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5710
  • 开博时间:2009-04-0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游子

  

1、

早晨我尚在被窝里,不知道天气是否晴好,只晓得娘一早就骑着三轮车出门儿了。昨天就是这样,我爬起来娘都回来了,提着一袋煮好的新花生,说好大的雾。我忙出去看,日头高高照着,不见一丝雾气,只有院门对着的一小块草坪上,新剪的草,茬口齐整整的,有露水闪着光。

2、

娘和父亲五七年经乡人介绍相识,五八年结婚。据娘说,只领满一个月80块钱的工资,接着父亲就被打成右派了。父亲是大学生,跟着当师长的大哥起义,后来参加抗美援朝,任文工团干事,专门写文章。转业后,因为有文化、工资高,受人青睐,结婚却晚。娘说,“他是晓得自己犯错误哩,才回乡来说亲。老家的人只晓得他能干、有出息”。

-

娘很爱我的父亲,一见钟情。娘的父亲一夜没睡,不放心闺女就这么跟了人远走他乡。娘自己有主意,不听劝。一辆那时还稀有的缝纫机、一口樟木箱子,是娘的嫁妆。行李拖运,娘跟着父亲爬山涉水到了家,才发现家里连口锅都没有。父亲单身,从来不做饭。

-

那一年,父亲被打成右派,下放到山西大同一座石灰窑劳动改造,放炮炸山,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芦苇

  

我住的这个小镇有很多水,湖水、河水。小李说,这个小镇原来是真正的江南水乡,处处都是河道。小桥密布,家家有船,就拴在人家的后门口。出门要乘船,从这家后门口撑出,从那家后门口上岸。后来城市改造,水道填成马路,一点儿痕迹都看不出了。

河多、水多,临水的植物多。我从没在一个城市看到过这么广袤的芦苇,这里一丛,那里一片,芦苇花高高摇摆着。芦苇有很多种,当地人叫作芦苇的,是一种杆茎细长,长得很高的品种。叶子碧绿,顶端的芦苇花刚伸出时也带一点微绿,慢慢泛黄,仿佛轻小的蕙,里面有一粒粒种子。冬天慢慢变得灰白。

芦苇的杆子细长,却极有韧性,剖开成条,可编织席子、箩、囤。苇条打磨光滑,编成的席子夏天可纳凉,秋天铺在院子里,可以晾晒稻谷,晒好的稻谷存放在苇囤里。冬天腌菜的时候,洗净的青菜罗卜,也放在箩里慢慢晒干。芦苇叶子是用来裹粽子的,挑宽长的叶子摘下,清水洗净,用开水煮一过儿。煮过的苇叶柔韧,不开裂,裹好的粽子有苇叶的清香。也有用竹叶裹的。

过去的人家用茅草搓成的绳子编草鞋。冬天的时候,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个周日(2014-10-24)

  

1、

-

上个周日,天气晴朗,秋阳热辣辣的。早晨睡懒觉。阿姨很早来了,在楼下当当剁着馅儿。娘头天晚上问我吃什么,我说吃韭菜猪肉馅儿的包子。

2、

-

睡睡醒醒,看看帖吧。爬起来浇菜、晒被子。院子里有晾衣裳的架子,估计是什么合金的,轻而明亮,一根枝桠伸出两条长杆,四脚滑轮滚动。擦干抺净,把娘的被子和褥子一前一后晒上,朝着太阳。

-

娘坐在门廊下,巴非特在我俩身边转来转去。它刚洗了澡,显得又白又嫩,眼神无辜落寞,好似汪着一潭深水,天真无邪。娘说再有十天,她就来四个月了。我说你怎么记得这么清啊?娘说,“我天天掰着手指头算日子哩”。

3、

-

和娘说好,娘在我这里过完春节再说走不走的事儿。到11月,父亲去世就满6年了。这6年,娘在我们姐儿仨家每家住住,住些时就走,呆不长。这6年,娘多半是独居,守着老房子一个人过日子,自己做饭,自己洗衣,自己照顾自己。

-

初时日子还算好过。那时娘身子尚健,清早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想守着娟吧看到你幸福(2014-09-25)

  

院子里有两个花池,在大门两侧,一大一小。小的一个围着一株桂花树,另一个种着些花花草草,和一小片韭菜。我每天早出晚归,顾不上管它们,种花的那个花池早已荒芜,杂草丛生,草苗子窜得老高,长得轰轰烈烈的。

 

