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风:左手水印

我在左手的水印里冬眠不知道春天远不远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385541
  • 开博时间:2005-08-02
  • 博客排名:第4206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第四天:藏

把斧头藏到树里去吧,别让春天
流失太多的汁液。修复明镜
于往事的妆台,你莠草蔓生的眉
重新散发清澈的芬芳

把碎石藏到深潭里去,微笑吧
我是肤浅的诗人,熄灭复眼
漂浮在无边的漩涡中,深藏起
地狱,呈现天堂的欢愉和隆重

把胳膊把腿,藏到泥土里去
我对着逃跑的太阳,大声呼喊
如果黑夜还是来了,在鞋子下面
就可以找到我,虽然我还不清楚
我藏着的那么多,又被什么藏起了我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最难将息

  没有伞的日子,索性就走进雨里。但应该装作匆忙一点,躲避的样子,快步踩过积水的街道。
  昏黄的路灯还渐次亮着,映在水面,已经有些光怪陆离的味道了。但用不了多久,它们都会熄灭,还这个夜晚应有的幽暗和安详。
  这是一座空旷的小城,五月天,梅雨季,晚风薄凉。
  
  一直一直的喜欢下雨。但是喜欢,有时候是难以言述的东西。
  小时候住在乡下,古老的泥房子,每一个青瓦飞檐下边,都有匠人们打造的小小沟渠,有钱人会用水泥抹了光面,而我喜欢的,则是那种原始的,锄头挖出的一道凹槽,我把它称为“雨路”。
  每个下雨的日子,它如清澈明亮的小溪。我整日恋在檐前,用手掌,将顺流而下的雨水砍来砍去。已经忘了那时的思绪,不知道都想了些什么,只是会觉得安静,觉得快乐,这样就好。喜欢一种事物的理由是如此简单。
  有时会赤了脚在里面玩耍,渠底有浅浅的淤泥,踩上去,细而柔软的泥土像翻卷的浪花涌上水面,复又慢慢沉寂下去,慢慢地包裹双脚,有如挠着了痒痒般的颤动和惊喜,莫名就让人贪恋不已。
  
  及至青年
分类:边走边唱 | 评论:1 | 浏览:34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五天:浓

从森林里传出的声音,潮湿而厚重
挪不开,黎明饮够了的黑牛奶
露水露水露水,要到下一个黄昏去
去下一个路口,过程不能有阳光
也不能发出任何声响

试试死到临头的感觉,试一试
藏刀子的刺客,现在还有没有
谋杀死者的癖好。黎明饮够了的
黑牛奶泼在路上,这是雨后
第五天,依然需要雨衣和雨鞋
以及一截树木的拐杖

滑,身体的倾斜,伸出的手
突然感到慌乱,仿佛要将整条路
死死抓住,露水露水露水
如今,已经有了凹陷的胸膛
它似乎拗不过,目光怨毒的时光

仅仅只是一个梦想,露水露水露水
开阔而又彷徨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六天:烛

把一支蜡烛无限的加长,长到
长白发的年纪去,对光阴
怀抱了无限的梦想,但是渐渐的
年轻却不见了,屋子不见了
床铺不见了,现在,也不见了

烛火点着了云彩,却掐灭了眼睛
只剩下内视:看到一地零乱的灰烬
那么多的翅膀,黑夜的小飞侠
奔光明而来,如今却被囚禁
罚为一生的苦役,修筑一座
黑色的大坟

等待低矮,如斧头砍剁
一点点肢解最初的自己,一点点
否定春天的花红,秋天的水绿
爱越来越单薄,摊平如皱纸
倘若包裹渐冷的花火,这是一只
送行在风中的灯笼,第六天
你们,谁,也不能戳破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第七天:水

最意外的时光里,我学会了
一条鱼的呼吸,鼓起的腮
与内心的气泡打个平手。但这刚好
避免了,我一开口就会叫出的情感
我的头上,还停留着一个季节的梅雨
这是第七天,像一尾鱼,在每一滴
每一滴海里游来游去

