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2847
  • 开博时间:2005-07-2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江城子

无题

分飞已自各西东,燕相同,絮成空。最是落花、流水两匆匆。便算重来犹一梦,身可限,意何穷?
暮春疏雨晚桥风,不言中,两金盅。倾倒前尘,相对白头翁。醉眼依稀红袖近,轻拭揾,慢由衷。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3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邈若山河

蔷薇岁月 21:46:24
就这样扔下我们不要了?
花初谢 21:38:54
我有扔么..我扔也扔不下啊...
蔷薇岁月 21:47:56
你这么久什么也没干么?
蔷薇岁月 21:48:10
没上班?没结婚?没生小孩?没爱上谁?
花初谢 21:40:34
...哈哈..都说中了...
花初谢 21:40:42
你可以去买福利彩啊
蔷薇岁月 21:48:36
怎么可以这样虚度时光?!!!

蔷薇总是这么可爱,时时不忘提醒我要做个本份女人,上班,结婚,生孩子,以至偶尔私情下,爱上谁谁谁,见我回答得干脆,实在是失望极了。我自己也失望,碌碌的一生,碌碌的喜憎,连爱恨都提不起精神来。
很久前见了春红的注改成“生个好宝宝”,觉得很好玩。但我与她都是有着心病的人,某些事,仅能暗暗里供别人欢喜而已。但我又想,或许世界真有变化,或许真有,生个好宝宝,并不见得就是件不好玩的事儿。笑。
有人抱怨我去了大半年,算算,正好半年,看来夸大其辞还是她的小性情,一个人能多年如一日,这真让我震憾,就象某天听川木讲夜空的玫瑰,那么长的爱慕,要怎样的人儿,才消受得起?这么想,就又想起他的许多往事来,比如北国之春,比如酒后的电话,比如他抚到的那女孩的长发……不禁心酸。一个人到底要离开多久,才算离开了那些过眼云烟?
想起那个悭吝人穿公服乘马车过黄公酒垆,冷不丁讲的话:今日视此虽近,邈若山河。唉,山河,一定又有人怨我了。


分类:年来踪迹 | 评论:0 | 浏览:4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

原以为三月的家乡会还有些春寒,没料到竟不如此。我的迟迟不愿回家,原就是怕了这里的冷,只是却没想到气候比梦想的还要温和。三月的阳光,蓝天,绿草,远山,以及清澈的河流,一切记忆里的倒影,都抹了柔亮的色调。
不几天便是清明,我的归来,正给逝者带来着惊喜。通往墓地的路上,野草日复一日,它们永远比我懂得遵守规则,象那些需要信守的诺言。
忆起几年前的某诗:
桃花开着。出门就见湛蓝的天
我听着远处有一条河,在洗着石头
没有人知道她柔软的姿势,象一条手绢
在长江与湘江之间,擦来擦去

这么大了还有人落泪。还有人对着女儿
背过身去。
杜牧“清明时节雨纷纷”,其实不尽如此,算来,我已经多年没有遇上飞雨的清明了,那么离断魂,又该是多么遥远的事呢?
“死去何所道”“死去何所道”,准备明天去母亲和祖母墓地。

分类:年来踪迹 | 评论:1 | 浏览: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


山中无甲子.世上已千年.
突然想起这句来.
这里是几月没添一字了,诚如蔷薇所言:燕子的博客,和她做任何事情一样.似乎这多年来,永远与我联系着的,仅仅是半途而废四字.
世外是另一个世界.也许与春红,蔷薇相比,我较她们多着几分对现实的逃离.平日里的喧哗,理解,默契,与单个人是格格不入的.单个人,除了孤独与阴郁,似乎不该具备过多的群居特性.我想我是适合冷漠的,在众多人寻觅时,我独忍心深居简出.
现在好了,我回来了.谢谢你们.
还有那些离开的你们,即将被我遗忘的你们,谢谢你们一直爱我.我还活着.....
......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似曾落败的真实

