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周刊

【黑眼看世界,见证牛时代】小二,来2斤小说,1斤散文,半斤评论,2两随笔!还拿盒子装上1两诗歌,打包!再来3斤通讯,2斤言论,1斤消息,半斤小道消息!再拿盒子装上一点不靠谱的消息,照样打包!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893316
  • 开博时间:2005-07-20
  • 博客排名:第1541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精神突围】装傻充愣年华老(6)

05 寂寞旅行


  当我们祈祷得到宽恕时,上帝并非直接原谅我们。世间的天使,有形的有,无形的便是堕天使。撒旦是一个,此外有八个。其中我所害怕的是贲薨,他所拥有的能力是失去【注1】失去身边物品,失去自己真爱,失去亲人和爱人,失去朋友都比让上帝直接夺取生命更悲伤。


  不怕生死,也无惧名誉地位的失去,是经历造就。淡然物外,比斤斤计较更能泰然。死过几次,哪还怕活着时所经历的白云变乌云。放不下的也有,比如活着,比如爱情。觉着这些事物都是永恒的美好,一生有平凡生活,有美满爱情,比任何都重要。


  我曾想着游遍祖国大好河山。当下的我,还未曾有过这样的能力,不免要在金钱、俗物之中打着若干的交道。但出游的梦,却一直不曾停过。


  父亲的学校,每年都会组织教师旅行。一般是三四月,鲜花盛开,万物有灵时。每年此时,父亲便会叫叔叔或舅舅照看我,而带着母亲一起出游。幼时还

分类:→天天回忆← | 评论:1 | 浏览:1105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精神突围】装傻充愣年华老(5)

04 烈日计划


  起先总误会:乡下的阳光是最烈的了。这感觉由母亲传出,母亲身体不好,每每劳累过度,便会晕倒。她曾亲口说:“看见太阳一道白光,紧接着眼前一黑,便什么都看不到。”这在乡下称作“黑眼晕”;在城里便又换了种说法,是“被打劫”。


  母亲的话,使我一直不敢直视太阳。自小保护眼睛,是因为一远房叔叔说要当兵,视力得过关。但再幼点,六七岁时,还是就着煤油灯写作业。出人意料的是,视力一直没坏。到最后,还是没能完成梦想,身高不够,当不得兵。及至做了记者,有幸乘过军车,也到军区探秘,算是了了心愿的。


  日记上写道:“二月十九日,春光最美,Pa(趴)在桌子边上看书。”


  又写道:“七月十日,火辣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我晒着稻谷,看着书。”


  还写道:“十月二日,国庆节没地方玩,我在家里很无聊。搬了一把板凳坐在太阳下看书。”


  是在7岁、10岁、14岁的日记,此后就没再记日记。可以见得

分类:→天天回忆← | 评论:1 | 浏览:93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精神突围】装傻充愣年华老(4)

03 生与死


  海子说:“让我离开你们,独自走上我的赤道……”喜欢这句话,超过那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以前喜欢两个人,一个诗人,海子,死了;一个作家,阿城,走了。时不时收到朋友送的书,就是没他们的作品,颇觉遗憾。写文字,受阿城影响大,却不曾做到不动声色,又动人于无形的故事功夫,唯一学到的,只是简约。但即使没读他的书,也能做到。曾经记者,无论消息还是评论,都还是要于精简中说事。更不用提那道法自然、万物归一的洒脱。上海作家毛尖在《乱来》书中这样评价过阿城:“他被绑架进人间,结果迷倒了人间,千山醉万山摇,自己挥挥衣袖走人。” 这样的评语,应是精髓之论。【注1】


  扯闲话,回到从前。初读阿城是十岁,有他的小册子《棋王》一本。当时正是故事横溢、浮想联翩时,初看此书,还觉得奇怪。第一遍读后,故事记住了,却觉得故事外还有故事。而王一生后来如何,

分类:→天天回忆← | 评论:1 | 浏览:105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精神突围】装傻充愣年华老(3)

02  死亡之觉


  几年前,刚毕业,做过编剧。写嫩得青涩的爱情本子,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做得妥帖。最后也只是付诸流水。浪费金钱尚且不算,空把青春的光景弄丢了。现在回想起来,未免有些后悔。时不时想捡起之前的活计,也落得逍遥自在。可人大了,就得顾上顾下,除了理想,也还有责任。丢掉的,也只能时不时拿起来做个玩物。那是无奈,亦是迫不得已。


