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馆清秋

待寒枝拣尽,笑看风轻,流水落花终归去,月色满中庭
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1
  • 总访问量:9128
  • 开博时间:2009-02-04
  • 博客排名:暂无排名
博文分类
日志存档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木子有心

   大凡中国人写散文,总是遵循着“形散神不散”的圣旨。散文贵散,而散文又忌散,所以写字的人们总是试图在漫无边际的意识流中寻找出一条可以贯穿始终的主线。《爱》书却不是。它就像一匹草原上纵情驰骋的野马,上天入地,抛开一切形而上和形而下的缰绳,无所依傍,却又无所不依。十三篇文章洋洋洒洒,从太平洋的西岸写到印度洋的东岸,从马拉格隔世的清幽写到大西洋城的末世狂欢,从曼哈顿的卖艺人写到上海的末班车。如果硬要给这本书加一个主题,那就是自然,自由。
   鹏翔九万里而风斯在下矣,背负青天,莫之夭阏,而后图南。一个人的学识修养若厚至负大舟,胸襟厚至负大翼,自可抟扶摇而上风程万里,不去理会什么东家西家磨嘴皮子的小知小年,信手拈来便可妙笔生花,不用担心会造出个不伦不类的四不像。立体主义的破裂为什么不能用,伴上点和田玉的温润樱花的壮烈维纳斯残缺的完美,挑一点耶稣的圣光,再刷一层伤痕文学的历史感和垮掉一代的沉沦不羁,君意如何?若观者嘴角上扬,那又何必在乎它的原产地呢。他的文字就是这样的随心所欲,就像一个人应该成为的那样。
   单说《草色》中的人物描写,就可以看到东方文人的淡泊,西方先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8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浮云

 堕落了两天。
 在这一寸光阴一克拉钻石的司考岁月里,这是万劫不复的罪行。
 所以,在这两天里,我一直怀着一种悲愤内疚而快乐的心情,堕落着。
 流连在一直都在关注和从未看过的博客中,观望着别人有滋有味的小日子和那些充满奇思妙想的大脑,用一种不会去思考和记忆的真空,让那些美丽的流星划过我的瞳孔。
 看了小四的博客,在我的高中时代遇到的最安静的作家。他的才华锐气感伤幽默,像流水一样从高山间汩汩而出,没有一丝声响。突然发现,原来《幻城》之后他还写过这么多小说,原来《悲伤逆流成河》不是盗版,原来《岛》一直持续发行到现在。原来,在我已经淡忘了他的日子里,他也已经长大。时光被眼神抽空,有些人,眸换间,已面目全非。
 看了刘谦的贴吧,几个月前那儿还是每天必到的去处,他的奇迹陪伴我度过了无数个深夜,在我最彷徨最迷茫的时候,替我抵挡那些无助绝望的痛苦。南京之后再也没有看过他的表演,也没有刻意去关注过他的消息,他的巡演早已经踏遍千山万水,跋涉过新年过后那泥泞的沼泽地,他和他的魔术终于开始回归。希望他终能在这个世间找到一个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0 | 收藏 | 查看全文>>

多雨的夏天

   河边的凤凰花渐次绽开别离的花瓣
   笙箫在草尖婉转
   飘转进钟山脚下三尺竿头
   那隋唐盛世的秦淮酒家晓柳残烟
   千年的古碗不语 午后的长廊寂然
   五百年的风雨际会
   这历史终究血泪未干
   孤独的星星在黑暗中寂寞歌唱
   无人参透的书卷也尘封上一层高山仰止的平凡
   今夏的云朵特别沉特别重吧
   是谁在哭泣
   在哭祭这个 多雨的夏天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84 | 收藏 | 查看全文>>

