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木的磨房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本博文章,博主邮箱:cypris@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31803
  • 开博时间:2005-07-22
  • 博客排名:第5226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仿里尔克《秋日》

说吧!是时候了。夏花曾经很绚烂。

把你的绽放挂在枝头上,

让秋风刮过身体。

 

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

再给她两场安静的雨水,

命令她干净,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生命。

 

谁这时没有忧伤,就不必写作,

谁这时沉默,就永远沉默,

就醒着,读着,守着秘密,

在林荫道上来回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落叶

  秋天,落叶
  
  秋天,当我说起
  那片金黄的叶子
  她所承载的时光
  像梦中的影子
  轻盈,又沉重
  
  我唯一能说的,就是她了
  在这个意义模糊的时代
  这是唯一清晰而干净的指称
  她是我今生的独白
  内心的柔软
  
  一片落叶,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
  看透了多少繁花似锦
  此时此刻,归于泥土,归于安宁
  2012年10月7日
  
  秋日,私语
  
  秋,已经很凉了
  夜,已经很深了
  红蜡烛酒吧空无一人
  林荫在梦中疯长
  
  那些树,是否还流淌着当年的霓虹
  林荫下,是否还飘曳当年的红裙
  玫瑰一样姣好的脸庞
  是否还是当年的女子
  露珠湿过的长发
  是否还停栖息在她的肩上
  她是热,还是冷
  是衰老,还是年轻
  
  这个秋天
  我听不见她的笑语
  看不到她的脚步
  只有一片落叶
  悄悄滑过我的梦境
  2012年10月7日
  
  附记:克尔凯郭尔在《间奏曲》里说:“诗人是什么?一个不幸的人;他心中藏着深深剧痛,而他的嘴唇却是被如此构造的:在叹息和哭叫涌过它的时候,这叹息和哭叫听起来是一种美妙的音乐。”在《那些直接的爱欲的阶段或者那音乐性的——爱欲的》之中,他写道:“在我忧伤地站在我的王国的边界上满心渴慕地眺望那个陌生的、对于我是咫尺天涯的王国的时候,这时一个小小的简单启示便光临了我。”“我用狄安娜来安慰我自己,——自己不能生产的狄安娜,总是帮助那些正要生产的人们......”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童年记事

童年记事一:黄鳝

月光瞬间就浓了,象一堵墙靠近
我就站墙边。刚刚起苗的秧田
哥哥在泥土里扒出一尺长的暗沟
把黄鳝笼子放在里面,用泥巴压住
又在水中弹了几个响指
随手在田埂上放一堆泥巴
清晨落满露水的隐秘记号

水下的城堡,空荡荡的迷宫
声音的诱惑,危险的招魂曲
美丽的软体动物,水中潜伏的事物
今夜进来,请你进来
我想着黄鳝扭曲着
柔软的身子,挤进笼子里
又不停地敲打墙壁
拼命想逃出去
想着想着,脚步就快了起来

童年记事之二:招魂

他病了。象一条游鱼搁浅在沙滩
“魂丢了”。姐姐进来。拿着招魂的器物
一支筷子,一个盛了两成水的镂花瓷碗
姐姐将水一遍遍撩在筷子上
逐个念叨逝去的亲人,仿佛神秘的魔法
试图让筷子在碗底上站住

站住了。当姐姐念叨母亲的时候
筷子直直地站着,指向屋顶
穿过屋顶,他看到母亲贴着大风飞来
落在那支筷子上面
他盯着筷子,盯着姐姐虔诚的脸
聆听姐姐一遍遍的默祷、祈愿
一阵风吹来,筷子战战兢兢
他感到,母亲的手悄悄伸来
抹去眼角的泪痕

童年记事之三:我的大白鹅

黄昏时分,天空只剩下最后一朵雪花
这场大雪,从我童年记事之时
就纷纷扬扬地落下。整个村庄,
连同那口不知多少年的池塘
都被大雪盖上了。那里,我们家的大白鹅
把头扎进水里,翅膀亮开,两只大爪子拼命后划
狠狠地扎了个猛子。那样子,仿佛与曲项向天歌较劲似的
说起它,打我记事之时,就与大雪一起弥漫了我的眼帘
我经常看见它一个人出去,安静地在冬日的水田觅食
安静得我们都把它忘记了。而黄昏来临
当我们想起的时候,准能看到它,蹒跚着脚步
向家里走来。它走路的样子很可笑
有时像调皮的孩童,左右摇摆
有时又像饱经沧桑的老人,一步一回头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光之蛹