时间:1983年夏   地点:水田边   人物:我 母亲


  我被捆在椅子上,腰上围着布带,双腿用皮筋绑着椅子腿。我是一个小孩,还有不到10天就是一岁生日。


  我的父亲是民办教师,为考上公办老师,每年总抽出几个月时间读函授。于家而言,夏天他是不可或缺的;于学习而言,夏天也是必要时间。母亲一个人带着我,种着十多亩地。有时舅舅们也会过来帮忙。但多数时间,都是母亲一个人。


  记不清我戴了帽子没有,记得的是正在插秧,田里

分类:→天天回忆← | 评论:1 | 浏览:829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精神突围】装傻充愣年华老(2)

01 水的敬畏


  似乎我从小就对水怀着敬畏,生在水乡不会游泳。每每被人邀请着去泳池避暑,说出这个理由,总难遭批判。更有那妙龄的女孩,捂着嘴嘻嘻笑个不停。那望着我的眼神,仿佛我衣不蔽体或是不着一物一般。


  我并不是对所有人都能道出其中原委的。有些情节已经很老了,甚至都不能自圆其说。具体情形如何,也是七上八下,隔着完整还有一段距离。


  小时候,我家里穷,到七岁前,还住在学校。父亲在学校里当老师,母亲在学校当“厨师”。所谓厨师,也就是给未曾带饭的学生做些伙食,星星肉末,加上酸菜,总算不错。只是我未曾享受这些待遇,父母没时间管,在爷爷奶奶家住上一段时间,又去外公外婆家辗转。


  去哪,住哪,对幼小的我来说,是没得挑选的余地。长大后,租住杂物间,吃街边3元盒饭,也照样吃得好睡的香身体棒。被伯伯叔叔抱着,又被舅舅们背着,于我来说,也无甚厌恶,就有一点,怕水。小时的我,倒没有现在这般黑,白白胖胖,招人喜欢,也总有些情不自禁的霎时冲动的抱着我就把

分类:→天天回忆← | 评论:1 | 浏览:93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精神突围】装傻充愣年华老(1)

 装傻充愣年华老




上篇: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 【注1】



00 前尘

  是看了雨儿的《一滴雨的重量》,而后提笔写些话。断断续续的,甚至辞不达意也偶有发生。大概是长期没有做这种笔头的事,倒是文案、策划或者发号施令的时候比较多,写起字来,不仅是笔生了,更缺了些底气。

  十数天前,有好友去了香港书展,带回一本北岛的签名本《青灯》。看着书,里面的记忆,那些人和事。似乎熟悉,又颇是陌生。记起年少时,追着北岛、顾城这些诗人,和一帮同样怀着文学梦的朋友们,吟诗造句,自得其乐。  


  


(此前看北岛,是读诗;此后看北岛,是阅文;再以后,我又会做什么呢?)

  大学后,曾写了一篇怀念的文章,说我们这些人,就像离离原上草,野火烧了一轮后,剩下的也没几根了。只是开春会又有些新芽,那已不是我们。写的时候,仿佛我是坚守着的一般,数落这个专心谈恋爱,那个专心做生意……哪知今天的我,也如他们一样落入俗套,为着钱和早已看不见的未来,做着各种各样的事。

  曾经是记者,也曾经是制片人,也做过策划经理,也失业赋闲,如今从了一个原本没有接触的行当。人也忙着,偶尔去定一些书,回家躺在床上看了一两行,眼睛却已阖上。

  前尘也尽是些尘土,慢慢发现精力不若年少,觉得自己也是快30的人了。有些发生过的事,朋友说起,于我听来,竟如同故事,仿佛自己从不曾参与其中一样。

  于是,想写了,记一些事,给一些人,怕哪天忘记了,就再也找不回来。总没人会帮着找的,只好自己帮自己。

  等着年老时,听着狗吠,闻着稻香,躺在竹椅上回忆。

  是为卷首。
  

  【注1】  引自《新约.约翰福音》第1章,原文为 What has come into being in him was life, and the life was the light of all people. The light shines in the darkness, and the darkness did not o vercome it. "John 1-4,5"  

分类:→天天回忆← | 评论:1 | 浏览:83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黑之徒 壹⑦】情人节,我不够37度

【好黑之徒 壹⑦】

情人节,我不够37度


文/黑子



  情人节前一天,我就在想,像我这样的人,还适不适合谈论爱情,抑或我只适合谈婚论嫁了。大家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以致于很多人都不想结婚。我记得有本杂志就做过这样的专题,说不想结婚是因为爱情没有责任,而婚姻是有责任的。这话放在过去貌似是放屁,可到如今的环境下,还是有点道理的。


