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丝风片

生命可以很深,文字可以很浅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91214
  • 开博时间:2009-02-20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u112602699

2017-06-03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日志】在水上书写

  4.在水上书写
  
  有个朋友很喜欢阿多尼斯的《致西西弗》,有一段时间老在文字里提起。她是南方小镇上的一个诗人,地方不大,却几乎拥有整个世界——她的小镇,镇上有她爱的人们,她温暖亲爱的家。她的桥,桥下有白鹭和野鸭,有无数次目光抚摸的痕迹,有旁若无人唱歌的孩子。她的南方,南方以南,有雨水的气息,很多的潮湿和松软。那么美呢,她却谦卑地说,她只是经过,碰巧看见了肆无忌惮的爱和开放。她的书,她总在订书,订书,不断地订,好多的诗集。她写情诗给我,用杜拉斯的叫法叫我扬,说我是她双生的另一朵花,我像旧小说里那些翻身要逃的人一样暗叫惭愧。她把她的诗集包裹好,穿过人群和绿树和风,到邮局寄给我。包得真严,密实实的心意,真是让人爱啊。
  
  我买《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就是为了她。好的心意,必得以懂来回报。可是,我看这本书,看到《致西西弗》,却看得忧伤下去。(抱歉,这个词最近被我滥用,但是是真的忧伤,想起的也都是些忧伤的事)
  
  教学的时候,一个妈妈级的同事,讲她成长路上的诸种艰难,讲母亲去世时她很小,是独生女,必得打灵幡,她扛不动,一个大人在旁边扶着。她跟着送葬队伍,跌跌撞撞地走,也不晓得哭。她以中年人的平静讲述,我一句话也没说,只眼泪一颗一颗滚落。她走上来,展开双臂抱我,一句话也不说。还有一次,给学生开课外书目,讲悲剧的深刻与美感,讲者和听者正动情处,我突然觉得有泪要滑出眼角——这样感性的软弱,简直让人羞愧呢。我转身面向黑板,等待情绪平复,不知道时间是多久,只知道我的学生们,这些我爱的孩子,那一刻没有一丝喧闹,一直静静地陪着我。窗外,是美人蕉和木槿树,沉默的姿态给人安慰。
  
  父亲去世的时候,我已经离开家乡和讲台,到一所更大的学校读书。死亡是消失,是巨大的缺口,生生撕裂去一部分,眼看着一个身体陌生,一个世界陷落到不可知的地方,痛和恨和爱和呼号全都是无力,是不知所措无可挽回。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返回学校后,看着大太阳下活得热腾腾的人们,第一次痛恨这个世界,痛恨欢乐,痛恨关心,它们像是和死神密谋过一样无耻。我是那样偏激,以至于系主任要我参加演讲比赛,看着我胳膊上的黑纱说,可以讲讲父亲,我只恨她的普通话很讨厌地腻歪,恨她的手势很恶劣地洋派。我从讲台上大步跨下,狠狠打开门,猛地一甩,扬长而去。老师包容了我,此后再没提过,同学们也用无言陪伴我。
  
  万物都会走向死亡,只有人除外,是死亡向他走来。面对逼近的死亡,语言常常显出贫薄的本相,失重,轻飘,难以承托。所以,汶川地震,那么庞大的死亡,我选择沉默。在我所编的报纸上,我组织了整版整版包括头版的专题,但我自己一个字也没写。走在平坦的不会摇摆的大街上会突然涌出十二分的惭愧,捧着饭碗舒坦地坐着也像是一种犯罪,抱着女儿柔软的小身躯觉得一切珍贵无比,夜深了还守着电视不肯去睡,希望看见多一个再多一个从废墟中挣扎出来的生命。那男孩,出来的第一句话是:叔叔,我要喝可乐,冰的。让人破涕为笑,满心疼爱,宛然就是我自己的孩子。那老人,挑着个担子,面对话筒,一脸木讷,嘴里不知嗫嚅些什么。主持人还在问他的感受,问他家里人,问,问,问,我真想伸手进电视里,把那话筒夺了扔掉。老人土黄的脸上,有呆板,大毁灭之后的木然,还有无措,没见过世面的慌乱,那宛然就是我故乡的乡亲们,我的父老啊。他们就是我,另一种意义的我。我就是他们,那千年万年前千万万分之一的血脉。
  