似曾落败的真实

今天的对话显得沉郁,他提起最近的消息,说水分子的结构可能错了,然后讲这个错误带来的可能性后果,如果水分子结构需要重新定义,那我们对水的认识,乃至对地球和人类的认识,都可能要重新估价,这似乎象当初类人猿替代了上帝,造物主沦为虚有时的恐慌,当我们渴望安稳,在运动中勾勒静止,连科学,都必须是有止境的,所以四千年前的布鲁诺,被一把大火炼死在罗马的广场。
对于变革,我们多是热衷于杞人忧天,似乎世界真的建立在几条概念之上,如果一个学说被推翻,一条理论被驳倒,就象高楼毁掉了根基,世界,连同我们,就陷入了崩溃的境地。再也找不到从前的经验了,知识一时沦为空白,孩子断掉了奶水,恋人去了远方,种种真实与不真实,在怀旧与创新里流离掩面。
但我们沉郁的不在于此,在于既然有新的水分子来替代旧的水分子,那么,也就有可能,有更新的水分子将取代新的水分子,这是否意味着我们终生都将在这条谬误的路上奔波,却永远也不能抵达真实?又或者,真实原本就不曾存在?
有局部的真理可以安慰我们,比如,个体的体验,曾经的正确,历史的局限性。一条定义的确立必须有成千上万无数的事实来拥护,而爱因斯坦说,只需要一个反例,就足以推翻他的相对论。在这博大而精深的体系背后,只要你一句话,就能将他问得众叛亲离:用什么得知光速是恒定不变的?简单的归纳法吗?可几年前有科学家发现,光速并不如我们窥探的常识,从来没有变化。
如果连一向标准俨然的科学都无法确定真实的真正界限,对于标准模糊的文学和艺术,真实又该如何谈起?我们只好暂且相信,一次反例只是证明一条定义有它所覆盖不到的地方,并不能反证到个体与时间的体验,这就象上百次的失败,并不能说明电灯的不可能,但一次成功,也不能证明出电灯无条件的可能。借了归纳和演绎的双桨,也不能到达彼岸,相对的无限汇合,并不能构成绝对,所以在川木问到绝对真理时,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茫然。
是否在概念与概念之间,事件与事件之间,思维与思维之间,存在着一块空地,容许我们停顿?我理解川木在此时的可贵,那种纯粹的理性与绝对的精神,使既非唯物又非唯心的我不得不惭颜。在我对绝对这种理想只能远远猜测的时候,他却似乎已经抵达,极为平静地说:我可以处于动与不动之间。
是的,那么,在错误与真实之间,还存在第三种,或者更多种可能,这不是简单的真理二字便能道尽,宗教在秘处显示他的幽静与深邃: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我第一次怀疑自己所惯用的反证,一种真实真的能战胜另一种真实吗?一种信仰真的能击破另一种信仰吗?每一分钟的你都在变化,只是前一分钟的你与此一分钟的你,我们该如何找到得以比较你们的条件与天平?
没有可比性,不可知论袭来。他们说历史是人民群众的创造,但对于屈辱或暴虐的那段历史,承担的却是统治者,所谓人民,永远是光辉的,永远是有范畴的那个名词。要在文学和艺术间寻找永恒的真实,找到象人民那样永远正确的词语,其实也不难,如果就某阶段而言,就可行性而言,文学的统治者向来就不曾缺乏。
下午非常安静,窗外柔和的阳光,晚秋的徐风,轮廓清晰的远山,一点一点,仿佛前世,又恍若今生。我想起朝生夕死的蝼蚁,如果爱它一天,便是爱了它永远,原谅我,又一次想到了比较里,似曾落败的真实。


分类:校中随记 | 评论:0 | 浏览:4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再随便说说

再随便说说

本来昨天于骂只是随便说说而已,不幸末尾却提到了川木,于是其人继续批评我逻辑上的曲解与嫁接,大约是我以工人之心度农民之腹要不得,需知工人农民原来是可以相互了解的,应该存在能够对骂的可能;不过这种骂依旧不可轻取,所以指出:“除非你亲历了某种该骂的事件,否则,你的骂只是别人的骂的回声,那根本就不是你的声音”。
除非“亲历”,提起实践便有人喜欢经验以内讨论客观论证,却又全然不顾这种经验的来源是直接还是间接,事非经过不能表达善恶,书不到用不能嫌少——老实说这种观点若划到经验主义或实证主义里去,连两主义见了都会瞠目。没经过纳粹迫害或被迫害的人反对纳粹,就象没经过南京大屠杀的人抗议日本,都是没有脑子的表现?
从道听途说的广东矿难或某地矿难里谈点看法,便是咽了他人的口水做胃酸,因为矿山安全监管的问题,仅能由死难者提出,至于牵出的背后官商勾结的腐败,又只有参与过这种腐败的人才有发言权,所谓旁人,所谓义愤填膺,只不过是死难者哭肿的眼睛里一堆眼屎,悲,不过是悲着他人的悲,恨,不过是恨着他人的恨,左右是拿出自己丝绸替他人做嫁衣裳的。
原来我们大部分,竟是报纸杂志般行尸走肉地爱憎了这个世界,不幸爱憎相同,就要同类项一般合并起来,且不仅合并,还要划到他人名下,给自己留个“起哄”的彩头。似乎情感也有专利,先来先注册,拥有者只能某某某,他人若同感起来,要不侵权要不就是这专利产品的大众消费者,属于擅长回音的小山谷。难怪他们常说:你怎么没有自己的观点呀?原来观点一与他人雷同,就不是自己的了。这就象走在街上见着穿了相同服装的双胞胎,叹其中一个:唉,他穿了他的衣服,言下自然是另一个没穿;若长了相同面孔,又再叹一个:唉,他没有自己的脸了。瞧瞧,大众永远是单身,十四亿中国人投票搞选举,要出十四亿候选人才算得上有自己声音,中国特色,否则,便只能做一人投票或者投了一票,因为,观点如同类项,都是要合并掉的。
想起川木本人写文章,也是极喜欢借他人的高音秀自己的嗓子,旁征博引依旧的学院派风格,虽然其不一定会承认这种引用上的窃取思想与事非经过时的表达善恶有异曲同工的妙处。倒是情感雷同与思想酷似,看起来情节还轻微些许,不知其人以后写文章或发言稿,引用到古人时会不会去古代去历练一番,亲力亲为了再回来冠冕堂皇地讲话,不然借他人的声音高歌或借参与者的感情旁观,怕终是不好罢。
昨天家乐福前有起交通事故,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观,我想自己既不是肇事的司机,又不是里三层的目睹,顶多只能算外三层的耳闻,看来这事压根只能当没发生过,要是说出话来,说不定到了哪句我就不再耳闻,而是摇身一变,做交警去了。


