悲欢越来越渺小,那是
从来未曾有过的平静,仿若
拐杖默默地靠在门旁

空中散布着熟悉的气息
尘埃自由飘浮,微冷
正好遏止速度的腐烂
白天,和夜晚一样的黑
一样的亮,最让人感动的
是遇见谁,都可以擦肩而过
也可以随意的穿过对方

两棵扁柏列成一行,固执的
守候门前最后的春色,或许
是念旧,是不舍,但一切
终将变得毫无寓意。有一些东西
远去,必将有一些归来
甲地和乙地,遵循同样一个规则
相信,或是不信都不无道理
重要的是,我确定到过那里
并且,等着和你们的再次相聚
已经忘记欢乐,和一起痛哭的时光
分类:水之印 | 评论:1 | 浏览: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看戏

走吧走吧看戏去,那厮
黄昏拍着我的门,酒葫芦晃荡
褡裢子晃荡,隐约,有地瓜的香
黄昏的人都不是人,走吧看戏去
煤油灯亮了,老祖宗,从祠堂里出来
走小路很快,不用坐船,不用骑马
跟着半个月亮,爬坡,往天上去
顺便摘棉花,一朵用来装枕头
另一朵,也装枕头,觉分两次睡
戏也要看两次,走吧走吧
那厮等不及,好像要死在半路上
而我,多煮了一个人的饭,我还没吃完
心还软着,鼓声才响了一通
白蛇还没有上场,我不担心
她一亮嗓子,天就亮了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逐渐丧失一种能力,像秋天
最终丧失了它的果实,但我
曾用它审判人类,的每一个内心
如今也要全部作废

如今推倒高大的围墙,释放
大批囚徒,我是被反戈一击的罪人
住在语言的牛棚里,不再谈情
不再说爱,彷如饮下一世的毒药

但我依然,是有复眼的生物
留在黄昏,目睹钥匙和野兽的战争
也或许是嬉戏,我已经丢失一种技艺
无法判断,最后是谁伤着了自己
分类:水之印 | 评论:3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断章

活着的时候有必要交待后事,亲爱
我在向日葵下看到一小朵的黑
这个春天好乱,丁香花开了,又开杜鹃
芍药娇媚,海棠鲜艳,百合无言
这些时光失去秩序,越是阳光温暖
矮牵牛越是自卑,已经爬不上
苔藓洇染的窗台和围栏

红尾雀的叫声始料不及,道出一个谜底
像突然撕碎温顺的囚衣。千年的积雪消融
有如来自高处的判决,已经溢满了
河流的眼眶,幸福啊,达到了它的限度
现在可以划船,穿过薄薄的暮色,到对岸去
亲爱,我们的旧居一定落满了尘灰

贪恋于一个睡梦的美丽,即便是清晨
也不愿醒来,黑夜有多辽阔,自由
就多辽阔,亲爱,但我们不能面朝大海
不能爬山,不能采集新鲜的莱芜和芹菜
疏于阳光直射,我们还停在自己心里
像两颗膨胀的螺钉,每一次来自内部的
松绑,都从外面,更多缚上荆棘的绳索

只不过听饱了温柔的雨声,亲爱
竹笋拔节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虚构

会叫名字的鸟儿,衔着泥
因此这是短暂的沉默。我没有
趁机闪开,但还不知留在哪里
这个春天,花开的越来越薄
雨水越来越淡,斧头越来越沉

只有腹痛,像地下铁
穿过傍晚的幻觉,趋向真实
站台之上,相聚后的离开
抵消于别后归来,谁与谁的
眺望,都相隔着牢狱的铁窗

虚构,却是来自内部的松绑
有多少寒冷拒绝描述,保持了尊严
仅仅只是简单的,心贴着心
不顾去向,不问来处,仅仅
只是简单的,近得恍若昨天的时光
分类:水之印 | 评论:13 | 浏览:3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