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信息
  • 今日访问: 72
  • 总访问量:314040
  • 开博时间:2009-02-01
  • 博客排名:第4730位
博文分类
博客成员
博客门铃
博文

往事之忆,母亲的悲欢人生

母亲出生在一个大户人家,小时候读过一年私塾启蒙教育,童年应当说是无忧无虑的。外祖父兄弟及堂兄弟十人,七弟在国军总参通讯团任职,家中常年雇有长短工,有不少的田产。他是当地知名人士,家族较为显赫。母亲六岁多时,大祸突降,外祖母去世,她失去了庇护。据她讲,此后她受尽了继母的刁难和刻薄。继母带着两个都比她大的女孩,性格很是强悍,她受了不少欺负,外祖父可能不知道,也可能是没有办法。她每天只是孤苦伶仃坐在门前,等待外祖父的归来,得到少许的温暖。一天,她又与继母及两个孩子发生拉扯,蓬头垢面地在门前等着外祖父。外祖父看到这般模样也流泪抚摸着她的头说,儿啊,你也是一个苦命人。临近解放,十六岁的母亲只得匆匆嫁与父亲,没有嫁妆和任何场面。可以说,那段时间她家境虽好,但她没有过多少好日子。
解放了。外祖父被枪毙,母亲被定为地主子女成份,这一定论为她的坎坷人生埋下伏笔。解放初,因爷爷,奶奶的贫农成份,父亲革命军人出身,母亲在县城速成学校读书,新中国百废待举的事业似乎在拥抱着她。54年初,我出生了,随后弟妹出生,母亲就此丧失了新中国知识女性的权利。其时父亲已是基层单位负责人,母亲和我们住在父亲
分类:未分类 | 评论:6 | 浏览:320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十年代军营趣事之十三:礼仪士兵

连队要选拔十名士兵,参与驻地代表军人迎送外国政要的礼仪活动。那天,这十名士兵穿着统一增配发的崭新军装,列队在操场上,个个意气风发,人人笑逐颜开,惹得其他人羡慕极了。他们下来后还到各班排显摆。有的说,我这相貌连队前十名这回算确认了;有的说,等我有机会参加国宴,回来可以给你们透露点信息。看到他们趾高气扬的样子,大家只是干生气,谁叫他们被连里挑上了呢?
第一次他们外出执行任务,五个多小时后才返回连队,已是晚上八点多。许多战友围上去问长问短,好奇地探听外交场合的新闻。那十个人个个意犹未尽抢着回答,出尽了风头。炊事班高兴地重新给他们做晚饭,他们狼吞虎咽,完全没有刚才回答提问时那般风度。这就奇怪了?他们刚才还在说,已经吃了配发的礼仪专用餐,引得大家羡慕不已。带队的班长看到大家狐疑的目光,觉察有必要解释了。我们是吃了点专用餐,不好意思放量,否则,多影响解放军空军的形象。有道理,听的同志都暗暗地佩服他们想得细。时间一长,他们执行任务多了,大家就习以为常不再有新鲜感,当然也不再嫉妒他们能经常品尝礼仪专用餐了。很长时间,谜底揭开,其实礼仪兵很辛苦。他们在重要贵宾到达或离开前要在指定地点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9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十年代军营趣事之十二:处变不惊的老杨

老杨是东北解放战争中入伍的老兵,大我二十多岁。他1米八七的身高,挺直的腰板,花白的头发,气宇轩昂,一副标准的将军相。我在师部时,他只是群工科的一名干事(那时未实行军衔制)。他要我出了师部大院,就叫他老杨。
一天, 我和他随师长去拜访驻地一知名人士。车一到目的地,路边站满了迎接的地方领导。老杨急忙下车准备给师长开门,那知模样似地方主要负责人的早已拥上前,紧握他的双手摇着说,欢迎老首长!待师长下车后,他挣脱双手,挥臂敬礼报告说:师长,目的地已到达。围观的人群面面相观,楞了好一阵子,大家才转身涌向师长。一位围观者悄悄拉着我,指着老杨低声问,他是多大的官?我只好圆场说,他职务很高,但比师长小。
拜访开始,师长只是礼节性提了些问题,那位知名人士倒是滔滔不绝作了回答。师长在微笑,老杨时而点头示意认同,时而低头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会谈气氛十分融洽,我则始终坐立不安。回到师部大院,我心急火燎找老杨核对记录。那位知名人士方言太浓,我一句话都没听懂,记录本上只有问,答则空无一字。老杨一听笑了,这次只记师长的活动,那人回答可省略。我的心至此才落下地。还是看看你的记录本,学习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94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十年代军营趣事之十一:南方士兵与北方士兵的对话

