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木的磨房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本博文章,博主邮箱:cypris@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31817
  • 开博时间:2005-07-22
  • 博客排名:第5229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小小之八

小小,请挪开你的双手,在古筝上
在我的身上,请挣断最后一根弦

夜深人静,虫儿已经睡去
请高山退回,让流水重返

而你,应该回到小小的墓穴
看在秋天的份上,藏起那声哀叹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9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札记:听李敖演讲

李敖所谓神州文化之旅在大陆沸沸扬扬,我因为对政治不感兴趣,对自由主义的口头工夫也不太着迷,一直拖到今晚,无聊透顶之时,忽然想听听李敖这位自由主义者的演讲。先是听了他在北大的演讲视频,然后又听了他在清华的演讲。至于他在复旦的演讲,无论如何搜索,也不可得。
在北大和清华的演讲里,李敖开出了大陆自由主义的两个药方——“反求诸己”和“反求诸宪法”。所谓反求诸己,按照李敖的说法,就是要启发每个人自己内心的自由主义观念,铸牢自由主义精神。自由主义不是靠别人的恩赐,而是要靠自己争取,而这争取,就要首先解放你自己的心智,去除你自己内心的枷锁。
说实话,反求诸己并不是李敖的发明,他不过借用了孟子的话以表明自己的观点罢了。孟子说:“仁者如射:射者正己而后发,发而不中,不怨胜己者,反求诸己而已矣”。孟子是以“内圣外王”的仁政为鹄的,在他看来,有仁德的人就像射手:射手先端正自己的姿势然后才放箭;如果没有射中,不怪比自己射得好的人,而是反过来找自己的原因。我猜想李敖站在北大和清华的讲台上借用这句话,是有其寓意的。如果把“仁”字换成“自由”二字,李敖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没有射中对象,不能抱怨别人,首先要审视自己。审视什么呢?也许可以问一问:是射错了对象呢,还是我们没有端正好姿态,影响了射的效果呢?我想,李敖指东打西的话语里应当包含了这样两个问题。同样在这篇《公孙丑上》里,孟子还说过,“夫仁,天之尊爵也,人之安宅也。莫之御而不仁。不仁、不智,无礼、无义,人役也。人役而耻为役,由弓人而耻为弓,矢人而耻为矢也。如耻之,莫如为仁。”就是说,仁是上天尊贵的爵位,人间最安逸的住宅。没有人阻挡却不选择仁,是不明智。不仁不智,无礼无义的人,只配被别人驱使。被别人驱使而引以为耻,就像做了造弓的人却又以造弓为耻,做了造箭的人却又以造箭为耻一样。如果真正引以为耻,那就不如好好行仁。同样,在李敖的演讲里,我们也可以把“仁”字置换成“自由”二字。按照李敖的观点,可能是这样的,现在我们的宪法已经开出了自由的清单,并没有人阻止你选择自由,问题是你自己都不把自由当回事情。所以你现在不必抱怨没有自由,抱怨老是被禁锢,而是要反思自己。
李敖从宪法规定了的自由很自然地就引申到“反求诸己”。其实,这不过是一个虚幻的梦境而已。无论是法律还是内心,都要到历史发展到一定阶段而才能成真。法律规定了的条文和真正的法律现实还有很大的距离,我们内心的想法要变成现实也有很长的路途。人生一张嘴,一要吃饭,二要说话。有饭吃且吃的好,有话说且可以说,当然是自由主义者的完美境界。然而,无论是骂专制也好,还是鼓吹自由主义也好,对于老百姓来讲,首先要解决的是吃饭问题。没有饭吃,没有裤子穿,再专制的统治也不能缝住老百姓的嘴,扒光老百姓的皮,老百姓就不会答应;同样,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再花哨的自由也不能当面包,做衣服。而现在,我们似乎已经吃饱了,也穿好了,也许该喊一喊了。
分类:随笔 | 评论:2 | 浏览:2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随笔:常教此心光仓仓

