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7
  • 总访问量:504531
  • 开博时间:2005-07-23
  • 博客排名:第2686位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20-09-18

冷自知胺

2020-08-29

mukj049

2020-03-07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山上的雾凇

  

赶早往茶山上课。在鹅颈头等红绿灯,远远看到大罗山云雾缭绕,在雨后的清新中别有一番神姿,堪比十多年前拉卜楞寺的惊艳印象。当年曾有过片刻的留驻念想,孰料今日胜境即在目前。感慨之下,一路念佛。

到校,雾不见了,山顶竟覆盖着薄薄的雪。细看下来,方觉此即难得一见的雾凇奇观。恨不得立刻杖藜上山,一饱眼福。奈何课2节,讲周氏兄弟。课毕,阴湿的天放晴,山上的雪也化了不少。

悻悻而归。找《域外小说集》之《默》,与爱伦坡的Silence对照。有意讲一讲周氏兄弟的翻译。这时收到学生发来的雪照,复为没有及时上山而懊悔。

 

山上的雾凇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0 | 浏览:4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聚散

  

因为牵挂,恨不能早点回乡,早点与亲友团聚。这是一年当中最大的盼头。

老姐21日到家,我24日到家,老弟26日到家。远游的人就此齐了。一家人在一起,高高兴兴,不用互相牵挂,这样的日子真好。年夜饭是老弟烧的,初三大哥又特意烧了一桌鱼席,他俩都得了不少夸赞。难得如此团聚,我本也该上灶台的,奈何学艺不精,迟迟没敢出手,结果失去了献丑的机会。小侄女要准备高考,老弟一家人初四便踏上归途。同一天,我送老姐到南昌赶火车北上,晚上十点才回家。

初五到景德镇接女儿,当晚义门陈家例会。初六,中午连襟一家为远客接风,夜晚参加朋友乔迁家宴。终于有女儿代驾,放开着酒量喝,孰料每次都高了。老朋友聚在一起同样难得。尤其是说着乡音,讲着往事,得意而忘形,似乎又回到了青葱岁月。

初七,休整。90后受不了乡村生活的单调,双双跑上街看电影。两个近八十岁的老人,和两个快五十岁的中年人,留守在家,颇有些冷清。这两天天气骤变,亦风亦雨。无常的天气,就像无常的生活。从暖冬突然转入寒春,从热闹瞬间跌入冷清,都不由得教人神思恍惚,措手不及。今天发了个信息给崔,他说他刚上路,计划夜宿黄山。怕是会下雪,我们也打算明天返程。

又,初五立春,昨晚听见第一声春雷。早上站在窗前,看一渠春水汩汩流过,旁边的湿地也绿了一片。是春天了。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0 | 浏览:3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乡村与诗经

  

归乡有日,可记者颇多。

日暮与家人门前散步,至山水胜处,鸥鹭翩跹,尽显易安居士《如梦令》之意趣。所谓“兴尽晚回舟, 误入藕花深处”,正此间写照。今年天气极反常,时值腊月,却温暖如春。门前湿地,成了鸟儿天堂。即使夜深之时,也能听见来自山林的啾鸣声。

三十、初一,连续两天大雾。站在门口,只能看见院墙,余则渺渺茫茫,恍若天地被收入帷幔。大雾迟迟不散。我去县城接人,开始还打着雾灯,但越靠近城里,雾越少。当乡村被大雾笼罩时,城里几乎就没雾,满是阳光。城里的雾谓之霾,乡村的雾还是雾,且是一种美丽的景观。

入乡随俗。据地方志记载,“正月初旬,内有丧者之家,亲友展礼灵前,谓之拈新香”。乡村最重祭祀之礼。初一大早,族中各家派出代表“拈新香”。今天又到江山村、夏家村“展礼灵前”。在乡村,死者为大。在祭拜死者之后,才轮到生者欢庆节日。

又,乡村的物产丰富。古饶州,地杂湖山,襟连吴楚,“泽有鱼、虾、菱、芡、茭、萑之利,山有果实竹木之饶。”。尤以鱼类最丰富。《诗经·周颂·潜》云:“猗与漆沮,潜有多鱼,有鳣有鲔,鲦鲿鰋鲤,以享以祀,以介景福。”漆沮,古秦地之水。鳣鲔鲦鲿鰋鲤,据说就是鲤鱼、鲥鱼、参鱼、黄额头和鲇鱼。我对秦地不熟悉。此诗若非出自《周颂》,我还以为是写老家物产。这其中,鲦鱼最为亲切。老家称之为参鱼。以其出游从容行动迅捷之故,又称“游参”。据说庄子与惠施在濠梁所观者,正是此鱼。老家夏天涨水季节,最多鲦鱼,成群结对,密密麻麻,极易上钩。我最爱吃的鲿鱼,又名黄颡鱼。颡者,额也。老家称之为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2 | 浏览:50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难得疯狂