  我被借到师部机关工作,住在师部招待所。同房间的是一位辽宁籍战友,也是从连队借来的。入伍前我们经历相同,都是高中毕业直接参军,双方很合得来。那个年代信息闭塞,各自在家乡对外省籍人的了解知之甚少,比现在对外国人认识还要少。于是我们之间有了十分精彩的对话:
  他问:听说南方人小肚鸡肠,人与人之间斤斤计较。在菜市场买菜,为一分钱可能争论一上午,是这样的吗?
  我答:你说的是个别极端情况,有。但不是为争一分钱,是争那个理,看谁对谁错。
  我问:你们那里人会怎样处理这种事呢?
  他答:很生气了,有理方上去就动手打架;一般是扯两句走人,不会争那么长时间。
  我问:东北人都喜欢吃生食,所以块头大,性子急。连队里东北士兵在菜地里摘下茄子,辣椒就直接生吃,不怕拉肚子?
  他答:这些蔬菜不能生吃吗?我看南方兵也在菜地摘黄瓜,西红柿吃。
  我无语。这两者应该有区别,但区别是什么,说不出。
  他问:南方语音很复杂,据说省内说话还互相听不懂,那人与人之间怎么交流?
  我答:慢一点说,请
分类:未分类 | 评论:7 | 浏览:316 | 收藏 | 查看全文>>

“小姑娘”立庙告诉我们什么

 昨日,在天涯来吧见一帖:《全国唯一的解放军庙》。讲述当年28军251团为解放金门进驻福建平潭祟武镇,他们在蒋机轰炸中救出一名小姑娘。此后有27名军人住在小姑娘家,他们在征战金门中全部壮烈牺牲。当年的小姑娘立庙专门祭拜这27名军人。
我看过传记《八千壮士血祭金门岛》,对那段战史有所了解。华东野战军叶飞兵团继解放厦门等之兵威,驱兵福建平潭,即发起了渡海金门战役。由于情况变化,守众我寡,前辈们为理想和信念而战,真是惊天地,泣鬼神。251团正是其中一部,活着的人应该永远不能忘记他们。但我要说的是当年的小姑娘更令人肃然起敬,那就是她有一颗感恩的心。她不曾忘记那些军人在蒋机轰炸中救过她的命,而他们全部战死在海那边魂不能归故里。照理说军人救她,那是人民军队的职责所在,军人牺牲,由国家给予名份:烈士。她没有责任了。当年的小姑娘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她立庙树碑,年年祭拜,霜染青丝,未改虔诚。闻者,唏嘘不已,见者,为之动容。看到一幅幅图文并茂的画面,看到那27名栩栩如生的军人形象,看到悬挂庙宇正上方匾额上苍劲的题词,看到石碑上隽刻的密密文字,看到无数跟帖者的真诚留言,谁不震撼?多少年过去了
分类:未分类 | 评论:2 | 浏览:272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十年代军营趣事之十:七嘴八舌歪说海啸

  嘟!嘟!———,连队突然响起紧急集合的哨声,战友们迅速到达指定位置。大白天搞什么紧急集合?有什么新名堂?好奇感写满在每个士兵的脸面。连长一脸严肃站在队列前,他宣布说,据气象部门预测,近期本地区可能有海啸。上级命令我连为抢险救灾第一梯队,要保证随时出动。
  紧急集合解散后,我们班开锅了。大家为海啸是什么争得面红耳赤。士兵黄德军故作聪明地说,海笑很好理解。人高兴了要手舞足蹈,大海高兴了,就是海龙王高兴了也要动动。他一动,那还了得,大海波涛汹涌,海边就有灾祸;士兵姚晓明立即纠正说,是海啸不是海笑,是发怒不是高兴,高兴那能有灾?你们没听过虎啸,咆哮这些词吗?那都是发怒了。这回大海要发怒,危害可能比去年隔壁村庄失火要大些。士兵张金球接着话茬说,我看不见得,海啸其实叫海酵更准确些。你们没见过发馒头吗?加点酵母片,馒头就长大了。这次肯定是大海中出现一种什么物质,象酵母片一样,海水要涨了。大海这么大,还连着大洋,涨一点海水有什么关系,我看对陆地不会有影响。大家你来我往,各抒己见,好象都有点理,谁也说不服谁。大家将目光投向我,等待最后的裁决。我清清嗓子说,我们要讨论如何完成任务,不要去
分类:未分类 | 评论:5 | 浏览:255 | 收藏 | 查看全文>>

出了这样的事,你会怎样收场?

  节前,单位关心群众生活,为每位员工购买了一份物品,价值几百元,大家十分高兴。可分发时小赵粗心大意,给办砸了。原来这些物品是按员工花名册定购的,不多不少。恰巧老刘刚退休,他退休前还是单位班子成员,但已经不在员工花名册中。小赵一迷糊,就通知老刘把物品拿回家了。分到最后,少一件物品,他才恍然大悟。现在小赵该怎么办?他可以:
  A:说明情况,通知老刘把物品送回来;
  B:上门道歉,说明情况,自己将物品拿回来;
  C:向领导检讨,求援:老刘刚退休,这份就给他算了;
  D;不声张,吃一堑长一智,把自己的一份顶替;等等———
  当然老刘也可以:
  A:及时把物品送回来;
  B;心里生闷气说,你们自己来拿;
  C:心中十分窝火说,物品我要了,钱从工资中扣;
  D:极为愤怒,找到现任领导说,这是在调戏我,请给我一个明确说法;等等———
  出了这样的事,你会怎样收场?
  