因为等着与老板商定一部书稿,这个国庆长假只好在家守着。爱人和孩子今天到赤壁去了,上午百无聊赖,书也看不进去,浏览了几个网站,胡乱地看了一些无聊文章。中午想做个纯粹的炒青椒——那是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菜,但是到处找不到葱蒜,只得悻悻然到街上打发一顿。
在街上行走时,我老是在想,最近好像一直集中不了精力,不能专注于一件事情上。做这一件事情时,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情;看这一个人的脸,却想到另外一个人的眼睛,每天都处于被分裂、被悬空的状态,一种焦躁和烦恼的状态。假如说心就是海德格尔的“容器”的话,这个容器并不是清澈见底、澄然自明的,总是有许多尘埃飘来飘去,不能自持。而且,这个容器似乎总是被悬空,找不到自己的空间。是啊,很多时候,我们都有这样的感觉:心——这个主导着我们四肢的器官,它并没有找到我们的四肢。当它命令我的手落在键盘上时,我的手可能最终落在了一个女孩的长发上;当它命令我的脚停下时,我的脚可能已经越过了它的边界。总之,不是心在引导着四肢,而是四肢在引诱着心,在时光交错中,在庸庸碌碌中,心一路狂奔,不能停止了。
有一篇叫着《春天的心智》的现象学文章指出,“春天是外溢的”,“秋天是内敛的”,而冬天是自足的。现在,秋也已经秋了,而我的心似乎仍然处于春天的外溢中,它渴望着“溢出”,而一旦溢出,它又觉得违背了心的本性,呵呵,真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啊。
心的流变使得我们已经不能停止下来,反思一下我们所经过的路途。不光是不能停下来反思,甚至连我们正在经历的道路也不能感知了。我们是否在经历一个街道,那街道两边的人群是否是真实的人群——譬如那个擦皮鞋的,阳光打在她的脸上,她的脸是否抽搐了一下?如此这般的细节,在我们身边不断发生、消失,然而,我们很少关注它们,更不用说细心体会他们。由于匆忙洗漱赶去上班,清晨我们难得对昨夜的梦境进行一番检视,看一看那梦里到底发生了一些什么值得记忆的事情。甚至,如果你要问一句:“你会吃饭吗?”——就像索甲仁波切在《西藏生死之书》里所引述的一桩禅宗公案,我可能也无法回答你了。
那则禅宗公案是这样的,弟子问师父:“师父,你如何将觉悟表现于行动之中?你如何在日常生活里修行?”“饿的时候就吃,困的时候就睡。”师父回答。“但是,师父,每个人都在睡,每个人都在吃啊!”“但是,当他们在吃的时候,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在吃啊!当他们在睡的时候,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在睡啊!”
这则禅宗公案衍生出的禅宗名言是——“当我吃饭的时候,我就吃饭;当我睡觉的时候,我就睡觉。”索甲仁波切指出:“这句名言的意思是不管你做什么,都要完全了了分明,决不可让自我的分心阻止你清醒。”无独有偶,即使是对佛教猛烈抨击的朱熹,在他谈到格物致知、即物穷理的理学修养中,也讲所谓的“切己工夫”。怎么样才能达到“切己工夫”呢?朱子说的是“居敬”——“敬”就是“内无妄思外无妄动”,就是“收拾此心,令有个顿放处。若收敛都在义理上安顿,无许多胡思乱想,则久久自于物欲上轻,于义理上重”。当然,朱子所提倡的“居敬”,与佛教所说的“静坐”有根本不同。朱子说,“专一静坐,如佛屠茕然独处,更无酬酢,然后为得;吾徒之学,正不如此。遇无事则静坐,有书则读书,以至接物处事,常教此心光仓仓地,便是存心。岂可凡百放下,只是静坐!”
身为凡夫俗子,像索甲仁波切教导我们那样的——放下“我执”、“我心”,遁于空寂之中而禅坐的工夫恐怕一时还难得,但是,朱子所教育的那种无事静坐,有书读书的日常修炼,应该能够坚持。然而,真正能无事坐下来,有书读进去,无事不要找事,读书不要分心,守住“光仓仓的”此心,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啊。
分类:随笔 | 评论:3 | 浏览:3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小之七

