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晓尧的南行记

诸葛孔明五月渡泸,深入不毛。陈晓尧七月入黔,涉赤水,过娄山,看云贵高原云卷云舒。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2
  • 总访问量:239543
  • 开博时间:2005-07-29
  • 博客排名:第7051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博客门铃
博文

  今年的春天是从运城到三门峡的路上开始的。
  3月初去太原,太原还下雪呢。簌簌的一晚,第二日开窗,院子里铺了一层“盐”,去酒店旁的巷子喝羊杂割汤,路边的雪被纷乱的脚印糟蹋了。
  随后一路南下,去临汾,阳光羞羞地出来了,风还是冷;去运城,阳光爽快起来,有点晃眼,有点白。下午去三门峡,闭着窗,汗湿了内衣,开窗,风不再割耳了,很惬意,河南话说——可美!
  我知道春天真的来了。
  运城与三门峡分隔两省,却只有一小时车程,过黄河就到了。三门峡呆两天,醉了几场。随后往东到洛阳,想起唐人韦庄的诗:洛阳城里春光好,洛阳才子他乡老!有些伤感,为碌碌的生活?还是空虚的灵魂?
  再往东,经6小时疲劳车程到了濮阳,以及濮阳下面的台前县。看地图,台前县是濮阳的一直龙角(濮阳又称龙都)伸入山东了,和著名的水泊梁山比邻。
  路上,春色更加明显了:绿化树笼了一层蛋青色,这是初春色彩淡淡的氤氲;地里的麦子有一卡长了,农民正在引沟渠的水浇灌着,地头放着他们的摩托车和自行车;地里攒三聚五的隆着坟堆,是他们已故的先人,从肉体到灵魂厮守着这片
分类:心情 | 评论:1 | 浏览:5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古拜,2011

  看朋友们的博客,无疑都要在岁末年关总结一下过去,未来不必展望了,2012年,世界末日么?总结中,多半都是对过去日子的缅怀以及马齿徒增的感慨,兴许是我们这一代人通病吧?
  我不能免俗。
  2011,于我有重大意义。
  首先我离开了工作5年多的贵州,到了中原大地,负责湖北、河南、河北、山西、内蒙5省6个办事处红花郎销售工作,即所谓的红花郎大区品牌经理。记得2011年1月16日从贵州飞郑州,到2012年1月18日再次回到贵州遵义过春节,刚好一年多一点点的时间。期间,穿梭于5省与成都之间,行程何止万里?飞机、汽车、动车、自驾,无所不包,从南到北,先后去过宜昌、荆州、荆门、十堰、武汉、南阳、许昌、驻马店、漯河、周口、平顶山、开封、郑州、洛阳、三门峡、新乡、濮阳、邯郸、邢台、石家庄、保定、沧州、廊坊、太原、运城、晋中、朔州、大同、鄂尔多斯、包头、巴彦淖尔、呼市、乌兰察布等省地市,看过荆州古城、武汉三镇、龙门石窟、三门峡虢国墓群、山西晋祠、祁县乔家大院、鄂尔多斯鬼城等,跨过伊河、洛河、晋水、长江、黄河,穿越过伏牛山、太行山、阴山、秦岭、巴山,喝酒无数场,
分类:心情 | 评论:4 | 浏览:5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生日

  农历8月16,我生日,41了。按联合国的划分,45岁以后为中年,那么我还是青年,老青年。
  娘42岁生我,是在早上,雾气蒙蒙的早上。我名字中有“晓”字,父亲取的,不知是巧合还是天意?娘生我,一时犯糊涂,说老幺(在家我排行最小)满40(岁),我该好大(岁数)呢?父亲就嘲笑娘不识数。娘没念过书,名字都不识得,却是能算账的,卖鸡蛋、卖蔬菜,卖鸡牲鹅鸭,三斤二两,一块五一斤,默一默,就能报出准数来。就像不认字,却识得钱一样,熟能生巧了。
  父亲笑完,指着我说等他长大,我们怕骨头都打鼓了。就说把我抱养给别人。我前面已经有三个哥哥三个姐姐了(大哥早夭了,我排行老八),娘顺口说要得。结果真有人要抱养我,是乡广播站叫张嬢嬢的。每天中午11:55分,《东方红》开始曲结束,张嬢嬢抑扬顿挫的声音就从屋檐下的广播匣子飘出来:代寺乡人民广播站,现在开始第二次播音……。印象很深,张嬢嬢播音把鞋子播成孩子,把小孩播成小鞋。代寺东临隆昌,乃富顺一大旱码头,逢二五八的场,赶场天,四乡八邻齐聚于此,人多眼杂,小孩常搞掉(走失)。广播响起,张嬢嬢播寻人启事了:社员同志请注意,社员同志请注意,
分类:心情 | 评论:2 | 浏览:5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送静子上学

