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别处

最是人间留不住,桃李依依春暗度。
个人资料
  • 今日访问:1
  • 总访问量:218280
  • 开博时间:2005-07-16
  • 博客排名:第5479位
博文分类
最近访客

小奋青滤pe

2019-11-17

博客成员
关注更新
你关注的用户没有更新博文!
博客门铃
博文

人生处处历险记

  老杜昂说他又把《李献计历险记》看一遍。看完依然难抑忧伤。心里总觉得有什么想倾诉,可是有不知说什么。其实真正的忧伤是写不出来的,能写出了的已经是淡化变了味的。还好他并不想记录什么真实感受,他只想通过书写可以把内心的忧伤冲淡一些。
  他的忧伤应该从那一天就开始了。那天他刚下公交就后悔了。他发现他不该重回那里,更不该一个人重回那里,就像李献计不该重回人民公园一样。
  李献计不愿一个人没出息地潸然泪下,他选择了奔跑。而老杜昂选择了上网,幻想着能有个人陪他聊聊,可最后他发现他需要的不是和谁聊一聊,而是赶紧逃跑。
  李献计也想逃跑。他为了重回过去,不要命地跟各路人马死磕,表面上看是为了回到过去见王倩,实际他只是希望能从王倩离开他后的世界里逃跑。
  其实再见一面又能有什么改变什么呢?王倩注定会很快不再爱他,离开他。李献计心里深深地明白这一点,他一次一次地回去追寻,在这一次一次地追寻过程中,他也明白了爱情不是生命的全部,也明白他其实可以有更多选择,每一种选择都很轻易,都可以让他过得更好。可是,当生活已经只剩了记忆,忘记便像自杀一样需要更多勇气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7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世间已无董小宛

  早上起来看到漫天的扬沙。恰好小鱼从北京发来短信说北京也在扬沙,而且她从来没见过这么严重的扬沙天气。想起电影阿凡达里的话,觉得地球真的不可以再呆了。可惜我们没有飞船可以到潘多拉星球。
  回到家看了一会儿动画片《龙猫》,之后看《浮生六记(外三篇)》。
  林语堂觉得陈芸也许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子。我读《浮生六记》时亦有同感。陈芸并不十分漂亮,——她有兔牙,用中国传统的审美观点看,这可算缺憾,但是她有她独特的娇、憨和聪慧,而这些可爱之处又有幸被沈复看到并记录下来。我想沈复有幸陈芸,陈芸亦有幸归于沈复了。
  陈芸难得,然当我读后面《影梅庵忆语》时,发现董小宛则更是难得。
  董小宛,我想,也许是中国文学史上令人人钦敬又痛惜的女子了。
  前年读侯方域《桃花扇》时曾对李香君的刚烈钦佩不已,但现在看来《桃花扇》以记叙南明旧事为旨,加之戏剧语言之局限,香君面目终不如《影梅庵忆语》里董小宛丰满生动,清晰感人。
  董小宛本是秦淮名妓,才色乃一时之冠。初见冒襄即倾心追随,可惜冒襄一心想的却是陈圆圆。(冒襄在回忆中竟然毫不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6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相见恨早

  昨天下雨,今早出门,漫天浓雾。空气里却是湿漉漉的,感觉很好。转过教学楼,忽然发现对面半空中一抹红晕,显是被遮在雾后的太阳。心中遂生感叹,对身边的摊薄士说:“如此好天气,真不该到教室去上课。应该学习孔子,带八九同学,沐乎沂上,随走随讲,累了便坐下歇歇,各言其志,待红日出。”摊薄士哂然,深以为是。
  到教室将此话和学生一讲,学生跃跃欲动,几欲先走。我按住他们说不行。然后又说自己还没有那等功力,可以于闲聊之间将知识讲得通透——现在照着课件念还念不明白呢,也许再过三十年才可以讲什么不用准备教案,才可以一边散步一边讲课。
  学生听了颓然叹息,似有相见恨早之意。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68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一九八四》不算恐怖