小小的词语扮演了我的生活
我生活在词语之中,从复杂向简单的回归之途

我们绕过了多少事物?事物的目的,以及它们的成因
这些诗歌注定要发生,为了小小,一个即将到来的人

也许就是追问,你的生着的死,死着的生
生生死死之中,一个词语,才会露出她的本性

分类:诗歌 | 评论:1 | 浏览:19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札:与朋友饮

9月30日晚邀自由尘埃小聚。他刚刚参加完在香港举办的一个国际文化讨论会回武汉大学,很快又要回合肥了,这次算是给他接风加饯行。我和小M在酒店等候,自由尘埃和小朵朵以及M的女友一行三人五点钟就开始在武昌打车,没想到节前真是人山人海,好不容易才挤上车,路上又堵车,直到八点钟他们才到酒店。自由尘埃在香港的会议上宣读一篇跨文化传播方面的论文,又马不停蹄地奔走香港、澳门和深圳,但是并不显得很疲倦。那晚他酒兴极好,喝了两瓶啤酒,这在他喝酒的历史上绝无仅有。席间,我敬自由尘埃好几杯,为他在学术上的不断进步。敬小M的酒,为他对爱情的忠贞不渝——小M为了爱情,不惜抛弃北京的优越工作调到武汉。敬小朵朵的酒,为了她喜欢我的诗歌——上次在武大吃饭时我还戏称她为下一代,现在不能这么叫了,因为她喊我大哥了。
10月2日晚,苏省携女友到汉口,笑忠请客,邀天无和我作陪。酒散后,一行又到迎宾馆边的圣帝咖啡馆喝茶。桌子摆放在院内,头顶是参天的古树,脚下是湿润的青草,四周弥漫着幽静的香气。几个人神聊到深夜,安排苏省在附近住下,我们各自回家。
分类:日札 | 评论:2 | 浏览: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札:梦境的消失

昨晚做了一串梦,虽然免不了梦里的时空倒错,但是串连起来应当是一篇很好的小说。早晨似醒非醒的时候,迷迷糊糊地将梦境重新编排了一番,准备上午记述下来。然而一到办公室就忙起来。午休的时候想把那些梦重温复习一下,想着想着似乎就睡着了。我看到自己的身体留在沙发上,而双腿走向桌子,要去取桌上的那个键盘。昨晚的梦什么时候已经抵达键盘了,就像得谟克利特的原子,在键盘上互相冲撞着。重量大的梦将重量小的梦赶出键盘。承载着沉重梦境的键盘开始向电脑显示器反抗,它们故意将乱码输入梦里的情节,而这些乱码足以毁坏小小的梦——小小的照片就在桌面上,她一直是这台电脑和键盘梦里的主人。我不知道手在哪里。当我到达桌边时,就喊我的双手,“过来,快过来”。我的双手正准备过去的时候,双腿却突然痉挛了一下,原来我的脚套在了乱码里。我一下子就惊醒了。昨晚的梦境彻底消失。
分类:日札 | 评论:2 | 浏览:2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札:在吉庆街