  

喝酒至两点半,借着醉意打二对二篮球赛。手感犹在,但体力不支。十分钟后,便气喘如牛,难以为继。

稍歇,踢了场三对三足球赛。意识尚好,但脚步明显跟不上。一次冲刺,马失前蹄,摔得极狼狈,并导致右掌挫伤,无法把握方向盘。好在是自动档,独臂驱车回家。

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如此疯狂了。真是过瘾。同玩者,两70后,两90后,两00后。

又,中午与一大厨同饮,兴致高,白的、红的、啤的,三中全会。借机学了一点厨艺。如米粉蒸肉、米粉蒸鱼、蒸蛋糕等,似乎得了点门道。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4 | 浏览:38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话可说的话

  

人到中年了,便无话可说。看得多了,惊讶,再三惊讶。惊讶多了,只好默默承受。于是,我们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的一员。

无话可说了,但又不得不说。因为我们还得为来者保留一线希望。希望的火照亮自己,也照亮身边的人。每个人燃起生命的火,这个世界就亮堂了。那个说希望正与虚妄相同的人,虽然将信将疑,但终归还是拿起笔说话了。那个无声的中国,由此为铁屋子的洞开存留了悬念。

借用我朋友在酒后常用的语式,我也想认真质问一下,生命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最近我反复追问这个问题。结论只有一个,生命就是承担。

承担什么?我继续追问。首先是承担自己。最终也还是承担自己。一生的承担,自己承担自己。

那么又如何承担呢?答案也只有一个,那就是热爱生命。

惟热爱生命,生命之火才能长久,生命之火才能在照亮自己的同时持续照亮身边的人。

惟热爱生命,那怕它极其短暂,它也极其绚烂。

而后呢?而后,我们将欣悦看到新的火光,在每一簇火行将熄灭之际。

只要新的火光尚在,那就是希望,新的希望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1 | 浏览:3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清理

  

陈迹前天来送结婚喜糖,中午邀Z一并用餐。晚上又与老乡聚会,喝了不少红酒。酒这个东西很奇怪,既让人莫名兴奋,也让人莫名空虚。这两天心思涣散,只好做点整理内务的活。

前几年买过一些书,后来不怎么买了。书不好保管,容易积灰。书房里,书与资料一直堆得很乱,总也理不出个头绪,干脆听之任之。最乱的地方在电脑。从Z那儿拷贝了他从北京带的资料,内存要求很大,塞得满满的,急需清理。

从桌面到内存,逐一清理。刚开始颇狠心,见什么删什么。删到手软,心也开始软了。

什么是重要的?

什么是有用的?

To be or not to be?还是这么一个无聊的问题。

几乎天天要与电脑打交道,但清理电脑还是第一次。电脑是人脑外置的仓库,储存量之大,出我意料。但该扔的,还是得恨着心扔。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0 | 浏览:18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水真深

  

这几天在看各种宗教来华资料,感觉学术史上的一些问题,看似昭昭,其实昏昏。水深的很。

寅恪老所谓“道教之真精神,新儒家之旧途径”,究其实,无非是学术上的乾坤挪移、吸星大法而已。原教旨已然面目全非,亦儒亦非儒,亦道亦非道,亦释亦非释,后人只能雾里看花了。隋唐以降,西域多种教义渗入,更是歧义丛生,聚讼纷纭。

章太炎为晚辈讲国学,乃云:“景教在唐已入中国,如清虚一大为天,也和伊斯兰教相同,张子或许是从伊斯兰教求得的。”是谓张横渠《正蒙》之意,近于伊斯兰教。又,北宋五子之首周敦颐,以一幅来历不明的太极图,为宋明理学开先河,陈援庵亦谓,“北宋时道学家所倡导之太极、两仪、阴阳、善恶、天理、人欲等对待名词 , 殆无不有多少摩尼兴味也”。种种猜想,并非空穴来风,其来有自也。监察御史沈继祖就曾弹劾朱熹,“剽张载、程颐之余论,寓以吃菜事魔之妖术,以簧鼓后进,张浮驾诞,私立品题,收召四方无行义之徒以益其党伍,相与餐粗食淡,衣褒带博,或会徒于广信鹅湖之寺,或呈身于长沙敬简之堂,潜形匿影,如鬼如魅。”

又,近读清人蒋湘南书,其人博览多识,其说也杂糅有加。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0 | 浏览:3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茶山的雨夜

