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27801
  • 开博时间:2009-02-0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新旧之时

  

时间有质感吗?如果可以把大脑感知譬如成一只手,是可以滑过那些凹凸和平坦的、炽热与冰冷的、天然与人工的痕迹的。新旧之际,往往是情绪回溯之时,老天会开出两张字据,分别发给每一个人,一张上面写着“得偿所愿”,一张写着“求之不得”,字据很清楚,问题在于,回溯多久算是有效的样本?

 

多年前有一个戎装笔挺的军人满脸口吐珠玑的神色告诉我“人,就是在一个期盼又一个期盼之间亢奋着向前的”,我当时就有点快要醍醐灌顶的感觉,那劲道还没过去,我们就分别离去。那么些年,一些片段的信息通过老友传来,他脱去军装,去边境做玉石生意,回老家,离婚种种,然后突然在

分类:拙文 | 评论:0 | 浏览:9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不要杀死梦想

  入秋仍然闷的夜晚,去郊外和老友H小友B小酌,老友妻女从饭桌走后,小友谈到他还在襁褓中的小商业梦想,话出一半,就被老友用钝刀封杀梦想,我打断话茬说,老H,你的人生过半,一辈子在一个公司呆着,一辈子死守一个岗位,一辈子在一套房子里住到死,一辈子经历一次感情,你的一辈子用四句话差不多就总结完了,有没有想过你还有其他的可能性。国企老友灌口燕京纯生,腆腆日渐肥厚的肚腩,喉结颤动两下说“我就是一只笼子里的鸟,打开笼门我都不知道怎么飞了”。一时觉得自己的话锋割人,举杯把剩下的话与酒一起灌下去。老友是个厚道的人,不该如此夺人。想想自己经历不少,结果不多,实在也没道理妄解别人。
  
  如若前些年,会滥情的想象当年的意气少年与如今的肚腩男人的镜像对比,现如今已坦然的接受这种人生规律,但又想想是否只是光阴催人那么简单?自我与社会,到底是哪一个管道堵塞了个人发展的可能性,从而让H有一眼望到头的单轨人生。
  有的人用智慧来附会自己的人生,有的人用智慧开发自己的人生,前者是阿Q,后者是乔布斯,但若环境换位,际遇是否也换位呢?
  
  回来的时
分类:胡说八道 | 评论:4 | 浏览:148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梦说

我看见河流开始向前

槐起死回生

根扎向水面

鱼回来

因应槐花的应许

原来

生长是挣脱束缚

一如死亡

一如花挣脱槐的身体

落入河中

落入鱼之口腹

开始于 结束之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8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落落北枝望春归 悠悠兰香谢苦寒






  
  兄嫂送的兰草,移至北地的家中,昼夜几回,竟然绽放表达,闻了一闻,了然“吐气若兰”的意思。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1195 | 收藏 | 查看全文>>

酒馆

  人非常态的作用物很多,能大方示人的便是酒,这玩意能在极短的时间让一个正常人产生难以判断的情绪与行为,且互为传染。因此,每每能在酒桌碰上如下情节:主酒人会突然跃出,高举酒杯“啥都别说了!都在酒里了!干了!”,似乎所有的承诺、计较、问题、误解、期望都能在那一杯酒里得到圆满的解决与达成。我时常在想,那一桌的宾客里有没有人对那杯酒能装载多少内容心存质疑呢?至少,大家举杯的果敢在一瞬间确实有分量,辛辣的液体紧贴喉咙灌下烧得体内器官火热的时候,都表现得“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的表情。唯有半夜醒来脑袋被残留在血液里的酒精扩张得要突破三维空间时,心里会默念一句“尼玛!酒里面除了酒精,啥都没有!”。这种新闻联播般的无趣无数次重复于生活,一次次上演着漂亮的高潮但无实质内容。
  
  酒无罪,如果酒不作为促成利益的工具使用,便能使人迸发不可控的美好诗意,譬如《兰亭序》、《将进酒》与酒的渊源。神来之笔的“神”,在于酒精对神经元的作用,短暂的释放出了超我的潜意识。对于拥有超然的智识表达能力的人,甚至接近宇宙韵律般的表达妙境。这是所有真正诗化职业的人穷其手段要获得的体验,所以王羲
分类:拙文 | 评论:5 | 浏览:13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食物

  “大家使劲吃,吃饱不想家哦!”炊事班长抡着大勺扯着大嗓喊。十几年前,晃荡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到粤北山里面去当兵,放下背包就集合吃饭,大饭厅大圆桌大菜盆,几十个饿得狼崽子似的准小兵一拥而上,顷刻饭盆菜盆见底。至今仍记得那菜是熏干韭菜炒肉片,肉片不多但是诸多筷子争抢的对象,上面可见排列整齐的猪毛,但并没有影响当时的食欲与饭后冒着韭菜味饱嗝的满足感。食物,在特定的时候就是一种安慰剂。
  对于有集体生活经验的人来说,食物是稀缺资源,稀缺与银子无关,与获得食物的便利性有关,宿舍,不比写这小字时的家居环境,打开冰箱就可以撕块什么肉咀嚼一番。完美世间食物的美味标准,在集体生活中统统被颠覆。
  大学时在宿舍,有天半夜被胃抗议得惊醒。于是点着蜡烛在鼾声和脚臭味中搜寻吃的,不负有心人,搜出半瓶江西同学自制辣椒酱,半瓶贵州老乡的茅台酒。夹一箸江西辣,抿一口贵州浆,啧啧有声,诱得上铺老表下铺阿拉上海人跳下床一起开干,辣椒+高度酒,火上加火,之后青春痘挤了一个星期弄得满脸沧桑。
  