昨晚与C君到吉庆街。他是上海某大基金公司的副总,金碧辉煌的地方已经见多了,到武汉来,我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带他到吉庆街感受一下这里的市民文化。
刚坐下,便有吹拉弹唱的过来要给我们表演。我们先听了一位女孩吹葫芦丝——《月光下的凤尾竹》,但是吹得实在不敢恭维,调子全跑光了。又有两位男士给我们演奏二胡和笛子协奏——《骏马奔腾》,这两人演奏的还过得去。但是紧接着,卖花的、擦皮鞋的、照相的、说大鼓书的、唱京戏黄梅的纷纷凑过来,软磨硬缠非要为我们服务。这就有点受不了了。尤其是C君最近刚重读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对这种单方面强迫接受的做法很反感。我只得请求老板娘为我们保驾护航,赶走那些艺人,好让我们安静一会。
在四周一片此起彼伏的嘈杂声中,我们聊起了小时候放牛的情景,聊起了过去的时光,对时事的感慨。10年前,我到杭州大学拜见王元骧先生时,还是C君引的路。在杭大餐厅里,C君和他的女友L请我吃了一顿田螺。那时我们都是穷光蛋,按C的说法,那一顿饭比他现在在上海最高档的酒店请我吃山珍海味还要珍贵。从那以后,我们很少见面。C总是很忙,不停地奔走在证券、保险、基金行业,现在也是业内的风云人物了。我曾经看到他在搜狐网站做客时的谈话,真真是一位权威人士和成功人士了。期间,他先与L结婚,后来又分手。其中的缘由我至今不太清楚。L后来在香港理工大学读了博士,又辗转到美国,在一家著名大学教书,仍然孤身一人。而C则又娶妻生子,不到几年工夫,物质生活已经是极大的充裕了,充裕到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道具而已。但他的内心始终走不出L那娇小玲珑的影子。他已经有些醉意了,反复地问我,“如果是你,你怎么对待这件事呢?”我默然,在吉庆街热闹的声音里,我言不由衷地回答,“把心放下,热闹过后,一切都将归于宁静。”
分类:日札 | 评论:4 | 浏览:24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小之六

我看见小小的长发,在黑夜里盛开
一团金色的火,照亮我的身体
我身体里最隐秘的河流

就要与她相遇,成为流沙、砾石
在水中翻滚,推搡,或者沉入宽阔的河床
为蚌,为珠,为我的新娘

而小小,不过是一位童贞女,一位伴娘
一个梦里的影子,一张笑脸,一小段歌唱
水中沉浮的一支火苗,在手上,在渐渐死去的身上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札:对话

