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指路010天涯名博

说错说对,别委屈了嘴!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30255
  • 开博时间:2009-03-2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上访者都是顺民

  又有上访者被活活打死的消息出现,增加了我们对这个社会的绝望。“有冤没处诉”比“有病没处医”更令人难以忍受。
  上访者也分很多类。有的是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实在活不下去了,上访求一条活路;如房屋被强拆的。有的是自觉冤情似海,得不到公正对待,上访要一个说法;如被刑讯逼供形成冤案的。还有的是面对邪恶势力、贪官污吏鱼肉乡里,上访伸张正义。也有的是生活还过得去,因为某件事解不开心中的疙瘩,宁可倾家荡产也要辨出一个理来,所谓“人争一口气”;很多“一块钱”官司都属于此类,不计经济成本,只要那个“理儿”。
  造成上访的结果,大部分是由于基层法律部门的评判不能服众,或者说不能令矛盾的某一方满意,自觉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一方期望越级寻求个“明白人”,来对事件重新定性。我们的信访部门为这样的诉求提供了一个击鼓鸣冤的渠道,可以肯定,上访行为是合法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
分类:时评类 | 评论:0 | 浏览:1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明星代言的阶层

  成龙代言的思念水饺出自河南郑州,被检出含有可致肺炎的病菌,目前已全部下架。估计经受这次打击,“思念”这个品牌可能会永远成为某些人的思念。
  有好事的给成龙代言的产品捋了捋,发现一个规律,凡是他代言的东西,基本都是昙花一现。牛逼时,如驾着台风的暴雨;瞎逼时,如得了性病的妓女。小霸王死了,爱多挂了,汾煌可乐倒了;用霸王洗发水洗头的,头发也快掉没了;还有个开迪汽车,没人买,在街上看到英国女王买菜的概率都比看到它大。这次思念水饺也被成龙代言代死了。当然,这都是调侃。
  成龙代言与企业命运,看似不相干。他演他的戏,你干你的买卖;他帮你宣传,你给他钱。其实这其中有道理值得深思。
  可以说,凡是喜欢成龙以及成龙电影的人,基本都是文化层次比较低的阶层。成龙自己本身的表现也是好张扬、没文化。由他与他的崇拜者,组成了一个“垃圾旋风”,成龙则是这一堆垃圾中的战斗机。这其中,有的人虽然没知识没文化,但也可以把企业一度做大。等大到需要找代言人的时候,就自然而然想起成龙这样的人。这种企业的创业者一般出身比较苦,来自社会底层,应付不了企业做大做强时的局面。找成龙这样的人
分类:时评类 | 评论:2 | 浏览:7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务实,从讲实话开始

  常写文章的人一定有这样的体会:空话最难写!有事有理有情节有观点的时候,写起来便行云流水,抑扬顿挫地很舒服。没料现编、胡搅蛮缠、遮掩搪塞,这种时候想写一篇像样的东西可就费了牛劲了。
  这方面,国家领导人的秘书中间不乏高手。毛时代出过几个好秘书,田家英、胡乔木等。他们个个都是才子,领导人冠冕堂皇、虚言假套的发言,经他们打理,都会变得诚恳动听、情真意切。“虚心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就是田家英的妙笔。《为人民服务》则是胡乔木整理的。随着国家几代领导人更替,好文章越来越少了。也不知是事儿越做越虚,还是秘书越来越混,反正近20年来,很少再看到让人称赞的领导人讲话稿。
  每逢重大会议、重大节日、纪念活动,国家领导人通常都会出来讲话。60多岁的人,一篇讲话稿念下来,往往一站就是几个小时,也很不容易。讲话如果涉及到一些敏感话题和事件,听的人还能聚精会神。若是通篇流水帐,在什么什么领导下、高举什么什么旗帜、发扬什么什么精神、继续什么什么道路、全面开展什么什么活动、把什么什么东西推向新高潮。这样的讲话,即使坐在人民大会堂,开足了氧气,也会睡倒一大片。代表们体力不支是一方面,
分类:时评类 | 评论:3 | 浏览:7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007的同事