  9月1号,是静子上学日。8月28号,我早早就把她从富顺接到成都。静子考上的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但她尽力了,我也感觉满意。
  学校全称叫成都职业技术学院,酒店管理专业,校址在新津花源镇,离城区二十公里,不算远。但没交通工具,行李又不少,总是不便。就想到李炎,他有车,送送,就方便了。于是就给李炎联系,李炎很快爽的答应了。1号那天,早早就到宾馆来接我们。
  李炎和我一个生产队,又是富三中的校友。我读高一,他读初一,矮我三个年级,年龄大抵也是小我三岁吧。上学放学,我们总要前等后赶同路的,爱好相近,话就投机,友谊从此建立了。算算,该有23年了吧。静子7、8岁的时候,拜了李炎作“保保”。只是近几年,我长年在奔波外,与李炎见面不多,这份情谊就疏淡了很多。
  到了学校,天有点闷。报名者络绎,有独自拉着行李来的,也有父母长辈陪护来的,车水马龙,人声嘈杂,像在赶集。由食堂改成的缴费厅外,排了几列扭曲的长队。父母却不能进,只得将现金和银行卡交给子女,父母在外踮着脚苦等。静子进去半天不见出来,我借上厕所之机,从旁门进去,里面同样是数个长队,空气却不动似的,热热的粘在
分类:心情 | 评论:1 | 浏览:44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车

  好像是个病句,标题,管他的,现在满世界都是病人,何止病句?
  不过中心思想是明白的,就是我,老陈,不是被青春撞了腰,而是被车撞了,确切说被一辆电瓶车撞了,撞翻在地,瞬间挂彩。
  事情是这样的:30日,也就是昨天上午,我按行程安排,准备从郑州到许昌,盘点豫南办事处促销酒。11点过,我在酒店外招了一辆出租,上车就问司机:去许昌在哪坐车?许昌,20号刚去过,是在汽车总站坐的城际公交车,走老路,足足花了近3个小时,因此我想选择一个走高速路的车站。司机不加以思索的说:南站。见我狐疑,他补充说,我是许昌人,以前回家都在南站坐的车。我放心了,靠椅背上假寐。
  20来分钟,南站到了。太阳耀眼,气温很高。进站一问,售票员说这里没有去许昌的车。我头“嗡儿”一声。知道上了鬼子的当。莫法,只得眯缝着眼走出车站,在路边等候打车去火车站,准备在那里坐车。
  出口处没等着,正欲转身再去进口处等,“嘭"地一声,人已倒在地上,右脚还被车轮压着。咋搞的,咋不看道!我站起来,未来得及说话,就被骑车人骂了一通。骑车人中年汉子,留寸头,后座搭着个小姑娘,是他
分类:心情 | 评论:4 | 浏览:64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静子高考

静子都高考了,你说时间快不快?
  我的高考,好像就在不久之前啊,怎么女儿都高考了?
  回想——对,就是回想,不是遥想——22年前的89年,是我的高考。那时高考在7月,人称黑色7月。试坐那天天气很闷,晚上下雨了,很大的雨,天气就此凉爽下来了。考试的内容都不记得了,印象很深的是数学,120分的题,我后50分的题几乎没动,结果居然考了70分,语文和外语都是69分,历史地理还可以,100分题,地理好像是77分,历史是80来分。反正5科考下来,总分447分,班级排名第二名。第一名王远斌,总分比我多11分。
  对了,忘了介绍,我所在的班级是富顺三中高89级文科班。文科班有“瘟科班”之称,意思是除了打架斗殴耍朋友这些副业比较优秀外,主业成绩比较瘟。我得感谢这个瘟科班,使我这样贪耍好玩之人,居然成绩能名列前茅,从而有信心去高考,去填志愿。
  录取通知书迟迟不见下来,9月1日后,久等无果的许多同学已经报名复读了,成了往届生。而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认为自己能考得上,依旧巴巴的等,等那个遥遥无期的结果。
  这个假期是无比漫长的,漫长的
分类:心情 | 评论:0 | 浏览:5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近况简报