2005-09-23 11:25:15 剪子
问好,在干吗?
2005-09-23 11:24:48 花初谢
在看李敖的北大演讲
2005-09-23 11:26:10 剪子
我感到你已经有李敖的风格了
2005-09-23 11:25:30 花初谢
。。。晕。。我有什么李敖风格?
2005-09-23 11:27:01 剪子
老杨说你顾左右而言他的功夫长进了
2005-09-23 11:26:34 花初谢
不。。是我不再玩弄概念了
2005-09-23 11:28:04 剪子
那我是玩弄概念了?
2005-09-23 11:27:14 花初谢
一条定义如果出现一个例外,就足以推翻整条定义,而这样的事,总是我乐意做的。 你可以将我的寻找例外理解成找碴儿,呵呵。没错。本来就是找碴儿的活
2005-09-23 11:29:06 剪子
又不是做学问,干吗不放一码啊。都是说说而已,深究起来,当然有毛病啦。
2005-09-23 11:28:59 花初谢
呵呵。昨天就有人说我,唉,这个女人太严密。。。。。言下就是喜欢抠字眼。。哈哈
2005-09-23 11:30:12 剪子
前天看一个消息,说我们可能对水分子的结构搞错了
2005-09-23 11:30:10 花初谢
搞错了不奇怪呀。。。就象进化论一样。。
2005-09-23 11:31:18 剪子
如果这个成立,那我们对水的认识,乃至对地球和人类的认识,可能都要重新估价呢。科学都如此,何况咱们只是随意而谈呢
2005-09-23 11:31:40 花初谢
呵呵,本来就是我们太看重定义了。。。完全忘记了反例存在的可能。
2005-09-23 11:33:07 剪子
有些问题没有标准的。如果纠缠定义,那库恩是大师了。科学需要定义和概念,而宗教和文学并不需要
2005-09-23 11:35:44 花初谢
。。。。科学的定义和概念应该是后人怀疑的基础。。。
2005-09-23 11:37:29 剪子
当然也是认可的基础。即使怀疑,也是规定了路线的。一个真值命题是什么呢。前提对的,并不等于结论就是对的。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你的方法了——反证。
2005-09-23 11:38:13 花初谢
所谓怀疑,并不是对这个定义的全部否定。而是指,这定义是否概括到了其它的东西。
2005-09-23 11:39:37 剪子
但是,如果对反证也加以反证,是否就意味着结论是真的呢?例如,我也可以举出例子,证明水分子搞错了本身是搞错了,是否证明现在的水分子是对的?
2005-09-23 11:38:48 花初谢
不。这些都是局部的。
2005-09-23 11:41:05 剪子
如果不能,那“真”在何处呢?
2005-09-23 11:40:13 花初谢
比如一个人说:我吃的都是好苹果。
这话没错,因为在他所接触的范畴的,确实只吃到了好苹果。
但我不同,我吃到了坏苹果。
但我只能反对这句:吃到的都是好苹果。。并不能反对到他的:我吃到的都是好苹果。
2005-09-23 11:41:56 剪子
这个并不是真值命题。我们需要把价值判断排斥在逻辑判断之外,你说的是价值判断
2005-09-23 11:41:10 花初谢
波普尔讲过,科学应该是能够被证伪的。水分子的结构今天这样,明天可以那样。一次证伪另一次。
2005-09-23 11:42:46 剪子
对于价值判断,是源于个人经验的事实,而不是可证实或证伪的
2005-09-23 11:42:06 花初谢
我想科学便是将范畴不断扩大,不断加深。
2005-09-23 11:43:20 剪子
但是,对于艺术呢?
2005-09-23 11:42:42 花初谢
这不单单是个人经验,而是指某些特定的条件下,我们所观测到的,只能是这个结果。但我们是否应该注意到,如果条件变化,结果是否要放大或者缩小?
2005-09-23 11:44:00 剪子
我们所观测到的,难道就是真的?
2005-09-23 11:43:34 花初谢
如果按某些观点,任何观察,其实都是对观察物的扭曲或变形。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你必须借触光才能看到,但光,不可能不对被观察的物体有所影响。。。而反证的前提,应该是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你要先假设其真,再去找到假的反例。
2005-09-23 11:47:44 剪子
观测的扭曲和变形并不影响观测,如果我们确定观测的结果是真的,那么它就应该是能够被反复观测到的,这就是科学。而艺术,是不能够被观测的,它是体验,而体验是不可复制的
