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散何必到曲终

此生能觅天涯何处&徒留菸容沉浮几度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64858
  • 开博时间:2005-07-27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奇幻病

让我说什么好呢

你都不认识我

也不了解我

没见过我样子

没听过我声音

连名字你也只知道那个代号

我们只是在相隔几百公里域差的内网中

聊了一场关于工作的无聊话题

我没有说一个带有任何暗示的字

甚至都没想过要去说

 

而你 却在第二天突然改变了话题

我不明白你到底在昨天仅有的废话中发现了什么

或者说发现了你以为的什么

你说 你回答不了我的问题连自己都不明白为何

只要我跟你在说话就不想离开

都是些什么话呀

不过是一些苍白的文字

 

你说 我讲的你都懂

你也曾自以为百毒不侵

这些年也矜持着过去

我们都不再是为某件事冲动的年龄

你只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0 | 浏览: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Not Found

时间果然是一把利剑

把人分割为现在和过去

在夜与夜之间划出缝隙

我在这缝隙间不断地做梦 昏迷

一直到

再也看不清你

分不出我自己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

就是  你以为

总会留有些什么

在某人心里

而某人却早已 将你忘记

更悲哀的是

忘记 仅仅因为太久

不曾想起

Not  Found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2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死循环

  

人在无所事事的时候

总会轻易把记忆

蔓延到缝隙

扭住昨天

扯出从前

早已烟消云散的过去

 

尤其是

在这样寒冷冬天的夜半

看着一个阴郁的电影

音乐飘飘渺渺

喝着退温的锡兰茶

心上 像疯一样

生长出枝藤

每一根都挂着一把

锈迹斑斑的锁

打不开

解不掉

 

很多事情忘了开始

我想

或者你大概也一样

记得每个结局

却不记得因由

直到字幕消失 音乐停止

抖落长长的烟灰

突然明白 

电影是现实的投射

我们犯了同样的错误

把今生简单的相识 当做前世

注定的重逢

无论哪个前世

你和我 从未有过恩怨纠缠

而我 终将是那个爱着前世沧桑的人

无论多少次轮回

永远无法

与你同行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2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矩角线

  

矩角线矩角线

****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2 | 浏览: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磬石】

  

0905_副本.jpg

.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1 | 浏览:51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荒芜如歌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2 | 浏览:4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又见八月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0 | 浏览: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不去了

  雨又连着雨好久
  秋天挣扎着
  扔出最后几串突如其来的雷声
  一切都毫无征兆
  又是冬天了
  寒冷却未如预期
  袭击我们固守多时的沉默
  偶尔 让我曾
  误会可能的存在
  然而总有些难以发觉的变化
  慢慢地
  不声不响地侵蚀着温度
  
  
  微光照在不清不楚的玻璃上
  霜打的清晨安静而苍白
  没有声音
  没有身影
  没有留言
  没有挂念
  不凉不热的初冬像个诅咒
  诅咒着一个人的伤口
  反反覆覆
  牵扯出不堪的过往
  你可看见
  最后 我们其实都已经无路可走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2 | 浏览:8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歌一曲风吹月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0 | 浏览:5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莫问杯浅醉几何

  
  某个深夜微醺
  某人
  忽然旧事重提
  有那么一瞬恍惚
  费尽心力
  在空白中拼凑
  你的信息
  
  可以确定
  曾经的动荡
  以及漫长的沉寂
  我已经习惯
  在无声无息的就此之前
  把你忘记
  
  而且 我是
  真的决定打算完全彻底
  把你忘记
  这并不表示我仍然有所
  怀恨
  抑或迁怒于对错
  我不过想要些平淡和简单
  至少日子看来不像别人想的那样单调
  零落
  所以很久以来
  回忆一直跟着时间自然消亡
  我当然不会想念
  唯独困扰的是
  当某人 或许
  无意
  把你提及 我怎会
  长醉不起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2 | 浏览:4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黑暗的河流上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14 | 浏览:92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似睡流年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7 | 浏览:5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月破

  整个八月 我想
都会在沉默和炎热中
煎熬着撕裂
撕裂着日渐麻木的痛觉
在天亮之前睡去

在命运大多数的必然之下
谁都不能幸免
一切的抗拒都是徒劳
所以
从不以为这样
把黑夜和白昼颠倒
就可以反转
我们冷却的关系
因为
无论是你还是我
都找不到极少数的偶然

整个这样的八月
如果
语言成了多余
如果
你能再看着我的眼睛
请告诉我
谁还会在乎
明天比今夜更加破碎
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9 | 浏览:63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是你的忧伤

  我并没有急于流露
哪怕一丝悲伤
既然每件事 每个人
都有一种注定的结局
何必哀痛某一段
意外死亡

慢慢地
慢慢的
过了很多个夜晚
我总是在想
诺言呵
在这熙熙攘攘的红尘中
怎么可能
抵挡变幻的欲望
如同眼下的季节
无论骄阳烈火 酷热难当
终必轮回 直到
整个世界
注满长长的冰凉


分类:一场烟花 | 评论:6 | 浏览:5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你还相信什么

  上周末,牌局到晚餐时,花了20万分终于从水务公司老总嘴里买到个内幕-----因为洪水的问题,当晚起要停水。几个人手忙脚乱地给家里人和亲朋好友打电话做准备。生哥硬是没等我吃完最后一块新西兰小牛排便急火火地拖我走,要早点回去存水。到家一看,老妈就差没把吃饭的碗都装满。
两天过后,丹打电话问我从哪听来的小道消息,害得她当时放了电话就跑出去买了几个巨大的桶,自己家,父母家,妹妹家,姨妈家,都成了水世界,保姆甚至连浴缸都没放过,结果一分钟都没停过。我苦笑着说大家都一样啊,只有去找“水总”算账了,让他赔个三千万、五千万的。
洪水过去了,一切相安无事。昨晚,毫无预兆的停水了。逼得只好质问“水总”,“水总”一点亏欠的意思都没有,说前次是政府定的停水预案,预案不一定非要执行,这次是存水用完清淤检修。
干TA娘的,这官员要是靠得住,母猪一定会上树。


分类:碎语闲言 | 评论:2 | 浏览:5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4页/20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