  时间像动车组,风快。又是月底了。
  10日到郑州后,筹备河南核心商家联谊会事宜:拟定价格政策、分销协议、沟通内容、落实会议场地及议程等等。13日,客户到粤海大酒楼,两桌人,喝15年红花郎若干。14日,联谊会如期召开,到会20余人,我讲红花郎的计划制、价格调整、价格政策、分销政策等,后讨论,议定7月1日前后分销价格、零售价格、团购价格,总体来讲,超出我们的预期,比如7月1日前的最低分销价,我们预计是300,最后定为322,由此可观,商家信息在逐步恢复,逐利是商人本性,谁不愿意多赚钱啊!会议半天结束,下午接着开老郎酒商家的联谊会。
  河南曾是郎酒的主力市场,也是群雄逐鹿之地,林子大了,什么鱼儿都有,自然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情况下,加之管控不力,招致价格混乱,商家无利可图;去年,郎酒已看到了问题所在,调整了一年,今年有所好转,但问题依然多多,理顺价格是摆在目前的首要问题。通过一次会议,培训签订一个价格管理联盟协议,自然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这项工作未来的路还遥而远啊!
  15日去与人资部李老师等去许昌。16日,中原区的业务培训开始。第一轮,参见的是各
分类:心情 | 评论:1 | 浏览:5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石家庄到郑州

  清明节是在太原过的,3号、4号天气很好,阳光灿烂的,5号就阴沉了,到晚上下起雨来。我知道,南方的清明无一例外都是雨淅淅的,北方也阴郁了,看来祭奠先人,天地、南北同悲啊。
  清明节去了趟晋祠。初中课本上学过的,忘得差不多了,就记得有这么个地儿。参观完回来,网上搜出来看了一遍,写的符合实际。值得一看的,很多文物保存得很好,原封原貌的,拍了不少照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我QQ空间看看——天涯博客上图太慢。
  8号去了石家庄。晚上陪熊会计、省办老总斌哥、品专刁哥喝酒,一不小心喝了近4斤酒(歪嘴郎喝了14瓶,新郎酒喝了三个半瓶),结果就醉了,第二天精神恍惚,走路发飘、说话不利索、思维混乱,典型酒精中毒。
  10日,也就是今天,坐动车到郑州。筹备河南区域红花郎核心经销商联谊会。动车很爽,在广袤的华中平原疾驰,最高时速207公里;路边的麦苗长出来了,一整片一整片的;树木都或多或少的染上了绿,桃花也开了,只是很少,偶尔得见;高大的树上,醒目的鸟巢随处可见;鸟儿们是很幸福的,房子都是原生态的材料,不必担心化学物质辐射,也不用担心地震,多快乐!
  
分类:心情 | 评论:3 | 浏览:5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天里的太原城

  与两月前的冰天雪地相比,今日的太原城一派春色:小区里的桃花灼灼其华,湖边的柳条被朦胧的鹅黄笼罩,汾河水早已解冻,波光荡漾;谁人丢下一只啃过的苹果,惹一群鱼儿来啄,有鲫鱼、有金鱼、也有大个的鲤鱼;河边,放风筝的大人小孩,举着线,皱着眉,眼睛盯着风筝在阳光里忽高忽低;亭子里,一大群老人在排练歌曲,指挥者白发飘飘,合唱者齐声攒劲——和谐中国,和谐中国……
  从地图上看,太原城呈南北狭长型,沿汾河东西分布,街道横平竖直。一个城市,若没有水就是死城,有了水,一切都活了。汾河水是太原的血,如今,这血涌动起来了,给太原城带来了活力与生机。拍了不少照片,却发不上来,空了再发。

分类:心情 | 评论:0 | 浏览:4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差旅散记

  这次差出的久,快一个月了,昨晚本来要去包头,结果错了车,还得在石家庄呆一天,也好,休整休整。
  这个月基本是在车上、会议桌上、酒桌上度过的,搞得身心疲惫,一路风光全没在意,只能记下琐屑的行程:
  19日,从成都飞郑州,到郑州晚8点。这是我第三次到郑州,第二次是在1月15日,从贵阳飞郑州。第一次则是在98年4月,我应邀参见百花园杂志社主办的全国小小说笔会,很高兴很兴奋,28岁了,还没出省呢!从柑坳中学坐汽车到隆昌,买了到郑州的火车硬座,在西安还中转一次,第三天的早上到了会议地点——郑州大学。记得当时身上带了500元钱,很紧张,怕被人偷了去,外面装100元作为零用,另400元藏在餐巾纸包里,揣在贴身的衣袋里。会开了3天还是4天?反正来去花了一周时间,学校并没有准假的,回去被校长扣了200多元钱,好像蒙校长仁慈打了五折,扣了一百多——也不是个小数目啊,那是我工资也就两百零点。我很气愤,怎么能这样对待“者名”作家呢,从此下了离开学校的决心,当年8月,我去了成都。哎,一晃,十几年过去了,那是对文学的执着和痴迷太感人了!只是现在,我在偌大的郑州省,找不到当年一点一点
分类:心情 | 评论:0 | 浏览:5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5页/14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