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邈然*书酒色空

浮世一程,拍浮酒池中,枕书暗香,枕枕色空处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7348
  • 开博时间:2009-03-01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蚕花寂寞——消逝中的江南蚕事

  “囡囡乖,囡囡jia(音茄,乡音,指聪明、精明),不用剪刀不用尺,自家做来自家着(意为“穿”)。猜猜看,这是什么呀?”
  “奶奶,我晓得,这是蚕宝宝呀!”
  “呵呵,对咯对咯,阿拉囡囡也jia(聪明)煞!”
  
  多少年了?小时候常常这样和奶奶在冬日里廊檐下猜谜语。江南之地,四季蚕事不断,乡村里流传着的那些谜语童谣,也多与蚕事相关。还记得小时游戏时经常唱的“狗也来,猫也来,搭个蚕花娘娘一淘来!……”。如今人到中年,随口诵来这些歌谣,竟还能闻得见那股暖烘烘独特的茧子味道,恍惚这时光并没有流走这许多年。
  
  旧时,养蚕是江南农村的头等大事,其历史大约可追溯到南朝。民歌《采桑度》中“蚕生春三月,春桑正含绿。女儿采春桑,歌吹当春曲”,便是其写照。我的家乡桐乡,更是江南有名的蚕桑之地,大文豪茅盾先生便以当时桐乡乌镇蚕事为背景,写作了著名的小说《春蚕》。
    
  关于蚕的由来,最初见于晋朝海盐人干宝的《搜神记》:
  旧说:太古之时,有大人远征,家无余人,唯有一女。牡
分类:素笺小字 | 评论:4 | 浏览:6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要反省!

  我本来以为今天可以写下一点文字,有点成果的。结果上午临帖,下午先是窝在阳光里读书,新到的《二十世纪中国史纲》第一卷是我需要的内容,读它花了些辰光。
  
  客厅里的顶灯坏了,老公叫了电工今天过来修理,我于是进进出出地打打下手。不觉光阴指缝间又溜走。
  
  然后上了会微博,还在同学群里有一句无一句的说话。这样的一天,过得何其迅疾啊,简直是连嗖的一声也没让人听到!
  
  我要反省,之所以一事无成,缘故全在于自己,我的懒散与懈怠!
  
  完了完了,又困了!睡去,打眠!事情明朝再做么好了,最多在睡梦里把自己打一顿,看看这没出息的样子!真是不可救药。
分类:且走且吟 | 评论:0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文事几则,记之

  我是有多久,不到天涯了呢?想登陸时,半天想不起来自己的名字,怔了很久,哦,浮世一枕书!唉!
  
  睡不安生,早早地起来。窗外晨曦将露未露,给自己煮了白粥,很没出息地逛淘宝。选了一件秋衣,仿佛完成了一个任务似的落了心思,无聊,便打开了天涯。
  
  这两天家乡颇热闹,张履祥杨园先生诞辰400周年纪念,中华书局百年纪念陆费逵活动。爱书研究了多年的杨园,作为文史爱好者和他的朋友的我,貌似很起劲地去参加了讲座与研讨会,也好,不必读许多书,就对杨园有了更深的了解。
  
  中华书局百年,我自詡花粉,自然也是热心的。第一天在爱书的引见了,见到了在书局任编辑的家乡有个厂兄,比我们还小一两岁呢,就已经沉入文史很多年了,想来我等,唉,只留惭愧了!
  
  本来要去听个厂兄的书局史讲座的,还可以听到叶老师的陆费逵。可是忽然好事连连,写秋瑾的耿姐随了河北省广电团来了江南,她下午来了乌镇,如此远客,怎可不见呢?于是舍了书局史讲座和陆费逵,驱车乌镇。
  
  耿姐在苏州一站时去
分类:忏慧寄尘 | 评论:2 | 浏览:3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8页/52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