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木的磨房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本博文章,博主邮箱:cypris@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30464
  • 开博时间:2005-07-22
  • 博客排名:第7201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五律.夜半秋风起

  

夜半秋风起

斯人独上楼

山青恋归鸟

月白觅行舟

极目乡关苦

回眸浪子愁

谁能歌一曲

唯见大江流

 

2014年9月12日

分类:涂鸦 | 评论:0 | 浏览: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尔弗雷德的秋日之四

  

阿尔弗雷德,秋天越过沉睡的山峰

挂满低垂的果实。每一粒果实

都是世界的真理。或许有一场雨水

穿过岩石,带走时光缝隙里的灰尘

所有的生长,那时都归于纯净

清凉散落在半坡,包裹隐秘的小径

每一条道路都是秋天的竖琴

它们弹奏的,是云朵,还是月晕

今夜,阿尔弗雷德雨过天晴

月亮缓缓升起,星光点点闪烁

仿佛一双手,轻拂歧义交叉的花园

在那里,我们有着相互纠结的迷宫

以及迷宫里无法言说的睡梦

 

2014年9月8日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8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对梦境的叙述

  

必须对生活警惕,与言词保持距离

而梦是可靠的,不会背叛自己

在梦里,迎面的人多么熟悉

可能是我们的祖先、父母、孩子

也许碰巧就是来世的邻居

我们惊异于梦中的相遇。握手、寒暄

却怎么也叫不出对方的名字

 

梦是一种形式;真实不会依附于内容

在梦里,我们有着白纸一般的脸

紧贴黑暗的墙壁,等待被人阅读

大风吹起,梦中的酒杯叮当作响

饮酒的人酩酊大醉,或者早已死去

只有我是清醒的——时常梦见自己

张开翅膀,沿着故乡的草屋低低飞行

 

2014年9月6日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雨写满了高岗

  

秋雨写满了高岗,不愿停息

那是我的高岗,我此生的归宿

秋雨中,有谁能翻开沉睡的事物

又有谁能猜透村庄的谜底

 

我们的位置已经确定,日渐清晰

没人能夺走,即使真理也要退缩

而秋雨,以及文字,不会逃走

我相信。即使美好的爱情终究散去

 

如果有一天,我们在秋雨中相遇

请撑起你的雨伞,照看一生的眷顾

如果有一天,我们在秋雨中消失

请带走你的雨水,带走这一片泥土

 

2014年9月5日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云朵低垂 安静慈祥

  

秋雨过后,天空澄明开朗

云朵低垂,安静慈祥

仿佛我刚刚逝去的姨娘

我是在秋雨声中,听到她的呼唤

看到她最后的一抹余光

几个月前,我曾在乡村养老院

握紧她的双手,九十年的光阴

象流沙从指尖倾泻,柔软而冰凉

远处的高岗,有人刨开泥土

为她量身定制安居的梦乡

高岗之下,白鹅拍打着池塘

不知道这即将到来的哀伤

密匝匝的红麻站立多日

就要俯身于广袤的原野

炊烟升起,在村庄上空飘荡

姨娘,你被炊烟熏黑的脸上

留下多少祖先的影子

你可否认出,我那逝去多年

却依然活着的亲娘

此时,秋雨过后,天空澄明开朗

云朵低垂,安静慈祥

我在仰望中,听到她的呼唤

看到那无限眷顾的夕光

(附记:9月2日凌晨1:30,大姨离去,享年90岁。母亲多年前先她而去。一对姊妹终于团聚。)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尔弗雷德的秋日之二

  

有时,我们要虚构一件事物

在那里,恰好容纳秋日的天空

以及天空下自由的飞鸟

阿尔弗雷德,秋天即将来临

我们要准备好简洁的仪式

比如仰望,沉思,无需说辞

也不要奔跑,一切都在那里

比蓝更蓝的蓝天

与飞同飞的飞鸟

阿尔弗雷德,秋天即将来临

我们要远离喧闹的世界

倾听飞鸟慢慢消失

天空在翅膀里收拢的声音

2014年8月21日

 

阿尔弗雷德的秋日之三

 

