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61684
  • 开博时间:2009-02-22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聂绀弩与黄苗子

黄苗子先生的字写得真好!
比如:近年三联书店“闲趣坊”丛书的题签。
好像最近章诒和又考证出聂绀弩先生的冤案与黄苗子先生有关......无需多谈,时代的悲剧,人实在太渺小......
四川人民出版社1987年8月初版的《聂绀弩传》也是由黄苗子先生题签的,只印2900册。
不管如何,黄苗子先生为老友题签时心情一定有一番感慨。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3 | 收藏 | 查看全文>>

阅读真能读出什么思想

阅读真能读出什么思想?什么主义?
我看未必。
看来读书是有功利性的,学院派的人都能从中爬梳出种种可能。
我看原来书都是拿来研究的了,所谓休闲、放松或获取知识是空谈,被莫测高深的内涵所淹没。
那么,看书有啥用呢?
反正,我的阅读观不是这样。一幅优雅的封面、一则小小的掌故、一段隽永的散文......只要能与自己产生共鸣就足矣!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eclipse

Eclipse英文版为斯蒂芬妮.梅尔《暮光之城》之第3部,精装32开,629页美国小布朗公司2007.9月初版。中文名《月食》。今日购得,因见《出版人》多次介绍,试浏览一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48 | 收藏 | 查看全文>>

转载

 陈西滢死了
 林行止
通伯先生谢世的消息,说起来十分可笑,我是从此间一张左报的副刊上获得的;奇怪的是,香港新闻界对此事毫无兴趣。
我大概是够得上说认识通伯先生的资格。去年二月二十二日,我专诚从内地赶赴伦敦,到他的位于西北区阿当斯街的住宅拜访他。我记得我遵约于四时正抵达,本来仅拟稍作逗留,赶尾班火车回乡下,那知一耽就是十一时,陈夫人凌叔华女士悄悄跟我说,通伯先生很久不曾跟青年人谈得这样开心了,教我舍不得亦不好意思提“尾班车”之事,结果在朋友家中沙发睡了一夜。
阿当斯街是一条比较上偏僻的街道,路上冷冷清清,静得很;陈凌的房子尤其静得可怕,两层楼(“地下”和地窖)就得这两位上了年纪的异乡人,其寂寞是可以想像的。傅聪早几年亦住在这条街上,常来串门子,现在演奏既比前频繁,住的又远,很久不曾碰面了。
通伯先生最喜欢的话题,我想是关于《现代评论》的旧事了;那时为英国新闻界人士所景仰的《新政治家》退休编辑K.马田客死埃及(他本拟访问纳塞),通伯先生为此唏嘘不已;《现代评论》的创办,多少受到《新政治家》的影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书札记(二)

读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的龚明德老师责编的《凌叔华文存》(上下),想起林行止有篇文章提及陈西滢,就翻出《英伦采风》,找到里面有一篇“陈西滢死了”,乍看题目,似乎有点不尊重陈先生,其实不然,港人的手笔似乎不在题目对逝者的尊重。
"通伯先生谢世的消息,说起来十分可笑,我是从此间一张左报的副刊上获得的;奇怪的是,香港新闻界对此事毫无兴趣。”
在下文作者叙述了他到伦敦拜访陈西滢凌叔华夫妇的情景:
“陈夫人凌叔华女士悄悄跟我说,通伯先生很久不曾跟青年人谈得这样开心了,叫我舍不得亦不好意思提‘尾班车’之事,结果在朋友家中沙发睡了一夜。
“通伯先生最喜欢的话题,我想是关于《现代评论》的旧事了。
“通伯先生说,沈从文是当时该杂志唯一受薪的职员:校对,月薪二十元.据说这笔钱是足够一个月的开销的。编辑部同人写的稿子,都没有稿费;该杂志第一次发稿费,是胡也频的一篇小说,当时胡很穷,编辑部临时决定,‘酌致薄酬五元。’”
原来沈从文先生也做过校对的工作!而编辑写的稿子,都没有稿费,看来现在只有一些民间爱书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2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读书札记(一)

读《萧乾选集》(三)之中的“挚友、益友和畏友巴金”中的谈《雷雨》一段,再联想到《文汇读书周报》上的一篇艾春写的文章“往事重提说源头--关于巴金与《雷雨》的关系”,大有“原来如此”的感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从作品看作家"

<<英国小品文选>>英汉对照本,梁遇春译注.在"译者序"中写道:
今年四五月的时候,心境沉闷,想做些翻译解愁,到苦雨斋和知堂老人商量,他说若使用英汉对照地出版,读者会感到有趣味些。......先译十篇,做个实验,译好承他看一遍,这些事都要感谢他老先生。
写此序的时间为十七年九月五日,即一九二八年九月五日。其中“苦雨斋”“知堂老人”用墨笔涂抹,勉强可辨认。大概是知堂老人周作人“落水”后才涂抹的吧。
近来看了一本一九五〇年出版的小册子,其中一段话是关于周作人的,题目为“从作品看作家”:
抗战以前,大家都很看得起周作人,说他是陶潜型,合乎蔼理斯的所谓叛徒与隐士的合一。到他吃过日本人的米面以后,有人说他是堕落了,说是从陶潜到蔡邕。蔡邕是依附军阀董卓的,所以拿来做比较,事实上还是不免冤枉一点的。董卓是张宗昌一流人,当然不错,可是张宗昌本人便大声说过:张宗昌不是张邦昌。依附军阀和勾结敌国是不可以相提并论的。
周作人的学识广博、文字优美这是许多人都认可的,直到现在也拥有大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由《道德经》英文本想到的......

那天去旧书市场很晚了,随意翻翻、浏览几圈却无自己喜欢的书,又不想空手而归,就在一堆外文版旧书前驻足。
中国第一本用英文翻译老子的《道德经》的译者是胡子霖,这,我并不知道。
这本英文本旧书《LAO TSU:TAO TE CHING》撂在地上,无封面、封底,实在寂寥得很。但我一眼就看上了,书名页中间的空白处分明用自来水笔题有:To Dr.G.Agnew From Hu Tse ling。仔细一看,作者正是Hu Tse ling,后面括号内有中文名字,可惜被人撕破又粘上,看不清楚,书无疑是签名本了。下面的英文翻译成中文是:加拿大教会出版。尽管此页与下一页粘在一起,仍能看出下一页的中文意思是:献给吾妻。
从序言知道写作日期为1936年1月10日,成都。大致可推断是书的出版时间地点,在书后面的“声明”中有译者的地址:中国,成都陕西街255号。这对我来说是很熟悉的了,只是现在物是人非,浮华背后,此街早已非彼街也。
在“序言”中提到的Hu Ji Hsian 博士、L.Tomkinson先生是谁呢?
而受赠者G.Ag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5页/4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