分类:未分类 | 评论:8 | 浏览:267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十年代军营趣事之九:谁搅黄了我们的鲜鱼晚餐

环绕连队营房和阵地的护沟要扩宽和加深,下午各班到现场受领任务,此项工作照旧归副班长了。明明看到他穿着整齐去的,回来后却看他满脚泥污,身上和脸面也有不少泥浆,样子十分狼狈。我问,怎么回事?全班战友都怔怔地望着他。任务分了后,我就到分给班里那段护沟边转了转。突然,发现沟里有好几条鱼。当时顾不了那么多,就跳下沟捉鱼。副班长说得无精打采。大家的精神却一下子提起来了,似乎不约而同地问:鱼呢?跑了!随着副班长唉的叹息一声,大家象泄了气的皮球,精神一下子全没有了。老兵魏宝定(化名)学着一电影中精典台词的语气说,这么丰盛的鲜鱼晚餐叫你搅黄了,副班长无能啊!我也被说得心里庠庠的,不想放弃最后的努力,就赶忙布置说,晚上去两个人将分界处筑高,别让鱼跑到其他班。明天施工大家鼓足劲干,争取提前完成任务,晚餐就用抓来的鱼会餐。大家的情绪又一下全部调动起来。我敢说,那天大家做美梦一定与鱼有关,到底能抓几条鱼呢?最大的鱼有多重呀!第二天施工,我们班进度异常快速。其他班中途休息,我们班不休。晚餐前施工任务倒是提前完成了,但只抓获几只小泥鳅。鱼也有三四条,但它连鱼的孙子辈都够不上。大家都看着副班长,他还满有理由:对呀
分类:未分类 | 评论:4 | 浏览:263 | 收藏 | 查看全文>>

七十年代军营趣事之八:幽默的指导员

我当兵的第一任指导员曹树明,湖南人(可惜记不准具体地方)。他59年底入伍,大我十多岁。面部表情极为丰富,喜形于色,参加过援越抗美战争,我始终敬重着他。
我们的第一次见面就有故事。那是72年底,我陪接兵的排长到已定新兵中家访,中午在镇食堂就餐。排长指着他问,你猜他是干什么的?他竟毕恭毕敬站住让我观察。我看他年龄较大,满脸胡须未刮,又糸着围裙在厨房帮忙,就按照当时电影和小说中描绘的军人形象对号入座,脱口而出:炊事班长!排长和他都哈哈大笑起来,他还连连点头补充说,对!对!我就是炊事班长。
炊事班长就这样成了我新兵连和老连队的指导员。连队里他很是活跃,尤其是举办联欢会之类活动时,最后一个压轴节目总是他。每次大家都在声嘶力竭的狂喊:指导员,来一个;来一个,指导员。要什么?他上台后挥臂高喊。《一壶水》!台下齐答。随着歌声“六月骄阳红胜火,我们爬山又越坡,口干舌燥心里甜,一路行军一路歌———”,现场气氛掀起高潮。未了,他还要高喊一句:同志们,一壶水为什么没喝完?台下传出震耳欲聋的回声:官兵团结心一颗!
四年后指导员要转业了,据说是转到老家一个煤矿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310 | 收藏 | 查看全文>>

我对军人版一些发帖者谈点看法

  休息了,才真正上网。看到军人版异常亲切,尝试着发了一些帖子,而且在管理人员的指导下,发了连载《七十年代军营趣事》,记录着那个我挥洒了青春,热血和汗水的日子。进入军人版时间长了,看的帖子就多了,有些想法不得不说。
  负面信息太多了。有现役军人揭黑幕的,骇人听闻;有退役军人诉苦诉冤,令人同情;有女子告军人骗财骗色,证据确凿;有军嫂怨军人丈夫花心变态,如泣如诉。列举这些就够了,让这些问题集中在一起,叫人看了很剌眼。诚然,部队也是社会的缩影,不会风平浪静,但我相信绝不会象有些帖子说的那样一塌糊涂。否则,象98年防汛抗洪,08年抗震救灾这样重大任务他怎能完成?退役军人是个庞大的群体,有很多人有所作为,也有人默默无闻,埋没人才肯定有,是金子总会闪光,那就看各人的造化了。骗子确实可恶,难道被骗者就不能反省自己吗?军嫂是个崇高的称呼,独支家务,确实不容易。你既然选择这个称呼,你就要有思想准备。夫妻间闹别扭,可以商量;实在合不下去了,还可以对簿公堂;好说好散。没必要让男方写保证书,还要找十个保证人签字,又规定有领导,有部属,有老乡,有大十多岁的等等,扯三家带四户,谁受得了?中国有句俗语
分类:未分类 | 评论:3 | 浏览:262 | 收藏 | 查看全文>>
共45页/449条记录 首页 上一页 40 41 42 43 44 下一页 尾页 返回顶部