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者如斯

八年流落蜀山道,破尽青衫尘满帽。身如峨嵋嵿上云,愁抵青城山上草。草长云遮奔西东,往来一万三千里。一场春梦日西斜,茶烟几缕鬓丝白。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40870
  • 开博时间:2005-07-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我的记忆青海之 学校 老师(中学)

  记得很清楚我的中学(初中)是分为两个地方上的,初一、二年级是在二大队,初三就到了我们塘格木的核心地区场部学校。初中有关学校和老师的记忆要比小学多了很多。二大队的学校由于有了初中,规模上要大了许多,一共有三排平房,最前面那排平房是老师办分室,后面的两排平房则是我们的教室,学校仍然没有用院子围起来,后面开始是一块油菜地,后来由于学生多了,就把这片地平整成了操场;右手边则是大队的菜地,最初那菜地是我们中午或课间的乐园,而后为了防止我们的践踏,在学校和菜园之间加高了围墙,墙头上还插满了玻璃碴子;左手边有一条灌溉用的水渠,只有农田灌水时里面才有水,再往外就是居住区;前面是一个电影院,里面没有一排排带号的座椅,平时空荡荡的,看电影的时候需自带板凳。
  老师来自大江南北,四面八方,几乎没有科班出身的,差不多都是来自其它岗位的文化水平较高的人,他们在课堂上的授课方式是五花八门的,因此返而使我们能很好的接受文化知识。而现在科班出身的所谓老师,用的都是基本统一的填鸭式的教育方式,让我们的孩子基本失去了创新的想法和能力。
  语文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一位经历异常的老头,六十多岁
分类:随笔 | 评论:0 | 浏览: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记忆青海之 学校 老师(小学)

   我就从小学(因为那时我们没有幼儿园)记起吧,我已记不起小学是不是只在一个地方上的,因为我只记得一二年级的一些人和事,好像三到五年级在我的生命中就从来不存在过一样,连丝毫的印象都没有了。
   我们的学校在一个很大的土坡的公路旁边,应该是当时在那土坡上辟出了一片空地,只有一排平房坐北朝南,房子前面就是一片大山,在教室门口需要仰望才能看到山顶上的天空和云朵,后面是平整过的土地,作为我们的操场,操场上只有一根木杆子,上面用铁丝挂了一块链轨车上的大铁链,用小铁棍一敲的当当当……声音非常清脆,能传好远,这就是我们的上下课铃声;除了它操场上空无一物。房子右面,也就是在土坡的下面有一个很大的院子,有非常高的墙围着,那里面就是队部,队里重要的部门都在那院墙之内,而老师的办公室也在那里面。
   至于小学的老师,现在我只记得一位女老师,在此我很想咨询一下心理学家:是不是因为我是个男的,所以才对女老师印象深刻?而此位女老师,我只记得她的名字——李甦,而相貌则一点也想不起来了,记忆中是一头烫过的、末端微卷的黑发,在里有个问题,在我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们那个荒僻的山野理发室里,
分类:往事 | 评论:0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记忆青海之 学校 老师

   一晃孩子今年都上二年级了,他们刚开学不久,我也忙着让他收收心,每天给他安排了很多事情,搞得他哭兮兮的,很愤恨的对我说:连玩的时间都没有了。使父子关系空前紧张。
   最近几日,不时的回想起自己上学时的种种事情,首先想起的是人,是老师,而后是学校,是事情。但是经过努力回想,有很多想不起来了,才知道记忆这东西不是靠努力能够想出来的,而偶然的不经意间一些记忆会自动跳出来,而且还非常真实。
   记忆出来的东西大多都是自己经历过的,也有可能根本就是不存在的,这其中的原因可能只有心理学家才能说个一二来。
  
分类:往事 | 评论:0 | 浏览:35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也谈塘格木

见了不少回忆和怀念塘格木的网络贴文,老早就觉得该写点什么了,可一时又不知从何说起。儿时的点点滴滴总是可以汇聚成绵延的记忆之河,供几个蛰居蓉城的塘格木发小当做酒桌上的花生米。一杯啤酒一点记忆,渐渐说开了去,变成大家互相揭短的笑话,“你小时候偷豌豆角被逮住了就……”,抑或是“你那时喜欢班上的……”,就这样,通通在楚楚衣冠下现了原形,原来道貌岸然的外表下只是几个流落异地的边塞小混混。

网上的贴文中,塘格木总被描述成一个类似香格里拉的地方。蓝蓝的天映着远处洁白的雪山,地里一眼望不到头的黄色油菜花在微风中摇弋多姿,即便是冬天,记忆中的酷寒也被雪后玉琢的树枝和堵在教室门口的庞大雪人所替代,更不要说像林间草地上肆意生长的马兰花一样动人的同班姑娘,她们通常都因为某个男孩的爱慕而深深地印在一个飘零的大脑中,成为一首亘古的民谣。