不用说,你已经猜出

在阿尔弗雷德

秋天是一处隐秘的住所

是酿造思想美酒的作坊

饱满的果实以谦逊的姿势

俯身于即将吹过的晚风

夕阳在天空缓慢行走

依依告别相伴的云朵

此时,微小的事物可以忽略

譬如匆忙的蚂蚁、陶醉的蚜虫

随着那片树叶一起飘落

哦,秋天如此宁静

正是语词安眠的时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阿尔弗雷德的秋日

  

在阿尔弗雷德,一个边境小镇

我专注于即将到来的秋日

没有热闹的人群、争吵的情侣

只有一个异乡人踽踽独行

此时,桦树剔除了聒噪的蝉鸣

在等待中倾听第一片落叶的声音

云朵在天空自在而缓慢地流淌

仿佛不曾有过夏日驱赶的鞭痕

而大地依然辽阔宽厚、沉默不语

飞鸟和蚂蚁,都在享受田野的丰盛

阿尔弗雷德,一个虚构的去处

我需要背负多少苦难才能来到这里

那些爱我的和我爱的人啊

我已远离你们并请求宽恕

在这里,语言不能敞开更多的事物

即使在林荫道上来回徘徊

我也无法写下,那些忧伤和孤独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个人,站在那里

  

这个人,站在那里

我说的这个,相距遥远

没有清晰的人称,无法指代

而那里,就在对面,相隔一条河流

仿佛伸手可及,又难以触摸

你看,语言多么模糊而游移

远不如一座桥,能够抵达

 

在某一位置,我们看到了什么?

键盘一次次敲击对岸的风景

比如西西弗斯的石头

小美人鱼和快乐王子

而真实的风景从不在场

比如春天的垂柳

穿过柳叶的一丝微风

在石桥上停栖

 

我们与生俱来被言词塑造

被安放,被驱赶,被填充

时间和空间都被整齐排列

甚至连孤独都没有立锥之地

此时此刻,我能看到什么

黄昏在河水里缓慢流淌

而黑夜,即将淹没那座桥梁

以及对岸,层层堆积的影子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5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律˙答江城诸友

  

昨夜东风几度回

隔窗忽见绿成堆

珞珈山下樱花闹

吉庆街头酒令猜

汉口江滩波逐远

蛇山峰岭鹤徘徊

何时共泛东湖上

美酒弦歌醉一杯

分类:涂鸦 | 评论:0 | 浏览:1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在公园

冬日的阳光散落在池塘里

慵蜷、细碎,仿佛漂浮的梦境

绚烂的荷花不见踪迹

在夏天,我曾惊叹她的面容

 

而此时,歌声鼎沸,人头攒动

天空依然高远,生活一再翻新

这一方寒塘呀,假如在午夜

是否有惊飞的鹤影?游走的花魂?

 

久违了!我的公园。我徘徊,逡巡

日子过得真快呀,人生仿佛一梦

如果我老了,步履蹒跚,满头白发

荷花呀,你可愿再次年轻,为我盛开?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来了

泛滥的河流已经安宁

堤防的缺口已近收拢

季节沿着来时的方向

随波逐流,波澜不惊

 

生存的竞争也将结束

动物们抓紧享用最后的晚宴

积累脂肪和能量

史前的真理一再重复

 

时光用金黄的指针

打磨繁芜的叶片

她们转动的轮盘

如此缓慢,如此安静

 

一些事物从此睡去,不再醒来

一些事物仍在坚守,苦苦等待

秋天里,我们多么渺小

就像俯身大地的,一粒尘埃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仿里尔克《秋日》

说吧!是时候了。夏花曾经很绚烂。

把你的绽放挂在枝头上,

让秋风刮过身体。

 

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

再给她两场安静的雨水,

命令她干净,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生命。

 

谁这时没有忧伤,就不必写作,

谁这时沉默,就永远沉默,

就醒着,读着,守着秘密,

在林荫道上来回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落叶

  秋天,落叶
  
  秋天,当我说起
  那片金黄的叶子
  她所承载的时光
  像梦中的影子
  轻盈,又沉重
  
  我唯一能说的,就是她了
  在这个意义模糊的时代
  这是唯一清晰而干净的指称
  她是我今生的独白
  内心的柔软
  
  一片落叶,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
  看透了多少繁花似锦
  此时此刻,归于泥土,归于安宁
  2012年10月7日
  