  几年前,威海发生过一起伦常惨祸,一位父亲用一把斧子,亲手砍死了11岁大的儿子。
  行凶后,凶手并没有逃跑或者报案,而是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行为平静。老婆下班回家时看见了现场,儿子血肉模糊地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惨叫着跑出门去,呼喊邻居帮着报警。警察赶来控制了凶手,从凶手老婆哭天抢地、断断续续的口述中,众人知道了凶手患有家族精神病史,随后他被强制送往莱阳市精神病院做精神鉴定。
  我去威海那天,要找的朋友恰好就是威海刑警队的,当天他带人送凶手去做鉴定,原定的中午一起喝酒被临时推迟了,直到傍晚他才回来。
  晚饭时,我们聚在一起,刑警队的朋友紧喝几杯酒算是压惊,说经过鉴定,那人确实有精神病,只是之前精神病的症状表现不明显,行为言谈偶有怪异,也多不会引起大家注意。他这个病,家人知道,外人则看不出来。老婆是在明知他有病的情况下嫁给他的,原因是老婆来自一个贫困的山区。后来有了孩子,日子过得还算凑合,基本算是太平无事;这次发病没有什么前兆,突然就成了这样。
  我们问,有病是不是不能判罪?朋友说当然不能,直接就办手续进精神病院
分类:散文类 | 评论:40 | 浏览:176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惨案过后,反思停车收费员的权利

  上海东安路肿瘤医院门前停车场,停车费纠纷酿成惨案;一名收费员被肇事车碾压致死,肇事者则被警方控制。
  目前我们国家是这么个状况,只要你有一点生活“奢侈品”,那么围绕这种“奢侈品”就会招来一群打着各种旗号的吸血鬼;千方百计、围追堵截,非得从你身上榨出骨髓来。直到你买不起、用不上这些东西,重新沦为满身补丁、光脚赤背的贫下中农才肯罢休。
  这些所谓“奢侈品”其实标准并不高,像车辆、手机、交通花费,本是生活必需;当然还有房子,也被吸血鬼们纳入要加税的考虑。慢慢的你会发现,除非你一直斗志昂扬的为伟大祖国做贡献,挣得比被勒索的多;否则,你逐渐就会用不起任何东西;到最后你才明白,敢情小时候看的那些糟践“旧社会”的漫画里画得:面朝黄土背朝天,端着破碗挨皮鞭的形象,才是我们广大人民群众标准生活照。
  社会上充斥着各种收费,绝大部分不合理。为什么这样讲呢?以停车收费为例,机动车占用公共资源理应收费,但收取的费用至少应该有很大一部分补贴到没有车辆的人手里,不开车、没有车的这部分人才是车辆横行的“受害者”,也只有补贴给他们才显公平。
  现在的停车收费
分类:时评类 | 评论:2 | 浏览:10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京报》炮轰李双江是哗众取宠

  按:看到李公子打人事件,本来是要写篇博文评论一下当今官二代、富二代仗势欺人、飞扬跋扈的社会现象的,标题都写好了——《红星“罩”我去战斗》!刚写下标题就看见《新京报》关于此事的报道了,顿时心生反感,不得不反过头说说《新京报》的问题。
    
  当人们都知道了打人凶手是李双江的儿子,都有些意外,但并没人感到奇怪。要是按照“我爸是李刚”的逻辑来看这件事,人家李双江都是将军了,未成年的儿子不过是挥拳打了几下挡路的不长眼的小老百姓,实在是小事一桩。不过换个角度,要是按照目前老百姓饱受贪官污吏欺压的情绪来讲,这件事又引燃了群众对于特权阶级仇恨的火药,不轰出个惊天动地,泄不了这股子火气。如此看来,这件事的压力够李将军受的。
  李双江是老来得子,对儿子的感情属于“隔辈儿亲”,娇生惯养那是肯定的。据他自己作电视节目嘉宾时讲,儿子无论犯了多大的错误,从没动手碰过儿子一根毫毛,甚至脑子里一闪过打儿子的念头,都会情不自禁老泪纵横;足见心疼这宝贝疙瘩到了什么程度。
  15岁的年纪,无证驾驶无牌照改装车,与人发生争执率先动手伤人,威胁周围群众不让报警;所
分类:时评类 | 评论:3 | 浏览:10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张裸体图片所反映的社会问题

我清楚地记得一件凄惨的往事。1977年,我上小学五年级。学校的大门是铁栅栏式的,高高的两扇门上是一道拱形的铁框,上面焊着铁板剪成的学校名称,涂得红油漆。两扇铁门上是一排锋利的铁枪头,为的是阻止有人翻越铁门。当时我们每个学生心里都有这样一个概念:翻越铁门、扎死活该!
有一天还真就扎死一个人。
学校正门在一个小胡同里,胡同里住了很多人家。其中一户人家里有个20岁左右的儿子,在常人的眼里属于那种不务正业的“二流子”,没正式工作,每天喝酒混日子。家里父母管教孩子是简单粗暴型的,经常看到他父亲拎着皮带或铁锹打得他抱头鼠窜。
这个“二流子”晚上在外面鬼混回来晚了,他父亲就锁起大门不让他回家睡觉。他也想出个办法,每次被关在门外,他就翻越铁门进到学校里,推开教室的窗户进去,把几张课桌拼在一起,睡在上面对付一宿。
那年深秋的一天早晨,当学生们陆陆续续到学校上课的时候,发现学校门口围满了人,这个“二流子”被扎死在2米多高的铁栅栏门上。他是俯身死在上面,有两只铁枪头扎进了他的身体里,一枪扎在腹部,一枪扎在大腿处;血顺着铁栏杆流到地上,都已经
分类:时评类 | 评论:49 | 浏览:177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难言之隐,自杀了之