  曾经,里尔克的诗
分类:思想碎片 | 评论:14 | 浏览:1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志】十八拍的流水

3.十八拍的流水
  
  有一个坛子,久不去了,今天突然想起去看看,竟就盘桓了两个小时。本是要潜水的,却还是忍不住冒了个泡,因为看见有爱的字。是两个很亲近的朋友的。说是亲近,却都素未谋面,即使有一位只隔着半个小时车程,也不曾要去见一见。文字里很近,见面会拉远,毫无根据地就这样断定。
  
  文字本身有气息,携带着每一个人的生命信号,神秘而自然。有些人的字,是夜市大排档的小吃,热腾腾的一团闹,品尝和遗忘同步,抹抹嘴就丢下了。有些人的字,是高天上一轮皓月,银光闪亮,字字珠玑,看着是真好,睡一觉也便忘掉,因它没有日子的暖度。有些人的字,看见便怔忡,仿佛是从自己心底流出来的,水一样会渗,入心入肺地切近,伸一伸手便够得到。这时会止不住地揣想,文字后面是怎样一个人呢?自然不晓得,只无端地觉得美。不是隔云端的那种美,是青石的街道,荒凉的溪渡,或者很多人却很寂寞的路上,看见一张眉眼亲切的脸。看一眼再看一眼,无端地喜欢,最好是对方也回看一眼。眼前分明外来客,心底却似旧时友。但是,也就这样走开,不必很近,一直也不会远。
  
  一个朋友写游新疆,为的是去一个美丽的地方看月亮。明月山复山,一路倒看不尽可心的花草,看水间石上的青苔,看白桦林里的光影,看水上云朵蓝天的明灭,看无邪的孩子和牛羊,看车前车后水湾山头的云……这样复述的时候,我有失败感,晓得文字从她那里到我这里,已经改变了模样。有朋友说她的文字糯,好像有撒娇的声气,其实不然。糯常常伴着甜,而她不是,她的文字是无人的山间自在生长的草,青鲜自然,不施粉黛,睁着两只明亮的眼睛看人。阳光照过来的时候,她要笑,伶俐俐的,风里招摇几声,要人欢喜着疼惜。也有孤独,也有忧郁,却如山岚雾霭,扯一扯,飘过去,叶间只留一丝水汽。她写得美,我看得忧伤,太美的物事总会让人忧伤。幼时借到一本极爱的书时,总怕看不完,又总怕把它看完,就有这样的忧伤。梦回莺转,乱煞年光遍,那样美呢,却怎么也走不进去。还好走了三十多年后,我们都学会了体贴光阴,慢慢地走走看看,把舍不得的俱捡起来,装进文字的囊里——喜悦和忧伤,便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了。颊上青春的绯色渐渐淡去,眼神和表情则愈来愈淡定,山川庄严,日月温柔,脚步从容地走过去,知道尽头有衰老等着。怕什么呢?且容我走走,看看,欢喜着,忧伤着。
分类:诗意栖居 | 评论:5 | 浏览:78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邂逅诗经】做一棵为自己开花的树

  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
  终风且霾,惠然肯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
  终风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愿言则嚏。
  曀曀其阴,虺虺其雷。寤言不寐,愿言则怀。
        ——《邶风•终风》

  【简注】
  终:既。暴:迅疾。顾:看。则:而。
  谑:调戏。浪:放荡。敖:一说放纵,一说傲慢。中心:心中。悼:伤心。
  霾:大风刮得尘埃蔽日。惠:柔顺。肯:愿意。
  莫:不。莫往莫来:即不往来。
  曀:阴云密布且有风。不日:不见太阳。
  言:助词。愿:希望。嚏:打喷嚏,民间有“打喷嚏,有人想”的说法。
  曀曀:天阴暗貌。虺虺:雷声。
  怀:怀想,思念。