偶染风寒,连日泪眼婆娑。

昨日到茶山,乒乓,夜饭于东北饭馆。

散步一圈,超市买黄酒、杨梅干、花生、鸭舌等回。

煮酒五瓶,坐谈。饮尽,复冒雨散步至夜深,精神大好。

上午监考,还是泪涟不止,乃辞归。

茶山的雨夜,甚好。在空旷、清新的地方,不介意脚下的路,信步而行,兴尽而归,实在是件惬意事。这种感觉在金陵有过,在鹭岛有过,在温州还是第一次。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0 | 浏览:3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俗物的盾

  

夜来失眠,读戴震《孟子字义疏证》、《原善》。近3点睡,迷迷糊糊,做了些奇怪的梦。9点起床,沐浴更衣,打马往茶山。

取试卷,丁岙会阿W,方知他这几年都在读《圣经》。午餐吃核桃粥,喝洋芋汤,味道不错。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打算离开茶山。他把我送的一套书还给我,还另外送了我十来本神学著作。他以这种方式转身,多少出乎我的意料。

约十年前,一个学生送我两本圣经,要我一定要好好读。今天,阿W也是这么说的。我知道自己是个俗物,于启示一途难以开窍。记得有一次,和两位居士朋友聊天,我惊异于他们的无知,正与他们惊异于我的无知相似。那个场景迄今令我难忘。双方眼神里的不可思议之状,教人好生绝望。

我一直尊重有信仰的人。因信称义,我们的生活需要义人。

但在我的内心驻扎着理性。

在虚无之矛攻破我之前,理性是我唯一可靠的长盾。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0 | 浏览:3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周六与Z到杭城,L接站,同赴西溪。在H家坐谈一个半小时。雾霾天里,尚有阳光。大家心情也不错,言谈间充满着愉快的记忆。

下午到下沙,游钱塘大堤,夜饭于三谊酒店。住传媒学院接待中心,谈至深夜方散。

周日返程,一路雾霾。

今日接阿W电话,才知他一直住在茶山。该有七八年了吧。他说,他决定离开茶山。明天打算去看看他。倏然间,想起一个学生,也曾住在茶山镇的某个巷子里,毕业时还帮忙搬过一些书。不知这些书现在在哪里,也许送人了吧。

人在可以抉择时是幸福的。

在大多时候,我们别无选择。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3 | 浏览:2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休宁金氏族谱》

《休宁金氏族谱》,江都金门诏撰,鄂尔泰、张廷玉乾隆元年序。

据金门诏《重修族谱序》,“予家自先秺(dù)侯日磾(mì dī)公”,“昆弟子孙,同袭侯封,世名忠孝,……望于京兆”。其后迁徙简述如下:

九世祖珍公,“遂家南阳”,“凡一百五十余年,五世同居,世称义门金氏”。

十七世道震公,遂家建康,为南阳迁建康之始,时在晋咸宁中。

二十六世简公,遂家苏州,为建康迁苏州之始,时在唐贞观中。

二十九世仑公,主桐庐簿,为苏州迁桐庐之始,时在唐开元中。

三十五世武显公,唐僖宗时仕淮南都统司护军戟符,己亥破黄巢,屡捷,转兵马使。生博道公兄弟三人,伯曰明道,仲曰载道,公其季也。自桐庐迁休宁自博道公始也。

江都金门诏为六十六世。

又,金门诏(1673~1751),清藏书家、史志目录学家。字轶东,号东山。江都(今江苏扬州)人。乾隆元年(1736)进士,授翰林兼明史三礼馆纂修,任寿阳知县。家有藏书楼“二酉山房”,治史尤勤。深感辽、金、元三史无艺文志,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0 | 浏览:60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改论文

  

终于将几位泰国学生的论文修改好。

一学生写中泰菜系比较,借此机会了解了一下泰国菜系,大致是酸辣为主。据说泰国人爱吃中国的酸菜鱼。

一学生写中国茶文化。这个我不懂,也没有什么好学习的。但文章的架子很唬人,又是器又是道的。茶就是茶,弄得复杂了,感觉有蒙人之嫌。那天陪东山道人在游艺轩饮茶,便纯属附庸风雅。

一学生写中泰新年风俗,招惹得我回忆了不少儿时往事。又,据说泰国的宋干节,也是当辞旧迎新的意思。他们的形式很有趣,泼水,彻底浇透。

一学生写《绣枕》。学生没感动,我修改的时候把自己感动了。

值得一提的,是指导了一篇比较萧红《小城三月》与西巫拉帕《雨中情思》(又名《一幅画的后面》)的论文。帮学生取了一个很文学的题目:无望而隐忍的爱情。西巫拉帕《雨中情思》有电影版,难免言情剧的通病。不过在课上,读到吉拉蒂的遗言,“纵然我得不到爱情而寂然死去,但我仍感到宽慰的是我有了心上人”,这时一片寂静。文学课容易让人心软。这也好,也不好。好处是课堂上常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弥漫,便于掌控。不好的方面是人容易情绪化,而这些古怪的情绪又根本无法梳理。在我看来,情绪是理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2 | 浏览:3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救饥负如来