可爱的凹地,过路人
留下的可爱脚窝,一小潭的积水
暂时不会流失。我一直以为我在深谷
有可怜的自由,忽略这一小汪的海
如今,它盛装所有的光明和幸福

这里没有险滩和礁石,没有黑夜
也没有黎明,没有活着也没有死去
但时间或许不够,大地有裂缝
我清洗每一个鳞片的细节,看见微微的
颤抖,梦中的呻吟,以及手执钓竿的陌生人
远远走来,我前世的兄弟,姐妹和爱人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64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不是蝴蝶出没的季节

这不是蝴蝶出没的季节
我却在雨后看到了它,或许只是幻觉
是一瞬间的恍惚和飘移,它停在那里
慢慢的,把翅膀对折起来
这一刻它感到宁静和安全

但是这一刻,我感到莫名的恐惧:
这不是蝴蝶出没的季节,它
来自哪里,吃饱了花粉,还是
虚弱到无力归去

我与它有过短暂的对视,但它依然
对折在那里,不为所动,像
一只童年时,栽进泥地的纸飞机
但这已不是,飞机失事的季节
它真是一只蝴蝶,在一场雨后
突兀的,出现在这个失事的地点
分类:水之印 | 评论:2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夜

这是未曾熟悉的雨声,整夜
敲打百无聊赖的窗台,我企图
找出哭泣的谬误,一滴滴的默记着
它的心跳,以及轻风过处的高低起伏

直至天明,徒然的使人回忆不起
离散的幻影,渐渐屈从于晨曦的微光
依旧是灰白的窗框,映出远方的雾罩
今天仍是那一团,和昨天一样

如果,岁月依照于这样的规律
生命降落在荒凉的谷底,如果是这样
每一滴雨泣,都是一个幻梦的华丽
让我,嗅到风烟升起的气息

假使这是最动听的声音,当它
慢慢沉寂,或者死在空荡的黎明
我将拆除,整个白昼的篱笆
为每个夜晚,围拢一首诗歌的平安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夜

这是微小,微小的雨滴
覆盖在一个夜晚的表面
我从很远很远的路上回来
但是已经晚了,天黑了
天还会亮,鸟儿发出惊慌的叫声
我已经走过围墙,但是已经晚了
在一个句子中间稍作停留
也已经晚了,不能再怀抱
美丽的梦想。尽管雨
确曾来过这里,到过窗前
眺望的双眸,确曾
有过一段温暖的时光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妈妈的信(二)

你是一个过去的人,太多时候
已经被我忘记。我还忘记了许多
过去的人,但偶尔都会在路上碰到
彼此露出礼貌的微笑

这时候我是快乐的,仿佛你
只是一帖止痛的药膏。当我碎了
破了,才想起来找你
到你的坟前诉说委屈

——你疯了。这么多年一言不发
这么多年住在土里:你疯了
千里迢迢,突然穿过人间车马
在我耳边,念叨一些莫名的话

你要索回你送我的木偶,一黑一白
是因为我常常犯错,还是我一直错着
这么多年,我都是那个黑的,没被人爱
世人是白的,被人爱着
分类:画皮 | 评论:0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给妈妈的信

他们总是妄想,从我身上
摘除一些枝叶,说是被虫咬过的
被牛羊践踏的,中毒了的
花或者果实,他们总是妄想
从我这里拿去,并不再归还

但我不是壁虎,不能轻易扔下
忧伤的尾巴,尤其是在穷途末路
更不能交出心中的记号,我只有这些:
散发着灌木气息的黄斑,深秋的传染源
我只有一片夜晚的森林

但我长出了一身的复眼,虽然
膝盖以下的光泽淡了,依然能够感觉
大地的心跳,那些柔软的词汇
我还一直爱着,比如泥土,比如腐
比如石头上刻着的你的名字

他们总是妄想,让我违背
生命的规律,像千年矮一样的活着
但我已失去重重皱纹,和
经年的磨损,现在我停在这里
是和你一样的石笋,但若是站起来
拥抱他们,我瞬间就会变得苍老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睡眠