昨天上午骑车去原阳吃烩面了。大概是前一天夜里没有睡好的缘故,回来时候觉得可累,几乎都跟不上他们了。
回到宿舍两点半了,洗洗澡,五点睡觉,一觉醒来八点了。起来吃饭,看书《一九八四》。
这部书久闻大名,一直无缘得见,这下总算如愿以偿。小说写于1948年,虚构的是1984的世界。(这个年份其实也不可靠,因为大洋国的真理部每天都在篡改历史,他们完全有能力把日期也改过。)1984年的世界被三大国国家所控制,一个是大洋国,一个是欧亚国,还有一个是东亚国。三个世界彼此争战,但谁也征服不了谁。战争的目的除了争夺劳动力等资源之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对内政治的需要。那就是仇恨。民众需要仇恨,或者说统治者(在大洋国是“老大哥”和核心党员)需要民众的仇恨。
主人公温斯顿是大洋国的外围党员,生活在大洋国的首都伦敦,每天都工作是到真理部去篡改过去的《泰晤士报》。他把那些不符合政治需要的旧报纸重新修改,例如改去“老大哥”过去讲过的但后来没实现的预言,改去曾经是工程但现在已经成了叛国者的人的旧新闻,改去政府曾经计划但是现在没有实现的各种经济数据。总之,他们的工作就是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刚子请饭

刚子头理得很短,显得脑袋很圆。我问怎么理这么短,他笑着说喝醉酒跟人打架被刀砍了。我惊讶不已,说我现在对你越发敬仰了。
他这次请了二十多天的假回来陪老婆孩子,请假居然还扣工资。什么鬼单位!他看起来对自己的工作也很不满意,一会儿说想辞职,但是又怕换了工作不适应。而且现在有了孩子了也不敢太冒险了。我看他也只是说说而已,不会辞职的。
他问我现在住哪里有没有买房,我说买了。他有些遗憾,说当初该在东边买一处房子的,现在想买也没钱了。我说你现在西区也不错啊。他说那是老丈人的,每次回来感觉都像是在别人家做客似的。万一哪天离婚了,连个房子住的都没有。
我哈哈笑了,说没地方住来住我这里。
他很认真的说,真的呀,我们单位百分之五十的离婚率!
我说为啥?是不是因为都是两地分居的缘故?
他说是,很多都是两地分居。稍微管不住自己就容易出状况的。
我想起一件事,就说,有算命的给我算命说我将来会离婚,而且会很快!
他很不忿:“还没结婚呢就算了要离婚!”
刚子上学时是个很有
分类:未分类 | 评论:1 | 浏览:508 | 收藏 | 查看全文>>

广东的春节假期

在广州呆了半个月,无所事事,搞得人都快发霉了。我发现不能长久在家待。家里那个环境让我忘了自己是自己。我的妈妈,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却给了我最多的压力。她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心力来爱我,来为我担忧,她希望我过上她认为最好最安稳的生活,却不知道我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时常想,如果有一天有了自己孩子,当他长大的时候,我会不会也想我的父母对我的期待似的对他一样期待。每次想到这,我都很冲动地想找支笔给三十年后的自己写一句话,“兄弟,不要对你的孩子要求太多。你还记得当年你的爸妈怎么要求你么?”
这个阴雨濛濛的季节,这个凄凄冷冷的城市,在这些狭小拥挤的房子里,我没有空间独处,没有时间思索。夜半失眠,也找不到可看的书派遣我的寂寞。我不仅忘了我是谁,甚至忘了思考我应该是谁。
我去了一趟深圳,大侠变瘦了。瘦下来的新志显得更有精神了。这让我很开心。他换了居所,但是房间里依然显得邋遢。他依然没有女朋友,这让我略有些担心。他是一个心细的人,但是他的细致之处总是以很生硬的方式表现出来。和他做朋友易,和他做情人应该比较难。
我觉得我不太了解他。
上官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552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怎么办起读书社来