  午睡醒来,一只花喜鹊在窗外的辛夷树上叫。扎扎扎,扎扎,扎扎扎扎,很笨重的声音,有什么拖不动似的。“喜鹊叫,喜事到”,老话儿是这样说的。但其实一点喜气也无,只是茫然,无知无觉,不情不仁,混沌未开的样子。窗户大,房顶高,帘子一动不动,午后的阳光大而无当。这是先生的老家,新婚回来,孩子出生回来,年年春节回来,不算每次小住的日子,约略也已住了有十年,却还是如此陌生。连带着身边这个人,也会有一刻的陌生、疏离,不知是必然还是偶然。想起幼时看湍河发大水,黄水滔滔里,一个人抱着根枕木载沉载浮。这一生要被生活抛进哪一条河,抓住哪一根枕木浮沉,竟半点由不得人,说是暗里有一只命运的手,却不知那厮是在精心设计还是任意播弄?人生就这样,几分荒诞,一场空茫。

  又想起十多年前,还不曾恋爱的时候,听一个师姐说:“不管怎么爱,到头来结了婚都是一样。”她一脸平静地说着,我听来真是恐惧啊。她和那位师兄曾经爱得惊天动地,她为了他而跟另一个女生打斗,跟至亲的家人争吵,最终决然随他嫁到山区小镇。我那时坚信,他们的结局就是童话里王子和公主的美满生活。他也果然对她很好,是温存知爱的人。但他渐渐迷上酗酒,酒醉归来打她。追得躲无可躲,她躲进小小的柴房,求人从外面锁上门。第二天他对她痛哭流涕,表示痛改前非,下一次却一切照旧。她虽然失望,却依然不离不弃,贞信得让人叹息。他后来且显出荡子的性情,也因为英俊潇洒,
分类:书屋拾慧 | 评论:4 | 浏览:92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邂逅诗经】春日迟迟,燕燕于飞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飞,颉之颃之。之子于归,远于将之。瞻望弗及,伫立以泣。
  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瞻望弗及,实劳我心。
  仲氏任只,其心塞渊。终温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勖寡人。
           ——《邶风•燕燕》

  【简注】
  差(cī)池:参差不齐。
  之子:这个人。于归:《毛传》曰“归宗”,后人多异议,崔述认为此指女子出嫁。
  瞻望:远望。弗及:视力不能达到。
  颉(xié):向下飞。颃(háng):向上飞。颉颃,即顾盼翱翔。
  将:朱熹曰“送也”。“远于将之”是“将之于远”的倒装。
  下上其音:高一声低一声鸣叫。一说指声音随身下上,与“颉之颃之”相应。
  实:同“是”。劳:指思念之劳。
  仲氏:老二。任:信任。一说为姓氏。
  塞:诚实。渊:深远。
  终:既。温:温柔。惠:和顺。淑:善良。慎:谨慎。
  勖(xù):勉励。末两句是劝勉诗人须常常想想先君之德。

  《毛诗序》曰:“《燕燕》,卫庄姜送归妾也。”庄姜是《诗经》里出场率比较高的女人,她是齐庄公的女儿,嫁与卫庄公,故称卫庄姜。“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盻兮”,《卫风•硕人》这样盛赞其美。但据《左传》记,她美而无子,庄公又娶陈国的厉妫、戴妫姊妹。厉妫生子孝伯,早死。戴妫生子名完,庄姜以为己子,并立为太子,即后来之卫桓公。另有公子州吁,庄公之妾所生,受宠且好兵,庄公并不禁止。庄公死,桓公立,州吁骄奢不驯,被桓公撤掉兵权。州吁逃至国外,纠集流亡的卫人,回国杀死桓公,自立为国君。桓公既殁,其母戴妫受牵连,被遣送回陈国。庄姜送行,作诗以志。刘向《列女传》认为是卫定姜所作。卫定姜,卫定公之夫人,公子之母。公子既娶而死,其妇无子,三年之丧满后,定姜亲自送子妇归国。魏源《诗古微》则以为是卫桓公死后,庄姜送桓公妇大归于薛。
  以上三说,可合为“送归妾”说。就诗论诗,诗中有两语与此说相抵牾
分类:书屋拾慧 | 评论:7 | 浏览:25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志】神话