2005-09-23 11:47:11 花初谢
呵呵。你在讲归纳法。。。
2005-09-23 11:48:29 剪子
整个西方世界的科学,只是在归纳的方法之后才建立起来。
2005-09-23 11:47:48 花初谢
爱因斯坦讲过,他的相对论,可以被一次不符合的结果推翻。成千上亿的符合,都不足以证明它的真实。因为它存在一次不符合的可能。
2005-09-23 11:48:47 花初谢
科学是可以被证伪的,呵呵,归纳法给人留了反驳的余地。
2005-09-23 11:49:55 剪子
如果归纳不可证明真,那演绎更令人怀疑了
2005-09-23 11:49:04 花初谢
科学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你不明白?
2005-09-23 11:50:35 剪子
这个我当然明白。我是想知道,有没有确定不移的东西。而我好像总是在寻求这种东西。你知道吗?这是我引出话题的目的
2005-09-23 11:50:08 花初谢
有。。比如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放之四海而皆准。如果错了,就及时调整。。。永远没错的可能了。。。
2005-09-23 11:51:57 剪子
又来了啊。我是说,如果没有可以证实的经验,那只有到体验之中了。体验是真的吗?
2005-09-23 11:51:40 花初谢
是啊。但如果将局部的体验加于全部,将不是真的了。我吃到的都是好苹果与吃到的都是好苹果。。。这便是条件啊。。。水要到零度以下才成冰。。
2005-09-23 11:53:25 剪子
但是对于体验的个体来说,它就是真的啊,我怎么解释这个悖论啊?我体验到快乐,如果没有一种可以传达的“真”,我怎么知道它是快乐啊?快乐是真的吗?
2005-09-23 11:54:09 花初谢
呵呵。你知道局部的真理吧。对于体验的个体,这便是局部的真理。。科学类似
2005-09-23 11:55:39 剪子
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我不知道,这个局部何以成为可能?
2005-09-23 11:54:55 花初谢
你怎么知道它是快乐。。。这个庄子已经讲过,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2005-09-23 11:56:02 剪子
难道没有共同的经验?如果有,它在哪里呢?在科学里,还是在心中?
2005-09-23 11:55:42 花初谢
我暂时是这样认为的,在错综复杂瞬间万万变的现在,我想,共同出现的可能性,非常小。 但我不排除不会出现的可能。。。呵呵
2005-09-23 11:57:08 剪子
呵呵,我看藏传佛教说,有一块空地,那里可以容纳
2005-09-23 11:56:17 花初谢
情感是可以共同的哟。。比如同感。。。呵呵。但你依然会说:这种同依旧不完全同。。哈哈
2005-09-23 11:57:57 剪子
在概念与概念之间,事件与事件之间,思维与思维之间,有一个空地,可以供我们停顿啊。我们停顿,你知道吗?那是什么呢?
2005-09-23 11:57:35 花初谢
问题是,我们鲜有停顿的可能呀。。我们在马不停蹄的往前奔。。。
2005-09-23 11:58:50 剪子
但是,心可以停顿啊,身体在奔走
2005-09-23 11:58:14 花初谢
我不排除时间有静止的可能,但问题是,就我所处的局部而言,时间确实是不可停留的。
2005-09-23 11:59:08 剪子
这不是时间的问题啊
2005-09-23 11:59:05 花初谢
。。。我每一分钟都不相同啊。。。有多少细胞诞生,有多少细胞死去
2005-09-23 12:01:26 剪子
那是你还没有悟出啊。比如,我在入睡之前,就会看到我的身体在行动,但是,我仍然没有动。有时甚至肌肉战栗一下,呵呵,真是奇妙啊
2005-09-23 12:00:43 花初谢
如果你要找这个停顿的空间,呵呵。我想我们只能猜测,毕竟有人说:科学以猜测为基础。。。
2005-09-23 12:01:57 剪子
我处于动与不动之间。
2005-09-23 12:01:30 花初谢
呵呵。我羡慕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因为我介于之间。。
2005-09-23 12:02:29 剪子
呵呵,我要吃饭了。我把这个放在博客里,可以吗?
2005-09-23 12:02:30 花初谢
随便啊。。呵呵
2005-09-23 12:03:35 剪子
下了