分类:校中随记 | 评论:0 | 浏览: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猪屎巷之小回忆

猪屎巷之小回忆

昨天有人替我找了老乡,心下其实高兴,只是桃江也不小,却不知他是哪儿的,而我又碍于陌生,只字不曾与人交流,看来要寻根究底或顺藤摸瓜,得等到以后。从莫木发来的链接里读东西,发现“猪屎巷”一词,甚喜欢。
按我的记忆,猪屎巷曾是桃江最热闹的一条小街,说繁华还称不上,毕竟只是个小山城。十年前龚老三带我们去吃猪脚,一溜儿低门矮店,见她熟门熟路的穿插过去,选一家坐下,里面竟是黑不隆咚一片,空气里又是说不上来是什么的怪味,幸好那时对卫生没什么挑剔,一碗猪脚上来,青红皂白下肚,胃口果然好极。吃完后嘴都没抹,老三就问,饱了没,饱了我们吃臭干子去。那是我第一次在桃江这个县城吃臭干子,由地道的桃江人带着在地道的臭干子店吃,要问我风味如何,老实说,已经忘了,只是觉得与家乡小镇的做法不同,味道也不同,只是臭味,大抵还是相当的。我那时以为离开家就算是离开了家乡,到低头吃时便故作深沉地回忆一下,想起家乡电影院旁有个老妇人卖的臭干子极好吃,隔着街都能闻到气味,放的调料又好,人看上去也清爽,四五十岁,满脸慈祥的笑,没事时就摇着蒲扇坐在一旁,有个老头子在旁边擂擂茶,两人都不大说话,只喜欢笑。
吃完了去书店,老三说猪屎巷的尽头过街就是新华书店二门市,当然觉得这种布局是极有趣的。我们在这家老书店的底下柜子里找到很多旧版书,不是说珍奇,而是便宜,多是92年以前出版的,那时纸价还没涨,买起来很划算。老三三月份生日的时候,我们每人送了本书给她,还请她在猪屎巷任意吃,但她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对我们的好意一点也不感动,却被军校男朋友寄过来的一千对纸鹤弄得哭了起来,以至我羡慕得要死,以至我至今仍记得那小男生的名字,那个叫文雄鹰的,怎么和开着滑冰场的那栋楼一个名字呢?
桃江水多。九五年洪水特别大,九六年仍然。七月十四我们站在桃花江桥上,望见远远的白茫茫一片。老四说,洪水要来了,于是我们上车,各奔前程,那一刻我们便算是别了桃江。因为此后的若干年里,我们都真正做上了游子,南的南,北的北,没孩子的在异乡,有孩子的便给了孩子一个新的家乡。
在常德的好吃一条街步行,常常会想起桃江的猪屎巷,并慨叹家乡小镇的小吃没这么系统。湖南人对于吃总是热闹的,特意地精挑了排列出来,满条街都飘着香啊,由不得你不垂涎。只是现在的猪屎巷没以前热闹了,可能因为撤去了那些与吃相关的店铺。两年前去枳木山中学时,在戏台坪停了一下,只见巷口一块牌子,上面写着:注意卫生 清风路。
令人想起西游记里的七绝山来。原来不仅我们,这些年,连事物都已经脱胎换骨。
进去,巷子较以前干净了不少,怪味也没了,店铺卖菜卖鞋卖伞卖衣服,唯一有家卖吃的,包子和馒头。于是出来,看到对街的书店摆满百货。
看三三两两的行人,想绰绰约约的远景,清风明月本无价,无价的东西,本就无法赎回。找来找去没有可吃的,便买些菜,去学校,准备让她弄顿象样的晚餐。


