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木的磨房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本博文章,博主邮箱:cypris@163.com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230361
  • 开博时间:2005-07-22
  • 博客排名:第7226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我总是在冬日怀想那片叶子

我总是在冬日怀想那片叶子

那是初夏,从一株盛开的忍冬花上

离开的叶子。我曾经从她的名字

预测未来,雪花飘落的遥远天空

一片叶子,就是今晚的叶子

她从未看到过我的注视

也从未想到过被人回忆

一片叶子,就是今晚的叶子

我在冬日的河边看到

流水在她的身上缓慢向前推进

她所诠释的,恰如她掩藏的

季节轮回的隐秘事件

一片叶子。出走的叶子

一片叶子。返回的叶子

 

20161111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光轴之四

 

三二九

还乡,是一个词语,还是一段经历?是回溯,还是前行?也许,她什么都不是,只是此时,此地。一片绿茵,以及绿茵里,不能敞开的秘密。

2016108日 23:29 

 

三二八 

醉了,醉了。醉里相聚。

2016108日 22:55  

分类:日札 | 评论:0 | 浏览:17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雾霾不会很快散去

雾霾不会很快散去

它正在酝酿新一轮狗血剧

在剧中,我看见那座地标建筑在倾斜

它倾斜的度数与一句箴言相互契合

箴言是高贵的,适合在蓝天上阅读

适合被帝王握在手中,朱批传诵

在言词与言词之间,有人进进出出

诗意被出清,房间被空置

而你,亲爱的,被安放在恰当的位置

那里有,清代的青花瓷,明朝的桌椅

还有成吉思汗的帐篷,大汉的沙漠

雾霾充当了这个冬天的道具

你在剧中的位置上被箴言锁定

偏离一小块清纯,一小段睡梦

身体被抹去,床单被笼罩

丝裙滑落在正午的迷宫里

老套的故事掀起一阵高潮

而你,亲爱的,还有你的剧本

比这场雾霾还要狠毒

而我,甘心饮进你的毒汁

胜于随之到来的朗朗晴空

 

2016115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只蟋蟀相对巨大的城市微不足道

一只蟋蟀相对巨大的城市微不足道

它的身体在钢筋混凝土中失去重量

一只蟋蟀命令自己从黄昏之时退却

它的眼睛在黑夜中闪烁坚定的亮光

一只蟋蟀拒绝身边汽车的轰鸣喧闹

它的歌喉发出孕育已久的尖锐歌唱

一只蟋蟀在残垣断壁里把自己翻找

它的心里不再对这个时辰抱有希望

一只蟋蟀在我的骨髓深处拉响警报

它的疼痛就是今夜海啸涌流的岩浆

 

2016/8/29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在晚风中透露一小片凉

秋天在晚风中透露一小片凉

赋予我松针般幽静的时光

这个时节,身体适合逡巡

而思想,正在向远处眺望

那里,万物谦卑,附身于

收获的土地,最后的生长

就像塔希提女人的身体

黑夜里闪烁的秘密金黄

此时,我知道有个地方

秋天确实就要降临,连同

穿过松林的细小回响

请允许我向你鞠躬致敬

这片借来的尘土

今晚暂存的梦乡

 

2016年8月25日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他梦见一头白鲸跃过

他梦见一头白鲸跃过

即将从海底卷起的大风

沉睡的海洋被翻转过来

混乱的时态喷吐着天空的巨沫

海水里桅杆折断林中的悲风

那些曾经勇敢飞翔的海鸥

此时噤若寒蝉。云朵层层堆积

在胸口。骨骼的砂砾缓慢推进

在岩浆的烧灼中开始冷却

白鲸仿佛一头巨兽,它所咬啮的

是疼痛,是无法触摸的梦境

 

2016822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整个下午,阳光照在身上

整个下午,阳光照在身上

照在他面前的办公桌上

那些被雾霾腐蚀的光线

被时间消磨和折射的记忆

在一堆摊开的废纸上

留下了谎言的痕迹

就在昨天,他还对那些

琥珀的云朵寄予厚望

被梦境折叠过的天空

在当时确实敞开了

她怀中的云衫定格在

高远的群山之巅。他曾经

在山峰上为自己啜泣

影子刻在石头上

风一阵阵吹拂那块岩石

试图翻开那段惊艳的阅读

而此时,他垂下身子

群山早已在昨夜褪去

影子还在局促的房间游荡

他所凝视的,不过是日常生活

最为模糊的世俗场景

 

2016821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有没有一口池塘

有没有一口池塘

对少年深不可测

对垂死者充满诱惑

我们在池塘边欢呼雀跃

目睹一条大鱼被网出水面

它比少年的身高仅低一寸

却比村庄还要古老十分

它在水面上不停地扭动

试图挣脱被劫持的命运

它的双眼是多么哀怨

仿佛看到了少年的轻狂

垂死者的惊慌。它被称重

被分割。人们在鲜鱼汤的梦中

打着饱嗝,心满意足地过了一个大年

多年以后,那口池塘已经变成良田

长满了青青的麦苗。我把语言

套上十头重轭,才犁开那片土地

那是大地呼吸的脐带

那是村庄最后的秘密

2016/5/8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某某 见字如晤

“某某,见字如晤。”