  秋日,私语
  
  秋,已经很凉了
  夜,已经很深了
  红蜡烛酒吧空无一人
  林荫在梦中疯长
  
  那些树,是否还流淌着当年的霓虹
  林荫下,是否还飘曳当年的红裙
  玫瑰一样姣好的脸庞
  是否还是当年的女子
  露珠湿过的长发
  是否还停栖息在她的肩上
  她是热,还是冷
  是衰老,还是年轻
  
  这个秋天
  我听不见她的笑语
  看不到她的脚步
  只有一片落叶
  悄悄滑过我的梦境
  2012年10月7日
  
  附记:克尔凯郭尔在《间奏曲》里说:“诗人是什么?一个不幸的人;他心中藏着深深剧痛,而他的嘴唇却是被如此构造的:在叹息和哭叫涌过它的时候,这叹息和哭叫听起来是一种美妙的音乐。”在《那些直接的爱欲的阶段或者那音乐性的——爱欲的》之中,他写道:“在我忧伤地站在我的王国的边界上满心渴慕地眺望那个陌生的、对于我是咫尺天涯的王国的时候,这时一个小小的简单启示便光临了我。”“我用狄安娜来安慰我自己,——自己不能生产的狄安娜,总是帮助那些正要生产的人们......”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童年记事

童年记事一:黄鳝

月光瞬间就浓了,象一堵墙靠近
我就站墙边。刚刚起苗的秧田
哥哥在泥土里扒出一尺长的暗沟
把黄鳝笼子放在里面,用泥巴压住
又在水中弹了几个响指
随手在田埂上放一堆泥巴
清晨落满露水的隐秘记号

水下的城堡,空荡荡的迷宫
声音的诱惑,危险的招魂曲
美丽的软体动物,水中潜伏的事物
今夜进来,请你进来
我想着黄鳝扭曲着
柔软的身子,挤进笼子里
又不停地敲打墙壁
拼命想逃出去
想着想着,脚步就快了起来

童年记事之二:招魂

他病了。象一条游鱼搁浅在沙滩
“魂丢了”。姐姐进来。拿着招魂的器物
一支筷子,一个盛了两成水的镂花瓷碗
姐姐将水一遍遍撩在筷子上
逐个念叨逝去的亲人,仿佛神秘的魔法
试图让筷子在碗底上站住

站住了。当姐姐念叨母亲的时候
筷子直直地站着,指向屋顶
穿过屋顶,他看到母亲贴着大风飞来
落在那支筷子上面
他盯着筷子,盯着姐姐虔诚的脸
聆听姐姐一遍遍的默祷、祈愿
一阵风吹来,筷子战战兢兢
他感到,母亲的手悄悄伸来
抹去眼角的泪痕

童年记事之三:我的大白鹅

黄昏时分,天空只剩下最后一朵雪花
这场大雪,从我童年记事之时
就纷纷扬扬地落下。整个村庄,
连同那口不知多少年的池塘
都被大雪盖上了。那里,我们家的大白鹅
把头扎进水里,翅膀亮开,两只大爪子拼命后划
狠狠地扎了个猛子。那样子,仿佛与曲项向天歌较劲似的
说起它,打我记事之时,就与大雪一起弥漫了我的眼帘
我经常看见它一个人出去,安静地在冬日的水田觅食
安静得我们都把它忘记了。而黄昏来临
当我们想起的时候,准能看到它,蹒跚着脚步
向家里走来。它走路的样子很可笑
有时像调皮的孩童,左右摇摆
有时又像饱经沧桑的老人,一步一回头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光之蛹

  时光之蛹在清晨醒来
  仿佛沉睡的女子被人打开
  她的梦境还残留着散落的泥土
  斧钺的碎片、青铜的锈迹
  
  宁静的帷幕掩盖了惨烈的战争
  对身体的暴力和审判
  对世界的警惕与防御
  她的疼痛如钉子扎进肉体
  
  时光之蛹在清晨醒来
  卸下了沉重的盔甲
  我看到她的脸庞依旧
  姣好、轻盈、单纯
  
  仿佛岁月酿造的果实
  月光收敛的秘密
  伴随着微风习习,时光之蛹
  停栖在我日渐衰落的肩头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8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页/3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