  时光之蛹在清晨醒来
  仿佛沉睡的女子被人打开
  她的梦境还残留着散落的泥土
  斧钺的碎片、青铜的锈迹
  
  宁静的帷幕掩盖了惨烈的战争
  对身体的暴力和审判
  对世界的警惕与防御
  她的疼痛如钉子扎进肉体
  
  时光之蛹在清晨醒来
  卸下了沉重的盔甲
  我看到她的脸庞依旧
  姣好、轻盈、单纯
  
  仿佛岁月酿造的果实
  月光收敛的秘密
  伴随着微风习习,时光之蛹
  停栖在我日渐衰落的肩头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沿着时光的台阶

  沿着时光的台阶
  我迈上又一个不解之问
  
  微弱的喘息,摇曳的烛光
  我所寄予的岁月如此犹豫
  
  渺小的人,反复演算的脚步
  在这交叉纵横的迷宫
  
  安静呀,你这层层包裹的空气之蛹
  惟有此时此地,才有一个声音
  
  抵达,仿佛自由的谢忱
  欢欣于栖居的魂灵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之六

  昨晚与来京的白驹先生诸友小聚,席间颇多往事述忆,欢畅之余顿生莫名忧伤,聊以记之。

心怀忧伤的人在岸边徘徊
时间的流水一浪高过一浪

我听到你多年以前的哭泣
宛若流水里沉浮的沙子

雨水是否洗净你的病
河流是否带走你的身子

不要用刀子切开流水
不要用时针缝合疼痛的距离

我们哀悼的事物不再回来
唯有忧伤的砾石在岸边堆积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4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之五

一小片黑在指甲的流水里沉浮
更广阔的黑在身体的天空中行走
指甲深处,骨骼之间
黑夜照亮隐秘的爱人
如此模糊,又如此清晰
仿佛我的前世和来生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最近实在是太忙了,忙得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忙了。有人问最近忙吗,我只得摇摇头,不忙不忙,领导们忙,再忙能忙过领导吗? 看到网上一篇文章,标题记不大清楚了,意思是说中国是慢不下来的国家,中国人似乎都在急匆匆地,赶路、挤车、买房、炒股等等。有时就想,这么急匆匆,是去赶赴谁的盛宴呢?我们是不是走得太快了,以至于灵魂都远远落在后面了。不过也就是一丝念头而已,反顾自己,不也是急急忙忙地走在路上?在路上,在焦虑中,在沉浮中,这就是芸芸众生,当然也包括我的生活状态。
    枕边放着三本书,一本是《鲁迅作品精选》,看看老先生几十年前描绘的众生相今日是否消失;一本是《西藏生死书》,看看索甲仁波切如何教导我们安放自己的心灵;一本是英汉对照本《圣经》,聊作温习外语之用吧。
    阳台上的芦荟一天天长大,从武汉带到北京,从碗口大的花盆换成直径一尺多的花盆,她兀自在阳台的一角悄悄生长,根扎得越来越深了,叶子长得越来越大了,色泽显得越来越青翠了。有一天,阳光从她的叶片上滴落,我静静地打量着她,想起她在武汉那瘦小的身子,才知道,岁月真的是匆匆过去了。
分类:日札 | 评论:1 | 浏览:2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之四

那些往事早已锈蚀斑斑
时间的刀子还在风中叮当作响
人们在宽阔的大街上奔走
两旁的高楼纷纷褪去

隐秘的记忆愈加模糊
它只在乞丐的内心回响
我就是那个游荡的乞丐
在时间的追赶和众人的鄙夷之中
深深低下忏悔的头颅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之三

南方的雨水在大地上行走
犹如白鲸贴着海面,掀起层层波浪
冲垮了我所设定的梦境

此刻,南方的山脚
我们约定的风景被撤销
从未谋面的花朵被带走

泛滥的雨水,一定有什么纠结的秘密
等待倾诉,向大海,向山村
向羞赧的女子,也许是病中的美人

请打开闺门,抚慰连绵的忧伤
在雨水中洗净你的身子
洗去你一身的沉疴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之二

