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花無聲

一仰成秋再仰已是深冬光阴荏冉,青春的誓言与岁月的风哨一起沉沦于流水的静谧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194511
  • 开博时间:2005-07-16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杂感

前几天的深夜,接到一个电话,大学时的同学,很有些意外,因我们虽在网络上偶有联系,电话却是头一次,时隔七年,身处两地,电话里的声音显得熟悉而又陌生,又带着些亲切。毕业至今,不觉已有七年,时光依然静静流逝,只是我们却已不再年轻。
 从没感觉时光如这般流逝得快, 冬去春来,四季变换,恍惚间只是弹指的刹那,时光却已从指头悄然流泄,或许对光阴易逝的感知与人的年岁是成正比的,年岁渐长,便会常感时光过得太匆匆,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每念及此,便突然有了一种紧迫感,紧张于时间的易逝而至今一无所成,从而更迫切于有所成就。古人云:“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从外出求学至今,算来已有十数余年了,从南至北,自北往南,虽未曾读罢万卷书,倒也曾行得万里路,十余年前,只身一人远赴北方求学,十余年后,为生计而奔波于江南,依然是孑然一身,时光匆匆,生活匆忙,光阴如树之年轮,一圈一圈刻划于心底,或疏或密,在这疏密相间中,看世事变幻,人事变迁,感受着光阴拂过额头留下的痕迹,在世事历练中我们脱去青涩,走向成熟,也渐渐老去。
 芸芸众生,所为何来?人生的意义又何在?我曾为此而迷茫,如今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4 | 浏览:1111 | 收藏 | 查看全文>>

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

第一次离开这个城市,应该是在2003年,在一个秋风萧索的日子,因工作的原因曾短暂的离开,时隔五年,我又一次的选择了离开,这其间虽然很多次的起过离开这座城市的念头,却没想到这日子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从起意到决定离开,仅短短的两三天时间,却已做出了一个也许将彻底改变我生活的决定,放弃生活了六年的城市去重新开始,选择一个未知的前程,是一种勇气,还是冲动?这也许已并不重要,人生就是不断的面临选择与被选择
分类:原创文字 | 评论:3 | 浏览:174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周日流水笔记

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去游玩过了,眼瞅着这两天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突然就动了游兴,决定出去走走。
早晨的阳光透过树枝洒在身上,有一丝慵懒的感觉,丝丝春风迎面吹着,暖暖的舒服。早上的游人已经多了,有晨练的,有旅游的,有爬山的,一股热闹的气息在早晨的空气中弥漫。与朋友一行四人,从黄龙洞往里走,道旁的树,郁郁葱葱一片的绿,让人感觉到一股生命跳动的活力。离开熙熙攘攘的林间小道,从旁边的小路向上而行,青草的味道夹杂着路旁野花的香味,远离了喧嚣,远离了繁杂的事务,就这样任意而悠闲的走着,自有一种山林中的野趣,眼前的路,不知道通向何处,我却知道终能到达我们的目的地。算来自从环西湖群山毅行后,再没有爬过山,走伤的膝盖在台阶路上依然还隐隐作疼,兴致却丝毫不减。小路的终点与山顶的小道相通,往右至初阳台,往左则通保叔塔,站在山顶的小道上,极目远眺,青山绿水尽收眼底,但觉天宇开阔,清风徐来,顿觉神清气爽。
往左而行,至一三岔口,前至保叔塔,右上蛤莫峰,峰上有大石,登石而览,西湖全景皆入眼中,断桥连着白堤,静静地蜿蜒穿过西湖,堤畔疏柳成行,“杨柳丝丝弄轻柔”,湖中星帆点点,远处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2 | 浏览:7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人生珍重三十秒

男人和女人吃完晚饭后,男人搭上车直奔机场。他要去一个遥远的城市出差,飞机是不等人的。可是他们的晚饭精致而且丰富,一点儿也没有马虎,全是女人的拿手好菜,全是男人喜欢吃的。女人用了大半个下午的时间,让桌子上摆满了海鲜。
 男人像鲨鱼般喜欢海鲜,可这个男人的风格,却一点儿也不像鲨鱼,他举止优雅,是一位优秀的男人。
 男人是在傍晚登上飞机的。他对女人说,当他走出机场的时候,时间会很晚,所以他今天晚上就不给女人打电话了,等第二天清晨再打。女人说:”好。“她站在窗口向男人挥手。接下来的半个月,男人将在一个陌生的城市度过。
 很晚了,女人早已睡熟。忽然电话的铃声将她吵醒,她看了看床头的钟,已是凌晨。女人爬起来,来到客厅,接起电话,她听到了男人的声音。
 男人开口就挺突兀的:”你还好吗?“女人有些惊讶:”还好,我已经睡下了。不是说早晨再打电话的吗?“男人好像不放心,又追问了一句:”你没事吧?”女人有些好笑,这个男人太婆婆妈妈了,虽然知道他是关心自己的,“我当然没事,睡的正香。你怎么了?”男人说:“跟你说一声,我已经到了。你不用担心。有
分类:经典收藏 | 评论:4 | 浏览:9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工作与生活