  像我这样的大龄青年,尚未步入爱情的列车轨道就要卧轨自杀的人,似乎还是需要谈论爱情的,爱情对于一个还没有婚姻的人是十分重要的,要天天谈,时时谈,无休止的谈。可我一个人空谈有什么用呢?那个导演宁浩就说了,爱情是伪饰繁殖本性的一个东西。照这样的理论下去,爱情还是两个人的事情,两个人在一起,难免就要接触到性和繁殖。那一个人的爱情是什么呢?作家林白就写了一本书,叫《一个人的战争》,自恋是一个人的爱情,相恋是两个人的战争。


  去年的情人节,我就做了一件大事,我买了一套邮票,就在我工作单位的附近的邮政局的邮票窗口。那是一套名叫《民间传说》的邮票,有精美的盒子和精美的册子,有《许仙和白娘子》、《董永和七仙女》、《梁山伯与祝英台》、《柳毅传书》。我这才知道,中国从古至今,除了暴君与贪官污吏一直存在以外(柏杨语),另外一个一直存在的东西,就是爱情。想想也是。比如说,常德传说中,我所记得的《刘海砍樵》、《孟姜女的传说》,也是爱情。


  我们把异性的两个人在一起,叫做谈爱。你知道谈爱究竟谈的些什么吗?其实,据科学家说,谈爱主要就是扯淡,东家长,西家短的;然后就是对未来的憧憬,住什么样的房子,开什么样的车子,生什么样的孩子;最后就是进入无限的虚空,比如说问答“你会一

分类:【评论】好黑之徒 | 评论:6 | 浏览:17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黑之徒壹⑥】CCAV那栋楼

好黑之徒壹⑥


CCAV那栋楼


  大家都把那栋楼叫CCAV大楼,起火那天,我弟弟在现场。说漫天的火星子,上万人在路上看着,不知不觉,身上都是一层灰烬子。



  那是在元宵节的时候,我正在报社加班,就看见长沙城天空的烟花灿烂地绽放着。然后就收到北京朋友传来的彩信,一看,我的天啊,大裤衩着火了。再仔细一看,是大裤衩旁边的有点尖、竖直向上的东西。韩寒说,那是小JJ,我第一次对他的话表示赞同。


  再一想,这场大火,总得烧掉几个亿吧。不,我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是CCAV正在直播元宵节晚会呢,那里面那么多演艺界的巨星,那么多优秀的主持人,那么多身价过亿的赞助商,那么多……你想想看,明年的春晚,我们看什么呢?尤其是北方人,他们就期盼着那一场盛会啊。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想着,想着如果裤子烧掉了,那JJ还在么?如果JJ烧掉了,那裤子还在么?这不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那样,一个本来不存在答案的问题,和一个马上可以知道答案的问题,那是天壤之别。


  次日,才知道,那CCAV的附楼,原来是一座五星级甚至超过五星级的酒楼,为救火,一个消防员不幸牺牲。


  然后CCAV就出来说啦,着火不是他们的责任,是业主燃放烟花违规操作;然后又有人出来说啦,关于着火,不准炒作,要用新华社的稿子;然后就是抓捕犯罪嫌疑人……然后,然后有很多然后,最后就没有了然后,不了了之后。

分类:【评论】好黑之徒 | 评论:0 | 浏览:8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黑之徒壹⑤】尼姑不思凡,妓女要告状

好黑之徒壹⑤

尼姑不思凡,妓女要告状


文/黑子


  某年某月某天,想去看《梅兰芳》,谁知人山人海,连购票都挤不进,只好作罢。长沙的电影院,大多打着高价的牌子,卖着低价的换购票。比如原本是50块钱的电影,换购票就只要25块或者20块。这让大家都趋之若鹜,尤其是文艺青年们,那更是蜂拥得一场都不错过。实际上这仅仅是电影院玩的花招,但对我们这些消费者来说,又能怎么样呢?换购票毕竟便宜,也就屈服于影城,变得“淫贱可以移”了。


  没看成电影,只好回家。感谢有了哇嘎、有了迅雷、有了BT,使我可以在网上看电影满足我那寂寞而虚荣的心。看不成黎明的《梅兰芳》,我可以看张国荣的《霸王别姬》。看到小豆子唱着“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的时候,就忽然想起了“尼姑思凡、妓女告状”。这《霸王别姬》里面唱的,正是尼姑思凡这回事。李敖在复旦大学演讲,也是以此为题。李敖说:“她(尼姑)看到一些男青年以后,她把眼看着眨,眨巴眼看他,眉来眼去,叫思凡,就是比较务实的一面。”