分类:其他 | 评论:0 | 浏览:2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札:空隙

我们每天经历着川流不息的场景和事件,在这些变动不居的连续之流中,是否有一种空隙,既不承接前者,也不启发后者?
假如有这么一个空隙,我们能否将思维、身体安居此处?
分类:日札 | 评论:8 | 浏览:27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札:论坛改版

这两天网易文化论坛改版,按照通知所说,凡是半年内没有提的帖子,都无法导入新版,在旧版保留两个月后将自动删除,而半年内提过的帖子都将导入新版。我还是在稻子的博客里知道这条消息,赶紧到网易诗歌论坛。蛮的、游刃等人的帖子已经被稻子翻出来了。我的被寺人翻出来了。论坛诗人诗萃和版主的精华帖子都被翻出来了。我翻了禾草、南蛮玉、兰雪、随性养花以及燕子用马甲贴的诗歌。满以为这下都能导入新版了。今天按照网址到切换后的新版一看,奶奶的,怎么也找不到新诗论坛了。找到几首歪诗,全然不是我们翻的帖子。看来是白忙活了。
分类:日札 | 评论:1 | 浏览:19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小之五

隐秘的小小,从大海深处浮出水面
一条柔软的鱼,她的身体,残留着厨房的香气
而她的手指,已经触摸到海边的琴键

游动的美人,黑是她的夜晚,白是她的小脸
她的腮,她的鲮,她饥渴的眼睛,环绕着淡水的皮肤
曾经的流水,被古老的房间收藏

小小,你的身体里隐藏着太多的声音
此刻,她们纷纷绽放,在厦门,在钢琴博物馆
我用击音锤一一敲打,引来海潮的愤怒

2005年9月20日
分类:诗歌 | 评论:2 | 浏览:2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武夷山与厦门之旅

这次休假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因为一直没有到鼓浪屿去过,鼓浪屿之歌的旋律在脑海里已经萦绕多年了。9月9日下午3点我们一行坐火车,第二天早上不到6点就到了武夷山火车站。武夷山中旅的任导来接我们。他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瘦削的男人,看起来很精干。交谈中得知他原来是中学老师,家里开有几个兰花门面,亲人多在国外,算是小康殷实之家。
到达武夷山上海云天宾馆,一行洗漱早餐之后,8点钟便到九曲溪漂流。溪水极清澈平缓,我们分乘6个竹筏。沿途风光迤逦可人,阳光明媚。撑船的是两个20来岁的小伙子。其中一人说话幽默,不时有出人意料之语。他说,别看撑船,那也是知识分子,我们是太阳大学水利系竿子专业的,研究方向是吃饱了撑着。一船人大笑。
10日下午登一座很陡峭的山峰,山路也无栏杆,及至半山腰往下看,悬崖峭壁,甚是怕人。同行的T女士嘴唇发紫,心动过速,大家只好停下来歇息。有志愿者要背她,被她婉言谢绝。晚上T女士过生日,大家纷纷献花敬酒,又买来蛋糕、蜡烛。T女士不停鞠躬致谢。晚餐热闹非凡。
11日上午游水帘洞。说是水帘洞,其实既无水也无洞。并没有我想象的花果山水帘洞的风光。只是山壁往外翘出一块,据说四五月份有瀑布从上面飞泻而下。好在前一段台风影响,还残留一柱细小的水流,打在山壁下面的芭蕉上。我从池边拾级而上,参观了半山处朱子读书的地方。然后下来沿着池边走了两圈,据说就得了某种运气。下午参观大红袍,这是武夷山极其珍贵的茶树,长在半山腰上,原先只有3棵,现在有6棵,据说每斤茶叶的价格已经拍卖到20万元人民币。估计喝到这种大红袍的人一定是长生不老。好在我们在武夷山到处都能喝到冒牌的大红袍,也算是解了小民的口福。不过盛名之下往往其实难副。一位新疆的游客很失望地说,大老远跑来就是看了几棵歪歪扭扭的茶树。
12日上午登天游峰,一行只有八九人登上了峰顶,我算其中一人。在天游峰俯瞰武夷山和九曲溪,山峦逶迤,九曲缠绕,绿峰碧波,也别有风光,不算虚行一遭。下了山,到朱子纪念馆参观,购《朱子学新论》。下午读此书。晚11点乘机到厦门,只49分钟,飞机就降落厦门机场。
13日上午坐轮渡到鼓浪屿,先到鸟园看鸟技表演。印象最深的是一只我叫不上名字的鸟被驯鸟师解开套在脚上的小铜锁,表演识别人民币的技术。观众中不时有人掏出两张人民币,那只鸟就飞过去,凡是5元以上的它就专拣面额大的纸币衔在口中飞回,交给驯鸟师,20元以下的不再退还给观众,算是捐助给了鸟食。5元以下的它一定不会要的。大家都感到很神奇,连小鸟都知道赚大钱了。那鸟表演很成功,驯鸟师往它嘴里塞了一颗什么食品,它很得意地飞回鸟架上,十分乖巧地抬起爪子,让驯鸟师上锁。看完鸟艺表演,一行坐缆车到日光岩脚下,再沿着台阶登上92米多的日光岩,据说这里是厦门最高的山峰了。下了日光岩,一行又参观了郑成功纪念馆。然后午餐。午餐后参观钢琴博物馆。这是全国最大的钢琴收藏馆,收藏有80多台二战以前的钢琴,有桃花心木的,也有一般木料的琴架。最早的是18世纪的钢琴。一位女孩在一架19世纪的德国钢琴上为我们演奏《鼓浪屿之歌》,她穿着一身黑色衣服,安静地弹奏,好像旁边没有游客一般。她的演奏使我想起了《献给小小》。从钢琴博物馆出来,我来到海滩,脱了鞋子在细舒的沙子上走,让海潮咬啮着。有同事已经跳进了海浪里。
14日乘船游厦金线。小金门一带有大担、二担、三担、四担、五担五个小岛。大担岛上有“三民主义统一中国”的大幅标语刻在山壁上,老远就能看见。我们的游船停靠在离大担岛50米左右的地方,岛上碉堡里的守兵向我们招手。返回时已是中午,在金门岛对面的一家餐厅用餐,途经一个地方,上面用广告架架起“一国两制统一中国”几个大字,正好对着大担岛上的那几个字。下午游览厦门植物园和南普陀寺。寺内有闽南佛学院,招收本科生和研究生。在南普陀寺购买索甲仁波切的《西藏生死之书》。
15日上午到集美村游览了陈嘉庚纪念馆和嘉庚公园,拜谒了陈嘉庚墓。中餐后到大嶝岛对台小商品市场购物,据说这里是垃圾市场,有各种各样的冒牌货和走私商品。但是,大嶝岛小商品市场的门牌上还有海关的什么单位。返回时导游把我们拉到一家惠安女石雕场。
16日上午返汉。
8天休假马不停蹄。期间读了3本书:吴思的《隐蔽的秩序》,是讲潜规则在历史中的角色;武夷山朱熹研究中心编的《朱子学新论》,是讲闽学及其历史功用的,朱子之学当属于正式规则;索甲仁波切的《西藏生死之书》,《纽约时报》评论这是“西藏版的神曲”,肯尼思.瑞林说这是“西藏佛学智慧的精髓,告诉我们如何在最重要的老师——死亡的观点中,获得实际与精神上的指引”。我不知道这三本书之间有些什么暗含的逻辑。在武夷山和厦门,我一路上老是想着这是游刃和石城的家乡,但是沿途所问,都说这离宁德地区很远。但是这两位迄今为止我在网络上结识的最真诚的朋友毕竟是福建的。这样一路叨念,回来后在游刃的博客里看到他记述的与稻子和我喝酒的梦,甚为惊奇。

