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月出】第三章 野有蔓草,零露瀼瀼

正午的阳光下,紫藤的香气很是醺然,引来蜂蝶萦绕不休。宗庙另一侧较高的院墙下,总算逃出生天的俣阳扶着墙,不顾形象的蹲下,大有吴牛喘月之势。佾月也频频举袖拭,想到方才的情境仍是忍俊不禁:“你也不过如此!昨日谁大言不惭,夸口就算绕雩兮台跑十圈腿都不会抖?”

俣阳抬头怒视幸灾乐祸的好友,不服气地抗议:“我这是体力透支!换你试试,谅你在树上都撑不过半个时辰!”

“确实撑不过。”佾月扫了眼愤懑的俣阳,眼神清淡的从领口移到前襟,那儿沾了不少黑痕与燕泥,再向下移到腰带,赫然有一道不短的撕口,目测是滑下树杈时划破的。俣阳那原本俊朗的面孔也让汗水和尘土抹得花猫一般,“我也做不出如此无聊的事。”

俣阳被这淡淡的反驳噎住,气焰一时矮了大半,抱了膝嘟囔:“我

分类:月出皎兮·长篇 | 评论:0 | 浏览: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出】第二章 瞻彼淇奥

沈依依整个的思维都离线了,她捂住胸口,盯着面前人影,愣了足有两分钟。

真的灵异了?!她忽然觉得这念头挺滑稽,眼前的情景彻底突破了科学所能解释的范围,可沈依依还想垂死挣扎一下,兴许是感冒未愈的幻象?兴许是楼顶的投影?兴许是同学COSPLAY玩嗨了出来吓唬她?沈依依心存侥幸地瞥向消防栓上的玻璃,里面除了自己的影子,空空如也。好吧,不得不说在这个奇妙的世界上,有时候真的不限于三次元。

沈依依极力稳住神,又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光顾着开脑洞去了,还没有看清恩人,不对,恩鬼的模样呢!(咦?)

此灵体看上去二十五六岁模样

分类:月出皎兮·长篇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出】第一章 初见,春秋的背影

哪所大学没点耸人听闻的校园奇谈呢?被封闭的教学楼也好,午夜飘着长发红衣女生的解剖室也好,操场上无风自荡的秋千也好,传得再怎么沸沸扬扬,左不过相似的套路。除非亲眼所见,永远会有人对此嗤之以鼻。

不过近几周,只要稍微留意S大的校内论坛,必定会被一个名为“八一八那个藏在西苑的正义男神”的帖子刷屏。帖子说得有鼻子有眼,并放出若干学生的“猛料”证词,言之凿凿表示曾亲眼目睹音乐系某女生(自然是用了化名)在校外遭遇恶性抢劫时,有一白衣缥缈的人影出现,营救该女生的事实。帖子最后不无煽情的写道,“有人说,忘川水阔,阴阳殊途,小编却坚信,世间还有一种足以跨越生死的情怀,叫做正义。”帖子很快就被版主秒沉,但是才过两天,该贴又被一些好事者顶了起来,并一度成为了论坛爆帖。尽管校领导官方对此帖的“证词”提出了诸多疑点,但更多的声音则不得不承认,西苑附近的治安的确好了不止一点。

分类:月出皎兮·长篇 | 评论:0 | 浏览: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出】楔子:你神经病啊

树影合着月色参差,随意涂抹在满是涂鸦和小广告的高墙上,宁谧中却透出令人不安的某些因素。

匆促的脚步声伴着呼呼的喘息,踩碎了小巷中的静寂。

李萌奋力奔跑着,早已顾不上口袋里震动的电话铃响,再停个一刻半分,她都能想象到生活老师那布满阴沉的晚娘脸,“李萌,这是你第几次堵车迟到了?每次赶不上点名都是这个借口!既然知道堵车,为什么不能早点从家里出发?……”

可怕!

然而打电话的人似乎格外执着,大有她不接电话绝不挂断的架势,李萌只得稍微放缓了脚步,费力掏出手机,看到来电显示是同学兼室友沈依依,不免暗自松了口气,接了起来。

分类:月出皎兮·长篇 | 评论:0 | 浏览: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夕】相守是一生的承諾

  說好了無論有多苦多難

  這輩子一起走

  無論是夢想有多遙遠

  有我的手總與你相牽

    ——《雲圖

分类:人生几回伤往事·絮语 | 评论:0 | 浏览:3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苏玳酒庄:来自圣艾爱美隆的传世名香

  

  琉璃钟,琥珀浓,小槽酒滴真珠红。烹龙炮凤玉脂泣,罗帏绣幕围香风。

    ——李贺·《将进酒》

 

苏玳酒庄:来自圣艾爱美隆的传世名香

分类:咽泪装欢憋稿子·工作 | 评论:0 | 浏览:4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分享】胡蘭成的“後情書”