分类:校中随记 | 评论:0 | 浏览:7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竟有这般好事

这几天玩得晕晕乎乎的,从游戏里抽空出来,一上QQ就见有人找。先是往事,“快去清莲,有人找呢”;然后是莫木,说带了位老乡;而大学群里面闹个不休,姐姐妹妹都上来了,一个劲嚷“九M,九M”,竟然给弄了个措手不及。
去清莲转一下,发现果然是老乡在找,还留了电话,莫木又发了他一些谈神道鬼的文章过来,写得确实是好,只是心下却在犹豫:这老乡留些数字,是不是要我电话一通呢?而我一向可没有接近陌生人的习惯,所谓电话,除非人家打错,或推销员般刻意打错,多是不理闲杂人等的。
正思忖间,Sissy 却打电话来聊天,一聊就把卡聊爆了。暗自庆幸: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这需怪不得我,天意啊。
呵呵呵呵~~~~

分类:年来踪迹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八月死亡小记


2005年8月7日,表演艺术家、原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黎莉莉因病逝世,享年91岁。
主要作品:《小玩意》、《大路》、《塞上风云》等。

2005年8月18日,小品演员高秀敏去世,享年46岁。
主要作品:小品《卖拐》《密码》《柳暗花明》《拜年》《将心比心》《寡妇门前》《越唱越明白》等。 电视剧:《刘老根》《圣水湖畔》《水兵俱乐部》《一乡之长》《夜深人不静》《农家十二月》《晚霞不是梦》《月芽沟》《金色海湾》《黑土地、黄棉袄》等。

2005年8月24日,电影表演艺术家郭振清同志,因病逝世,享年78岁。
主要作品:《平原游击队》《英雄儿女》《独立大队》《六号门》《花好月圆》等。

2005年8月30日,演员傅彪因肝癌逝世。享年42岁。
主要作品:太多了。电影:《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夏日情动》《甲方乙方》《没完没了》《一声叹息》《考试一家亲》《100个》《大腕》《天下无贼》等。
电视若干,话剧若干。


分类:年来踪迹 | 评论:0 | 浏览:3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热闹中安静下来

1.发现有人在说古筝是个技巧性的东西,似乎通常的演奏就是比赛谁的基本功更扎实。比如《伽倻琴散调》就是作为技巧性很高的独奏曲开始,由于技术的运用发挥不同,如左手弄弦的密度,速度与强度的区别,才形成了不同风格,于是有了不同流派。总结出来就是:技巧造成流派。其实《伽倻琴散调》不仅是技巧性高,也是一支即兴性很高的曲目,所以在演奏的时候,常会因个体差异,使不同个体抒发出不同于他人的情感来,这种情感上的差异才得以带来风格上的独特。

2.熟悉技术的人会理解“习惯”这个词的意思。很多时候,“习惯”所表达的就是一个人的情感,我喜欢这样,而不喜欢那样,无论克利斯朵夫父亲的棍子怎么敲,那个固执的孩子还是忍不住要忽略一些尾音。我就知道自己开始练“托”字诀时姿势有点异于他人,但奇怪的是,并没有什么人觉得不妥。这就象一个习惯使用右手的人遇上左手切菜的,他们一定不会要求对方换过来才肯吃得下饭。所以我至今还是那个姿势,改不过来了。

3.客家筝的代表作一般是《出水莲》,清丽典雅,古色生香。当然其它流派里也会有此曲目,比如潮州筝。客家筝的起源不容易,那是晋安帝九年至宋亡后一段漫长的历史时期内,中原人民多次南迁,于是就带着他们的“中州古调”与“汉皋旧谱”与当地的音乐,语言,习俗融合起来。一般杂烩就象混血儿,总能发展成为某种具有特殊气质的东西,也就是我们现在称之为的流派。比如有个叫庾信的,南柔北爽揉合揉合就有了“暮年诗赋动江关”,还有个皮黄戏京剧,徽班秦腔昆剧等地凑起来,真正算得上是当时戏剧界的大火锅了。可见客家筝的来源既说明了“习惯”的稳定,又说明了“习惯”的变迁,所谓“入乡随俗”。我们真是既善于坚持自己,又善于放弃自己。

4.听弦乐的《雨打芭蕉》,听着听着就会觉得有《渔舟唱晚》的影子,与丝乐版的不同。丝乐版的似乎有点走极端,不是很悲凉便是很喜庆,如果仅从韵味或者音响效果上来看,弦乐确实占些优势,别的不说,大珠小珠落玉盘呀;但如果就情绪的渲泻而言,也许丝乐更适合,那种久旱逢甘雨的激动就象传说里的过大年,虽然现在过大年已经没几个人激动得起来了。我们对于自身外的事物多是习惯于厌倦,于我,所谓爱好,也只是一时冲动,图个高兴罢了。