   2.神话

 看古文化街归来,勾起一些久远岁月里的记忆。
 遇见童年。素寒的院落,吱扭一声推开门,石砌的坛上花梗萎败,水锈石深灰泛白。院里有踏石,天干了也没挪开,一脚一个跳着走。到得堂屋门口,一幅年画径直迎上来,是萧索里唯一的惊艳。记不得整幅画了,小小的脑袋里储存的都是细节:绿柳,红桃,竹编的篮子,仙女脸上有盈盈的笑,飘带和裙角朝着一个方向,头上顶着两个黑发绕成的鬟。无师自通,我知道了什么叫美如天仙。但那时主要不是觉得美,而是亲,一团融融的暖照到脸上来。神仙,可以这样亲,没别的,就只觉得很安心。
 古文化街很多杨柳青年画,花红叶绿草青青,仙女也画得好,像是能走出来似的,但我找不到当年的感觉。走在满店年画中间,竟然有寂寞的感觉,不知自己想要什么。

 乡间的神仙都很亲。

 几块砖头,横的竖的一搭,就能做一间土地庙。土地爷最不挑的,大小皆可,高低皆可,没有泥灰勾的飞檐也行,谁家的地头搭一下也行。扑沓沓一坐,就坐在泥地上,慈眉善目,温厚地看着人笑。有一年村里流行看电视,矮矮的院子,簇簇济济都是人头。好像是看的新编七仙女吧,一个女孩跑去向土地爷求借宿,土地爷滑稽地苦着脸说:我前脚跨进门,后脚还没进来,鼻子就碰着后墙了,哪还有地儿给你住?院子里一阵爆笑,乡民们都明白这意思,也都像在笑自己一个处境窘迫的熟人。
 但不影响拜的。地头上遇见土地爷,放下锄头,恭恭敬敬,行礼如仪。一方认真地拜,一方坦然地受,这片土地上的香火就是这样朴素。端午了,中秋了,过年了,也都要来拜一拜,嘴里说的话也像是走亲戚:过节了,来看看土地爷。有忧愁了,来跟土地爷说说:你老人家受个劳,保佑我一家人平平安安。有心愿了,来跟土地爷说说:你老人家帮帮我,来年如何如何感谢你,云云。天大旱了,眼看年成将要不好,再来跟土地爷求告一下,有时还加上龙王爷,要有隆重的三牲,要唱戏抑或放电影,还要许愿或建庙或披红或送灯油,谓之祈雨。有家人去世了,也是先到土地庙这儿报一声,似乎这里还兼着城隍庙,一路吹吹打打而来,谓之报庙,阴世的户籍这就算报上了,不至于一缕孤魂流落在外。龙王爷,城隍爷,土地爷,诸神竟似一体似的。土地爷管的事可真多,但从不见他烦,永远一副笑模样。

 是的,他们都被叫做爷,老天爷,灶王爷,龙王爷,关帝爷。街东头还有一座庙供着黑虎爷,说是骑黑虎而来,脾气很暴躁,盘桓此地多年,专门给人送财,十分灵验。坐骑为黑虎,我想,大概是赵公明吧。对了,他也是爷,财神爷。性子急,托梦给谁,谁就照做,不会拂逆他的意。听一个南方的朋友说,他们祈雨是把龙王塑像抬出来晒,再不下雨就骂他。我们这里人是断断不会,神给就要,不给便罢,抱怨也无。我十二岁那年夏天,村里和邻村商议合建一座大的土地庙,邻村一个人说了些大为不敬的话。当天夜里,一只狼守在他家厕所,趁他起夜的时候咬伤了他。母亲对我说,狼是土地爷的看家狗,这是去罚他。我不喜这个说法,但村民们皆以为然。为善为恶都有神看着,行仁行义总不会错,他们以此来约束自己的言行。

 女神都称娘娘或奶奶,观音娘娘,送子娘娘,地母娘娘,土地奶,灶王奶。还有一个叫娘娘奶奶的,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是哪位女神。不管是菩萨,还是女神,大家和和气气挤在一座庙里。一律中年美妇样,坐像端庄,眼神柔和,纤秀的手指拈着瓶子、树枝或者花,还有的肩上、背上、腰上驮着胖娃娃。雕工不甚精细,但看着只觉得真,
分类:诗意栖居 | 评论:7 | 浏览:654 | 收藏 | 查看全文>>

【日志】迎面遇见自己

  迎面遇见自己(突然想写日志,就此开始)