  

陈垣1922 年撰《摩尼教入中国考》, 次年 4 月刊于北京大学《国学季刊》。其中,援庵先生据《佛祖统纪》撰写“唐道家依托摩尼教”、“宋摩尼依托道教”二章。后胡适在《黄氏日抄》中发现《崇寿宫记》, 抄寄陈垣 , 陈垣复函(1924年6月4日)曰:

“奉书狂喜 , 即检阅《黄氏日抄》全文 , 知当时摩尼确已混入道教 , 观其所谓‘记其始’者可知。又云‘摩尼之法之严 , 虽久已莫能行 , 而其法尚存 , 庶几记之以自警 , 并以警后之人’云 , 则崇寿宫 (崇寿宫元时尚存 , 延佑《四明志》卷十八载之 , 在慈溪县西北鸣鹤乡云) 形式上久已变为道宫 , 张希声特溯其原始也。此等事他日《道藏》出齐后 , 当必更有发见。数月前有友告我嘉定《赤城志》(台州丛书本) 卷三十七有知州李谦戒事魔诗十首 , 可知闽浙沿海一带 , 如明、台、温、福、泉等州 , 皆盛行摩尼 , 不独南宋时闽学受其影响 , 即北宋时道学家所倡导之太极、两仪、阴阳、善恶、天理、人欲等对待名词 , 殆无不有多少摩尼兴味也。”

今所读《摩尼教入中国考》已补入《崇寿宫记》。1933年陈寅恪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0 | 浏览:27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逝矣斑骓罥落花

  

龚自珍《己亥杂诗》云:

问我清游何日最?木樨风外等秋潮。忽有故人心上过,乃是虹生与子潇。

所指二故人乃为吴葆晋与蒋湘南。

吴葆晋(1791-1860),字佶人,号虹生(一作红生),河南固始人。兵部右侍郎玉纶少子。嘉庆二十三年(1818)举人,与龚自珍为至交。二人有所谓七同:“光州吴虹生葆晋,与予戊寅同年,己丑同年,同出清苑王公门,殿上试同不及格,同官内阁,同改外,同日还原官。” 龚自珍《与吴虹生书》曰:“弟去年出都日,忽破诗戒,每作持一首,以逆旅鸡毛笔书于帐簿纸,投一破簏中。往返九千里,至腊月二十六日抵海西别墅,发簏数之,得纸团三百十五枚,盖作诗三百十五首也。”此记《己亥杂诗》之由来。其中第26首题记:“出都日,距国门已七里,吴虹生同年立桥上候余过,设茶,洒泪而别。”诗云:“逝矣斑骓罥落花,前村茅店即吾家。小桥报有人痴立,泪泼春帘一饼茶。” 第30首则云:“事事相同古所难,如鹣如鲽在长安。从今两戒河山外,各逮而孙盟不寒。” 堪称一对好基友。

龚自珍另一好友蒋湘南,字子潇,亦固始人氏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0 | 浏览:3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绝代佳人

  

听到一句台词:男人一生最大的惊奇就是遽然老去。据说这是托尔斯泰说的。老去是一种自然规律,似也不必大惊小怪。我更开始关心,什么才能让我们安然老去?

最近在讲钱锺书,对于读书上的事,有了点蓦然回首的意思。汪辟疆《小奢摩馆脞录》曾记云:

湘潭王壬秋闿运,治朴学,有前清乾嘉老辈风,海内群推为硕果。顾守旧殊甚,人颇议之。江西陈伯严,曾从壬秋问奇字。伯严为陈右铭宝箴子,或传右铭抚湘时,壬秋尝往来署中,与伯严互为讲习。伯严一日侍父侧,父顾问先生为何如人,伯严谨对曰:“东方岁星游戏人间一流也。”父笑颔之。已而作谐语告之曰:“我初不解古绝代佳人作何状,若先生者真个一绝代佳人矣。汝幸自持,慎勿被其勾引到旧学窝中,溺而不返也。”

我辈读书,“溺而不返”倒未必,却也着实受了不少的勾引,耗去不少的精神。由来读中国古籍,至傅孟真、钱默存诸老,算是读明白了。孟真先生“史学便是史料学”,“哲学门隶属文科之流弊”诸论,概属先知先觉之见。其《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之趣旨》、《史料学方法导论》,迄今犹令“溺而不返”者情何以堪。不佞也后知后觉,为诸生导读默存老之书固不称

分类:走在天上 | 评论:0 | 浏览: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5页/36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