前段时间有朋友跟我谈到她今后的计划,便是想开一家心理咨询室,为这个社会需要的人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而这想法的起源则来源于目睹了身边两位同事因压力而导致精神出了问题。我笑其是“达则兼济天下”,而我则是“穷则独善吾身”,近日看了中国惠普前总裁孙振耀先生谈工作与生活的文章,他谈到“很多事就像看A片,看的人爽,做的人却未必”,大感于我“心有戚戚焉”,工作也罢,生活也好,自身虽甘苦自知,但于别人看来,却往往不是那么回事。
现代人是很有压力的,压力有工作的,有生活,究其根还是源自生活,源自于人的欲望。我想如果不是为了生活,估计没人会自愿去工作,如果都衣食无忧,谁会牺牲自己的健康与自由,去换取那微薄的薪水,这薪水也许在杭州还买不起一个平方的房子。但人是有欲望的,欲望有多有少,多种多样,这是人的一种本性,没有欲望的人是不存在的,得到一份好的工作、过着体面的生活、工作要钱多事少干得还快乐、生活要物质优越精神富足没有烦恼,这都是欲望,有了欲望就会有压力,欲望越多压力也就越大,当压力超出人的承受极限,结果便是崩溃。
工作是为了什么?生活是为了什么?什么样的工作才是好的工作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8 | 浏览:1251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乡目睹之怪现状

走在县城的街道上,满耳充斥着嘈杂的声音:汽车的喇叭声、音响店为招徕生意放的高分贝音乐声、沿街店铺或摊贩的叫卖声、流动的广告车的喇叭声;行人熙来攘往,触目所及,街道依然是杂乱而脏的,以前的作为商业街的新街也变成了旧街,在这个阴沉的天气里,显得十分的破败,新开的温州商业广场倒显得有几分新气象,可惜的是客流太少,显得有几分冷清。一别经年,再回来时发现县城的一切似乎都已改变、却又感觉一切都似未变,也许,在这变与未变之间,变的只是人的心境。
回家几日,听得多的便是“杀人”两字,杀这个带着血腥与暴力的字眼,从纯朴的人们嘴里说出,显得平淡而从容,短短两天,便听说已有两人被杀,被杀的缘由,据说都是与女人有关,至于被杀后的情况,照常是没人理会的,也许除了死者家属。做为杀人事件,人被杀后似乎也就是事件的结束,古人有诗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把杀人写得倒也潇洒,人命若草芥,杀便杀了,深藏起来,能奈我何?这似乎倒也颇合这城市的现状。不可否认,在这个法制社会的角落,还存在着野蛮与文明、黑暗与光明、暴力与法制的冲突,在某些时侯,野蛮、黑暗与暴力占居着上风。在这个被称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4 | 浏览:12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回忆

窗外月光如洗,音乐轻轻地流趟,友在北京的那端悠悠地叹道:月亮很圆,床头一片月光,缓缓的音乐流趟出似水年华的记忆…..可惜一切都已成追忆,怎奈,红了石榴却凋了郁莲,谁也留不住绝尘而去的日子,铮铮而去的逝水年华。
年华似水轻趟,不经意间把一切都封存在了人的记忆里,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我说,有个回忆也是件幸福的事,可怕的是连回忆都没有了。此刻突然回想,却发现记忆已是支离破碎,所有的片断拼凑起来也还原不了往昔的影像,是岁月的流逝冲洗了记忆,还是原本就没有记忆?惘然长叹,今夕月圆,可知当年月明几许?月色轻柔流淌,依稀当年月光也是这样静静的流泄,只是如今已是物换星移。
一直准备写点回忆的东西,却总觉得以现在的历练去回忆原本平淡的记忆,本就是一种浅薄,但我想更重要的是我懒,甚至都懒得去回忆,如不是这样的夜晚,友人对月轻叹、追忆着似水年华,我也许已忘了回忆。今夕何夕,何不对月共饮,我与友笑曰,也许这也会成为若干年后的一种追忆的。

分类:心情随笔 | 评论:12 | 浏览:1335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是五百年前你掌心的痣[转帖]

南海禅寺里每日香火缭绕木鱼阵阵。闭门苦读藏经书,两耳不闻红尘事,我以为这样可以忘却世间所有纷繁芜杂之事,以期早日修成正果得道成佛。
寺院住持曾不只一次的告戒我:“若人散乱心,入于塔庙中,一称难无佛,皆已成佛道。你虽已削发为僧,但红尘心事甚重,难成正果,及早下山去吧。”我无语。因为我明白这么多年来,尽管我素衣素食,却始终不能忘记丈二红尘之外仍在苦苦挣扎的痣儿。
剃度之前,我只是一介文弱书生,出生于名门望族官宦之家,终日苦读四书五经,以期早日金榜题名。我出生的时候,掌心有一朱砂痣。家人曾经找先生给我算过命,先生说:“贵公子天生富贵之命,掌心带痣,乃掌握官印之相。正所谓蛟龙未遇,潜身于鱼虾之间;君子失时,拱手于小人之下。他日若有贵人相助,必成大器。”我不知道一个小小的掌心痣是否真能决定我一生的命运,但我清楚,家人已经将全部的赌注押在了我身上,不!确切的说是应该押在了我掌心的那个朱砂痣上。
十七岁那年,好象是在五月二十一,我在无恨河旁遇见了生命中第一个美丽的女子,我想她应该是一位官宦之家的公主。试图接近她,却被她婉言相拒。三年
分类:经典收藏 | 评论:5 | 浏览:96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20页/158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