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12847
  • 开博时间:2005-07-25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微记:小巷

说不上是什么时候,突然就变了。说的话越来越多,写的东西越来越少。偶尔会惦记起给人未完成的信,但并没用,终究是慢下来了。一周两封,一周三封,到一周一封地提醒自己,还是懒散开去。不肯多动,也不愿多思。好不容易上山,见到白色的油茶花开完,徒然地落了满地,心想:是了,开完有开完的好。

 

邻居是个女的,往篱笆下种了菊花,深秋来时,转眼金黄色的一大朵一大朵。三到五度的气温里,下着雨,或洒着阳光,也总是开着。篱笆不高,用刷了绿漆的铁丝编织,横横竖竖地九十度交错,看久了,眼前就被划出来一个个的正方形孔洞。旁人也从这划好的小洞里去看,看到了什么,却并不知道。

 

经过她家的篱笆,往学校去的巷子里,有一段路黑得出奇。晚上去走,总有人劝你要多带一颗悬提的心。黑不可怕,可怕的是未知。

 

小镇原有很多故事,八卦的人讲起来,常有化人间为炼狱的技艺。有年讲清江路,说是某楼的过道里,天还没亮,金器店的老板携了金玉去超市,被人在黑暗中截住,捅了几刀,劫了金器,扬长而去。直到天亮才有人过

分类:年来踪迹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琐碎

琐碎

1

 

人生多不如意。雨连着下了好几天,都是没有料到的事情。偶尔趁着天晴,去外面转一圈,油菜花正好,桃花却是快要开没的样子,露出绿肥红瘦的嘴脸。在办公室等着下班,到晚上和人说话,看鹦鹉瞌睡,听见窗户上叮叮咚咚,雨又下起来了。

 

一下还是很多天。

 

小蔷去成都,走在路边,狭窄的人行道,比她更愉快的洒水车一路开来,避无可避,司机停下挥手,让她先走。“成都人们真棒哦”,想象她嘟嘴的样子,被她嘟起来的粉红色。这年樱花,应该开出往年的好。

 

沈先生也停了,转过头来说道:“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想起这是《牡丹亭》里的唱词。沈先生又是谁呢?

 

想起暖暖说过的话,想起朋友所说的,谁不是他人眼中的一个笑话。要怎样的笑话才能让人笑起来呢?像笑林广记,世说新语,新亭对泣里,周侯中坐而叹: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

 

风景是

分类:年来踪迹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电影,SHARK及其他

小镇有两家影院,一家叫碧海,藏在一排老房子后面,老房子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建筑,风格极为简陋,街道人迹稀少,很是安静。隔得近,去得便相对多些。但影院如果没有活动,平时来看电影的人是寥寥无几的,白天去,一张票可以包全场;晚上去,一张票依旧可以包场。因为人少,去得晚了,也不会错过开头。有天看《CoCo》,十八点四十的排片,五十分到,管理员也没说什么,随到随放,进去一看,整个影厅空空荡荡,坐在里面,顿时有了小包房的气质。只是不送茶水。

 

昨天下午去看《无问西东》,上楼发现工作人员依旧无所事事,闲着吃柠檬,两个人挤在一块,将柠檬皮剥得残缺不齐,手上全是汁,见我来了,连忙停了手,抬起头,一个说:你先等几分钟,我去将空调开热;另一个说:吃点这个不?我赶紧制止了她的好心肠:这么酸的东西,怎么吃得。她也不勉强,顾自伸出手挑来放进嘴里,依旧津津有味。

 

看电影是因为Shark,拗不过他。我并不是个文艺的人,但看他像个孩子似的把喜欢的画面摆出来,边摆还边感叹,这是近些年看过的最好的国产片了,就忍不住想打断他:

分类:年来踪迹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成都一

1、暮色苍茫

 

大部分地区的生活都不过如此,成都亦不例外。对小家伙来说是电视与动画片,对我来说是夜色与苍茫。到达大学路的时候,正是华灯初上,摇曳纷呈的明与暗里,可以想见花影斑驳的盛况。

 