  1.散了

  深夜里,安静里。突然觉得想散,有什么想散开。也可能是早就想散开,而被一直强行聚拢着的什么。说不清。反正不是正襟危坐,不是套装正装,不是加夜班赶早班,不是一次半生不熟的聚会,不是那些那些。没有别人,只有自己,自己和自己的聚会。面对面,眼看定了,怎么也躲不开。然后就散了,手指轻轻一点,水波漾开去,不管不收。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一直以为是佯作疏狂,书生意气加文士洒脱。这一刻才知道,没有那么多诗情的泼洒。就是散了,一下子散开的这种感觉。日边红杏,随便栽吧,与我无关。云想衣裳,花想容,拂一拂,云也无花也无,衣襟上不沾半点情缘。这一刻,比仰天大笑出门去时真实,那是给人看的,观众很多,级别很高,姿态很重要。这一刻,我就是我,我只有我。世界是世界的,我是我的。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不是这样的夜,恐怕早已把自己忘了。清晨出发,从头发服装鞋子到表情手势,全副武装,扛生活的大纛,像稻草人挥动手里的烂布条。还好每个夜晚都要归来,解除,放松,面无表情,任意走坐。一个身体,有500多万亿个细胞呢,都捆束起来去战斗?给自己留一些吧,留一些在夜里苏醒,迎面来遇见自己。原来你是这样的啊?茫然,厌倦,无趣,卑微,琐碎。都舍了,名望,金钱,爱情,理想更该舍,索性连亲情也舍了吧。如是,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还要小舟作甚?白茫茫一片才干净,那舍不下大红猩猩毡斗篷的,其实也舍不下雀金裘,玉麒麟,写了诗的白帕,刻了字的金锁,十年辛苦只为红楼一部,何苦来哉。

  就想,也开始日志吧。老端着笔,直着腰身,给谁看呢,着意要招人叫好你不累?为了满纸烟霞的前程,逼出满面深情,逼出满眼含泪,这样大师的做派还没看够啊?志,就是记,就是写嘛。写下即放下,放下的是萝卜还是人参,你管呢。爱谁谁,萝卜白菜家常爱,老吃人参是要出人命的。咱是满面烟火色,就烟火色好了,菜市场里走走,拈两棵葱,抱一棵白菜,扭头看见黄瓜花,金蜜样,虚虚搁在黄瓜一头,小贩坦然地喊:黄瓜,新摘的咧。笑一笑,快乐地回家,一路拥抱着物质。就爱,爱这世俗生活,爱这诸事散开的模样。

  散了好。
  散成水。流到哪儿都行,自在,随性,利他利她皆可,不争,上善。
  散成风。穷途的日暮,大哭一场,寂寞忧愤散掉,返回生活的老路,看酒坛在牛车上晃啊晃。
  散成蝶。梦里梦外,吾身它身,重合了,化掉了,生命无限地微,又无限地大……

分类:诗意栖居 | 评论:6 | 浏览:67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邂逅诗经】绿兮衣兮,千年未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邶风·绿衣》
    【简注】
    衣:上衣。里:衣服的衬里。
    曷(hé):何。维:语助词。已:停止。
    裳:下衣,形似今日之裙。《说文》:“上曰衣,下曰裳。”
    亡:忘的假借,忘记。
    女(rǔ):同汝,你。治:纺织,缝制。
    古人:古通故,故人,此指亡妻。
    俾(bǐ):使。訧(yóu):过,错误。
    絺(chī):细葛。绤(xì):粗葛。凄:凉而有寒意。
    获:得到。获我心:得我心,合我心。

   
年少岁月,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心底清洁到无有思虑。逢上有人家丧葬歌哭,也只当是一场热闹,隔着层玻璃般不相干,只管没心肝地追着看。长大一点,读陆游的“梦断香销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想像满园风絮中75岁的诗人踽踽独行,而唐琬早已在44年前红消香断,那份孤独凄凉,令人掩卷泪下,不能胜情。二十几岁上,亲身经历了两场死别,面对巨大的失去,只能无力地痛哭。斯时读苏东坡的“十年生

分类:书屋拾慧 | 评论:6 | 浏览:14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迟到的牵手(母亲节记事)