5.听江南的《紫竹调》与山东的《紫竹调》,更喜欢后者,没什么奇怪的,因为先接触后者,然后便是喜庆的原因,图个吉利。这个挺适合开朗的小女孩在电视里表演,让人一见就能喜上眉梢。苏轼将竹理解得那么清高,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不知做这曲调的人是不是也是这心情,所以显得格外开心,象出门捡了个金元宝,不禁手舞足蹈,得意忘形。这支曲子对情绪还是挺有感染力的,快乐的人弹奏,快乐和不快乐的人都可以来听,而且又不拘于乐器的选择,反正现在统称为民乐版,或民乐合奏版,呵呵。情感是可以互递的东西呀,我们有时因情生景,虽良辰美景,也不过颓废山河;有时却能触情生景,见悲而悲,见喜而喜。

困了。广告词:睡觉之后,继续听歌。


分类:校中随记 | 评论:0 | 浏览:4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由色到声,再一次关于李宇春

看到别人的,好玩,大面积摘录如下,也从这里解释我为什么不喜欢技巧,为什么对于经验的东西总是惧而远之。经验音乐如同经验诗歌,都是表演给外人看的把戏,当一些人潜心表演一些人潜心追随,那些人,他们,一生也没有获得神示,并可悲地终身鄙视那些远道而来的灵魂。

很多人不看超女,认为是一场大众娱乐,更多地把商业娱乐夹杂于音乐艺术之上。这种论调其实是一种自命清高的表现。商业永远是衡量艺术的最好标准,尤其在工业文明高度发达的今天,我们要以什么来表现对于艺术的热爱?唯独只有商业。也许大家都知道毕加索是艺术的,吴道子也是艺术的,肖邦更是艺术的。那么,请问毕加索的画和肖邦的手稿市价几何?看古今中外,艺术品的价值在某种程度上是与货币为等价交换物。
对于初出茅庐的李宇春来说,短信的支持率,亦是艺术与货币最直接的体现。甚至天娱与她签订的经纪合同也能代表着她在中国乐坛的价格。大众不是盲目的,如果仅用物质的观点来看李宇春,值不值钱,我想所有的人应该都懂,正如毕加索一样,她是值钱的宝物,亦将会颠覆中国POP乐坛第一人。若干年以后,她的名字也会是艺术的代表。

从the cranberries的《zombile》到Britney的《i go that boomboom》还有shakira的《eye likes yours》以及那首ricky martin充满拉丁风情的《maria》不是一般选手所涉及的音乐领域。一样是唱英文歌,我很奇怪为什么关注张靓颖的所谓精英阶层不了解宇春所选的歌曲已经不仅仅是“口水歌”这样的英文歌,更多的是英文POP的精品。也许,未曾听过的便不是好的,耳熟能详的才有资格去品头论足。肤浅的概念在某种层次上便是局限。

李宇春的“中性”和大度以及巨星气质在表面上是颠覆了审美观以及“技巧学说”其本质的含义其实是中国POP音乐走向国际化的第一步,也许是我本人的偏好,她的风格不仅是rock、r&b和blue等说得清楚的,她骨子流淌着一种funk的音乐气质。综合而且剧烈。
这个女孩对于POP音乐理解的概念其实深而博闻。真正的灵魂歌手,不是用唱功来唱歌,应该是由心的理解来表达歌曲,但表面上是质朴到极点,让人回味无穷,并只有其独有的风格,模仿不得。李宇春才称得上是灵魂歌手。 简单用一句话来评超女三甲吧。李宇春是“不俗”、周笔畅是“通俗”、张靓颖是“媚俗”。其中的意义个人自已体会。大俗与大雅之间永远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
Paganini的小提琴很多人熟悉。他的16分之一半拍在当时被认为是胡闹,鞋匠的儿子怎么会玩小提琴,这是一个笑话。
时至今日,我们再看,跟随Paganini之后将小提琴玩得花样百出的各色人物数之不尽,再也没有人颠覆过他的16分之一半拍,也许有人在技巧上突破了他的熟练程度,但放眼世界,未曾有人再将小提琴演绎出像他这样的不同的风味。那就是熟练与专业之间最本质的区别。李宇春是青涩的,但她具备着走向specialty的潜质。鞋匠的儿子可以成为古典音乐大师,那么警察的女儿成为中国流行乐坛的领路人我想并不过分。毕竟世界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
反朴归真这个道理人人都应该懂得。有些人经过学习和经历找到纯真,有些人生来就是纯真,有些人还未被教育和同化,有些人拒绝被教育和同化。那么不管是哪类人,本质上都是一样,拥有纯真的清澈眼睛。
玉米爱宇春是质朴的,这种质朴不是像他们所说的没有文化和没有底蕴,她与生俱来并被拒绝同化的正是所有探索者想要寻找的最终道理:本色。