有人解释过塘格木的字面含义,说其源于蒙古语,意思是草原上的明珠或者星星。也有人说是藏语,译成汉语为星星滩。无论哪种说法都极为浪漫,夏日晴空里醉卧在璀璨草席上,一颗颗地数着天上珍珠般的群星,伴以不远处诗意的狼嚎
分类:往事 | 评论:1 | 浏览:18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当你看着我

最近看了一部电影《铁人浮生记》又名“变人”
Andrew(机器人)个性独特,是制造过程中的疏忽所赋予。它具有创造与体验人类情感的思维。随着时间的推移,身边的人逐渐老去,死亡。
他从一开始只是个单纯的机器人,逐渐学习成长,学会了人类的行为语言、学会渴望自由、学会如何爱人,但它不能成为人类,因为死亡是人类的永恒的归宿,而它是不死的,时间对它来说没有意义。他的主人对他很好,鼓励他发挥自己的才能。后来他获得自由,甚至环游世界寻找和他一样的机器人,虽然没有成功,但是遇到了一位可以帮助他「变人」的发明家。
于是他要改造自己,要成为一个真下的人,因为他爱上了Portia(主人的曾孙女),一个了解它并也爱着他的人类……
当他200岁的时候,当社会终于承认他人类的身份,当他们的婚期也受到了法律的认可,他终于成功了。当他们手牵着手一起走向死亡。响起了这首悲伤而又无悔的歌……
Laugh and cry
Live and die
 Life is a dream we're dreaming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4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记忆青海


从后山看去



抗震纪念碑



前面到菜林队



修葺一新的路

又来发几张
分类:往事 | 评论:0 | 浏览:355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我的记忆青海


三塔拉



湟鱼

再来
分类:往事 | 评论:1 | 浏览:30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我的记忆青海


草滩上的羊



我的小学



进农场的路



地震残垣



盛开的油菜花

好久没来了,发几张PP
分类:往事 | 评论:1 | 浏览:320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地震杂想之审视

大灾已经过去二个多月了,媒体和我们的关注度正在变淡,大家从忙碌的激情中渐渐地平静下来,开始审视,审视脚下的大地——它增经是无比的坚实,审视自己的灵魂——我们从没有把他当回事,审视我们的言行——它从来都是率性而为之,审视我们身边的人和事——很少考虑别人的感受。
记得印地安人有一个古老的习俗,在出门远行时,每三天要休息一天,好让自己的灵魂跟上自己的脚步,免的让它迷失。
也不知道谁发起的一个“正常生活”运动。我不知道这个运动的真正含义是什么,表面上的理解,我们的生活从地震发生的那一刻就不“正常”了,我们要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状态,忙忙叨叨,三顿饱一顿倒,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我没有时间。从此不会给内心片刻宁静。每个人都匆匆忙忙。这么匆忙到哪里去?那是欲望,它把你引向遥远的地方,遥远的时间,遥远的目的地,你越是贪求,你就越匆忙,你就会不断地错失你自己。
经常,我们不会给自己的孩子哪怕是多一分钟时间,让他把想说的话说完,就会粗暴的打断并一堆大道理轰将过去;经常,对身边的亲人恶语相向,而对陌生人则彬彬有礼。我们对那些受灾的人们给与了及大的关心,争先恐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33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记忆青海

那时我们没有上过幼儿园,也没有学前班,在上学之前都是在野地里疯的孩子。没有那家的孩子是真正到了7岁才上学的,小的5岁多点,大的6岁就送到学校了,那是因为父母们实在不能让我们再疯下去了,害怕疯出问题了,在我的记忆中小学留级的很多,大概是因为上学太早了的原因。
我的小学就在水库,只有小学,初中就要到几十里外的其它队上或农场场部去上了。学校就座落在一个土坡边,一排几间平房,门前就是山,没有操场,更谈不上校园了,除了老师、就只有一些单间的桌子,长凳,讲台后面的土墙上,用水泥抹一块板子再涂上墨就成了黑板,没有美术课,也没有音乐课,体育课就是爬山。
现在对小学的课堂已经没有任何印象,冬天取暧靠炉子,每到9月份开学,每个学生都要交牛粪数麻袋,然后轮流值日“生炉子”,经常是到上课的时间了教室里还是烟雾弥漫,呛的泪流满面,我们自然是最高兴的了,这样就不用上课了。
后来,见了一个中学老师,他曾这样说:塘格木学校,在全国都是个特例,没有早操、没有早晚自习、也从来不补课、不办学习班,周六只上半天课(那时还没有双休日),但是他的升学率也是不差于青海的任何一个学
分类:往事 | 评论:4 | 浏览:4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