虚构一座城堡,布满语词的暗哨
指向明确,而对手游移
也许是一朵花,一片丛林
或者,花朵下隐秘的事物
丛林里斑驳的缝隙

我不能看清暗哨的内部
诡异的影子在青苔上闪烁
宛如跳跃的梦跌落一地
有人掩面而过,神色匆匆
有人窃窃私语,双手垂立

城堡是身上的一颗纽扣
扣紧生活中的隐私
或者,就是身体的一颗毒瘤
分泌时间的杀手
排泄仇恨的子弹

我所虚构的城堡应该是简单的居所
那里,剔除茂盛的语言
拆除语词的暗哨
士兵卸甲归田
对手就是自己

没有门户,没有楼梯,没有香床
风进进出出,光走走停停
花开开谢谢,梦醒醒睡睡
梦中人纷纷散去
梦游者默默无语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无题

春天深处,一个梦悄悄出发
十个人在梦中的小路徘徊
一百朵花在梦中的花圃盛开
一千颗星星在梦中的太空闪烁
一万条银河在梦中的宇宙倾泄

春天深处,一个梦悄悄返回
回到一个人的枕里
回到一群人的家里
回到一朵花的蕊里
回到一颗星星的光里
回到一条银河的水里

一个梦悄悄出发
一个梦悄悄返回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琐事

孩子为期中考试数学不理想而懊恼,甚至连学校组织的春游都不想参加了。昨晚加班回家见到蔫啦吧唧的儿子,心里甚为恼火,又不好发作,毕竟孩子还小,平日学习也很努力,又没经过什么挫折。一门课考失败就是他所谓的“从未有过的打击”了。苦口婆心、旁征博引、循循善诱,我都不知道说了多少废话,鼓励他打起精神,愈挫愈勇。孩子思想稍有转弯,开始做爱人工作,大意是今后我们家不能看电视、不能开电脑之类的话,大人小孩都手捧着书看。爱人自然不同意,她的QQ农场收获正浓,养了一院子松鼠之类的虚拟动物。双方意见不合,不欢而散,一夜郁闷。孩子今早要提前到校集合,开赴天津春游。原本说好早上我开车送他,不料爱人却要打的送。我心更恼,一骨碌爬起来,今早还非我送不可了。一家人上车,孩子问昨晚我们怄气的事,我说大人事孩子莫要过问。此时,太阳升起,阳光灿烂,心情大好。开了车窗,晨风吹拂,一阵快意。不意间昨晚争吵已随风而去。
分类:日札 | 评论:0 | 浏览:19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札:我所仰望的天空

又一次到西藏,这是今年7月的事情,与上次进藏整整隔了7年。7月,7年,冥冥之中一双无形的翅膀带着我飞翔。7年前的夏天,我在五千米的高空俯瞰今天这些渺小的生活。是的,渺小的蚂蚁,夏天的花园。如果在交叉的小径,我该选择什么?向左,还是向右,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假如我能够选择,我首先不会选择自己,选择自己的哭啼,选择那翡翠般令人心醉的天空!我知道,晚霞只为一瞬间的美丽,更多的天空陷入不能自拔的大地。
现在,我回到我们的小屋。我知道,我内心的火种从来不曾燃烧,也终究不会熄灭。我在时光的岸边,倾听你日夜的哀怨,倾听你咆哮的浪花,倾听你黑夜里绽放的眸子。这是流水的撕扯,是天空的裂缝,是米拉山上折断的玫瑰。
8月,秋风渐起,我来到青海湖,这也是我第二次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油菜花耀眼的光芒打湿了我的凝望。8月的火热就这么轻易散去。高原,高原,我冰冷彻骨的翡翠!
这个夏天,我的沉默像一把利剑,在我所仰望的天空划下一道影子。

分类:日札 | 评论:0 | 浏览:4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漂白的时光

福柯说一本书问世以后就开始走上背离它的旅途,每一次阅读都是对它自身的漂移(大意如此)。由“漂移”我又联想到“漂白”。漂移是仍然保持其影像的变幻,而漂白则是被洗涤后的定格。有时,我们认为时光就是事物连续漂移的过程,而事实是,时光在漂移的同时也被漂白。也就是说,我们所期待的某种时光在回忆和期待中不断偏离它的自身,被一层层过滤,直至完全变成另外的事物。我们对词语(时光)的理解其实并不是它自己,而是被我们强行漂白的意义。真实的词语(时光)从来就不曾打开。这就是诗歌的现象学。
分类:日札 | 评论:0 | 浏览:3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3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