所有以精神化活动为工作的朋友都应该和我有一样的体验。无论写作亦是画画在达到某一定程度以后便很难超越自己。这个时候,我们是为华丽的外表所迷惑,长期从事同一工种,熟练局限了思维的扩展,于是便永远在123、123之间逗留,极为苦恼。这个时间需要跳出本我的圈子去学习。音乐人可以看书、画家可以听音乐、作家可以画画,就像林语堂说过的那样:书要读,一半就好。画要懂,一点就可以。人亦要做,平淡足矣。经历过所有的事情的人才能明白这个道理,平淡是真知。李宇春就拥有难能可贵的本色和清新。

宇春妈妈的话很不错,她说不希望女儿放弃学业。的确对于宇春来说,学习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她太聪慧亦太有潜质。佛说:因我所注而他示其心。学人拟思顿息,妄想立破,清净本我者才是李宇春的风格体现。恒河沙数无数轮回中,亦只有一个李宇春这样风格气质的歌手。

分类:年来踪迹 | 评论:0 | 浏览:4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听韦嘉时想起春春


几年或十几年前的某个电视节目中见过一个女低音,记不大清了,她穿着黑风衣,也是很帅的说,现在查资料,才知道她长有1米7,果然高挑(当然小宇更高)。不过现在她从低音变成中音了(虽然理论上没有女中音的说法),被百分百的圈内人认为“中音歌后”(据媒体语),代表作是《红粉》《重来》《父亲》等,只是我个人更喜欢听她那些诸如《扑啦啦飞》《困砂》等更能突出低音部分的歌曲。我对娃娃说,她的低让人开不了口,娃娃说不信,她是自认为音比别人低的,于是我就把《扑啦啦飞》甩过去,她半天也不吭声,看来果然被砸到了。
一般来说,人们总是喜欢高音的,如果将高低两端比喻成白天与黑夜,就不难理解,白天多适合热情高涨,而夜晚,多是意味着洗洗睡的。再说高,也容易让人联系到高处之类,比如高处不胜寒等等,乐意居上流的人自然就更乐意对着高音表示赞赏,而对着低音,常以嗤之了之。小宇的“男声”就是这类人的经验主义得出来的,因为他们听惯了娇滴滴的女声,就象只见过穿裙子的女生。请同情他们,因为他们那单调的一生从来没有福气见到生活里的另一些风采。
被笔迷攻击成利用周笔畅炒作自己的吴继宏何必利用这个小女生炒作自己呢,其实于她和她的听众而言,著名DJ的她已经是那个音乐世界里的权威与公主了,犯得着跟这个小女生怎么怎么吗?有句话叫着:春天从不嫉妒秋天。周妈妈还说不道歉就要上告,我和朋友都忍俊不住,周妈妈也太较真的,您不妨看看网络上对您女儿的人身攻击,与那些ID打起官司来一定更有把握和影响。
成了玉米的吴继宏在她的节目里称:李宇春是她二十年来遇到的奇才,喜欢夸张的她没说拯救歌坛之类,但这句话还是很有分量的,奇才就是奇才,虽然不喜欢李宇春的人还在叫嚣,但我无意与你们解释,如果你实在要解释,我请你去听两首歌:《风轻轻吹》和《蓝天》,前者要韦嘉唱的,后者得李宇春唱的。别整天跟我叫着要高音要高音的,能唱《山路十八弯》飙嗓子的,在卡拉OK的大厅里都是一抓一大把。
也许是与诗歌接触太多的原因,我个人已经很排斥技巧性的东西,倾向于朴实。不是说不能有技巧,而是说技巧不是用来炫耀的,技巧写作对于诗人而言,就象妓女忙于卖弄风情,是大忌。所谓技巧,并非目的,不过一种手段而已,我们终生所努力的,是表达情感与内涵,而不是花边与噱头,技巧只是为表达服务的,它本身并没多少意义。当有些人舍本逐末地追求时,从来就没有发现他们其实是在缘木求鱼,再一次同情他们,因为他们永远奔波在花里胡哨的路上,致力于做一个歌匠,或者歌匠的听众。