   
风来了。城市的风,从各条巷道各个角落匆匆奔至,厮绕纠缠,拥挤一如街道上的车和人。

   
母亲在看。看马路对面那家“大自在佛具店”,那是她想去的地方;看眼前的车水马龙,那是她必须穿越的一个阵。这条马路,北端斜斜伸向一条河,南头最近的十字路口也得走上一刻钟。所以,母亲别无选择。

   
母亲来自伏牛山,那里满眼是绿树青山和各色庄稼,没有这么多的车和人。母亲说,车真多,这人咋都在街上哩?山村的路多是土路,坑坑洼洼,歪歪扭扭,近些年修得像模像样了,但也没有这么漂亮。母亲说,路真宽,真平,能照出车影儿了吧?

   
但这美丽的路,母亲显然不敢过。她站了许久,左右张望,没有一辆车肯为她停一停脚步。我就在母亲身边,我想牵上她的手,亲亲热热走过马路去,像别的母女那样。可是,母亲不看我,只看着马路,脸上有淡漠,还有倔强,如我幼时看惯的样子。而我,也一如幼时,只能看着她的手而已。牵手,于我们母女,生疏至旁人无法想像的地步。

   
在故乡那个小盆地里,多的是大山小山沟沟坎坎,多的是黄土地乱石滩,独独缺乏温情。那里的孩子与田野上的花花草草,与满地跑的小猫小狗没有两样,都是望天收的自然生命。大人们忙大人的事,孩子们玩自己的,即使有时被指使干点儿大人的活,也没有手把手教这回事。也有

分类:性情中人 | 评论:4 | 浏览:4264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邂逅诗经】在原初的无邪里怀抱春天

野有死,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召南·野有死麕


    【简注】
    麕(jūn):小獐,鹿一类的动物。
    吉士:美称,犹言善士,好青年。
    朴樕(sù):又名槲樕或朴,是当时的薪柴。

分类:书屋拾慧 | 评论:2 | 浏览:78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邂逅诗经】花开莫待,堪折须折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实三兮。
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召南·摽有梅

    【简注】
    摽(biào):一说落,一说抛,一说树梢。
    实:果实,此指梅实。
    七:七成,指梅实还有十之七。另有一说,非实数,古人以九为满数,七表示多数,三则表示少。其实,两说是相通的。
    庶:众多。士:已经成人的未婚男子。
    迨(dài):及,趁着。
    吉:吉日,好日子。
    顷筐:斜口浅筐,犹今之畚箕。
    塈(各本所注不

分类:书屋拾慧 | 评论:4 | 浏览:1250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邂逅诗经】采蘋,采一束晴光与灵性

于以采蘋?南涧之滨。于以采藻?于彼行潦。
    于以盛之?维筐及筥。于以湘之?维锜及釜。
    于以奠之?宗室牖下。谁其尸之?有齐季女。
                            
——召南·采蘋

   
读书,常爱简妙的文字。删繁就简三秋树,简其实也不是十分地难,但要简而妙,意思又不减分毫,却最是难得。《诗经》常给我简妙的感觉,《采蘋》正是其中之一,更难得的是它的简妙里不见雕琢,自然且有趣味。读来仿佛旷野上独自行走,陡然撞见一棵小树,寻常模样,不会惊艳,就只是端端站着,怎样的凝注也托得起,你只管安静地看,和它两不相厌。

   
先译出来:

   
什么地方采白蘋?南山涧中绿水滨。
   
什么地方采绿藻?水流聚处找得到。
   
什么东西可以装?圆形箩儿方形筐。
   
什么东西可以煮?三足锜儿无足釜。
   
什么地方摆祭品?宗庙外边窗户底。
   
什么人儿来主祭?斋戒沐浴待嫁女。

分类:书屋拾慧 | 评论:4 | 浏览:13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邂逅诗经】春心无处,南山有梦


    喓喓草虫,趯趯阜螽。未见君子,忧心忡忡。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降。
    陟彼南山,言采其蕨。未见君子,忧心惙惙。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说。
    陟彼南山,言采其薇。未见君子,我心伤悲。
    亦既见止,亦既觏止,我心则夷。
                 