  还是当兵时,有战友擅钓黄鳝,捎带着我也成了高手,每每出手,能在农田弄
分类:杂拌 | 评论:2 | 浏览:961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天的五个瞬间

  前日早晨八点半,还在睡梦,有短信,“我姐夫杨于昨日不慎于高出跌落,经抢救无效今日临晨不幸辞世,如有悼念的亲朋好友请到某市火葬场”。杨是发小;下午,给母亲电话,不孝,忘了父亲生日;太阳掉到地平线,姐姐来电,问关于离婚财产分割事宜咨询得怎么样了?夜晚,给父亲电话贺寿,父亲在参加堂兄女儿婚礼,另一堂哥接过电话说,兄弟,你做四爷爷了。我天!我刚做爹。
  一逝一寿一离一合一生,黄历上这一天没有去翻看怎么说,反正,这一天的悲喜如果做一个公约数等式的话,等号后面没法写答案。
  埋头去奔跑生活时,所有事件的发生没有在路边等你来面对。你甚至没有准备好眼泪来哀伤就结束,没有准备好欣喜去祝贺就已过去。你站在一条似乎只有自己的路上,汹涌的景物不断来去,摁不了暂停,也没法倒放,无话可说。
  
  “许多年之后,面对行刑队,奥雷良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想起,他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那年十八,坐在一棵冬天也不掉叶子的树下,翻开《百年孤独》的开篇这句话。觉得这象一个回忆之初,遂一页页翻下去。看迷了,恍惚自己就是那个被锁在树下失心疯了的霍.阿. 布
分类:杂拌 | 评论:7 | 浏览:96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上不上海?

上海消失在视线中的时候,没有看地平线那些高大的建筑。只有一个长镜头,18点钟的太阳挂在西边,一朵云象一条鱼似的叼着太阳,下面是我在公路上疯跑。这是两次上海后的唯一一次太阳露面,阴霾模糊的上海似乎看清了一下,然后天就黑。
  
  但是,喜欢这个地界,有熟悉的东西,今天的华丽盛大的中国和谐前进中的上海,有些街面,仍然留存弧形的不高的色浅的亲切的楼,那个楼里面,有杜月笙削梨的认真劲,有沈从文面对大上海的惶惑与执着,有陈丹青板着面孔的后面稍微一察觉就轻易落下的柔。唯其如此,喜欢上海。上海居然有女子说,咱们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一大杯酒饮尽的杯子后面的脸,分明写着包容与接纳,为什么华洋在这里结出了最值得玩味的果实,而不是广州不是被殖民的香港。有些明白了成就上海的是什么,文字经验里的“精致”一定不是因,而是海纳的果,阿拉上海银,可以在螺蛳壳里做道场,也可以在亚洲第一乐府的百乐门门口笃定的削一个小小的鸭梨。
  
  上海人从来就没有上海人过,如果是,那是一片滩涂上和英国人执着不签约的那个老太太,然后就来了犹太人哈同,来了海宁的徐志摩,来了李鸿章的女儿的
分类:拙文 | 评论:5 | 浏览:1012 | 收藏 | 查看全文>>

秋天一下

  回家的时候,在楼下待一会儿,蛐蛐的叫声已经有些喘息。上楼,花盆里的阿福(白蜗牛)早几天就象去年一样准时把自己埋到土里。秋天来,收获完毕,万物就该休息一下了。于人,银子的收获,性情的收获,抑或其一,都该感谢知觉的生命。
  
  20年前青葱的时候,在山里面和人有约“10年后再见!”,两个十年后彼此都没有回到那个地方再见。也都很好,做了他人妇,做了她人夫,回归主流,成了母亲与父亲。山里面的叶子,不会因为没有践行的约盟不变红。这是坐标,走的再远,不变的永远不变,就在那里凝视着你,裁判你的得失对错。
  
  这个秋天很平静,欣喜亦可以让人平静,看着他从娘肚子里带来的不修饰的笑和哭,心就动。再深,再沉默,仍然,微风一起,就荡漾!
  
分类:杂拌 | 评论:2 | 浏览:722 | 收藏 | 查看全文>>

铁马冰河入梦来

  

那些年,我打了你,你任然叫我——“兄弟”!
  那些年,我们偷了粤北老乡的鸡,我笑你,鸡贼!
  那些年,我们野营,你非要把线路架在果园里,天亮时,捧着好几挎包的橙子要我吃,后面跟着追赶的老乡!
  那些年,你说他们和你过不去,到炊事班拿了菜刀就跟你走!
  那些年,你进了大圈帮,我说,兄弟,平安是福!
  那些年,我们弹把破吉他,唱着上铺的兄弟!
那些年,北江大堤要溃,你不会游泳就要上!
  
  这些年过去,兄弟,在哪里,还会把油汪汪的猪油泡在饭里面吗?
  这些年过去,兄弟,你还会很开心和很不好意思的告诉我昨天晚上梦遗了吗?
  
  兄弟,当我扯下第一根白发,就开始有了回忆,回忆在六轮驱动的炮车上,喝着广东凉茶和豆奶,不屑警察武警空军!
  
  兄弟,在梦里,有没有炮声隆隆震天响!

分类:拙文 | 评论:4 | 浏览:97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6页/5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
最近访客

若芊我芊n

2018-02-21

妃妃妃菲徘

2018-02-12

崛的后后v

2018-02-08

冰释234白

2018-01-18

空朵花开

2018-01-10

小奋青滤pe

2017-12-24

深蓝小镇

2017-12-24

吴福清词no

2017-1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