离开湖南时心情并不好。即使明白了身外无物的道理,我依旧与身外的人闹起了别扭。在单调而一望无际的公路景色里,我迫使自己停下来,徒劳地打量着比景色更为单调的雨水。

 

窗外的雨水冷而急促,已是立秋的时节了。我想起他身上无数的东西,包括痛苦时自我封闭的部分。我安慰自己,那些不幸的鸟儿只是想埋头歌唱;他并不是在天空的尽头;我也并没两手空空。

 

同程的邻座是个意气风发的男人,和那个刚毕业还显得羞涩的大学生谈起未来时,更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情,他并没看他瘦小的妻子正把自己埋在座椅里,借助手机播放了一路的老歌。

 

也许在他看来,中年人的麻烦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这只是一个被掏空了零钱的小罐子,连最

分类:年来踪迹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雨水植物及其他

在一片黑暗中醒来,听见窗外有了细微的雨声。

 

楼下有棵樟树,自生自长了五年,渐渐地已经成阴,横生的枝节被密集的绿叶遮掩住,虽不亭亭,却已如盖。如果是月夜,一部分月光就停在树梢,那些沉默的光像一群疲倦的鸟儿飞过来,靠留在上面栖息着。有生命的事物总是让人忧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们才能展翼飞去。

 

黑暗也是有生命的,加缪的文章里有一句,寂静与黑暗与天地,三分着这个尘世一一当然译文并不是这样的;同样可以三分的还有春色,两分尘土,一分流水;但眼下是秋夜,黑暗中唯一流动的是两个方向上的水,一种从东往西,一种自上而下。

 

雨肯定是落在樟树的叶子上了,因而发出沙子般的声响。我对沙子曾有过多种想象,童年时做成城堡,青年时做成画,中年时做成坚固的房子,老了什么也不好做,只好制成沙漏,无声地暗示自己。

 

那么沙子又该是没有声音的,只是这世上有种语言叫做“沙”“沙”“沙”而已。

 

少年的

分类:年来踪迹 | 评论:0 | 浏览: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永遇乐

 

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阳台上。太阳已经西斜,大部分的光都堆积在阳台的东南角,那里有几个废弃的小瓶子,晾衣架,和被光线切得七零八碎的樱桃树枝的影子。

 

一个人走过来对我说:“除非你驯服了我。”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如果我说我是狐狸,那该多么悲伤。

 

他不再看我,也不再说话,我们就这样赌气似地过了很久。直到我觉得被阳光压着的樱桃树枝开始吱吱作响,露出快要喘不过气的样子,他才做了一个示意我过去的手势。

 

我正准备微笑着侧过脸去询问,却发现他已经像戴上戒指的巴金斯,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

 

显然,在他看来,这只是一个不值得虚度的地方。

 

他离开后的阳台开始变得阴暗,也许只是时间的原因,毕竟天色渐晩;也许只是我老眼昏花。

 

花盆里多了许多看麦娘。我经常想象,在我们离

分类:生涯如此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世间苦什么

之一

 

总会有段时间有些难受,像书上所说的众生皆苦,不是想不通,而是想通了。一个人从大梦中醒来,望着凌晨四点的夜空,大约就是如此。

 

在微信读书上看《金刚经》,不乖见了,便给我荐来一个他认为不错的版本。当时就有微小的感动,有细节的人大多是好人,是性情完全的人。

 

之前也有人坐在我的面前,侃侃而谈,说自己新欢碎于前不再动心,旧爱崩于前不再变色。他洋洋的得意样子就像田野里的秋风,时不时吹拂我的衣襟。我不爱他,我只是希望他的人生像歌词那样:从此再无苦痛。

 

说起秋风,秋天好像就真的来了。以前秋天来的时候,总有微凉的西风像预感一样,在身后不紧不慢地跟着。风是有形状的,经过街道时是几片飘下的银杏树叶子,经过楼下时是几朵飘落的紫薇。散落有什么好呢?不过是对不再关心的事物变得骄傲罢了。

 

