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175895
  • 开博时间:2009-02-18
  • 博客排名:第9435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最近访客
博客成员
友情博客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友情链接
博客门铃
博文

又回山西

  

春節回老家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7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雜記

  

  

一,以為今天是周三,沒考慮到車限行。

 

二,掄了一天大錘,大,幾十斤重。知道能下這份力。

 

三,在讀了四遍朱熹『周易本義』後,讀到程頤『周易程氏傳』,覺得遠超朱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年底的蕩刀石

  

  

一年的最後一天了,現在已經是。天冷。打開窗戶,把那溫度計放在外窗台上,表面朝內。隔著玻璃,看著數字漸漸下降,便想它多降一些,看看零下十幾二十度是什麼樣子。反正我在屋子裡,還烤著火。而且冬夜很安靜,沒有鳥叫,蟲鳴;到這個點上,連狗都不叫了。站窗邊向外望,全是屋內的反射光,湊上前,抬手遮住光,看見樹木的枝干和亮色的天。

 

冬天好,溫暖隨時可期待,基本是招手即來。火也聚人。有時候三哥們在屋外生盆火,也不烤,各忙各。我聞到煙味,出去看一眼,蹲下身,烤一下手,再起身嗅嗅袖口。每晚洗澡,愛看那熱氣騰騰。

 

音樂出現得很及時。橘紅的明亮的火光和音響微弱的藍光招呼你關上屋頂的燈。那些東西就在夜裡飄來飄去,誘你深入。清理書架上的音樂雜誌,發現書頁裡夾著幾張碟。其中一張『間奏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3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下雪了

  

  

雨後空氣通透,車燈深入夜色。左邊平原右邊山。回家看了父母,上山。

 

早晨清冷。三哥們在院子裡說,下雪了。出去看,細細地飄,輕。大笑兩聲。今冬第一場雪。

 

三嫂前天上山看三哥,脫下大衣便挑磚,一百來斤,百步的坡道與台階,一口氣十來趟。讓她停下,自己挑幾趟。三嫂說,你昨個喘氣喃?不行!她這樣說,我很自卑。

_MG_0024.jpg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33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把銀杏樹幹指給聶川看

  

  

聶川到山上來的時候,院裡的銀杏葉已經落盡。我給他指,這是銀杏。他抬著看一眼,說,哦,這是銀杏。對於一個差不多在草原上生活了快三十年的人來說,他對銀杏的不敏感情有可原。他關心的是鳥和野菜,所以喫飯時,不停地問這山上有什麼鳥和什麼野菜以及有什麼花。

 

三哥對他說,你看起來比李哥年輕。我們便相互望一眼。事實上他比我大一天,記他的生日便很容易。他應該看上去比我年輕,因為他在草原上幾十年都關心著水草和夏季的鮮花,還有各種各樣的動物。而我已經在外面滾了一大轉,還正在抖身上的灰塵。從成都來的路上,他問我記得山裡的百合花嗎?我說不記得了。你想,年輕時連成都平原滔天的油菜花都沒有關心過,哪裡還記得少年時在山裡看到的野花。

 

他給我電話的時候,正是傳說中的世界末日的夜晚。我們一群人圍著鍋吃羊肉。吳小寶說今天得在一起,所以沒有去他住的酒店。其實我是想跟他喝一杯酒。第二天見到他,兩個人笑,又兩年多沒見了。知道他得在五點前趕回成都,我還是說,走,上山去。一路上陽光都好,車上顯示的溫度是9度。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4 | 收藏 | 查看全文>>

十二月

  

吳小寶寫詩的時候

很不得了

就像我看見李三哥們抬預製板

一樣不得了

 

我到四十七歲

才知道鎯頭的另一個用法

那個我起釘子用的叉頭

他們用來纏鐵絲

一挽就是一個堅實的結

 

就像我天天看著漫天的落葉

也說出不話來

這些東西都是天成的

就像水杉的葉子

厚而不滑

 