time to say goddbye,Boston Legal~~

   当初看到FRIENDS的结尾,看到那些欢欢笑笑十年的老友们曲终人散时温馨的洒脱,心中充满了浅浅萦绕的暖意。总有一天笙箫会停,筵席会散,当这一刻真正到来,终可以淡然相对,挥手再见。十年的快乐,戏里戏外,即便只是舞台上的一场演出,也来的太过于奢侈。而当幕布徐徐落下,一切都是想要的结局。 啊,结束了么?结束了。嘴角微微扬起,聚起十年的幸福时光。
   但BL不是。只有短短的五季,这两个庭上庭下不停抽搐蹦跶的大活宝就离开了我们。风雨不动的阳台夜话,史诗般的兄弟罗曼史,让我对法律突然有了无限憧憬和崇敬的closing agument,还有那世态炎凉里相知相惜珍视如斯的男人间的情谊。静坐在流水霓虹凡世红尘几十层楼高的上方,熟悉的阳台,不变的白色沙发,永恒的mad cow,意味深长玲珑隽永的对话,还有结局中两只肥肥的大猫相拥而舞的wedding dance,如此完美无暇。
   这本该happy的ending因为律所的收购和denny一再恶化的病情而充满了辛酸和无奈。我并不赞同shirley对中国人权现状的质疑,而这似乎也并不是她的初衷。当她在法庭上真情流露到哽咽着说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5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礼物

 本来不再想写博客的,在这复习到绝望的日子里,不想再多浪费一点点的精力占用少到可悲的睡眠时间,但是在这个黑色的五月,有太多太多的人辞别人世长眠黄泉之下。有很多人之前从未在我的生命中留下过蛛丝马迹,哪怕仅仅是掠过心头的微风一阵恐怕都寻不出一丝线索,但是,他们自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消逝在另外无数人的轨迹里,消逝在他们忧伤而悲凉的目光中,消逝在他们曾经一起的回忆里。这让我恐慌。
 无限恐慌。
 对于一个只有二十圈年轮的生命,很少会认认真真去想死亡这种事情。对于它,或许我的认知仍旧停留在三岁小儿的理解层面上。那些人只是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当你眺望夕阳下蔓延天际的地平线时,他们就会在那里。我无法想象我离开这个世间之后,凝望地平线的那些目光中充满了怎样的思绪,只是突然觉得,当有一天我自己垂垂老去,当我丢失了眼睛丢失了语言甚至丢失了咀嚼和睡眠的能力,当我在这个星球上的大部分时光已经死去,当我老得只剩下回忆,我坐在午后的摇椅上,能回忆多久。
 生命是礼物,我们都已经收到了。从现在开始,我要为自己准备另外一份礼物,为我老去的那某个未来,准备一份从盛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王者归去

 凌晨,天快亮的时候,杰克逊来到了天堂门口。
 一轮轮的身份验证,顺利通关。可是在相貌匹配时,响起了警报器尖锐的叫声。
 “你为什么那么不喜欢上帝给你的脸呢?”
 “。。。。。”
 “我没有不喜欢。只是这个世界不喜欢。”
 “我只是想,被爱而已。”


 他离开这个世间已近二十四个小时了,希望现在的他能和天堂里的亿万歌迷聊聊天,唱唱歌,较量较量超人和蝙蝠侠,看着这个他曾经拯救却没有拯救他的星球在夜空中,孤独旋转。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92 | 收藏 | 查看全文>>

这一年五月的南京--记刘谦巡回首演

  曲终人散的第二天下午坐在糖芯里吃着芒果牛奶雪花冰,等待回家的列车,窗外暴雨般的阳光砸在南京的街市上,狮子桥没有人的寂静也似乎淹没在了光线的喧嚣中。一如初来乍到时的情形。这座城市,和我的大学咫尺相隔。秦淮河畔的六朝古都,繁华一时,如今却在岁月的浪潮中一点一点沉寂下去。那些为高大的梧桐和整齐的花岗岩所祭奠的历史,静静地安睡在这山顶之上。静默不语。即便经历过惨无人道的屠戮和凌辱,她还是如此真实的存在于钟山脚下长江河畔,依旧以其温润婉约的风韵和承载千年风云的气度传承不死的精魂。这颗在中国历史上无可撄其锋芒的明珠,却从未在我的出行计划里出现过。它犹如隐在皮肤下一道重重的伤,不想触碰。突然间,它却以一种不容置疑的姿态成为我的毕业旅行。在这样一个流火的五月,为了见一个人,为了看一场表演,来到这座城市。从此,它成为我的10代低调而华丽的结尾。
  那晚,当演出结束,幕布放下,当楼上楼下的观众齐声大喊着他的名字要求安可,本来已经走到门口的我发疯般的冲到看台最前面,想见他最后一面。哪怕只是一个招呼,或是一句晚安。那是那天晚上第三次流泪。内心深处始终无法接受一切已经结束的事实。似乎事情原本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14 | 收藏 | 查看全文>>