愤怒的时候我问不乖:怎样才能安静?他回答我:陪伴就是最好的安静。过一阵又

分类:生涯如此 | 评论:0 | 浏览: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拟物,暂存

在秋天

 

现在你明白了,要流走,

就得有河水的速度。

窗帘垂下来,

蒹葭有了静止的美。

 

越来越稀薄的云层,无需拨动

就能听到玻璃渣的声音。

我们幻想肉体,

在相应的地方走动。

 

秋天是可敬的,即使您曾经

真的存在。回忆仍会抹去

一切足迹,眼神

让虚构的叶子孤伶伶地降落。

 

这是最后的部分,当秋天

悄悄启动。一缕风走在前面,

两排凋零的树木,像钉子

钉在两旁。

 

 

A  single man

 

一个人是完成不了什么的,

分类:年来踪迹 | 评论:0 | 浏览:2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其一
檀香散漫未知更,转寐伤心久不成。曾向云窗嗟梦短,又从草木悟春生。
自思记忆姗姗减,留得余年漫漫行。但看新风催腐败,东城花落去西城。

其二
遥念西南未可知,残山剩水共当时。萧条往日杯中醒,骚屑长风原上驰。
留使音书催饱饭,舍将媚眼看参差。朦胧不肯今宵月,且照诗人莫照诗。

  

分类:生涯如此 | 评论:0 | 浏览:1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无题

       故人远去一帆微,犹与青山两忘归。晴晚停杯倾末日,深宵流露照蔷薇。
  画图得识春风苦,格竹原为世道非。便向孤红争傲慢,还需分手望西飞。
    
  浣溪纱
  野草新枝绿色长,荷生初夏水微凉。开窗袭入橘花香。
  自在行云由子燕,操心农事忽麻桑。田间黄发漫抛秧。
    
  又
  云散天空看鸟栖,山河缺在小城西。归时足下水凄凄。
  明暗流离花隐现,是非交错径深迷。人声未动出黄鹂。
  

        又

        恨是春风

分类:生涯如此 | 评论:0 | 浏览: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无题
  幽居不意又缤纷,谷雨春茶小灶熏。
  绿润深苔新滑足,青描野草漫涂裙。
  鬓前检点白云事,窗外流传碧水文。
  但看斜阳如断句,蔷薇满目似余焚。
    
  无题
  已是蒹葭万物殇,花事后事向资阳。
  留连木叶随江下,惆怅西风入夜长。
  野唱渐于池上老,疏篱犹自雨前凉。
  人生相望不相识,秋色无非白与黄。
  
  无题
  谷雨葱兰发,春梅酒色残。
  还居资水畔,遥隔洞庭宽。
  月上白初现,杨垂青好看。
  照君成我梦,相见五更欢。
  
  无题
  资水去江水,相距一梦宽。
  人间闰四月,天意有双单。
  只影停春暮,同飞歇雨残。
  虽然心似蝶,身向茧中安。
  
  无题
  东风迂折巷深回,古镇春行遇老槐。
  鼙鼓百年于此息,新花

分类:生涯如此 | 评论:0 | 浏览: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微记

  微记
  
  从校门口出去,不远处有家小诊所,住着两口子。坐堂的是男的,中年人,喜欢穿扣得严严的黑衣服,看去完全没有白衣天使的气质,脸上表情也很肃穆,仿佛接的都是病情严重的案子。
  我也曾去请诊过他几次,基本都是感冒,每次他都不怎么说话,可能是里屋还有正在输液的病人要照看,他也几乎不等我说完病情,就打开柜门拿出一瓶“重感灵”来,如果发烧,就加点退烧的比如对乙酰酚;如果咳嗽,就再加点止咳的比如止咳灵或糖浆。这些请诊也基本没有效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有两次咳得厉害变成了支气管炎;剩下一次,没有加重,却不是上感,只是肋间神经感染。
  这种行医使我有些余悸。但传闻他的口碑不错,说诊小儿极有招数,我想这也许是可能的,毕竟我不是小儿。后来再去他那里,常常是为了买点党参薏荏枸杞来煲汤,或者弄些枸杞菊花甘草来泡茶,这时他的话却多起来了,一边用他那精巧的小秤称着药材一边和我聊天,但也大多是“这个吃了很好”“那个吃了也不错”之类的,再一次告诉我们他于表达方面是如何的讷讷。
  他的女人倒是个热情人。比如下雨天,以前我们在那里等车,往桃江
分类:校中随记 | 评论:0 | 浏览:2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懒的好处