宇春的嗓音条件实在难得,甚至低于“流行女低音”古璇,真的是得天独厚,对歌曲的理解也总有着不同于原创与他人的地方,听过《zombie》的人都知道,那里面有种纯净的狂野,和略带天真的邪念,在李宇春这个奇才看来,她这样的理解不错,奇怪的是,在作为观众的我听来,这样的理解也真是好。如果说有什么不足,就是她真的没有好好用几句假声来讨好我们,在这个需要真假声转换自如的流行乐坛,如果想引起更多人的认可与关注,掌握“虚伪”实在是一门必学的课程。
也只有吴继宏等在坚持李宇春的音质对于这个病态的歌坛是多么的难得,但用真实来反对大众已经习惯的虚伪无疑是一种太过辛辣的讽刺,所以黑楠一提起李宇春的唱功就摇头,虽然他提出的“砖头瓦片”行内行外皆莫名其妙,唉,这个倾心于创造名词短语的人,就象习惯了麦当劳快餐的人对米饭抱着怀疑:啊?这个也能吃啊?
庆幸和遗憾的是,李宇春天生的舞台魅力似乎在弥补所谓的唱功,虽然我认为,其实也是她太过引人注目的身影掩盖了她本已出色的声音,从此她将成为一名偶像派的歌手,非凡的人气就象舞台魅力的光芒,淹没了这个本该让我们静静听歌的中低音,再不会有人想起,为什么只学了一个月声乐的她就能考入音乐学院,而且,还是以第二名的专业身份。人们在对于她舞台肯定的同时,却悲哀地否定掉了她做为歌手的实力。
这原是一次声色俱佳的结合,我曾惊叹上天对她的偏爱,将天赋与潜质这么多地赠予她一人。但现在我只能叹息,也许是上天担心她不与歌坛合拍的真实将阻止她的前行,于是以舞姿为她开辟了一条捷径。她天生是为舞台的,不管你承认与否,在声色里沉醉,你可以选择任一种方式,或者视频,或者音频。现在天娱抓住了她身上的人气,装出要包装她的样子,其实我知道,银子是最重要的,天娱永远不会把她打造成一个真正的歌者。将来的人们谈起她,就象谈起一个吃着舞台软饭的小白脸,而她的实力,就被这些人永久地删除了。
成于舞而败于舞,似乎就是宇春将要发展的方向。8月26日晚上看决赛,我一边获得一边失去。想着爱玲小姐的那一句,“出名要趁早”,玉米的善于创造奇迹就象人民群众的创造历史,他们不假思索地就塞给尚未准备好的歌坛一份如此重的礼物,好象是憋足了一生的劲,其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这份礼到底有多大,有多珍贵。剩下那些手足无措的人们,至今还在彷徨中喧嚣,怀疑,与否定。
而宇春开始在娱乐圈忙起来,今天长沙明天北京,我在韦嘉的歌声里写这些文字,怀念那些美好而独一无二的声音。突然想起川音,未完成的学业,唉,上天曾降下多少仲永,而我们,又伤了多少天才。也许真的是因为拥有了,才害怕失去。不知拥有梦想的宇春,会不会真的一直梦想下去。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春红让我相信春春的美就象哥哥一样,踏入娱乐圈依然能有那份纯净。我说我看过《海上钢琴师》,1900终生没有下船。有人说,春春能不能成为真正的艺术家,在于她自身,这次让她见识到了娱乐圈,见识到了当红明星必须背负的一切,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果她不是个浮躁的人,那么只需要时间来履行义务。
暂且相信。