我娘不嫌烦,和阿姨两个人一起把草拔了,清出一块儿空地来。我娘说,你们这儿青菜太贵。咱白闲着一块儿地,自己种吧。其实那块儿地没闲着,早成了巴非特的地盘儿,丫见天儿在那儿又闻又嗅、挑挑拣拣,转着圈儿追自己的尾巴尖玩儿,渴了还顺便扯片青草叶子吃。

 

我娘老了,好多事情有心无力。我买了一堆菜籽花籽,好几天了,那块地仍旧闲放着。娘说要家伙什儿锄地,要把地翻松快了才好出苗儿,她自己干不动。阿姨这两天忙,娘不好老使她。我这就是扯闲篇儿,不是啥正经事儿,不急。娘说。

 

娘能安心住着,真不容易。娘刚来时,老想家,惦着家里的老房子。又赶上多日下雨,把娘的脸都下得灰扑扑的。娘虽然不说,其实我知道,她是想大姐了。

我很小就出来读书工作,娘跟我不惯,好像不能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枣树(2014-10-07)

  

1、

 

清早和娘一起去菜场,集市上正在卖大枣,大卡车拉了一车,山一样堆积着。皮色都还是青的,只有少数几个略略染了一点红。青枣很甜,买来娘却不让吃,先用清水泡了好几过儿。然后就没那么甜了,木肤肤的。

-

娘说她小时候,家里有一棵大枣树种在堂前,不知道经历多少年代了,高大条畅,枝叶铺排下来把堂屋都遮盖了大半,真正是荫及子孙了。枣树年年春天泛青,年年秋天结果。枣子不卖钱,从不在枣色尚青时扑枣。现在的人都爱尝鲜儿,其实最不会吃,啥东西不是成熟了才好吃呢?娘说。

-

打枣之前,娘的父亲先背个竹筐爬上树,拣粒大饱满、皮色红亮的摘满一筐。娘说,熟透的枣子娇嫩着呢,掉到地上就裂了皮儿,有时候你都看不出来,它还是裂了,做醉枣儿的时候就沤烂了,一坛子都不好吃。摘完这一筐才打枣。打枣用长竹竿,娘在树下仰着小脸儿帮着摇树,枣子雨点儿般扑扑落下来,娘和她的娘拿着个小口袋,一颗颗捡,小心眼里满满的都是快乐。

-

先摘的那一筐枣洗净、晒干,放到坛子里,用白酒泡起来,

分类:生活 | 评论:1 | 浏览: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假日小记(2014-10-03)

  

1、我娘

  十一那天带我娘出去转,难得天气好,太阳高高挂着,晒到人身上暖暖的。娘来了那么久,还没去过我单位。单位正在搞活动,哪哪儿都是人,吃的喝的玩儿的,一应俱全。娘腿脚不好,走不了长路,平时自己出门,总骑一辆小三轮车代步。

  出门的时候给娘穿多了,娘走走嫌热,脱下外衣,又觉得背心发凉。单位有片小园林,是个别墅示范区,有条天然河道,河岸边是草坪,疏疏落落种着些紫薇、桔树、水杉。亲水平台上有两个穿白衣的少女在拉小提琴,河边密植菖蒲、再力花和美人蕉,水气滋养,长得枝繁叶茂、葱郁挺拔。单位来来往往的人和我打招呼,娘跟着勉强笑笑。

  我看娘不大对劲儿。太阳煌煌照着,树叶的影子落下来,忽明忽暗。娘的脸上灰扑扑的,眼睛仿佛睁不开一样,额头上冒着汗。来的时候怕娘走不动,特意带了拐杖,娘不习惯,悬空拿着,完全借不上力,几步路走得山长水远,真是漫长。到我办公室喝了点水,休息了一会儿,娘缓了过来,但情绪完全变了,闭着眼睛坐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流氓狗巴非特(2014-09-14)

  

小时候,我看过两个摞在一块儿的蚂蚱,翠绿色,一上一下,正在交尾。忙得腾不出空儿来,被我逮个正着。它们的尾部牢牢粘在一起,身体微微发抖。我盯了一会儿,忽然觉得害怕,撂开手撒丫子就跑掉了。

 

那是一种非常难以言喻的感觉。因为无法逃脱,所以淡定异常。两个不动声色的小身体里,仿佛潜伏着一种愤怒,在空气中嗡嗡颤动,似乎下一刻就会鼓涨起来,呯一声炸开,肢体横陈,汁液四溅。

 