  鲁迅在《阿Q正传》里就写道:阿Q走近伊(尼姑)身旁,突然伸出手去摩着伊新剃的头皮,呆笑着,说:“秃儿!快回去,和尚等着你……”“你怎么动手动脚……”尼姑满脸通红的说,一面赶快走。惹不起他,要走。 酒店里的人大笑了。旁边的人看热闹阿Q看见自己的勋业,功劳、功勋。得了赏识,便愈加兴高采烈起来:“和尚动得,我动不得?”他扭住伊的面颊。“和尚动得,我动不得?”这句话,我从读到这篇文时就一直玩味到现在,是否古代总是认为和尚尼姑是一起呢?那尼姑思凡,倘若真的思的是和尚,也就不算思凡了。


  尼姑不思凡,那妓女告什么状呢?有那么一个妓女,名叫阿娇。不知是得了艾滋还是别的病,总之红颜薄命,就那么突然离开了红尘。其实妓女这样的人,早已是身在红尘内,心在红尘外了。阿娇的灵魂离开了躯体,就在空中飘啊飘的。飘到十殿阎罗那里,阎王当即要牛头马面押去下油锅。这阿娇就不服气了,自己平生都没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取悦男人那就叫有伤风

分类:【评论】好黑之徒 | 评论:0 | 浏览:89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黑之徒壹③】砸鞋

好黑之徒壹③


砸鞋


文/黑子



  说是这么一回事:有一个人,被自己的女婿给冤枉,诬告他杀了自己的女儿,所以被法官判决,关进了监狱。有另外一个人,为了帮助前一个人,(在此,让我简称第一个人为男人甲,第二个人为男人丙),所以就自己故意犯罪,据说还是强奸罪,进入监狱。谁知道法官深明大义,熟知其中并无此事,放过男人丙。男人丙当庭用鞋子丢向法官,最后得以如愿以偿。


  这是一部港产电影里的模糊情节,主演有刘德华、梁家辉、董骠、钟丽缇等,情节相比现在的那些大片来说,压根谈不上深度和广度。但其中的刻意抖露的包袱和笑料,却是让人长久不能忘却的。尤其是当梁家辉赌场发情时,那简直比看毛片还过瘾。犹记得,其中“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台词,让人不得不感叹,男人那话儿还居然可以玩那么多花样。


  这部电影是1993年上映的,距今已是数十载。“十年生死两茫茫”,这苏轼的词还在课本上回荡时,我就遽然发现,当年电影《至尊三十六计之偷天换日》里的情节,现实生活中居然已是司空见惯。


  说是2008年12月15日,在伊拉克的记者发布会上,美国总统布什正在兴致盎然的发表演说,一名伊拉克记者拿起鞋子就朝他砸去。当时的画面,是布什说了一句:“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这场战争没有结束。”之后,记者扎伊迪朝布什扔去一只鞋,布什低头躲闪过去了;随后,愤怒的记者又扔了一只,嘴里还大声的骂着。可惜,这只扔的太高了,没能命中目标。随后,记者扎伊迪被请出了会场,发布会继续进行。布什说了一句:“我猜那是双大号鞋。”


  再说是2009年2月3日,在英国剑桥大学,温宝宝演讲时,礼堂后方一名西方人模样男子突然起身叫嚷,并向讲台投掷鞋子。当时听众的强烈愤慨,一片片华语齐声高喊“可耻”、“滚出去”。此人在一片斥责声中被安保人员带离现场。温宝宝很镇定,说:“这种卑鄙伎俩阻挡不了中英两国人民的友谊。人类的进步、世界的和谐是历史潮流,是任何力量都阻挡不了的。”


  由此,2009年度第一个流行词汇--“砸鞋”出来了!回想2008年度的流行词汇“俯卧撑”、“打酱油”,都是动名短语,那么“砸鞋”这一词汇也应该是由此承接。


  网络上,关于布什被砸鞋和温宝宝被砸鞋的比较,有着很详细的内容,我也不多赘述。一个是靠战争缓解国内矛盾,一个是靠和平赢得世界呼声,怎么看都是不同世界的不同人。但是,不论是他们中间的那个人,都是地位如此崇高,在演讲的时候被人砸鞋,都有点丢脸。但同时我们也应该想到的是,我们应该对那些怀有不同意见的人保持尊重,对那些持有异议的人予以释怀。毕竟,被“砸鞋”也是一种受到重视的表现。