而銀杏葉就這樣鋪潢了我的院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48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正擦拭一把椅子,一抬眼,吳小寶在窗外笑。哪裡料到她會今日上山來。讓人喜。

那把椅子,昨天從父母家裡拿上山來。爸爸說,這是五十年代的椅子了。多年來,這椅子放在父母家陽台上,日晒風吹,坐板都成那種老船板樣子了。可是我坐上去,不搖不晃,高度正好讓我清晰地看見書上的字。便多生出些愛惜,所以擦拭它。正面的漆已經全部脫落。背面,還殘存些土漆的痕跡,隱隱亮著。昨天跟姐姐說,其實最喜歡小時候喫飯的那張小圓桌,姐姐說,那桌子在外婆家。而我的外婆,三年前,99歲時,已經走了。

山上冷起來,已經是冬天,我已經穿上冬天的衣服。在網上查,請人來現場查看,想給所有房間裝上暖氣片。其實安裝空調應該更省事,可是不喜歡。今年冬天,在山西,零下二十度,去參加我侄女的婚禮,在人家看見了北方農村裡的暖氣,很暖和呀,於是追著去看了看暖氣源。不過一個像鐵爐子一般的東西,就放在廚房裡,沒有動力源,他們自有解決水循環的辦法。我只能喜歡這樣的暖氣。也不明白為什麼現在市面上介紹的暖氣為什麼會是進口的,而且很貴。那些鑄鐵盤管,多好呀,毛巾、襪子都可以搭在上面啊,乾酥酥。乾酥酥,這個詞好,有質感,吳小寶老用它,她太喜歡乾且溫暖。

我還得找一找,實在不行,問問山西老家的親人。想想一個山裡的院落,即便燒柴燒煤,都是我能接受的。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506 | 收藏 | 查看全文>>

西山

第四次搬家,我們開始第五個地方的居住。搬離這里的原因,是因為樓下開了家超市,凌晨四五點,勞作的聲音就讓人醒來。今天在樓上,定定看了會兒,明白我不能夠抱怨,哪怕他們甚至大聲說話。

滿滿一小貨車書拉到了山上,而那邊還沒有書柜。我一直在等待著一些書柜的出現,它們是我想象的樣子和質地,而我到現在都還沒看到。

前天,喝酒。不常見面的朋友說,聽說你去了山西。我糾正,不是山西,是西邊的山上。今日又酒,人說我看破紅塵,卻不知我看到的紅塵美好。

后天走。節后回。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銀杏

院子里有一棵銀杏樹和三棵桂花樹。鄉里有些鄉親,身上總帶卷尺。他們來串門,順手就量一下銀杏樹的周長,說,十八公分了,長得快。他們在一瞬間就把周長換算成直徑了。所以這個十八公分,指的是直徑。

屋檐滴著雨,有一陣子挺大的。坐在走廊上抽煙,目光穿過縱深八米的天壩和幾個月的時光,看到了這棵銀杏樹的深秋歲月。金黃的樹葉搖曳飄落。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6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鄉間

我總是在山上,有很多時間和李三哥們喝酒。他們都能喝,這樣我也能喝。但從沒喝多。每當我多喝一點時,三哥就說,你老婆說要壓縮。他們說雞兒啊雞兒,很干脆。讓我想起我的同學朱老拱教我的崇州話。問話是吃沒。吃沒吃回答有兩種。吃了就是吃球。沒吃就是吃雞兒。

這些話真是好聽。說不定過段時間,我也能學會他們的話。

吳小寶有事回,送她去坐快鐵。車停路邊,看她走遠。中午過了,她才到家。后來看她博客,最后那句話讓我大笑起來:

“回来的路上,马尔克斯引用萧伯纳的这句话让我快乐了:‘很小的时候我就不得不中断自己正在接受的教育去上学。’”

這又讓我想起一句話,有人說麥爾維爾,17歲便沒上學。那個人說,可見要成為一個文學家,17歲就不要再上學有多重要。那本書,是我從深圳圖書館借的,名字記不得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40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16页/156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