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潭梦落花

琐碎的杂谈,无聊的呓语,朝花夕拾的心情。光怪的陆影,相忘的梦境,临水照花之旧景。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4744
  • 开博时间:2009-03-1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标题五

之五。

不是要做标题党。

时光之残忍,竟逼得人做出如此低劣的事情。

写吧。慢慢补上。

十月,应该是值得纪念的季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1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淘宝,从此戒了吧

  

如果说,流光无限中,女人总想抓住点什么的话,最终总会发现,抓在手心的,就像一把细沙,淅淅沥沥,总逃不过,所剩无几。

    就像:

    理想是有过的,不过已经湮灭于柴米油盐。

    爱情是来过的,不过音迹已绝于滚滚尘埃。

    青春,也已经成了回眸一望,顿生追悔的奢侈。

    一个没有太多物欲的女人,总让人油然而生敬意。她知道,淡泊的本真,就是不在意身外之物。

    她们更愿意悉心侍弄一根花草,她们更懂得月白风清的味道。淡定的女人,总让人如沐细细晨风,觉得此刻人生,就像这禅意深深。

    沉淀,对于一个心智成熟的女人,该是第一要素。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年。转身

  

 

严格意义来讲,我并不是第一次做记者,也不是第一次做编辑,更不是第一次做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文字工作者。

时光倒回到十年前,风华正茂的我是深圳一家科技核心期刊的编辑。青春与梦想,毫无保留地奉献给了自己所钟爱的工作岗位。多少次为了采访业界动态,为了掌握第一手业内技术走向,我硬是凭着毫无工科背景的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勇访专家,勤走企业,多年打磨才得以在业界暂露头角,事业一帆风顺。

我一直以为我会在这个自己所喜爱的岗位上恣情欢畅、轻松圆梦,那将是多么快意人生的事情!

然而世事总难预料。随着我结婚生子,尤其是一对双胞胎儿子的降临,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为了全心照料一对儿子,我不得不在我的职业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愁里的渼陂

  

乡愁里的渼陂乡愁里的渼陂乡愁里的渼陂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标题党

秋天即逝,秋声赋尤哽哽于耳畔。

心中充满着懊恼。这样的无风霜雨雪的日子,这样的秋风乍起枫叶摇情的日子,我日日地耽溺着、留恋着、摧毁着,也消磨着。

是想把对秋天的深沉的爱恋述说一番的。

是想把金秋十月象爱恋似的印刻在心间的。

很抱歉我错过了一些。

很遗憾我走过了一些。

但我深深地知道,我其实不喜欢自己的留白,在十月。我想,在某个或某几个冷寂的往后的夜,我一定能一一重拾,一一记取,这样的秋的痕迹。

故,做了一回标题党。

日后慢慢地,为十月补上。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往来录

一开始,我想我是喜欢榕树下的。每天中午和黄昏,在深圳滚滚红尘之上的电子科技大厦的32楼,年轻的我总是带着与深圳极不合适的敏感与感性走进榕树下,在那里诗词曲赋,怡然众人矣。后来淡出网络两三年,再去,发现榕树下竟然完全衰微几乎变味了。于是又转战到了天涯。那时候的天涯还有个“同城博客”。于是想,既然都在网上混,还是先认识身边的人吧。同城博客排行榜的第一名赫然写着:树下的寞儿。那刻心里疼痛得紧:这么好听喜欢的名字怎的被人取了去呀?就这样懵懂地,我开始了读寞儿的漫长之旅。

 

读了很久,我依稀分辨着她。她的形象,借助她的文字,几乎在我心里可以呼之欲出了。她所在的小城,与我毗邻。我的诸多亲朋与她毗邻而居。我还知道她住庐*园。每次我经过,我下意识地打量这路上的人,期待她的出现。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4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页/13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