  我所佩服的是,两个国家的领导人,都还是具备足够的灵敏反应和隐忍。不论如何,“砸鞋”这样的事情,还暂时不会发生在我们这些普通人身上。想起看港台电影,议员们常常在讨论时互相撕咬,对扔鞋子。才知道,“砸鞋”是适用于政界的。只有在议院里互相打斗后取得意见的统一,才能避免在社会上有着相同的事件发生。


  有人就说:“不给砸鞋的领导不是好领导。”这句话未免还是有些偏

分类:【评论】好黑之徒 | 评论:0 | 浏览:8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牛年吉祥,恭喜发财



牛年吉祥



  黑子放假,不更新博客,祝所有爱我关心我的人,牛年吉祥,万事如意!

  因为有你们,所以我才快乐;因为你们,所以我幸福。
分类:★美好岁月☆ | 评论:2 | 浏览:8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黑之徒 壹②】最初的和最后的

尊敬的各位领导、同事:


  大家好。


  站在这里,很高兴,心情也很激动。要我做先进典型发言,我有些犹豫的。面对人特别多的时候,我就比较多有点恐惧,我不知道在这么一个严肃的时刻,能否讲一点不严肃的话题。虽然觉得不合时宜,但还是经过内心的挣扎后,讲一点内容吧。


  牛年近在咫尺,先讲一个关于牛的传说故事吧。我是常德人,讲的也是常德的民间传说。说天地之初,人间没有牛,牛是天神。那时候貌似十二生肖都是天神。说有一天,玉帝下凡体验生活,看到人们一天到晚只知道饿了就吃,吃了就睡,睡了就长胖。所以呢,玉帝回到天庭,经过众议院参议院的讨论,决定要牛神下凡间宣读旨意,要人们三日一餐。牛神走到半路上,想起自己还没吃饭,就先下馆子。等吃好饭,结果忘记玉帝的旨意了,记成了“一日三餐”,也就这么传给了百姓。等牛神回到天宫,玉帝一问:“你是那么传的旨意啊?”牛神照实回答。这不是擅改圣旨吗?按律当斩立决。还好,玉帝有悲悯之心,就罚牛神到人家耕田耙土,弥补罪过,还只准吃草不准吃饭。牛神一看,只准吃草,不准吃饭,就哭了。牛眼睛大睁,泪水哗啦哗啦地流。玉帝心疼了,说:“牛儿牛儿你莫哭,一把稻草一把谷。”所以,现在农村的稻草里,都还是有打不完的谷。这牛呢,也知道自己错了,玉帝不容易,所以至今仍是勤恳做事,任劳任怨。


  牛年讲这么一个牛故事,并不是没有理由的。我以为我就是这么一头牛,在2008年一年里,我还算是勤恳做事,不曾偷工减料;我也并非没有在编辑和采写新闻时犯过错,还算是做到了知错能改。借这个故事也感谢报社领导和同事,对我这么一个在女报的新人,给予了足够的信任和宽容,也给予了我足够的帮助与支持。


  虽说是牛故事开头,但我自认为在本报新闻部,还不算是一个牛记者

分类:【评论】好黑之徒 | 评论:0 | 浏览:8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好黑之徒 壹①】文青硬要当伪流氓

【好黑之徒 壹①】


文青硬要当伪流氓


文/黑子


  “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纳兰容若这么说。


  说起“恨”,我记得你说过“一切都会被风化,化为无法解读的尘埃,最终变成妥协和遗忘。”在岁月的光阴下,化为尘埃随风飘散的,也许要将恨作为一种另类。


  你恨什么?恨别离、恨别人、恨一切不如意。我的朋友杨名夏,一位多年坚持的法官作家,在他的新书《大悲情》里这样写道:“生活中很多事不是情非得已,而是命中注定。”有些恨,也许不必那么执着。既然注定,何必坚持?


  有上述,是昨日听了一个朋友的故事,才发了感慨。朋友乃性情中人,为人处世简单明了不拘小节。在一次赴宴中,偶遇某名诗人,朋友也是写诗的,未免大家互相讨教。名诗人便拿出一作品,曰:“这是近日写的,拨冗一看吧。”




待续……

分类:【评论】好黑之徒 | 评论:1 | 浏览:10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8页/61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