  8月27日晚,湖北省公安县纪委干部谢业新,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死状较惨,身中11刀,血流满身。经当地公安系统调查取证、法医鉴定,最终确定死者的死亡原因系自杀。这个结论引起了家属的质疑和不满,围攻县政府官员,讨要说法。
  时隔两天,网上转载报道这篇消息,自然也引起广大网友的怀疑,什么样的自杀能捅自己11刀?死者要想自杀,为什么不选个舒服一点儿的死法儿?这么满身开刀的放血,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自杀的方式的确很多,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我知道有一种情况下,自杀的人会对自己很狠,那就是抑郁症。网上质疑的主要声音是怀疑死者“被自杀”。所谓“被自杀”是网友对现行很多丑恶社会现象的讽刺;当事人不想死,被人强迫弄死,对外谎称自杀。这种情况骇人听闻但却并不新鲜,搞政治的尤其适合这种死法——阴谋别人一辈子,最后死于别人的阴谋。
  还有一种情况,比较特殊,先不说破,我讲一个亲身经历的往事:
  18年前,我在某建筑公司当建筑工程技术员。建筑公司下设很多分公司,一位姓韩的爷们儿是一个分公司的负责人。老韩三十多岁,人高马大、皮肤黝黑,加之性格爽朗
分类:时评类 | 评论:3 | 浏览:18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精神中传销,在传销中精神

  “自从得了精神病,整个人精神多了!”——网上的一个签名
  
  看了8月25日的《南方周末》,用一个整版登载了湘潭大学一名教师的文章,叫《传销,为何在中国屡禁不绝》,文章详细分析了传销组织的阴谋与陷阱,揭露了以洗脑为手段、以致富为诱惑、以诈骗为目的的传销组织内幕。细读内容,觉得标题可以换成一句这样的话,“传销组织是如何骗人的”。
  传销的核心是个“骗”,这一点毫无疑问。传销组织如同一张大网,钢绳掌握在最顶级的大头目手里;这些人利用这样一个层层扩大的销售网络,把某种产品迅速倾销出去(大部分都是低级下线买去充业绩面子),继而个人暴富。我所知道的几位传销顶级头目,都是豪富;住千万别墅、开百万名车。他们传出一个产品,就迅速撤摊儿,改换门面,再传另一个产品。只有傻子一样的底层下线,才在大头目消失了以后,把那些扔下的破烂儿货当成致富法宝。
  传销的方式花样繁多,不仅仅是卖化妆品;最离谱还有传“空气”的,就是交钱算入伙、然后拉人头,什么产品都没有。很多保险代理也是传销的一种。
  几年前我不小心被邻居一位老哥拉去喝茶,在北京朝阳区
分类:时评类 | 评论:4 | 浏览:18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沈阳市长的“特别关注”

  笔者受邀为沈阳市策划撰稿一部城市宣传片,要求8分钟,最大限度地展示沈阳市的市容市貌、风土人情;于是第一次走进这个城市,以一个陌生人的角度感受沈阳、解读沈阳。
  没见过那个重工业时期、环境被严重污染的沈阳,所看到的是一个摆脱了旧体制,建立了新秩序的新沈阳。现在的沈阳是一个很让人喜欢的城市,极宽的马路、美观的绿化、保留相对完整的历史建筑。尤其印象深刻的是,几乎见到的每一个人都很平和,神情悠闲、怡然自得的样子;完全没有大城市,如北京街头特有的急躁、暴躁乃至争吵不断的场面。公交车站等车的队伍弯弯曲曲延伸了几十米长,不见加塞儿、不见抱怨,看报的看报、听曲儿的听曲儿、玩手机的玩手机、情人依偎在一起说着悄悄话,甚至连回头向来车方向张望的人都很少,足见沈阳人心态之平和。这是最重要的!一个城市是否“宜居”,很大程度上不取决于城市建筑等硬件,而取决于其特有的“风土人情”。
  沈阳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王炜暐是个才子,介绍沈阳的前世今生、旧貌新颜,两个小时侃侃而谈,不用看资料、不用查数据,全凭脑子好使;而且语速快、逻辑严谨,言语中信息量巨大,笔者的笔记跟不上他的讲解,翻页的功夫都
分类:时评类 | 评论:3 | 浏览:11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8页/7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