  懒人总有懒的好处。
  比如春红写《临江仙》:
  又是荼蘼开四月,余香寥落疏庭。忆中一念若流萤。回看花雨季,已隔十年灯。
  眼底烟芜心底字,拢来掌上零星。生涯至此属曾经。荷风醒蝶梦,移步看蜻蜓。
  我就跟:
  燕子飞时三月暮,人间绕尽空庭。当年眉画碧如萤。浮光惊掠影,照梦晚窗灯。
  谁念高楼风更急?算来共此寒星。抹勾何必诉曾经。伤心皆一顾,弦外落蜻蜓。
  
分类:生涯如此 | 评论:0 | 浏览:34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明时节

清明时节
  
  覆盆子就要来了,在我们周围。你听见它们在远处叫唤。一遍一遍地叫唤。那些声音在发育,在生长,在像鱼刺那样,卡进喉咙里,一动不动。那么难受。我不能解释给你。吞下去,或吐出来。整个上午在厨房里转悠,为了把一瓶油,当成醋使来唤去。世事既然如此,男孩和女孩,看起来也没什么两样。那么来吧,学春风,往她的桃树根下,炫耀从事多年的剪纸术。我听你们哭出声来。人们说:看呐,云雀又要歌唱。
  
  应该去看看蒲公英,她们在田野里。有盏灯悬在头顶,从来没人利用。蒲公英开走了,拖着后裔般的薄雾。她的螺旋桨,子弹,无人驾驶的舱。她们打开了前方。并不是对立更利于狙击,我也从来没有,像苦难那样击败迎面之敌。如果是黄昏,我还会走在路上,像一排杨树,在晚风中,焦躁地甩动双臂。你也不会再趿着拖鞋,从后面,哭哭啼啼地赶上。
  
  那些桃花总在我的前面。广阔的原野什么也没有。她们一晃就消逝了。接下去,起风。门砰砰响,玻璃收起了余威。积木搭建的城哗啦哗啦地垮下。这么多一面之缘,和陌生人递过来的纸烟。除非在电影里,从自身的缺口,像一段金属水

分类:生涯如此 | 评论:2 | 浏览:2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微记

  微记
  
  下午雨便停了,无事的同事又聚集在我房里玩牌,他们抽烟、嚼槟榔、讲荤段子,弄出一片乌烟瘴气和满地垃圾。骂他们是没用的,一个个脸皮厚得围墙一样,只差没主动凑上来让你为他抚摸几下。太龌龊了。我打开门出去散步,反正气温已经升上来,也不用再和这群家伙挤着烤火。只听他们在后面叫:快关门,快关门——懒得理他们,对面是教学楼,他们也怕学生看到自己这么聚众赌博影响不好呢。
  顺着走廊,可以看到右边的围墙根下种着许多蔬菜,这个是荷塘的特色。当年有县局来检查开学工作,正是同事们将花坛里的女贞葱兰之类的拔掉种上白菜萝卜蒜韭的那年,那些大腹便便的领导从车上下来,环顾下四周,对老板只说了一句:荷塘老师真是勤劳啊。老板尴尬地陪着笑——第二天便开会,要求一个月内把花坛里、围墙根下、操场外的所有种植的蔬菜处理掉。所谓处理,其实就是组织全校学生去拔。幸好这里的学生大都爱劳动胜过爱学习,所以拔得很起劲,任务完成得非常成功,光大蒜就拔了好大一堆,还有数不清的萝卜白菜。以后大半年的时间,除了花坛里补种了山茶,围墙根和操场外,就只有半人高的杂草了。人们纷纷议论,难道蔬菜比
分类:校中随记 | 评论:0 | 浏览:24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90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