1.睡眠

凌晨,躺进黑色的遗忘之穴
像把自己融化,在无知的恍惚里
奇妙而悲切:一切都是熟知的
每次,又都不一样的隐约

像散入飘渺的微茫,瞬间
去到很远很远,却都是些回头的路程
放佛已经足够了一生,现在需要
整理曾经发生的旧闻

是不是已经晚了,没有人意识到的
苍老,是不是心脏萎缩,装不下了
新鲜的阳光,是不是
还在梦里

是不是一场睡眠,除此之外

2.白日梦

梦见一只猫,和梦见一头狮子
一样的危险。但在这之前
先被清朝的剪刀,剪去辫子
又被唐朝的微风,吹掉头颅

我们是革命的友人,又是
吟雪的同伴,在三月的桃花溪
流觞曲水,醉在无知的上游
醒在懵懂的末端

梦见一个白天,比
梦见一个夜晚,更加危险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1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怎么了

空无一人的山谷,如果
风雨继续,风和雨,会发出痛快的叫声
如果被我窥见,泥土裂开灿烂的伤口
我已朽,而你们正是小小的种子

如果,我整夜伐木,造一叶小舟
送你们到达对岸,如果仍然
心存怜惜,请随手
关掉身后,冬天的门

往回走,黑夜就前行了一步
但还能听到发芽的声音,遥远的
万物都在聆听,都黯然无语
心中抖动着某物——

一只侯鸟的飞翔之翼,到来
即是离去,我是留在谷底的痕迹
怎么了,又看见碧绿的麦田
怎么了,又听到风雨的哭泣
分类:水之印 | 评论:3 | 浏览:3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比喻

有多少东西可以移除,像一个
错字遇到了橡皮;有多少东西
可以了无痕迹,像一个错字
遇到了橡皮;还有,多少东西
可以重新来过,像一个错字遇到了橡皮

像一块橡皮,遇到了纸,遇到
不合时宜的笔画,雨因此淋漓而快意
雨,充满了痛感,这个下午的
仙人掌容光焕发,像一个改正的孩子
重新捡起书本,遇到了花朵的童话

像童话遇到有毒的苹果,有多少黑夜
在白天背后露出目光。孤单的小红帽
像是一个最终的梦想,还有多少错字
多少橡皮,多少雨,多少尘灰
等待,在前行的路上
分类:水之印 | 评论:0 | 浏览: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约定的自己

说好要去郊外的山坡,风
就从遥远的地方吹来。准备好食物
清水,和少量的酒,少量的下半生
我们搭乘夜半的列车

我们穿过寂静的时空,回到
一株木棉,或一丛荆棘的根部
天还没有亮,但已经依稀看到
地平线的遥远

遥远的雁声,近处的虫鸣
像是突然,敲打了大地的琴箱
这已经不是陆地,这是海洋
这不是海洋这是天空

我们漫步在洁白的云端,终于
可以俯视晨光初现,照着
我们的来处,我们的过往
我们是破败不堪的旧人

停在这里,或者从这出发
都是旧的,我们用去了太多美丽
一生都只在路上,一生
只有苦难的时候值得珍惜

小红马驮来了高原的种子
燕子衔来隔江的泥,种一畦白菜
或者莴苣,我们如此小心翼翼
我们已不是约定的自己
分类:水之印 | 评论:3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傍晚经过风中的花园

那不是芦苇,芦苇生长在沉寂的河边
那不是芦苇,芦苇附向悲伤的水

那是白色的魔术师的尾巴,不小心
钻出燕尾服,蝴蝶和蜜蜂身披暮色
走进隐身处

最后的霞光,有如焚烧弃物的火苗
接骨木面面相觑,猜测宽衣博袖的
抬灵人,给夜晚送去怎样的秘密

寂静,多么美的片刻,我们经过了围墙
长长的回廊装满了风,和风里
曾经朝朝暮暮的童话
分类:水之印 | 评论:1 | 浏览:2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0页/4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