大自然没有羞耻之心。倘若没有人类的干预,光天化日下的交合不会有任何问题。我这种两足巨怪,凭啥把人家抓来,咣唧打断一场酣畅淋漓的爱爱?真是有违天和。

 

我对巴非特也动过这种横加干涉的念头。狗和猫一样,发起情来那叫一个闹得慌。作为一只健康的成年公狗,Y有权力肆无忌惮表达它的欲望。有段时间,巴非特见啥抱啥,最待见的就是它自己睡觉的棉垫子,抱着空撸。

 

看Y欲求不满的样子,为了减轻它的痛苦,我嘀咕说咱到店里把它阉了吧,一了百了,被室友严辞拒绝。那时巴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3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也是老三(2014-09-10)

  

我家在某个城市一个企业的家属院儿里。这种企业每个城市都有吧,像兵工厂、矿区,像新疆的农场、军团,也有一些建筑单位。他们都是从遥远的地方辗转而来,支援当地建设,拖家带口的,慢慢扎了根。

 

我们的家属区自成体系,医院、学校、电影院什么的,都有。我们的学校是**子弟学校,我们都是**子弟。对于当地人来讲,这样的称谓自动把我们分隔开来,仿佛“躲在小楼成一统”一般,有很强的归属感。

 

家属区建在那个小城的边缘,围墙外就是广袤的农田。在夏日的早晨,小伙伴儿们常常三五成群的跑去玩儿。坏事儿真没少干,偷过人家还没熟的青蛋子西红柿,撇过人家不管是高梁还是玉米的甜杆儿,咵嚓从中间一折,趴上去尝尝,不甜就再换一根儿。农民伯伯黑着脸来追,仿佛晴空下响起一阵鸽哨儿一般,我们一轰而散。小心脏砰砰跳,紧张又愉快。

 

农田西北方向有块很大的空地,那应该是一个场(常,读二声)院,是农民打麦扬场(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说)的地方,在简单的大棚底下,麦秸秆堆得老高,跑累的我们,就爬在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俺娘和巴非特(2014-09-08)

  

父亲去世时,母亲表现的比谁都坚强。葬礼一过,母亲便催着我和二姐回到自己的城市工作。母亲说,人老了,谁都会有那么一天。母亲这一代的老人,对待生老病死,有着他们独有的一种豁达。

 

我成长的城市很小,我和二姐很早就离开家,到各自的城市读书、工作。家里只留下父母两个人。大姐在同一个城市,好歹有个照应。父亲走后,母亲坚持独居。我和二姐不放心母亲,把母亲接到自己的城市小住。母亲总是想家,住几天便要走。最长的一次,母亲与我共同生活了半年。

 

就这样,母亲这里住住那里住住,一晃几年过去了。对母亲来说,年老了年老了,又尝到一种新的颠沛流离的滋味,心里不踏实。母亲跟老伙伴儿打电话说,以前总想着,只要孩子有本事,能飞多远就让他们飞多远,哪知道老的那一天,看看孩子们有多难啊。

 

母亲不喜欢狗,说过去狗就是看家护院儿的,就算是家里的一个成员,到底也只是一条狗,总比不过人去。哪像现在,比咱强多了。母亲跟一块儿聊天的老太太说。给洗澡给看病,还带着出去遛弯,咱比不了啊。那时二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还是巴非特(2014-08-31)

  

养狗之前,有人告诫我,狗狗也是一条生命,你想好了再养,不能心血来潮。养养不想养了把它送人,或者干脆扔了,那还不如不养。

 

其实我还真不适合养狗,因为工作的原因,四处奔波,居无定所。出差是常有的,工作的城市基本上两、三年会换一个,每年春节也要加入春运的大军,回乡看望母亲。

 

巴非特跟着我们已经过了两个春节。头一年过年的时候,我在山东,走时把它放在寄养店里。店后面的小屋里一溜放了十几个笼子,靠墙还有两个笼子叠起来放一起的。每个笼子里都关着一只愤怒的小狗,焦虑、烦躁,汪汪叫个不停。店主只是每天过来喂食,清理粪便,偶尔把笼子摆出去透透气。

 

过完年把巴非特接回来后,它变得傻愣愣的,不跳不扑,也不尾巴一样地跟着我,吃完饭就到自己的窝里乖乖趴着,第二天才缓过来。它怕我再把它送走。那时它大概八个月。

 

第二次过年好过多了,我到了冮苏。江南气候温和,冬天不似北方那么冷,我在的城市是个小镇,送去店里寄养的狗狗很少。店主

分类:生活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页/31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