分类:校中随记 | 评论:2 | 浏览:3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彼黍离离

没来由地伤心,象失去了什么挚爱之物,终其一生也无法寻回,又似做错了什么,却明知此生已无可改正。
我想我是怕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索性下载了所有的视频,从此不再问她任何消息。
我且在这声色里慢慢地醉。
在音频里发现,离开舞台的声音,是剔除了技巧的纯净,现在我终于还原到了你。只怨你为何还有超越声音的东西,使我们一直领悟不到真正的世界。
叹。这一次果然是彼黍离离,悲不自禁。

分类:年来踪迹 | 评论:0 | 浏览:3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

开辟鸿蒙,谁为情种

今晚很开心,向玉米们致敬。再一次惊叹大众的力量,在过去能将柳永似的流行歌曲推上阳春白雪,在今天又能将小春捧成这样,太不容易了。可见历史和奇迹,都是这些人创造的。在南京就有玉米放着现场不看,跑到剧院门口为小春拉票,叹,实在是辛苦。
据小道说凉粉和笔迷早结盟,致力于共同打跨玉米,这点确实可以从现场啦啦队的呼声里感受出来。但不管台下操作如何,台上的人还是很干净的。几次看到成都帮做着整齐划一的动作,末了还有由衷的一眼,好象比人类还提前进入了和谐社会。
记得张阿牧评语,说小春象姚明,呵,太明星化;说将殷秀梅和张惠妹放在锅里,煮一煮,捞起来就是张靓颖。看来阿牧对这人评价还是蛮高的,至少认为兼具了大师与巨星的特质。
私下里认为靓颖也挺适合在更高的舞台上,象古代的宫廷演艺,再不济也可以去参加那个什么足球解说员提议的奥运会选拨赛。唉,为什么要“公主流落人间(摘自精英凉粉语录)”呢?精英凉粉们总是喜欢“御用诗人”李白下放,却不容许“神仙姐姐”下凡。需知,虎落平阳遭犬戏,脱毛的凤凰不如鸡,如我等草民,不仅对山鸡穿衣有兴趣,对凤凰落毛也是心向往之。所以要姑娘对大众保持敌意,是可以理解的,我们本就热衷于赶热闹,热衷于欣赏鲜花,是如何插到牛粪上去的。
而牛粪里开出鲜花,却是始料不及。被央视轻视了蔑视,蔑视了鄙视的恶俗节目,终于成了杜十娘,义无返顾地走在从良之路上,从超女们的选曲到养老院到老艺术家的监场到海内海外派的关心访问,这猴子真是越来越热衷于剁掉自己的尾巴了。
虽然达尔文式的所谓物种起源太过偶然,但弗雷德•霍利也不免草率,“如果通过机缘巧合可以创造出高一级的生命,那么龙卷风吹过废品收购站的时候就能组装出一架波音747”,可现在,龙卷风不仅带来了波音747的经济价值与文化轰炸,顺便还带来了牛粪至鲜花,妓女到良民的事件性升级。可见天算不如人算。
只是杜十娘虽然英勇,善于喜新的观众是否郎心不变呢?依照惯例,爱情到船上就要结束的,作为金条银块珠宝般的李宇春周笔畅们,到时候就得弃到湖底了。再叹一声,玉米们,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不?
想湖南卫视和天娱终究不是什么烈性子,沉百宝箱容易,沉自己决不会。若见老大还嫁不成商人妇,多半又会捡起媚脸,正正经经地重新做起婊子来。那时节,老一拨李甲倒下去,新一拨李甲站上来,只见水袖纷扬,众女子齐唱:开辟鸿蒙,谁为情种,都只为超级女声……
我总是爱看堕落的,期待另一场热身运动。



分类:校中随记 | 评论:0 | 浏览:5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奈春光留不住

无奈春光留不住

科学是忙出来的,文学是闲出来的。译曰:科学家是忙的,文学家是闲的。再译曰:科学家科学是忙的,文学家文学是闲的。
兼听则明,偏听则暗。译曰:少听则专,多听则乱。
田园将芜胡不归。译曰:理想是良苗,需细心呵护才能生长;现实如野草,虽置之死地仍不免蓬勃。
书到用时方恨少。译曰:图书馆的必要性。对曰:钱非支透不知难。
出门东向哭。译曰:坏天气总是要出门才能遇上的,雪花从来落不进貂裘鹤氅。
殷浩解梦。译曰:官爵本是臭而腐败的东西,所以快得到它,会梦见装死尸的棺材;钱财本是粪土,所以将得到它时,会梦见脏秽的东西。
反物质宇宙。译曰:阿门的主从来不会和我坐上同一把椅子,所以我俩得以机会背靠背或者面对面地聊起天来。
基督长角的方法。译曰:耶酥的疲于奔命使玛塞托忍不住要为他分担几个修女。再译曰:阿莉贝们也喜欢将魔鬼关进她的地狱。
一个阶层不会得到与其实力不相符合的权力。译曰:你会把看门的权利交给这头猪吗?或者,你会派这只鸡去做潜水间谍?
神秘主义。译曰:死亡时微笑是对的,至少可以使活着的人感到困惑。
简单性与复杂性。译曰:先将你分解成分子,以示学科;再将分子整合成你,以示科学。
红杏出墙。译曰:杏花落尽马蹄疾,一夜观尽长安墙。对曰:小心马蜂。
疥疮五德。译曰:君子的努力方向,常常便是小人的先天条件。再译曰:盗亦有道,做撒旦也是要天赋的。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译曰:一人的娱乐笑声可以为大众洗澡。再译曰:请使用孟子牌超级热水器。
千金散尽还复来。译曰:破产家的美梦,溺水者的航行指南。
时间延宕。译曰:如果每个人一开始都相信它,那就不会是一场革命。再译曰:明晚短信通道阻滞,请大家尽快给春儿投票。
人之将终。译曰:说好话的人,总是那些赶着马车去见上帝的。
羊祜自佳,不如铜雀台上妓。译曰:王子敬说,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当妓女。
适者生存。译曰:打伞嘲弄淋雨,凡死者,必是被社会淘汰之物。又译曰:数栈原则,先来先适应,先适应,先淘汰。
无奈春光留不住。译曰:存在即不合理,失去总是做了拥有的论据。对曰:何妨独笑且徐行。


分类:年来踪迹 | 评论:0 | 浏览: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