  

  爱玲:

  我坐在忘川里的湖边,看微风拂过,湖面浮着枯黄的柳叶,柳枝垂落水面,等待着风给予的飘落,那是种凋零的美。风的苍凉里,我听到了那款款袭来的秋的脚步正透过水面五彩的色调,荡漾而来。湖水的深色给人油画的厚重感,那天边的夕阳,是你爱看的。不知道你经常仰望天空的那个窗台,如今是何模样,如今是谁倚在窗边唱歌。

  我常以为,天空是湖泊和大海的镜子,所以才会如此湛蓝。我坐在这儿,静静地等你,我的爱。而你,此刻在哪里呢,真的永不相见了么?记得那时,我们整日地厮守在你的住所——静安寺路赫德路口一九二号公寓六楼六

分类:人生几回伤往事·絮语 | 评论:0 | 浏览: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民国风韵,摇曳如今

  

  屋址:常青花园
  面积:230平方米
  装修花费:120万元
  设计师:马先锋武汉朗荷室内设计有限公司

 

  武汉人心中应该都有一股民国情结存在的,看今年建成的红灰相间清水砖墙的汉街,有着大坡屋顶和拱券门的新吉庆街,都让武汉人喜欢极了。尹小姐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她也爱着民国风。
  她本是买了汉口江边的房子,也住了一段日子,只嫌吵闹,便又开始回到常青花园找房子。她们家上下三代都住在常青花园片区,亲人们都住在不远的街区,还是这里让她觉得熟悉。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户型,跟老公商量后,买了两套打通来,得到一个平层大户型。

 

  #锁定民国风韵
  尹小姐的职业是服装设计师,上海、青岛、哈尔滨是她喜欢去消费的城市,这是

分类:人生几回伤往事·絮语 | 评论:0 | 浏览:2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该死的幸福

    下班高峰期,车厢总塞得满满当当的,各种气息混在一起。年轻女孩谈论明星八卦的笑声、婴儿的啼哭声、此起彼伏的手机铃声交织穿插,热闹得让人招架不住。
    沫沫单臂抱着在新民众买的大个毛绒公仔,另一只手紧攥昊子的后襟——她的手臂很短,手指常会被衣袖掩住,活像穿着成人衣裳的小萝莉。若没有昊子半边身子护着,沫沫真不知自己会被穿行的人流搡到哪里去。昊子虽然闷骚了一点,不过好歹算是半个“高富帅”了,况且他对自己的照顾实在没的说。想到那些细微却也温暖的片段,沫沫不禁偏过头,偷瞄某人棱角分明的侧颜。唔,怎么恰好他也看过来了呢,而且那眼神……
    “沫沫,”昊子语气一如既往的淡,听不出丝毫异常,然而,接下来的话让她如遭雷亟,“做了三年男女朋友,都烦了吧?”
    沫沫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我没听明白。”
    昊子低头,轻吐出一口气,对着灯影,能看到那缕气息化成一片泠白的雾。“是我烦了。”
    所有喧哗和嬉笑都在远去,身边的人俊朗如旧,勾着肩的手臂沉稳如旧,只是胸腔里分明有什么清晰地裂开,钝得感觉不到痛。原来,世间真的没有什么
分类:人生几回伤往事·絮语 | 评论:0 | 浏览:1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旅途——一篇遲到很久的日誌

我看見山,我看見水,看山是山,看水是水。我看見你,你看見我,看你是我,看我是谁?
我走过这世间很多地方,双眼领略过万千风情,舌尖品尝过活色生香,可是当我踏遍江南塞北,却始终没有寻到那个并肩携手,把盏言笑的人。
一次又一次,淡看阳光轻舞在车窗边飘拂的白纱上,淡看远山近树从眼前飞快后退,狭窄车厢里飘满快餐面的香味、婴儿忽高忽低的啼哭声、男子辗转熟睡的鼾声……忽然间寂寞如飓风狂暴来袭,托着腮,百无聊赖地摆弄胸前的MP3,笑意也淡得若有若无。
热闹终归是他们的,而我有什么呢?
我从来不是一个贪心的女孩,我只是想要一双寂寞时能牢牢握住的手,如是而已。
  
一路風景都看完,又怎樣?滄海遲早要被時間填滿。滿眼青山都踏穿,一個人看,都不算……
驶向柳州的火车晚点了两个多小时。窗外青山只剩了南宗山水画中一抹写意的墨痕。廊灯晕黄晕黄,将对座男子的面影打在玻璃上,浅色休闲衬衫,随意的搭一件卡其色外套,他低头调着手机里的GPS,无可奈何的神气轻笼眉间,却也未见得焦灼。他的眼睫侧面看去长长的,掩在镜片的莹光底下,本不算帅气的轮
分类:人生几回伤往事·絮语 | 评论:0 | 浏览:1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7页/6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