——召南·草虫

   
弘一大师临终前留下四个字:悲欣交集。并嘱:“如助念时,见我流泪,并非留恋世间挂念亲人,而是悲欣交集所感。”大师之言,红炉片雪,大约是于悲欣所感里得大解脱吧。我觉得,从凡俗的角度去看,一定意义上,人生的许多时候,包括人生本身,其实都是悲欣交集的。成长中的疼痛与欢乐,恋爱中的忧伤与甜蜜,婚姻中的繁琐与温暖,追求梦想中的所得与所失,包括读书写字的这一刻,得到一个心仪已久的词语,同一种莫名的感觉失之交臂——人就是在悲欣交集里走完并丰富着生与死中间这一过程的。

   
《草虫》里,也有这样的悲欣交集,是属于一个女子的:

   
蝈蝈鸣叫,蚱蜢蹦跳。未见君子啊,我忧虑又烦恼。若能见到,两情欢好,我心放下不焦躁。
   
登上南山,采摘蕨菜。未见君子啊,我忧愁又苦恼。若能见到,两情欢好,我心喜悦开颜笑。
   
登上南山,采摘薇苗。未见君子啊,我忧伤又煎熬。若能见到,两情欢好,我心安静微微笑。

分类:书屋拾慧 | 评论:1 | 浏览:1112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邂逅诗经】从汝坟到寒窑,以爱的名义小团圆


   
遵彼汝坟,伐其条枚。未见君子,惄如调饥。
   
遵彼汝坟,伐其条肄。既见君子,不我遐弃。
   
鲂鱼赪尾,王室如毁。虽则如毁,父母孔迩。
                            
——周南·汝坟

   
我读《诗》,常常身不由己地,把更多的视线投向文字里那些女子。《周南》里的女子不少,但大多被边缘化了,《关雎》中是作为君子好逑的一个由头,《卷耳》里只有一个伫立怀人的身影,《葛覃》和《芣苢》里只看见在不停地劳作,《樛木》、《桃夭》、《汉广》则是依附在男性的社会的期待之下。虽然也有“灼灼其华”的描摹,但我总觉得那是些相似的模糊影像,再美也不过纸窗花一般,桃红葱绿的一团虚热闹。过分的完美近乎病态,一味地贤淑、顺遂、勤劳,堪为后妃房中雅乐之教化,但于真实的人生而言不能不说是一种残缺。我看见她们温良的笑容,看见

分类:书屋拾慧 | 评论:7 | 浏览:9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邂逅诗经】在时间之上独自流淌

南有乔木,不可休息。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楚。之子于归,言秣其马。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翘翘错薪,言刈其蒌。之子于归,言秣其驹。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周南·汉广

   
读这首诗的此刻,窗外夜色如河,漫漫流过,空阔亦如江与汉。一时之间有些恍惚,不知那广而永的遥远,是在歌者眼前,在浩淼的水波上,还是在歌者心里,在不曾渡河不曾送达却也不曾消匿的爱上。

   
想起《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她说:“无论是隔着多少峡谷、高山、河流,或是在你和我闪着喜悦光芒的目光之间只隔着一层透明的薄玻璃,我对于你的意识来说,实际上都是一样遥远的。”这样的距离无法度量,遥远到令人绝望,哪怕是身体拥着身体,呼吸萦绕着呼吸,她

分类:书屋拾慧 | 评论:0 | 浏览:858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邂逅诗经】琴瑟婚姻,你会调弦正柱吗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其家室。
   
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周南·桃夭

   
桃花开的时候,寒冬已远,春阳渐暖,唤醒人心里种种旖旎的念想,满满地饱涨着,再可可地撞见这美丽的花,便一股脑儿寄托到了它身上;待到一场风雨过后,乱红如雨,片片飘坠,也便像一场情事,在难料的运命里,褪却残红,余意阑珊。桃花,因之成了古代文人极爱使用的一种意象。

   
“正看到‘落红成阵’,只见一阵风过,把树头上桃花吹下一大半来,落的满身满书满地皆是”,大观园里,沁芳闸边,两个玉儿,共读的西厢,小小的香冢——小说家用桃花的陨落暗示着“花落人亡两不知”的结局。

分类:书屋拾慧 | 评论:0 | 浏览:1333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4页/47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