  没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办这个读书社,看来大家对这件事情的正确性还是没有疑问的。只有今天李丹问我怎么现在才想到办这个读书社。她这话问得我有些惭愧。其实这件事也是偶然。
  虽然我一直诟病机专图书馆藏书太少,但是从来没有为改变这种状况付出过什么努力。老宋说他还给图书馆提过建议,给他们列过书单。可是我连建议也没有提过,只在课堂上非议学校领导的昏庸无能。现在想来其实很不厚道。虽然学生听了很乐呵,觉得我很替他们说话,但实际的问题并没有改变多少。
  我之前没有想过要办读书社,因为要我从学生的生活费里抠出一部分来去买书,我总觉得不能理直气壮。当我看到摊薄士收了他们班没人20元买《说文解字》的时候,我还在琢磨他是怎么做到让学生一致同意的呢?
  后来带学生去跑马岭实习,原计划只去一天,后来景区建议我们去两天。考虑到实习经费有限,我担心多呆一天的话系里不能报销。我征求了他们的意见,问他们愿意不愿意自己出二十元钱在景区住一晚。他们表示同意。于是我收了他们每人二十元钱,总计八百元。后来系里把这个钱报掉了,我忽然想我可以用这八百元钱给他们买点书看。于是我问他们愿不愿意成立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779 | 收藏 | 查看全文>>

跑马岭深秋

  早上醒来听见外面似乎有沙沙的雨声,心中一沉,翻身跑到窗前一看,果然一片淅沥。学生打电话来问还去不去,我说去,怎么不去!
  上车时雨正下得大,然而一进山区,那雨便停了。安排好房间之后,小马姑娘带我们去看千年银杏。之前我见过陈桥驿枯死的系马槐,心中便先有了一株干枯腐朽的木桩形象。不料到了地方却惊喜不已。那一株阔大的银杏树,枝叶繁茂,赫然矗立在山窝里,覆盖了几亩地的范围。一大丛紧簇的绿色在枯黄的山野中格外惹眼。树下一栋青石灰瓦的小屋,屋前立了几块石碑,其中一块半埋在土中,只露出顶上几条遒劲的龙纹。小马说这是唐李世民时期留下的石碑。我听了暗道可惜,少林寺的李世民碑可是被砖亭砌得稳稳妥妥的。
  看过银杏,我们绕到后山,攀行半个多小时,到达一座孤峰之下。此时雾气弥漫,十米之外,人物皆失,忽听得头顶咩咩之声,大家喜道:小肥羊!顿时脚步加快,几步上来,原来是一座小庙。庙门紧闭,门环内斜插一根树枝。我抽掉树枝,迈进院内,连问数声,却是无人回应,遂踏进正堂。只见三尊神像安坐屋中。当间褒衣博带的老者貌似老君;左手一人贴身袈裟,海螺状发髻,应该是释迦摩尼;右手边那位冕冠垂旒,想是玉帝他老人家。这三位供在一起,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不过我知道中国老百姓对宗教一下如此马虎,也不在意。回身看院内中央,平放了一块残碑,碑上依稀能辨出“三清上聖”、“混沌无极”、“崇祯年间”等字样。我算了算,这碑离现在也四百年了,只可惜只剩了半块在这里任风雨洗磨。
  下午去小店河旁边的灵龟寨,司机师傅把我们送到寨桥边停下,我们过桥上山,山路荒楚,几经折返,终于绕到寨前。这灵龟寨我四月份是来过的,房屋虽旧但是大多残破,且不成规模。转了一圈也就出来。
  看看天色尚早,我们转到去塔岗水库参观。坝上其实无甚风光,下到坝底草甸上,方觉有些意味。强强连说此地真好,改日一定要背了炉子来野炊,吃完躺在草上睡睡觉,钓钓鱼。我就着暝色在水边拍了两张照片,强强看了赞道很有水墨画的味道。
  晚上无事,怕学生乱跑,组织了他们开晚会。开始他们还不扭捏不肯上前,后来踊跃表演。其中有个叫赵新文的学生颇能转圈,一段优美的华尔兹楞被他转成了广场上的鞭陀螺。笑翻了一屋观看的人。
  次日七点起床,吃完饭上山,一路拾级而上,爬了两千多级石阶,又走了一段土坡,终于登上山顶草原。原上果然百草丰茂,一马平川。此时漫天大雾,笼罩四野,环顾周围,均是白茫茫一片,仿佛已经离开人间,置身云天之外。众人前呼后应,逶迤而行。到草原深处,大家席地而坐,一边吃东西一边闲看天边云聚雾散,兴尽之后,依依下山。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1116 | 收藏 | >>引用社区地址查看全文>>
共33页/264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