他写下这句话,期待对面伸过来

一双白皙的手,抚摸这个夜晚

伸过来的,却是无边的黑暗

时间巨大的虚空,将他紧紧抓住

此时,油灯飘摇的小屋,无数面小镜子

照亮接下来的文字。平淡无奇的

乡村故事,有多少值得铺陈

不让人昏昏欲睡?他在叙述中

看到自己猥琐的身影。小酒馆里

他把酒瓶摔碎在脚下,呜呜抽泣

不会是镜子里的颓废吧?他想

颓废也是一种美,丑的对面

正是那位扎着羊角辫的女孩

劝他赶紧回家:“已经五更了”

他的倾诉,仿佛有她的注视

夜晚真的漫长,从未有醒来的意思

他暗自思忖,这些细小的文字

将要寄居何方,谁能抚摸她们

在忧伤袭来的时候,就像今夜

“某某,见字如晤。”

2016/5/1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的琴声从此无人倾听

我的琴声从此无人倾听。那些槐花

纷纷在昨夜坠落,铺满了脚下的小路

春天如此短暂,承载不了一曲高山流水

唯有孤独恒常如新,恰如落满灰尘的丝弦

树下那些安静坐着的老人和孩子早已起身离去

 

时间对她们足够奢侈,生活的画皮涂满了彩釉

每一处都严丝合缝,裹紧饱满或消瘦的身体

此时,街道熠熠生辉,电影院人头攒动

啊,这世界可曾有一声卑微的叹息

就像多年以前,我对你的耳语

2016/5/1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1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说起劳动,它可能是一种姿势(外一首)

说起劳动,它可能是一种姿势

对应镜子里村庄,生长的植物

露水打湿了清晨蜿蜒的小径

小径上铺满野鹅菜和狗尾巴草

有人骑着摩托,女人坐在身后

一手紧握锄头,一手抱着丈夫

薄雾遮住了他们的身影,看不清

他们是否就是多年以前我的亲人

那是细雨蒙蒙的一个早晨

我在莫名的忧伤中看到了他们

相互点了点头。他们就匆匆而去

摩托车沿着清晨,驶向劳动的田野

镜子里的大地,从未像此刻安静

2016430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残简之三

我正向大风走去

今夜的大风,从北方而来

野马的嘶鸣、鹰隼的翅膀

与大风一道,越过崇山峻岭

在马蹄的腾飞中、羽翼的拍打下

我看到大风伸出她的手臂

 

我已经在大风里

握手,行走。步履犹疑而坚定

仿佛这些大风就是为我而生

也是寻我而来。此时此地

大风深入骨髓,剔除身体里

那些疼痛。野马踏碎的记忆

鹰隼凿穿的灵魂。那些疼痛

 

我从此住在大风里

听她夜夜送来此生的苍茫

看她夜夜清洗我病中的身体

直到有一天,我将沉沉睡去

大风依然俯身于我的怀抱

宛若我在睡眠中的栖居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2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新年残简

之一

齿轮与时间铰合着、撕扯着

仿佛持续多年的一场战斗

我在睡眠里,目睹战场的硝烟

被大风吹散。而我身体的齿轮

依然上紧了发条,嘎吱作响

 

之二

我在睡梦里,等待南方的孩子

寄来沿途的风景。她出发多日

好像又是昨天。我在等待中睡去

醒来。她依然在分拣那些风景

不知哪一张曾经经过,能够寄出

分类:诗歌 | 评论:0 | 浏览: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时光轴之三

二三九

在时间的齿轮里,世界多么渺小,宇宙多么渺小,一年多么渺小。再见,2015

20151231日 22:51

 

二三八

哦,我内心的云朵,为何蓄满哀怨与忧伤?为何不愿在枕边飞翔?为何要在我俯首大地之时,让我从此背负沉重的梦乡!

20151231

分类:日札 | 评论:0 | 浏览: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读川木(作者:兰雪)

  

 

    我答应过,照亮你的一生,一年,也许就是一瞬。(川木《睡去》)

 

    一首诗,如果十年前喜欢,十年后,还喜欢,抛却阅读者偏爱的因素,它被一次又一次磨亮的韵脚一定有着入心入肺的魔力,而文本自身的光泽一定经得起时光的消减,遮蔽,与遗忘。

    川木君的诗就具有这样的品质。

 

    唯美、浪漫、忧伤,温婉之中蕴涵着诗人的睿智与哲思。

    几乎读过川木君诗歌的人都有这样的看法与印象。阿六如是说,游刃如是说,川木君自己也这么说——

 

    “唯美,似乎是这些流淌出来的诗的生命,它美得令人

分类:评论 | 评论:0 | 浏览:6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4页/34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