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修行

上帝,我爱你,希望自己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20914
  • 开博时间:2009-04-0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普罗米修斯不要春药,只要解除束缚

  

题目来自大卫.兰德斯的经济史名著《解除束缚的普罗米修斯》,这本书描述了英法德三国工业革命发展的特征,追溯了资本主义这位普罗米修斯如何挣脱束缚,占领整个世界的过程。

  非常喜欢这个名字,是的,普罗米修斯不需要春药,只需要松绑,尤其是中国这头饥饿的巨兽。

  你在中国街头随便问一个人,你是否愿意为年薪十万天天加班?你希望有车,周末可以郊游吗?你渴望在城市有一套房吗?你希望衣食住行像电影里的美国佬一样吗?不消说,大部分答案肯定都是YES.这就是中国经济增长最大的动力,因为我们是天然的经济动物,我们世俗,我们吃苦,我们愿意为薪水牺牲周末,“恭喜发财”最受我们欢迎的节日问候。有句话是对的,中国人对民主、自由、人权的需求,将兴起在住房需求满足之后。所以,那些痛恨P民麻木,在理想道路上倍感孤独,感叹同道者寡的公知精英们,请先给P民们一套房吧。在这一点上,我D也是英明的,只要不挡住P民发财的步伐,一切都是可以商量的。

  因此,我们必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2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否则,就来不及了

  “你像我见过的那个少年,背着青春走在,九月的街头”。如果把歌词里的“少年”换成“中年”,想象一个大叔挺着啤酒肚,背着吉他,在九月的阳光里摇曳生姿,回眸时附赠如花般的微笑,这将是一个多么令人战栗的场景。
  
  有很多事,仅仅是少年的专利。如花美眷,似水流年,一个大叔,怎么忧伤啊?一个大叔,如何明媚孤独,如何背把吉他,带本诗集浪迹天涯?很多美好的字,配上大叔,都足以让人胃痉挛。
  
  数字是奇妙的,或许我们可以意淫一个27岁的姑娘,想象她在风中翻飞的长裙,飘来,遮住你的眼睛。但如果把27,换成28,就完全是另一幅场景。7和8,差别有这么大么?真有这么大!
  
  过几天,就来不及了。27岁的时候,孤独很酷,浪迹天涯的穷光蛋,很酷,虽然早上起床时,已不再擎天一柱。28岁的时候,依然不再擎天一柱,但是,某些东西,就再也不酷了。时间在匀速的流逝,面容在不知不觉的变化,但是,总有一个刻度,之前,你是少年,之后,你是青年,再一个刻度,之后你就是中年。但你永远找不到这个发生质变的刻度究竟在哪里。只是某天早上,对着镜子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阴谋论无法证伪,方教主万代千秋

  事实上,我们无法证明上帝不存在,我们只能说,在现有的条件下,人的视觉、嗅觉、触觉、精密机器等等都无法捕捉到上帝的踪迹。而我们的视觉、嗅觉、触觉和精密机器,能够感知捕捉到的,仅仅茫茫宇宙的一颗小沙粒而已。在有如此广大的未知领域存在的情况下,谁也不敢拍着胸脯说,上帝不存在,而只能说,我们还没有发现。
  
    上帝全知全能,上帝在宇宙的最深处,你看不到他,但他创造一切,安排一切,日月星辰循环往复,人类生灵生老病死,精巧而完美的自然界,都出自上帝的手笔,你的一举一动,一个微小的念头,上帝都洞若观火,毫厘不爽。
  
    你以为你生活在1999年的洛杉矶,NO,其实你眼前都是幻觉,你的身体其实正在被Matrix培养,周身插满了各种管子,你是它的能量培养基,而你的意识,完全是它为你安排,为你植入。你仅仅是matrix的牧养的牲畜罢了。
  
    你以为你生活幸福,每天上班下班,上司欣赏你,老婆爱你,邻居夸你。NO!楚门,你其实正在上演真人秀,你被全世界人民围观,吃饭游戏哭泣做爱。你身边的一切,都是导演的安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3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皇后大道东,谁还拜关公 ——这座城市和古惑仔一起老

  
  
  高中的时候我问同学,古惑仔是啥意思,同学说“古代的诱惑”,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后来这位同学做了古惑仔,整天拿着铁棒出去,半夜凌晨才回宿舍。他没事儿在宿舍抽着烟,眼神幽幽地穿过额前刘海,凝望着无限远的空间,说他特享受铁棒打在身上的感觉。如果他是一位带着文青气质的古惑仔,他可能还会补充一句:“这疼痛,让我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可惜他没这么说。后来,他做了焊工,很多年没见他了。这位同学让我明白一件事儿,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场合,疼痛也会成为一种诱惑,某些时候,它很酷。
  
  青春需要疼痛,生命需要疼痛,犹如铁棒打在身上。抽烟也是一种疼痛,喝酒也是一种疼痛,烟碱和酒精穿过细嫩的喉咙,是一阵疼痛,闭上眼睛,享受这疼痛,就像传说中的男人那样。
  
  古惑仔也会有老的一天,和这座城市一起衰老。看杜琪峰的《夺命金》,无厘头地想到这一句,忍不住地这样抒情。似乎,老、衰老,与诗意、抒情,是天定的情侣。香港,是插在这个像鸡一样的国家屁股上的一根刺,它直挺挺地插在那里100多年。它奇迹般地,在一片蛮荒之地,闪烁出耀眼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4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过河,过河——从《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到《他们》

  听说过,没走过,两万五千里,
  有的说没得做,怎知不容易,
  抬起头,向前走,寻找我自己,
  走过来,走过去,没有根据地
  ——这是崔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里的歌词,有人将崔健奉为中国的鲍勃迪伦,迪伦为垮掉的一代的代言人,不过我一直没读出他哪里颓废了,何处垮掉了,倒觉得该同志是这么真善美俱全。不过有句话叫,时代的诗人,也必是永恒的诗人,忘了谁说的,也许我第一个说,说不定。
  
  有人在哭泣,有人在歌唱,有人生来有钱包;
  有人在奋斗,有人在幻想,有人一生没吃饱;
  他们指向左,他们指向右,他们买了壮阳药;
  我们不能说,我们不能做,我们的生活多美好。
  铁路向西走,长江不能流,到底谁才是走狗;
  天亮漱漱口,天黑动动手,劳动为了给税收;
  他们指向左,他们指向右,他们一直有洋楼;
  我们不能叫,我们不能交,我们的生活带套套
  ——左右左右左,清风拂面来。这是李志,一个1978年出生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2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