祭五一二

 除了算数,除了账单,除了一页页撕落的日历,生命中总有一些数字会让人刻骨铭心。比如身份证号,比如业绩表上那条上升的曲线,比如母亲的生日,比如512。当初因为不喜欢历史繁复的年份而选择了理科,然而随着在这个世界上的年轮一圈圈增长,也渐渐明白,历史这个词眼,不是被千年风尘所湮没的铜铁,也不是一行行文字的叙述,而是铭刻在血肉和脑海中的记忆,记忆中,那样的风云际会似一场风暴,与生命的曲线相织相交。512已经过去一年了,一年了,一年的漂泊碾转中那片受伤的土地一直都在心底隐隐作痛。淡褪了最初的震惊和欲哭无泪的痛,思念与牵挂如同掠过头顶的微风,无时无刻,萦绕心头。
 一年祭,看到了一年前那片哭泣的河山,看到了一年前悲怆的身影站在劫后重生的土地上,看到了失去战友的战士们向天空鸣放的军礼,看到了孓然的孩子们嬉戏的笑脸,看到了大难中相依相持的人们重逢的拥抱。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媒体的镜头重新回到那儿,给我们带回长达一天的报道。铺天盖地的汹涌而来,卷起空气中的每一粒尘埃。不想去谴责他们的生存法则,一行有一行的规矩,没有什么是永远的头条,也没有什么会让大家总愿意在每个疲惫的午后去阅读。平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176 | 收藏 | 查看全文>>

米田共的青葱年华——热腾腾新出锅的室歌

 米田共的青葱年华
 曲:Gala-young for u 词:米田共
 爱你无所顾及的想法
 就在这马桶抽动的一刹那
 路过那蓝天白云和秋冬春夏
 脚下的流水哗啦啦

 躲进被窝我们不起床
 多自由怀揣着白日梦来哇啦啦
 口水在脸旁肆虐,嘴巴大张
 这是我的青春快尽情释放

 我们山寨亚我们芙蓉
 笑声很豪放即使在夜里
 随处张扬着快乐无所畏惧
 笑容永恒这领地

 我们山寨啊我们芙蓉
 米粉嫉妒着肉丸的受宠
 田野花盛开脚步四处游走
 共度这无忧年华少年不言愁

 现在就改变悲伤的童话
 穿上破球鞋我们向蓝天进发
 跨过了海角下一站就是天涯
 照片见证着青葱年华
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59 | 收藏 | 查看全文>>

钟摆

 其实从来没见过电影或小说中描写的那种落地大座钟,但是我记得它。中世纪阴暗幽深的古堡,空旷无人的起居室里,有笨笨的大钟稳稳的坐在角落。夜深人静,天地无声,连那无比微弱无比清晰地滴答声似乎都只是在衬托这无人的凄凉。一片死寂中,只有那钟摆一下一下的来回撞击着冰冷的空气,圆圆的摆锤左一下,荡到低处,右一下,又荡到低处,似乎迷茫的时空在这里骤然找到归宿,安歇在那浅浅的滴答声上。
 思绪盯着那左右摇晃的钟摆,盯了好久好久。当那小锤在最低处时,它的速度和加速度是最大的;然后越来越高,越来越慢,最后在最高点上,丢失了所有运动的能量,只剩下高度。如果这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常识,如果我们是那小锤,这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在这场单调而漫长的游戏中,命运只给了我们半个周期。开始,落,升,结束。
 我们有多少时间是在韬光养晦,有多少时间是在释放。只是,生命这短暂的旅程中,最绚烂的一幕却发生在最低谷。如此安静的一路走来,在这一瞬,全速的奔跑爆发出从未有过的张力,向想象中的巅峰冲刺,纵然摆不脱摇杆的控制,纵然逐渐盘升的高度让呼吸越来越困难,也要以最完美的弧线,画出一个微笑着的嘴角。
分类:未分类 | 评论:0 | 浏览:209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3页/25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