分类:日札 | 评论:2 | 浏览:2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札:做秀

常读某某长官上任伊始,整肃吏治,所谓怒斥,所谓拍案,所谓“九不准、十追究”,云云,一阵鼓掌之后,却也不见了下文。所谓光打雷不下雨,或者仅仅是深谙为官之道做秀而已。近日读吴思《隐蔽的秩序》,其241页揭露了官员们的一套伪装术。明谢肇淛《五杂俎.事部二》介绍了这套通行的策略,笔者在此将原文引述:“上官莅任之初,必有一番禁谕,谓之通行。大率胥曹剿袭旧套以欺官,而官假意振刷,以欺百姓尔。至于参谒有禁,馈送有禁,关节有禁,私讦有禁,常例有禁,迎送有禁,华糜有禁,左右人役需索有禁,然皆自禁之而自犯之,朝令之而夕更之。”谢肇淛所看穿的官场秀至今仍阴魂不散,且有愈发张目之势。做秀之风,何时得禁。
分类:日札 | 评论:5 | 浏览:30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通道

在白日与夜梦之间
必有一条交叉的通道
从一个身体通向另外一个身体

在花园与花园之间
必有一条交叉的通道
把一朵花带到另外一朵花里

在教堂与教徒之间
必有一条交叉的通道
一只脚送走,一只脚留下

在脚与脚之间
必有一条交叉的通道
我的双脚正在将它画出
2005年9月4日
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1页/30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5 16 17 18 19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